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字架与生命成长座谈纪要
2015/5/28 17:18:20
读者:3926
■北美浸信会信友堂
生命季刊 总第10期 1999年6月

 

 

时间:一九九九年五月三十一日

 

地点:北美浸信会信友堂

 

主持人:洪予健牧师

 

洪牧师:我们每个人在属灵生命的成长过程中,都走过了个人领受十字架、经历十字架的历程。今天我们有机会在神里面相互分享的,主要是自己对十字架意义的理解过程、神在他的启示里是怎样显明了十字架与灵命成长的关系,以及我们个人如何来天天背负十字架的心志和感受。

 

 

一、我所知道的十字架

 

高峰:高中有位天主教徒同学,他带来的挂历上耶稣受难的图画,使我初次注意到十字架,当时只是觉得新鲜而已。八十年代末在国内接受了“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宣传,转而相信十字架代表的是“宗教迷信”,或者是青年人对时髦的盲目追求。后来接触了基督教,尤其是看了电影《耶稣传》,才深深领悟到,十字架决非装饰品,它是残酷的刑具,耶稣被钉在上面,成就了神对我们罪人的救恩。它因此是具有伟大意义的像征,它宣告了罪的死亡,与在神里的永生。

 

曾劭恺:小时虽常见十字架,因对它没有认识,见多了反而麻木了。看电影《万夫莫敌》中男主角为反抗罗马统治被钉十字架,才对它产生深一些的印像。英雄不自由毋宁死,六四后台湾流行的一首歌曲也唱道“如果热泪可以洗净尘埃/如果鲜血可以换来自由”,但是能吗?英雄被钉十字架是为自己和民族的自由,虽然可敬,但其中似有“我”在内。试想如果反抗成功,他的崇高后来是否会被获得的权力腐化呢?唯有耶稣被钉十字架不是为了造反,他没有罪,他心中没有自己,只有神。只有他无私的鲜血才能为人类换来真正的自由、永恒的自由。所以我知道,十字架的救恩是永远的,耶稣在地上作王也是永远的。

 

林为三:我也生长在基督教家庭。小时国内家里不能挂十字架,我是从姥姥在手心上划出的十字知道十字架的,从此对它有著莫名的情感,却并不明白它所像征的内涵。后来我决心归主是因为重新认识了十字架。主在十字架上说:“父啊,赦免他们……”给了我极大的触动。这时再看十字架,才知道这是神极大的爱。这个新的认识改变了我的生命。

 

来加拿大后的一年中,我对十字架的认识更深了一步。它不仅像征著神的大爱,也同是神不可改变的公义。在生命中,我既可感同身受耶稣那被钉之痛,又可享受到与神同在是何等甘甜。这是我作为罪人的破裂,也是灵命生长的过程。今天,十字架正如古董在艺术家手中被层层剥去陈年覆盖物那样,逐渐显出它原有的光辉。但我知道,十字架所蕴含的实在高深莫测,认识它是我一生的功课。

 

薛怡:信主前我对十字架的涵义一无所知,信主之初又以为背十字架就是为主受苦,或许等于到非洲部落去传福音。近来我才领悟了,十字架其实意味著对神完全的委身,如同耶稣被钉十字架,把自己完全献给神一样。如今背负十字架对我来说即是天天、事事顺服信靠神。这当中有痛苦、有挣扎,但我决心背下去,向魔鬼夸胜,向神顺服。

 

焦丽:以前从医院的红十字标记上联想到十字与生命有著某种关系。信主后,我才知道新约《圣经》的主题便是十字架所代表的真理。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生,赦免人类的罪。十字架与每一个信徒都有著血肉的联系。它的意涵即如基督所说所做的——舍己,跟从神。从电影《耶稣传》中更深体会到耶稣孤独地走上十字架之路、被钉受死,所忍受的是何等大的痛苦。由此想到我们基督徒背十字架也并非轻松的历程,只要稍不儆醒就有可能跌在罪里。令我有些不解的是,在主内常听到两句话:“把重担卸给神”与“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这是否相矛盾呢?

