[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一个传道者的自白
2015/5/28 17:16:11
读者:3906
■辛生

生命季刊 总第10期 1999年6月 

 

 

我是无神论教育下长大的,从小就不信神。1978 年,我十八岁,高中还没毕业,被选拔出来作老师。去师范学院进修了一年后,在本地学校教英文。那时候我想大干一番,得到世界上的荣华富贵。1982 年,上面号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我就辞掉了学校的工作,到农村的生产大队作基层领导工作。干了一段时间后,觉得还是赚不到大钱,就不干了,去当工头,赚大钱。后来,钱是有了,但心里还是空虚,于是就追求异性。我选择爱人的条件很明确:个头要高,人要漂亮。按照这个标准,我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对像,不久就订婚、结婚了。

 

结婚不但没有满足我的梦想,反而使我陷入困境。我结婚不久后就发现妻子原来患过精神病,婚后她的病复发过多次,曾三次进精神病院,花了一万多元,还是没治好。一万元在当时中国的农村家庭中是一大笔钱。为了治妻子的病,我辛辛苦苦地赚的钱几乎都被花光了,我落了个人、财两空。那时我曾想,我这么年轻,要是以后就这么和一个精神病患者生活一辈子,那一生不就全毁了吗?干脆离婚算了。但后来又想,不管怎么样,她已经和我成了家,我要是就这么抛弃了她,良心上说不过去。因此,我只有忍气吞声地熬下去了。结婚五年没有孩子,有的是吃药,打针,求医。亲戚、朋友都远离了我,工作和事业也一无所成。我觉得我的一切都完了。

 

在我绝望中,神的手向我伸过来了。有一次,我到一个同学的家里玩,同学的母亲是基督徒,她对我讲:你要信耶稣啊。我说,我为什么要信耶稣啊?我这么问是因为我从我的生活中认定没有神。但出于好奇心,我就问,耶稣是谁?她信耶稣的时间不长,回答不上来。后来,我就根据我的文化历史知识问她,你信的是不是那个犹太人耶稣,被犹大出卖,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她说就是呀。当时我虽然知道耶稣了不起,能行神迹,但不明白为什么要信他。她就说,信耶稣好呀!信耶稣能上天堂,得永生。我想,像我这个光景还有什么天堂。我不想上天堂,也不愿下地狱。于是我就回绝了她,没有信耶稣。

 

但自从那天晚上,我心里好像就有一个力量说你一定要信耶稣。但我下不了决心去信。同学的母亲曾告诉过我,信耶稣的人不能吸烟,不能喝酒,而我当时是又吸烟又喝酒。我想,现在亲戚和朋友都远离了我,我的日子已经过的这么可怜这么凄凉了,要是连烟酒这点乐趣都不允许有,那我这个人不就是全完了吗?于是我就拒绝信耶稣。但心里的那个力量一直在催促我,说你一定要信耶稣。就这样,我挣扎了有半个多月。

 

1987 年腊月初四,我们村子里的基督徒有一个聚会,我同学的妈妈劝我去。那天我就想,去看看也好。但心里又冒出一个悖逆的想法,你不能去!像你这样的人信耶稣,多丢人哪!但心里又有一个力量在催促我说,你一定要去,要信耶稣。我实在胜不过那个力量,就去了。我进了聚会的那个地方后,他们都非常害怕我,许多人往后躲。那家的主人问我,你来作什么?我脱口而出,我来信耶稣啊。有个正在教导的弟兄问我,你信耶稣吗?我说我信。他就伸出大拇指说,你真有福。我想我有什么福呢?我往四周看了看,一看来的人大都是老弱病残。哎哟,就这样的福分啊,我干脆不要了。可是,神的手已经抓住了我,我跑不掉。那天晚上,他们唱诗歌时,我觉得很好听。但他们祷告时,我就有点紧张、害怕,想溜走。但心里的力量告诉我,你既然来了,就不能走。你要信!在那一个半多小时的聚会中,我什么也没真正听进去,只听到一句话:信耶稣,得永生。感谢神的恩典,就这样,我就在心里默默地相信了耶稣。

