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宋尚節博士的女兒宋天真姊妹3月13日安息主怀
2014/3/22 8:04:36
读者:15274

本刊编辑部:宋尚節博士的女兒宋天真姊妹3月14日安息主怀。下面是其生平简介(其子王天声牧师提供):

 

    宋天真出生于1932年5月4日,又名「利未」。是宋尚节博士的第二个女儿。她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后在北京王明道牧师教会的青年团契认识了在北大哲学系读书的王恩庆弟兄。后与其结婚,生养二子。长子王天声,次子宋恩声(随母亲的姓)。宋天真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四十三中学和北京广安中学任数学老师多年,直到1983年退休。一次在学校文革抄家物资库房里找到了她父亲的日记,于是她花了8年的时间,将她父亲的日记整理、摘抄,编辑成「灵历集光」这本书。1993年宋天真来到美国的纽约,与大儿子王天声住在一起。在1995年将她多年整理的「灵历集光」一书出版。2006年她又出版了增订版「失而复得的日记」。2006年她搬到美国的底特律,靠近住在加拿大温莎市的大儿子王天声牧师一家。2014年3月13日宋天真姐妹因心脏衰竭引起肾衰竭和肝癌,逝于美国底特律。享年81岁零10个月。

 

    宋天真姐妹乐于助人,常把别人的事情挂在心上。自己省吃俭用来帮助有需要的人,尤其是年輕的传道人。宋天真姐妹对她父亲宋尚节博士日记的整理、摘抄很有负担。出版「失而复得的日记」之后,又计划出版「宋尚节格言」。因身体缘故、未能如愿。 宋天真姊妹很喜欢阅读属灵书籍,订购各种属灵书刊。也曾到东南亚、北美许多教会分享见证。她很看重基督徒生命改变的见证。她常引用她父亲的话:基督徒生命改变的见证是一本活圣经。如今宋天真姊妹已经完成了神所交付她的工作,安息在主的怀里。有一天我们会再相会。

 

 

下面是李蕙姊妹写的纪念文章:

 

纪念亲爱的宋天真阿姨

——宋阿姨安息礼拜上的追思

 

/曦 

 

我认识宋阿姨的时间不算长。一年多以前我来到底特律华人宣道会,在主日学的课堂里发现有一位阿姨非常与众不同,她的见解掷地有声、很有份量。后来我们谈起相识的过程,不约而同地提到我们都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我们总有很多说不完的话。在我印象当中,她谈论最多的,就是别人的需要,尤其是有困难的传道人的需要。常常惦记的事就是怎么能把钱,或者家中仅有的食品营养品送给人,我甚至代她送过几次。当耶稣时代的那位寡妇将养生的两个小钱投入奉献袋的时候,我看见了不知多少次现实生活中真实版的寡妇的两个小钱。我也观察到一个令人惊奇的现象是:经过宋阿姨直接或间接帮助过的人,他们都相当蒙神的保守看顾。因此我坚定地相信一件事情,就是神大大地使用宋阿姨,藉着她来使她周围的人得蒙祝福。

 

去年底我们全家搬去加州,我最放心不下、又最为不舍的人就是宋阿姨。相距遥远,老人家也没有电邮。唯一方便联络的方式就是打电话。宋阿姨常常打电话给我关心我的近况,我们说话总嫌说不够。但是有一件奇怪的事是:每次当我打去电话给她的时候,她总显得没有力气说话,我只好三言两语、匆匆忙忙地挂断电话。我才觉察出:原来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她是用了她一天当中体力和精神最好的时候。从她的语音语调我感受出她的身体状况大不如前,我就在神面前常常祷告说:神啊,我知道你很爱宋阿姨,我们也很爱宋阿姨,能不能将她在地上的日子多留一些。我情愿以我命换她命,将我将来的寿数减少一些,将宋阿姨现在的年岁增加一些。因为我这人活着对人作用甚微,而阿姨活着能造就多少的人啊!现在看起来,神好像没有听我的祷告……

 

在这次住院前,她打电话来说有一位朋友向她要照片。她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认为我以前给她拍的一张照片不错。问能否寄给她。我答应赶紧去洗出来寄给她。核对了地址就放下电话。哪里知道,那次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话……。