 

李筱玲:我开始为基督教所吸引,是因为我从信徒身上看到了我曾苦苦追求却不知所在的真善美。听了讲道才知道原来基督徒身上一切的美好都来自神。此后我才慢慢知道耶稣其人,及他为何死在十字架上。原来是神把他的爱子赐与我们,为使我们脱离罪与苦难,获得永生。当我跪在十字架前试著祷告时,发现一种其美无比的大爱临到我。渐渐我还发现十字架还有著奇妙的能力,它使我从世界的纠缠中得到解脱,只要我静心向主求,这能力就会赐与我。十字架且有著对我灵魂洁净的能力,每当我跪下祷告时,就能发现自身的罪与污。自从与十架有这种关系后,我已不再是原来的我,也不再是对假、恶、丑无能为力的人。总之我认为,人若想得生命,即该到十字架前来。

 

顾艳华:雨果小说《悲惨世界》中的主人公冉阿让因神父的爱与宽恕改变了一生的方向,这个故事对我深有触动。然而真正对我产生震撼、改变了我自己生命方向的,是今年的受难节崇拜。敬拜中的诗歌将我带到了两千年前耶稣受难的场景。他向人类宣告神的真理,行神迹急人所难,遭到的却是人的鞭笞、辱骂、唾弃。他是那样孤独地走向十字架,走上流血牺牲之路。受尽折磨,临终之时,他关心的只是人之被赦免。这场面实在太伟大,太悲壮!这决不是人(即使是民族英雄)所能作的。我自己在文革中仅一次被游街,当时的屈辱和愤怒是何等难以忍受,但悲剧英雄的自比又使我有一种孤高的傲岸。我们大大小小的罪不计其数,而耶稣根本没有罪,却为世人的罪受尽了痛苦。他超越了人性,超越了一切英雄,他是神!带著这种震撼,我走上了信仰耶稣基督的真理之路。

 

得救的感觉起初真是既轻松又美好,但很快我便发现自己讲话、做事不能随心所欲了,不能只图“口腔愉快”而论断别人,不能固执己见而不肯饶恕别人,相反的,却得效法基督。这时才意识到背十字架原来是很辛苦的事,老我被神雕琢对付时那种不自由、受约束的感觉,使我当时恨不能信主前先发泄个痛快。走真理之路原来是要舍己的,这乃是我一生的功课。

 

 

二、十字架与成圣有何关系

 

李子雄:近几年来我祷告凭的就是基督流血赦罪的权柄,以及神的复活大能。天地之间确有神,但神和人有什么关系?透过十字架。十字架是造物真神与我们罪人的交叉点,他通过舍了自己的独生爱子,对人类成就了救赎。耶稣当初忍受的痛苦是何等剧烈,这痛苦便是对世界的否定过程。因此十字架对我们这些信的人来说,即意味著对自我、对世界价值观的否定,就像加拉太书所说的,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

 

宋兆全:我大学毕业后受洗,但此后十几年中对十字架竟没有特别的感觉。我可以为身边的小事感动流泪,却对神拯救人类的大恩无甚触动。也许是因为救恩太浩大,关乎全人类,反而使我较难感受它与我个人的关系吧。直到后来我赴美工作,经历了真正的重生,才领会到神的救赎大爱。十字架除了彰显神的爱之外,还意味著要求我们效法基督,过他那样的圣洁生活,这就是成圣之路。我认识到自己不仅应该对《圣经》的理解有所长进,而且要活出耶稣的样式来。此外,我也发现自己能主动地把十字架的救恩传给身边的人而不觉得不好意思了,因为我盼望他们也能分享这莫大的好处。

 

君华:看到十字架,就想到基督为了救人类,甘愿舍身的伟大。我也愿与主同钉十字架,让旧的我死去,让在主里的新生命诞生。虽然与老我搏斗很辛苦,但同时感到在主里的新生命得以渐渐成长,又是很幸福的事。

 

张晶:在我看来成圣便是跟随主,让属世界的旧我被钉死。十字架在我们成圣路上是天天的鞭策,是时时的儆醒。

 

冯悦:我认为成圣就是离罪,作义的奴仆。十字架是我们向罪死去,向主重生,是我们见神时所凭藉的标志。

 

林杏音:我自小就常困惑于死的意义与生的价值。三十年前信主,动机是希望藉此得永生,顺便在今世蒙眷顾,觉得这信仰就像台湾俗话说的“摸蛤兼洗裤”,真是一举两得,却不明白接受神同时意味著弃绝自己。如今,十字架对我而言,围绕“罪”的意义特别明显:十架救恩一次处理了我的罪案,使我称义;成圣的功课则处理在我里面罪的力量,是天天的对付。我看到的是自己对神的不顺服,对人缺少爱;自知卑微却凡事靠己,自知罪污却总是控诉别人。不仅身边的人与事经常返照我内心深处的自我主义与成功神学,十字架还让我看到自己在看似与我无干的罪中同样有份,包括南斯拉夫的战争,中国的苦难,美国的校园暴力——是与我自己同样的罪,使这世界充满祸患的。因此十字架一方面逼使我清清楚楚看见人类(包括我自己)自我救赎的不可能,愿意以哀衿的心肠为还没开眼的人代求;另一方面,我又可以看到十字架在我这个罪人身上的功效——“在舍己中找到自己”的生命蜕变过程,真是非常宝贝。