 

我当时虽然思想上信了,但还没有从心里信,没有真正地悔改。有个传道人告诉我,你信耶稣,要认罪,要悔改啊!我就想,信,我就信了,为什么要认罪呢?我有什么罪?我对我有精神病的妻子都能那么好,还有什么罪。所以,我没有认罪悔改。就连吸烟喝酒的恶习都改不掉。

 

春节后,有一个弟兄要带我去一个神的仆人的家中,我就跟他去了。骑自行车跑了一百多里的路,来到了一个大娘的家中。大娘看著我问,你这位弟兄呀,你是从哪里来的呀?我就告诉她我是从哪里来的。她又问我,你信耶稣多久了?我说,刚刚满月。那时我信主正好一个月,就开玩笑说刚满月。大娘一听我的话,就知道我没有主的新生命,于是,她就到一边为我祷告去了。

 

我一看就不高兴了。心想我跑了这么远的路到你家里来,你不泡茶也不作饭,却自己祷告去了,信耶稣有这么信的吗?等了很长时间,大娘才从里屋出来。她拿著一个小凳子坐在我的前面,拍著我的膝盖说,弟兄啊,耶稣是真的呀。我想你不要跟我讲这些嘛。耶稣是真的,我已经知道了。后来大娘就把自己蒙召的经历讲给我听。大娘讲话的声音很温和,但就在和她交谈的过程中,从她里面流出来的力量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罪人。偷鸡摸狗,什么坏事我都干过。就在那个时候,我看见了主耶稣为我的罪流血,为我死在十字架上。大娘一边讲著,一边流眼泪。我一边听著,也一边流泪了。大娘说,孩子,我们祷告吧。我说,好,祷告吧。

 

当我跪下来祷告的时候,我的眼泪哗哗地流出来了。我不怕别人笑话,在神面前,在众人面前,我承认自己的罪。我好像看见耶稣的宝血正把我的罪一件一件地洗清。我感到我对主有说不尽的亏欠,更有说不尽的感恩。就这样,我祷告了一个多小时,在祷告中经历了神一次特别的恩典。在祷告中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我对主耶稣说,主啊,你真的爱我。如果有一天你要用我,我在所不辞。

 

结束祷告之后我发现,我变了,我成了一个新人,一个在基督里的新人。当我回到家中看见我妻子的时候,我恨不得马上拥抱她,亲她。我想到了我以前打她、骂她,亏欠她,我要把我没给予她的爱送给她。看到我妈妈的时候,我马上跪在了我母亲的面前说,妈妈,以前我不孝顺你,对不起你。现在我信耶稣了,从今而后我要好好孝顺你。感谢主,从那一天起我不再是一个在重担的压迫之下活著没有希望的人了,我是神的儿女了,我是一个在基督里新造的人了。

 

我蒙恩的那年,我们那里只有三个教会,分别在三个地方聚会。当时我非常追求生命的成长,哪里有聚会就到哪里去,听神的仆人讲神的道,听弟兄姐妹读圣经,和大家一起祷告。一些信了主的大娘看到了我生命中的变化,就在我身上寄托了很大的希望。她们说,你有文化,可以给我们读圣经。当时圣经非常少,有个弟兄等了三年,才得到了仅有的一本圣经,但他把这么宝贵的圣经给了我。我知道许多弟兄姐妹等了那么多年还得不到一本圣经,而我刚刚信主,神就如此恩待我,我有说不尽的感恩。从我得到圣经的那一天起,我就如饥似渴地读圣经,有时候甚至读了整整一夜。

 

主的道在我们家乡传播得非常快,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又建立了四个教会,这样,就有了七个教会。但是教会这时面临了一个困难,就是为主工作的工人少。在我蒙恩的下半年,大约是九月份,不知怎么回事,我心里有了一个强烈的感动,主要差遣我。我老是想到圣经中的两段话: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以西结书34 6 )还有一节就是: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以赛亚书6 8 )我知道先知以赛亚的回答是: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主把这两段话放在了我心里。但叫我为了主而放下一切,我放不下。当时最放不下的就是我妻子的病,她的病越来越重,我放不下心。于是,我就像约拿一样,逃避神的工作。

