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死亡边缘的拯救
2016/8/12 10:06:05
读者:5883
■月荷

生命季刊 总第68期  2013年12月

 

 

  我们去医院探访的时候,一边探访主内肢体或亲属,一边留心观察周围有否神要拣选的人,也在探访的时候传了很多福音。他们接受福音后,不仅肉体得到了医治,也悔改归主了。但也常会遇到危重病人,神志不清,随时就会离世,不能与其说话交流了,就不再去探访、祷告,就放弃了。但在多年的探访工作中,我发现虽然有人神志不清或成了植物人,并且随时就会离世,但上帝仍然不放弃他们。

 

  我的同事吴英趁双休日回农村老家打理她的牛奶场,路上出了车祸。因出事的地点在郊外,打哪边的120都很远,耽误了时间,到医院医生说为什么不早些送来,太晚了。但还是为她做了开颅手术。当时医生说做也是白做了,因为头里边全是淤血。等到星期一上班时,在文印室听我一个信主的同事说:“听说吴英出车祸了,可重,难活成了。”我心里马上紧张起来,因为我已经把这个同事作为传福音的目标,并且为她祷告了很长时间了,准备好了传福音的书,想找机会给她传福音。但同她一个办公室的是个男同志,我想等哪天她一个人在办公室时,我好给她口传福音,也送书给她,但还未找到机会,她就出事了。我就在文印室与这个同事一起祷告,求神救吴英,存留她的性命,给她听福音接受福音悔改的机会。但当时根本不知道她伤得那么重。紧接着我打听出她在的病房,就去看她。一看心里就非常可惜,因她伤得太重了,如果呼吸机一停,她马上就是个死人,只是家里人不想她这么快离去,用呼吸机维持着。我为她祷告时眼泪不知不觉就出来了,因为这个灵魂在上帝面前该多么宝贵。我就给陪护她的家人传福音,让她们都和我一起祷告,求神开恩。我祷告神:“主啊,你看她的灵魂甚为宝贵,她还没有信主,如果走了可真是下地狱了。求你救她,存留她的生命,给她认识你经历你的机会,给她到你面前认罪悔改的时间和机会,也显出你的神迹大能来,借她拣选她全家的人和亲戚朋友。”当时她丈夫和女儿都跟我一起祷告。

 

  之后,我天天为她祷告,一有空就去医院看望,谁在医院照顾她,我就给谁传福音,也让她们跟我一起祷告。这次我请了一个70多岁的老姊妹同工,老姊妹扑通跪在病房的地上为吴英祷告,我也扑通跪下,她妹妹看见了,也跪下和我们一起祷告,并说:“只要让俺姐大见好,我也上教会信主去!”吴英的丈夫女儿等家人也都跟我们一起祷告。

 

  从这次探访后,再去医院见到吴英时,她的身上有点发软了,原来浑身就像是石膏一样又凉又硬,真的像死人一样。这下我就更有信心了,不断去看望,又带上别的老姊妹与我同工,她有按手祷告的恩赐。等再去探访时,她睁开眼睛了,但不认识人,狂躁乱动。后来她由特护监控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后,原来抢救她的医生,应邀来这个病房看朋友的家人时发现了吴英,因太吃惊了,一下子说了不该说的话:“呀!你还活着?!”因他为吴英做开颅手术时,看见头里边的情况,认为她百分之百是死。等她神志清楚时,我就给她讲耶稣传福音,并给她说:“吴英,你不会说话,若心里清楚,就心里喊主救我,饶恕我的罪,医治我的病。祷告后,我们说阿们,你也心里和我们一起说阿们。”慢慢地她好起来,就能出声和我们一起说“阿们!”她出院回家时,还说不成话,只会说一个字或两个字,也不会走路,偏瘫在床上,我们就隔一天去探访一次,一直持续两年多。家里人来照顾她看望她时,我们就抓住机会传福音,也让她们跟我们一起祷告。她们接受福音了,我就给他们买圣经,让带回老家上教会听道去。借着这个同事,神整整拣选她全家和婆家、娘家共10口人。现在我的同事完全恢复正常,洗衣服做饭样样都能干,神不仅救了她的身体,更重要的是救了她的灵魂;也救了她全家。她两口子已经受洗了,她的侄女去年也受了洗礼。

 