 

当然成圣之路——与罪争战,是一生的功夫,或许神更看重的是我们知罪认罪、与罪争战的过程,而不只是结果。我认为成圣的意义就是从这世界分别出来,与自己的气味、贪恋决裂,把我们的罪卸在神面前,然后让十架的大能帮助我们回到当今这个世界,靠著主在每天的生活中操练敬虔,坚定不动摇。

 

高峰:究竟有多少基督徒在认真思考十字架的含意和十字架与自己的关系呢?我自己也往往忽略了对十字架认识的根基,这时觉得做基督徒很苦、很累。痛苦中甚至有时后悔做了基督徒。但在总体的灵命成长过程中,我又看到十字架帮我克服了、超越了一些凭自己无法克服、超越的弱点。我觉得背负十字架意味著把自己的生命过程交付上去,成圣的过程便是经过无数次魔鬼的试探和神的试炼。我们只有把苦难当成与神亲近的动力,而非阻力,才是行在成圣之路上。耶稣曾经历极大的苦难,才成就了神对人的救赎计划,因此十字架是荣耀的像征。看到这点,我们的信仰才进入了更高的境界。靠神和神加给我们的能力,我们才得以“享受信仰”;靠自己就只好“忍受信仰”了。因此基督徒如何看待十字架,关系著是努力成圣还是继续自己的罪污之路。

 

 

三、如何天天背负十字架

 

李子雄:读王明道弟兄的《重生真义》一书,感到对如何天天背负十字架有很大的启示。我们接受了耶稣基督后,圣灵便在我们里面,使我们重生。背负十字架意味著让神的属性在我们里面逐渐长大成形。这绝不是思想改造,而是新生命的诞生。当神的声音使我们为过犯儆醒时,正是他在对我们实行管教、赐与我们灵命生长的契机,应感谢神才对。背十字架也就是靠神赦罪、复活的大能改变自己,改变世界。

 

李筱玲:十字架代表著对神的绝对顺服。耶稣在受难之前的夜晚也曾求神“挪去这杯”,有过挣扎,但他还是按神的意思义无反顾地走上十字架。因此我认为坚定地顺服与成圣是不可分的,信耶稣基督即是“进窄门,走窄路”,甚至经过火的试炼,这是因为神的要求与世界的价值观是截然不同的。对我而言,背十字架就是从顺著自己的意愿办事,转变为顺从神的意愿办事。我曾明知神的旨意,却与神争辩,并照著自己的意思去做。之后心里就失去平安,结果也往往失败。我也曾动辄对神要这要那,得不到就埋怨,总之都是放不下世界,放不下老我。哪怕是事奉神,也不能照著自己的意愿、兴趣或恩赐来,而是要顺服神的带领。背十字架便是忘记世人的评价,不计较自己的得失,甚至去死也要唯神旨意是从。这才是成圣之路。

 

顾艳华:我觉得天天背十字架,首先要对主耶稣有信心和盼望,只有将自己完全交托,照神的话去行,忘记自己的意欲,才能与神儿女的名份相称。与老我争战的过程虽苦,但我们在盼望中更有喜乐。我们该在意的不是世人的价值观,而是来到神的宝座前是否能得他的喜悦。与天父的荣耀、天国永恒的幸福相比,眼下的一切痛苦都是短暂无足轻重的。

 

宋兆全:近一年来我对“天天背负十字架”感受较深。由于移民来加拿大,事业、生活各方面面临著变化。我发现往往意念兴起的那一刹那便决定事情的结果。正如《箴言》所说:“你要保守你心,胜过保守一切,因为一生的果效,是由心发出。”背十字架便是在天不常蓝,花不常开,走过死荫幽谷时,让自己的心与神同在。背十字对我来说就是时时儆醒我的心,让它事事顺服神。

 