 

两个多月过去了,我还在逃避神的呼召。就在这时,我蒙恩后主赐给我的儿子病了。他才几个月大,拉肚子,什么药也治不好,连打吊针也不顶用。后来我妈妈说,孩子呀,看来你信耶稣也不管用。干脆找个巫婆给孩子看看吧。我说,那可不行,我既然信了耶稣,就不能信任何假神了。我妈一气之下把孩子送给我,说:那从今以后我就不给你看了!我不能眼睁睁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就这么死掉,没有办法了,只好把孩子抱回家中,放在了床上。可怎么办呢?在这个光景当中,我就向神说:

 

“神啊,这究竟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究竟是我哪里不好,你要告诉我。”

 

我是这样求问神的,但在我心里听到的却是一句话:我要差遣你、我要差遣你。于是我就说:

 

“主啊,若真是这样的话,我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如果你真的要用我的话,我有一个条件,就是我要把我的家完全地交给你,你要负我的责任。今天我不要别的,我只求你让我孩子的病好了。”

 

祷告结束后,我就把孩子放在床上睡了,我也睡了。第二天早上我惊奇地发现,孩子的病完全好了。就这一夜之间,没吃药,没打针,靠神的大能,我孩子的病好了。我真是非常地感谢神。我跪下祷告说,神啊,我已经经历了你丰富的恩典,我知道你是又真又活的神,从今以后,我把我的家完全地交给你,让你作主。我把我自己也完全地交给你,要是你不嫌弃的话,求你使用我吧。就这样,从那一天起,我就走向了服事之路。

 

在服事主的道路上,我亲身经历了主说不尽的恩典。在人看来是没有路的地方,主亲自为我们开大路。我走上服事的道路不久,就在附近的一个村庄传福音,有几个人就信了耶稣。后来我们就在这个村子里建立了一个小小的教会,每逢礼拜二晚上,我们就一起聚会,祷告、读圣经、敬拜神。不到三个月,聚会就很快由几个人发展到十几个人,又发展到二十多人。就在这时,上面开展了一个“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运动,基层的一些干部把我们基督徒的聚会也当作刑事犯罪活动来打击。这个村的党支部书记来到一个基督徒的家中(我们在他家中聚会)威胁说,你们必须把教会活动停下来,要是不停的话,就要把你们抓起来,要判刑,要坐牢。那个弟兄听到这个威胁后,走了十多里路来到了我家,把消息告诉了我,说今天晚上的聚会你就不要来了,危险。我想,我们的教会刚刚建立,主必会保守。于是,我就和那个弟兄一起祷告,求神的特别恩典,眷顾他的软弱的儿女。神给了我们信心,那天晚上我们坚持照常聚会。

 

我们同心同意地祷告,赞美神。结果,虽然那次政治运动的气氛很紧张,但我们的聚会一次也没有停。就是在这样的风雨中,神让我们认识到了他的信实。在神的带领和保护下,我们的教会由十几个发展到三十几个。到现在,已经发展到了六百多个,基督徒人数超过了一万人。荣耀归于上帝。

 

我所走的事奉神的路,是一条十字架的路。正是在背十字架的磨难中,我一再经历了神奇妙的恩典。

 

九零年春节后不久,有一伙人来到我们这里传假基督,说基督在江苏降世了,名字叫“华水河”。那时我们还没有见识过任何异端和假基督,但一听就觉得他们传的东西有问题,于是我就找那些传道人,和他们交谈。在不到一个钟头的谈话中,他们居然拿出了六十多处经文,证明基督已经在江苏降世了。有些经文我连读都没读过呢。但,很明显他们的解经是错误的。他们问我,你明不明白这些经文?我说,不明白。他们说,你不明白,我就给你讲。不论他们怎么讲,我知道他们的确是错的,我横下一条心,不管怎么样,我也得把你们赶走,不能让你们在这里坑害教会的弟兄姐妹,因为一旦教会的道路错了,问题就大了。但弟兄姐妹不理解我,他们认为我是忌妒别人。当我把他们赶走后,弟兄姐妹也把我赶走了,我去参加他们的聚会时,他们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