 

我每天都惦念着她计划要作的3月3日的心脏小手术。心想等她作完手术,好好恢复两天才打电话给她问问情况。于是到3月5号、6号两天打电话,她家没人接,估计还在医院休息吧。7号到9号我们那边教会有一个特会,朋友让我去帮忙,忙了三天。到了10号即周一早上,我再次打电话无人接听。马上打电话给李丽姐妹。李丽告诉我,宋阿姨病况严重,估计时间不会太长了。我听了头脑一片昏乱,整个心被抽走。去了密西根,我决定放下手边一切事务,包括我搬家后等了两个多月才等到的这个星期要开始的神学课程飞去密西根。在我至爱的阿姨面前,所有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泣不成声打电话给先生。他了解我的性格并支持我的想法。我就立刻上网订机票。我甚至没有想过拿什么钱买机票的问题。我家经过大搬迁去了生活成本昂贵的南加,经济上紧张了很多。而我前几天才刚刚交了神学院下学期要修的几门课的学费。但是神真是奇妙。他什么都知道。神他自己有预备。就在那天早上,密西根一位姐妹忽然打电话给我,说:XX,你没忘掉你家半年没卖掉的钢琴吧?今天卖掉了,$500。正好是我买机票的钱!我就知道神为我开路,要我去密西根。

 

电话中李丽问我要不要跟宋阿姨说话。我说不用并交待李丽,不要告诉宋阿姨我要来,准备给她一个惊喜。我订的最快一班飞机是当天夜里12:15,中途转机到第二天即周二上午10:30到。一夜未眠,想着见面的欢喜和一起的祷告。出了机场直奔医院已近中午12点。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位睡得很香甜、象睡美人一样的宋阿姨。接下来几天我一直守在床前。我希望她醒来。我等了很久,但是没有等到。她真的睡了太久太久了。有一天早上,只有我一个人在的时候,我看着宋阿姨,心里觉得好委屈。我想宋阿姨啊,我这么大老远来看你,你就不能睁开眼睛看我一下,不能跟我说句话吗?……我拉着她的手,眼泪滚滚而落。这时候有一位男士走进来,后来我知道他是这家医院的院牧。他明白怎么回事后告诉我:“你跟她说话她能听见”,并安慰我说:“You get here just right time, just right time”. (你来的正是时候。)我听了半信半疑,但还是近她耳边说:“宋阿姨,我来看你了,我爱你”。

 

周四黄昏,倩倩姐妹来了。她懂医学,看了宋阿姨极不正常的血压,知道时间不多了。我们夜里快10点离开医院。路上我问倩倩,当一个人陷入深度昏迷时,其灵里的状况究竟是怎样的。她回答:“其实,她的灵能够感受你的灵,你们在灵里面对话,她的灵正in and out,能够知道”。证实了院牧的话。我的心立刻被安慰。幸好有神,幸好有这份宝贵的信仰,在我们心灵忧伤痛苦的时候,使我们得着安慰。

 

第二天早上我们得知宋阿姨已在前晚即3月13日周四11点我们离开病房后一小时左右回归天家。说走得很平安。现在宋阿姨终于息了自己的劳苦,回到天父那里,回到永恒的最美的家乡。再也没有病痛、没有忧愁、没有放心不下的事了。她活着的时候,稀疏的白发、瘦削的脸庞、温柔的话语,在我看来圣洁美丽,如同天使一般。现在,她真的成为天使了,守护在每一个爱她的人身边,驻留在我们心中。我想跟她说:“宋阿姨,我们都很爱很爱你。等我有一天去那里和你重聚。再跟你说很多话,把我没来得及讲的话再讲······。”

 

后记:3月16日主日下午追思礼拜后的晚上我睡了一周以来第一个好觉。当我从白雪皑皑的密歇根回到阳光温暖的加州,仍然恍如梦中一般。虽然不会再听见电话里她熟悉的声音了,但感谢神,我不必再受远离宋阿姨、每日牵肠挂肚的那份煎熬了。我知道她在哪里。我觉得好有盼望。期待着有一天我们再相见。

 

晨曦  来自中国大陆,本文为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首发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