冯悦:天天背负十字架虽苦,在生命中迷失才更苦。如果风雨中,你迷失在荒原上,在泥泞中漫无目标地跋涉著,不知家在何方,此时若有人指著远山依稀可见的灯光说,那就是你的家。这时过几重山,爬几道坡,沟沟坑坑恐怕都不在话下,你就是连滚带爬也会奔上前去。对我们基督徒来说,这个家就是神的国度。背十字架时知道前路,有盼望,苦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薛怡:对我来说,天天背十字架就是在每日与世界的争战中与神联合,汲取神的力量和智慧,也得他的安慰,这本是很甜美的事。

 

林为三:我感觉背十字架是成圣的一个方式。每天背就会每天感到被“钉”之痛。停止挣扎,疼痛才会消失。成圣意味著完全让神来掌管自己的生命,如同自己是一滩泥,不管神把我塑成贵重或卑贱的器皿,都是神美好的作品。基督徒的劳苦愁烦,都源自我们内心旧我的挣扎,何时完全顺服于神,何时才能走上成圣之路。当我们把自己当成神手中的泥时,就可以坦然来到神面前,因他知我本相不过如此。我觉得背十字架就是面对自己真实的生命,完全由神陶造。

 

林杏音:马丁路德有句话影响我很深——“因著信,基督徒是全然自由的万人之主,不受任何人管辖;因著爱,基督是全然顺服的万人之仆,受一切人管辖。”基督释放了我,让我再也不必被罪辖制;他又应许总不撇下我,没有什么可以使我与他的爱隔绝。这么大的爱激励我不得不在事奉、家庭、群己关系中,靠著恩典操练为仆之道,受一切人管辖。我天性主观强烈、抗拒任何条框的束缚,是十足的个人主义者,年轻时甚至以“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窃窃自喜,但神藉著教会生活狠狠地对付了我这种妨碍合一的个性。靠我自己我无法接受“为仆”的处境,但在主里我一次次经历到,作爱的奴仆所带来的喜乐,实在不是一个坚持不肯破碎的我所可能经历的。是神极大的赐福,让我得以在屡屡扑跌的操练中尝到这种喜乐,这就是我为什么常说“在舍己中找到自己,透过服事人来服事主”,它是我个人对天天背十字架来跟随主的理解与体会。

 

李筱玲:初作基督徒时确有些苦的感觉,思想、行为处处受限制。但当自己谦卑下来,事事交给神,不再靠自己的力量和智慧时,往往就可以看到神奇妙的工。每天期待神在自己身上作工,每天都盼望神来改变自己,生活就充满了新意,成为对神荣耀和大能的探索。无论在多么细小平凡的事上看到神作的工,都感到新生命的欣喜,天天都在更新,使我的中年生活充满生命力。生活中虽似有苦难,但它的影响与这种新鲜奇妙的感觉是无法比拟的。

 

洪牧师:看到弟兄姊妹的生命在主的恩典下日日更新,对我自己是极大的激励。世上的事物得到以后都不过如此,唯有耶稣基督的宝贵救恩,时日愈久,才愈感到它的长阔高深,十字架作为一个神恩典的像征,我们对它的认识是没有穷尽的。我们因罪造成与神关系的破裂,是那么的巨大可怕,唯有十字架的长阔高深可以弥平这个鸿沟,把我们与神连在一起。它以屈辱磨难彰显了神的荣耀。

 

过去,我们往往偏重于强调十字架与救恩的关系,很多人以为十字架只是有关基督救恩的事,其实这不是全备的真理。这其中忽视了十字架与我们信主后生命成长的关系。此次《生命季刊》让我们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座谈讨论十字架与生命成长的关系,实在是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反省检讨我们对基督十架意义的领受是否完备的问题。藉著这样的讨论,我和弟兄姐妹一样都发现了自己在背十架走基督路上的亏欠。耶稣说的是:“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十字架要背。许多人以为十字架对我们来说是个非常沉重的东西。如果我们感到十字架的沉重,这说明我们还未在十字架上被钉死;由于我们挣扎,十字架就成为我们的重担。相反的,如果我们宁死也要顺服,死去的我就不会感觉到重量了。

 

救恩是神一次为我们完成的,成圣却是我们每个人都要跟随神的,我们唯有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才能走主的道路。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在这道路上老我的罪是我们的重担,而不是十字架本身。我们的骄傲不死,对世界的贪爱不死,就会感到重担在身。所谓的重担都是一个活在世界上的人所背负的困绑,十架不上身的人,重担也无法卸下来。唯有我们愿意为主背负十字架,也就是让我们不再向著世界活时,那么这世界的重担也就会卸下了。因此,十字架实际上解脱了各种缠累我们的重担,十字架是真正的生命之路。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