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生命的芳香
2016/8/3 11:20:20
读者:3653
■方仁念

生命季刊 总第10期 1999年6月

 

 

一次聚会中,听到周范露佩姊妹的发言,我才知道她在五年内经历了失去四位亲人的痛苦。然而在听到她的见证前,谁能相信这个整天面带笑容、为关怀弟兄姐妹而忙碌不停的露佩,竟然负过如此沉重的轭。于是我急切地想了解露佩的故事。

 

 

当癌症侵袭你的亲人时……

 

一九九四年初,美国东部是几十年未遇的严寒。凌晨暴戾的北风如雄狮,呼啸著袭击大地。天地浑浊得像一条无边无际的灰色鸭绒被,一次次被撕裂,被挤压。露佩常站在纽约癌症病院病房的窗口旁,窗外冰飞雪舞的景像,和经过化疗减掉了四五十镑的丈夫无比衰弱的形体,使她感到自己的心就和那冰天一样冰冷。这几年来,露佩眼睁睁地看著自己的亲人一个又一个地被癌症掠上了死亡的道路。年纪轻轻的妹夫说走就走了,撇下妹妹独自撑起一个破碎的家,强壮的爸爸心不甘地舍下相伴一生的妈妈,走上了不归路;弟弟瑞刚已经动了三次大手术,如今癌细胞还是扩散到了肺部。弟弟的日子不长了。如今这第四个在死荫幽谷里徘徊的正是自己心爱的丈夫。

 

眼看著自己的丈夫的生命一分钟、一分钟地消亡时,露佩分外珍惜神赐给她和先生乾康四十多年来那刻骨铭心的爱情。从露佩读大学起,他们俩从没分开过半年以上。就是在分开的时候,不论怎么忙,每两天必是鸿雁往返。平时哪里只要出现了露佩瘦小的身影,后面必跟著那又高又大的乾康,因此有的弟兄姐妹戏谑地称他为“最黏太太的先生”。如今,神要叫他独自上路了。

 

虽然如此,露佩依然为神曾给予她的幸福光阴和爱情而感恩。在这个风雪交加的晚上,在先生无力唱歌的时候,露佩又一次为他唱:“感谢神过去的同在,感谢神主在我旁,感谢神赐温暖春天,感谢神凄凉秋景,感谢神擦乾我眼泪,感谢神赐我安宁……”

 

是的,主从没应允过天色常蓝,四季如春。正是在这乌云压顶,灾难像暴风雪劈头盖脸向她袭来的时刻,她深信:“神让我们经历苦难,似乎每天都战战兢兢,似乎手脚酸软,似乎毫无盼望,但‘他仍在那里’,我们在苦难中经历他自己——他的爱,他的恩典,让我们更靠近我们的父,从而更能体会约伯所说: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我们除了把自己献给神以外,还能作什么呢?”

 

 

明白神的旨意……

 

一九九六年三月,露佩这样写道:“现在乾康已经离开我一年了,我们认识至今没有分开过这么长的日子,也不知以后还会有多少没有他的日子要过下去。但我在学习靠主喜乐,常问自己:我还能喜乐吗?每星期去墓地,看到爸爸、弟弟、乾康的名字被钉在那冰冷冷的大理石上,我能不流泪而喜乐吗?生命中另一半失去,是没有人可以弥补的。没有人可以和我分享、谈笑、商量,甚至吵架。做对了没有赞许,做错了没有责备。朋友安慰我说,乾康是去了天父那里,好得无比,没有痛苦愁烦。可是感情上我如何割舍得了呢。”乾康于九五年三月安息主怀。“少年夫妻老来伴。”对一双生活了几十年的恩爱夫妻来说,他们早就成为一体了,心心相连,息息相关。骤然,那一半心脏停止了搏动,这一半的心就像压著一块大石头,连呼吸都不畅通了。乾康去世后,露佩在那空荡荡的卧室中,每当习惯地向丈夫倾诉白天所遭遇的一切、她的喜乐、她的苦闷时,却发现四周是一片空虚,无人回应。这时她总是哭泣著跪下祷告。但在当时,这只是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她甚至常常无法祷告,除了“主啊,主!”她说不出第二句话来,只有不停地流泪。然而,她靠著主的力量站起来。祷告中她求神的赦免,赦免这一场无法舍开的夫妻之情。她明白了神的旨意:神要她受试炼,被压碎,使她的生命发出芬芳。经过悲伤压碎的生命,才能深切体会别人的悲痛,使爱的香气沁入孤苦的心灵。

 

神赐给露佩力量,就在亲人相继去世的日子里,露佩数次开口见证神的荣耀,还写了好几篇文章发表在两个教会的刊物上。甚至就在乾康安葬的第二天,她就接受了教会一位姐妹的采访要求,用心和泪协助完成了“乾康,你在天上也要好好事奉神”一文。弟兄姐妹都争相传阅这些见证,因为跟她走过这痛苦的经历,本身就是一种蒙福和被造就的过程。