  有了这次经历,再遇着这种情况我就有了信心。这次是一个和我住得非常近、也非常同心的姊妹,她公爹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几个月了,连眼睛也没有睁过一下,什么也不知道,吃饭都是通过鼻管打进去,就是在等时间了,根本活不了。我随姊妹一同去看望,医生让他家里跟他最熟悉的人跟他说话,好有助于让他苏醒过来。但没有人能让他醒过来。我去跟他说话,他不认识我,更没有反应。但我突然看见吊瓶的药单上有他的名字,就有个感动,肯定他对自己的名字最熟悉,就先在心里祷告求神做工,恳求主救他,如果真的他在世的日子到了,求主让他醒过来接受福音,再把他接走。然后来到他床边说:“谁叫李正太,耶稣爱李正太,耶稣救李正太!”他猛地睁开眼睛。我非常高兴,就跟他说话,给他传福音。因不知道神给他还有多少日子,怕他哪一天会突然离去就没办法传福音了,我就很有负担,抽时间一趟接一趟地往那里跑,给他讲耶稣,讲十字架救恩。姊妹说:“你看,公爹是俺家人,可是你比我跑得还勤呢。”因他气管切开了,不能说话,姊妹在照顾他的时候说:“爸,如果你愿意接受耶稣,让耶稣救你,你不会说话就点点头。”他就点点头,就这样他得救了。之后的一天夜里快12点时,他被神接走了,姊妹去医院时害怕,就叫上我一起去。我给他穿袜子和鞋时,身上软乎乎的,知道他走得很平安。

 

  后来,我儿媳的外公重病住院,我和丈夫去看望他,去之前我祷告神:主啊,你看他的灵魂甚为宝贵,倘若可行,求你存留他的性命,那怕让他醒过来一会儿,接受福音再接他走。到病房后,儿媳的母亲在照顾他。她告诉我:“父亲啥也不知道,也不认人了,已经好多天不睁眼了,医生说就是等个时候,三两天的功夫。”我就给她传福音讲耶稣,让她悔改归主,也让她为父亲祷告求神救他。正说话的时候,她父亲突然睁开眼了。因这样的重病人如果不抓紧时间传福音,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今天你看到的是活人,明天来可能就在太平间里了。我就赶紧跑到他病床前俯他耳边说:“谁叫靳丛火呀?你是不是叫靳丛火,如果你听见了,你就是靳丛火,你给我点点头或答应一声。”他听见我说他的名字,眼睛马上发亮,很兴奋的样子,并且 “嗯”地答应我一声。我就继续跟他说:“你叫靳丛火,耶稣爱靳丛火,耶稣救靳丛火。你难受时,就心里喊耶稣救我。你喊他,祂就救你。”然后我带领祷告,让他家里人和我一起说“阿们!”过两天我再去看他时,他比前几天好多了,我知道是神已经答应祷告,施恩与他了。我看他睁眼了,就又去喊他名字,给他传福音讲耶稣。儿媳的母亲说:“父亲一直就不睁眼,家里人谁喊都不睁眼,只要你一来他就睁眼。”我又俯在她父亲耳边跟他说耶稣爱你,耶稣救你,你愿意不愿意,愿意的话你说“阿们”。他一边一边点头示意一边想说话,但因嗓子太干,还插着管子,也没有力量,就没有说成话。然后他就兴奋地伸出两只手比划着,儿媳的母亲说:“高兴了,又想拍手哩。”我就拿住他的手说:“叔(我们河南对儿媳的外公叫叔或伯),拍手欢迎耶稣的吧,欢迎耶稣来救你哩。”他兴奋了好一会儿,我上前给他按摩腿和手臂,带领祷告的时候,儿媳的母亲主动跟我说“阿们”了,她家里都是拜偶像的。

 

  隔了一天,我和邢姊姊一起再次来看望。刚进去时,他虽然睁着眼,但眼睛没神。邢姊姊就贴近他的耳朵给他传福音,一喊他的名字,他马上反应强烈。跟他讲耶稣救你,赦免你的罪,医治你的病,愿意的话你点点头或答应一声,他用力地从嗓子眼里说出:“中!”然后他又对着他女儿(儿媳的母亲)笑,她女儿说:“你看他笑了、笑了……”因他病了十几年了,多少年都没有笑过了。一会儿功夫,看出他非常喜乐,脸上充满光彩,是神喜乐的灵进去他里边了。没多久他就出院了,非常平安。儿媳回来跟我说:“俺外公现在可好,俺妈说这都你婆婆祷告的功劳。”因她们刚听说福音,还不明白,所以这样说。我说是主爱你外公,如果主不爱他,我再祷告也没用。到第二年他平安地被神接去了,儿媳的母亲说:“出院后一直都挺好的,没想着他会这么快走了,就没有预备衣服,没做任何准备。当把衣服弄好拿来时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但穿衣服时身上软乎乎的,真是有神。”是他从父亲身前身后这些事情上看出神的大能和奇妙的作为了。

 

  后来我们教会讲道的徐姊妹不知听谁说了,见到我时说:“姊妹可有爱心,听她们说,有的人已经啥也不知道了,你还在为他祷告呢?”事后我琢磨,他身体有病,魂不清楚,但只要有口气,他的灵还在。只要有口气,就有做工的机会,主不放弃,我们就不能放弃。并且神救一个这样的危重病人,往往会拣选一大群人,包括他的家人、亲戚朋友和同病房的人都信主了。■

 

月荷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