 

我把那些人赶走了,赶得对,因为他们传的是假基督。弟兄姐妹把我赶走了,也赶得对,因为我讲不出道理,不会解圣经。这时我心里很惭愧,就在神面前祷告。在祷告中,神使我看到了我的一个大亏欠,就是我对圣经明白得太少了,下的功夫太少了。于是我又祷告说,神啊,求你给我一颗渴慕你的心,好好下功夫去读你的话语,明白你的话语,使我能够供应教会的需要。就在那年, 1990 年,我把圣经反复读了六遍。从那以后我明白了,我若要在教会中服事,就要在神的话语上好好下功夫,只有神的话,才能满足弟兄姐妹心灵的需要。

 

中国农村的许多地方,现在还是很穷苦的,传道人靠信心生活,就更苦了。一般情况下,农民在春冬两季农闲时常常去搞副业,挣点钱。但传道人就不得不放弃挣钱的机会,为了主而忍受生活的痛苦。从我走上奉献的路后,神就教我不要看世界。其实我不是不想看,但看到教会没有牧羊人,主感动我把自己献出去了,把世界上的荣华富贵看成粪土。但我也有坚持不住的时候。妻子几次精神病发作后,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毁了,能烧的烧了,能打碎的打碎了。我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什么也没有了。落到这种倾家荡产的地步,我真有点支持不住了。就在这时,福音电台传讲的一段圣经给了我力量。那是启示录三章第十节: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试炼的时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试炼。这一节圣经,透过电波帮助了我,使我明白了主的道原来是一个忍耐的道。

 

既然如此,我就祷告,求神给我力量,让我能够忍耐下去,活下去,为主作见证。

 

在我的事奉中,主通过许多不同的途径来造就我。有一位属灵的老前辈,在我刚信主时给了我许多帮助。但当我出来带领教会时,他就不同意了,对我说,弟兄啊,保罗传道时,没有带孩子。但现在你妻子精神病这么厉害,孩子又没人管,你怎么能出来传道呢,不行啊。教会的一些同工和弟兄姐妹也不理解我,再加上政治的压力和逼迫,我屈服了。我心里想,孩子这么小,妻子病得这么厉害,我照料不好,也不能荣耀主的名。在家好好服事妻子和孩子,也是为主作见证。于是,我就停止了在教会中的服事。

 

一个服事神的人,离开了服事的工场,心里是非常难过的,就是父母离世,也没有那么痛苦,可是我尝到了那样的痛苦。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我又从福音电台得到了帮助。有一次,我听到主持“牧者交流”节目的广播牧师讲,以前在国内,有许多同工能撇下一切来事奉主,但遇到打击和试炼时就放弃神的工作不做了。他在家里也不犯罪,还是基督徒,可是将来他在神面前能不能交上自己的账呢?我听到这些话很是吃惊,心想:你这个人,我跟你离的这么远,隔著千山万水,你怎么就知道我心里的光景呢?可是就在这时,我的心里有一个力量在说:我知道。于是我看见了,哎呀!主啊!原来是你知道!我马上跪下来,俯伏在神的面前向神认罪、祷告,我从神那里重新得到力量,又能站起来服事神。

 

主给我的另一个功课是,他藉著我的妻子、家庭来磨练我,让我知道怎样顺服他、让主的旨意在家中彰显。有一次聚会结束后,我看到一位姐妹没有离开,好像有什么心事,我就问她有什么问题。我这一问,她就哭了。她说,弟兄啊,在我家刚刚建立了一个教会,才聚会两次,我婆婆就病了,胃出血,很厉害,现在快不行了。她问我能不能到她家看看,我说,行。于是我们几个弟兄姐妹就一起祷告,祷告后我就跟她到了她婆婆家。这位老人家已经病了十一天、什么东西都不能吃,她家门外的棺材都准备好了。我去了后就问她:大娘,你信不信耶稣?她说我信耶稣。我又问:你相信耶稣能治好你的病吗?她说:我相信。我再问:你相信耶稣现在就能治好你的病吗?她说:我相信。我说:好,我们现在一起祷告。就这样,我们几个弟兄姐妹一起跪下来祷告。祷告结束后,大娘就把手臂上的吊针拔掉了,对她的孩子说:给我穿衣服,我要去聚会。紧接著,她走了二百多米的路到她儿媳家参加聚会。聚会后,她媳妇给她煮了面条,还打了两个荷包蛋,她全吃了,没事,胃出血好了。