 

 

人生有限,更得抓紧服事主

 

乾康逝世前,露佩就在教会和家里服事神多年了。她出生于上海,一九六二年与先生一起到了香港,一九七五年又移民到了美国。刚来美国时那种孤独无助、想找个医生、找个修理工都十分困难的经历,使得她和先生特别能体会“新大陆人” 的苦楚。自八十年代以来,她的家就成了一些上海来的福音朋友聚会的场所。她常常接待这些新朋友,向他们传递天国的福音,又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教很多美国生活须知:怎么样学英文,考车,怎样找医生,买保险,甚至曾在家里组织了修理汽车的讲座。夫妇俩深信,不让人感受到爱,就无法领人信主爱主。这种形式的聚会日后就成了若歌教会乡音团契的雏身。

 

多年来,露佩不仅担任教会的关怀执事,同时又在教会的厨房里服事,一干就是十年。乾康去世后,她身心交瘁,在这样一副重担下,她还有力量来服事吗?弟兄姐妹看到的是,每星期五的乡音团契,她还是从不缺席,还是在福音组里接待一批又一批的朋友,还是同样既关心他们的生活又关心他们的生命。人们还发现,过去从不碰录音机、连开关在哪里都不知道的露佩,现在常常钻在录音室内,一边学,一边忙,和弟兄姐妹一起接过了乾康的工作(乾康生前在教会录音事工上忠心服事了十多年)。每当她在录音时,她就感到乾康好像就在她身旁,和她一起工作,又和她一起把传递福音的录音带一卷又一卷地送到饥渴人们等待的手中。

 

亲人的相继病故没有吓倒露佩,反而使她更感受到人生的匆忙。在这来去匆匆的人生中,什么是需要把握住的最要紧的事呢?当我向露佩提出这个问题时,她马上毫不犹豫地回答:把握住活著的每一天、每一分钟,爱主爱人,及时赶作救人灵魂的工作。

 

为了抓紧在世上的日子为主做工,一年多前,露佩就提前退休了。但除了病得爬不起来,她连一天也舍不得待在家里享清福。她一周的时间表总是排得满满的:星期一整天到她原来服务的医院做义工,在医院中传福音;星期二去教会的妇女团契,和大家一起读经祷告;星期三去教会“松柏团契”聚会,这里有不少来探亲的大陆学生、学人的父母,露佩只要一知道教会附近新来了一位老人,就一定设法把他们请到松柏团契,抓紧机会向他们传福音。星期三晚上参加教会祷告会。星期五参加以大陆同胞为主体的“乡音”团契。星期日除了主日崇拜、录音外,下午她还经常参加各样的同工会或执事会。一周余下的空暇,她还随教会的黄师母或其他姐妹去探访、去关怀有病、有需要的弟兄姐妹。……一位姐妹的先生心脏要动大手术,露佩清晨六点就陪她去医院,又陪她等在手术室外一直到下午三点半手术安全结束。一位单身的姐妹在回大陆的前夕突然发现患了脑癌,露佩不仅陪伴她安慰她,为医生充当翻译,还组织弟兄姐妹接送她去医院,轮流給她送食物,并帮助她在大陆的姐姐办理各种证明通过签证来美探望护理。即使这位单身的姐妹回国以后,露佩还继续与她保持联络。

 

露佩来自大陆,神也给了她一颗对祖国亲人传福音的心。一九八九年“六四” 前夕,她和乾康一起回上海探望亲人。谁知由于形势紧张,他们居然只能停留在机场附近的旅馆,无法进入市区亲人们的家。于是十几口亲人千方百计地汇聚到旅馆。露佩和乾康带领这些不认识主的家人恒切地祷告,为这个国家的领导人祷告,也为自己的同胞祷告。于是短短滞留的几天就成了为中国人流泪和祷告的日子。返美的飞机起飞了,飞机里的乘客高兴地鼓起掌来,庆幸自己终于安全地离开了这块充满血醒味的土地,但露佩却哭倒在自己的坐位中。想想自己能一走了之、很快地回到一自由世界去崇拜神,然而留在这儿的亲人,留在这儿的十一亿同胞却不能离开,也很少有机会听到福音,生命在没有神的黑暗中永远泯灭。每想到这些,她的心就如刀绞似地在汩汩流血。她感到自己肩头有责任、内心有负担,因此她总是借著家书、录音带、属灵书籍向家人传福音。现在乾康家的许多亲人都信主得救了。他们非但没有因为一个人肉体生命的消亡而枯萎,反而个个的生命力都更加旺盛了。

 

露佩这个普通的基督徒,虽然在生命中经历了真实的苦难,但苦难并没有把她打倒,反而成为基督使用的一块磨石;正是在这一块块像露佩一样的石头,构筑成生命的殿堂,散发出主基督生命的芳香。

 

 

 

方仁念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