 

和我一起同工的一个姐妹看到了这件事,就不理解。她说:你能为别人祷告、治病,为什么不好好关心你的妻子呢?于是,她就不信任我了,还在背后鼓动教会中的一些人来反对我,说我不爱我的妻子。听到这些流言,我心里真是像刀子割的一样。我怎么能不爱我的妻子呢?我怎么能不为她祷告盼望她的病早点好呢?可是,我能说什么呢?我怎么解释也没有用。这时,很多同工与我谈心,说你现在不能参与事奉了,你先在家好好地照顾你的妻子,爱自己的妻子,因为你家现在的这个情况不能荣耀主的名。

 

我接受了弟兄姐妹的建议,停下服事,专心为我妻子祷告。我横下一条心,禁食为我妻子祷告。不论她是被魔鬼附上也好,精神病也好,都求主医治。三天三夜,我跪在地上祷告,实在太困了,就睡著了;醒来后,就接著祷告。三天三夜,我没有吃任何东西。就在第三天后半夜两点多钟的时候,我心中涌起一个力量让我读圣经,读哥林多后书第十二章。我拒绝看,心想,不管怎么样我是不看的,我一定要祷告,神你一定要救我,让我妻子的病好了;不然的话,我就不能再服事你了。但是,心中的那一个力量我实在没有办法抗拒。于是,我就拿出圣经,翻到哥林多后书第十二章,结果有几句话,就刻在了我心中。保罗说,“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读完这段经文后,我豁然开朗。我对主说,主啊,我感谢你,感谢你让这一根刺留在我身上。我明白了,主把这一根刺留在我身上,是因为我软弱,有许多不完全的地方,要靠著主的恩典来覆庇我。我这个人性格粗暴,所以,神就借著我妻子的病要我学习忍耐,学习关心别人。主叫我学习,我就学习。妻子常常病得很厉害,生活上无法自理。于是,我就为她洗身子,洗脸,梳头,为她作许多常人难以忍受去作的事情。就这样,我蒙恩以后七年多的时间里,神一直藉著我的妻子来改变我的脾气、个性,使我由一匹烈马变成了一头顺牛。

 

我是一个软弱的人,我是靠著主的恩典才能在服事主的道路上走下去的。九五年春节前,为了参加一个学习查经的短训,我需要离开家三个月,也不能回家过春节。这对我来说是真难哪,两个孩子都还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那么长的时间。再加上家里穷,为了凑足路费和生活费,我得把家里仅有的粮食卖掉。我咬著牙,卖掉了粮食,离开了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我心里老是放不下家里,特别是到了春节的时候,就更挂念妻子和孩子了。正好有一个主日崇拜,传道人讲了一篇信息:当将你的事交给耶和华。就在听那个信息的过程中,感谢主使我心中的重担放下了。

 

许多主的见证人,像云彩一样,围绕在我的周围,成为我与主同行的好榜样。有的弟兄姐妹,外出为主传福音,连路费都没有,连饭都吃不上,连晚上在哪里歇脚都不知道,但他们仰望主、为了主而打那美好的一仗,他们把服事主当成一生中最大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为了主,他们肯付出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在今天中国教会中,我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在服事主的道路上,我只是一个小孩子,每一步都是靠著主的扶持:在我最贫穷的时候,得到了主的丰富;在我最孤单的时候,得到了主的同在;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得到了主的安慰。我这个最贫穷的人,也是最富足的人;最不幸的人,但也是最蒙福的人,最喜乐的人。因为主与我同在,主是我一切。

 

 

 

辛生  中国大陆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