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们怎能存活?
——小顿城惨案断想
2015/5/28 17:21:48
读者:3475
■程松

生命季刊 总第10期 1999年6月

 

 

“你相信上帝吗?嗯?”提著枪的人带著扭曲的笑容问道。几秒钟的沉默。“是的,我相信上帝。”少女平静地回答。“砰!”……枪声。少女为自己的基督信仰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一个现代的殉道事件。

 

这一幕不是发生在穆斯林极端或者专制极权的国家,而是真真实实地发生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小顿城 Littleton)的一间中学里。时间是1999 4 20 日。两个中学生枪杀了十三名同学、老师后,举枪自杀。

 

小城学校里的滥杀事件给人们带来很大的震惊。一边杀人一边狂笑的两个中学生的“动机”,是扭曲变态无端的仇恨。这里的新闻媒介多半都报导了他们仇恨的对像主要是少数族裔和运动员,但是比较少有提到他们仇恨的另一个群体,就是基督徒。在被害的十三个人当中,有八个是基督徒——四个新教徒,四个天主教徒。

 

十七岁的少女凯茜(Cassie Bernall )也曾经历青春期的迷惘,也曾涉足过那两位杀人者所崇尚的“黑暗”权势控制和极端虚无主义影响的“信仰”,但是耶稣基督把她从地狱里救了出来,她成为一个蒙恩得救的基督徒。她喜欢电影 Brave heart (勇敢的心),喜欢里面的殉道的英雄;她已经决定要把一头的金发剪了捐给因为化疗失去头发的人;她在出事的前一个礼拜二为他们的青年团契写了一篇稿子,题目:“怎样得到平安”……

 

她已经在主的怀中得享真正的平安了。小城的基督徒把她视为殉道者,当地的报纸说这位安静缅腆的女孩的殉道如“真光照耀”,激励著当代的信徒。

 

作为海外中国基督徒,我们常常谈论基督信仰和“功利主义”,谈论作门徒的代价的问题。今天,我们应该从这位少女的身上看到什么?我们可能应该再次反思我们自己的信仰,再次问问自己:我能为自己的信仰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从小顿城滥杀事件,我们看到人性可以是何等的黑暗——当人与人之间没有爱心而只有仇恨的时候,人的行为可以是多么地扭曲变态!在“后现代”、“后基督教”的今天,深受欢迎的“人人都有神(佛)性”之类充满虚假的乐观的人本主义信念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又显得多么的苍白无力!

 

小顿城事件后,美国人一下子都有点忧国忧民起来了。所有的人都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不同信仰的人们都承认这个国家是有点不对劲了,病得不轻(Something is wrong……),需要治疗。大家都在“把脉开方子”,意见很多,也比较“幽默”。

 

比如一位大学教授在报上写文章“反思”说,这样的事情之所以会发生,主要是因为我们大人对青少年们不够理解,我们应该多体察他们的心情,尊重他们……等等。当然更多的人是指出这与美国根深蒂固的家庭问题有关:这么多单亲家庭,十几岁的女孩就当妈妈,照顾没有爸爸的孩子;就算是双亲俱全,大人也常常是忙于自己的“事业”而不顾家……等等。另外学校教育也是管教不足,“宽容”有余。发狂犯事的这两个中学生平时就穿军用雨衣、玩枪、在地下室做炸弹、公开宣扬崇拜希特勒,等等,学校老师同学和家长也不是不知道,但是中产阶级的家庭不管,算是“好学校”的公立学校也不管,大家都等闲视之。“青春期的反叛、燥动”嘛,有点“反社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一味“理解”、“宽容”,以至于两个人去买枪、还吹嘘自己的火力,还在家(按照从电脑网络上下载的配方)做炸弹,竟没有大人发现……

 

其实,这一切说到底,根本的问题还是“人性”和“信仰”的问题。那两个中学生的“信仰”是什么?我们至少有一个线索:他们崇拜希特勒。希特勒的“精神支柱”之一,就是虚无主义“超人”、狂喊“上帝死了”的尼采。那两个中学生也许根本不知道什么尼采不尼采,但是在“后现代”的今天,“主流文化”所高举的“解构主义” 等等所引向的“绝对的相对主义”,对他们真的没有影响吗?尼采宣称“关于善恶的言说”跟真理、理性什么的完全无关,“善恶标准”只不过是“权力意志”(will to power) 所决定。基督教关于“爱和公义”的伦理道德被这个“超人”斥为“奴隶道德”。——所有这些,跟今天我们司空见惯的反对基督教的观点何其相似!今天美国社会“主流文化”的“精英”们所崇尚的正是同样的道德相对主义:道德没有任何客观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道德观,这里不存在什么“对”或者“错”,人们只不过按照自己不同的利益取向来“制定”自己的价值观罢了……既然今天的“多元”大众文化都在反映出这样的道德观,所以被“权力意志”和“毁坏能力”所陶醉的中学生干出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什么偶然的事情。

 

对基督徒而言,我认为我们再也不能用那些“高言大智”的“药方”来自欺欺人了。我们应该很清楚问题的根本在哪里。从六十年代以来,美国的公立中小学校里面开始不准祷告读经、不准挂十诫、只准教进化论而不准讲上帝的创造;什么书都可以读(比如教育中小学生“我有两个爸爸”——同性恋是正常的——之类),但就是不能读圣经。接下来就是虚无主义高涨,“毒、性、摇滚”的“MTV 文化”、各种各样“怪力乱神”的东西成为“大众文化主流”……今天这个曾经如此被上帝祝福、曾经是“圣经立国”的国家在背离上帝的道路上已经走得如此之远,小顿城学校枪杀案的发生又岂非一种诅咒!(华人基督徒谈起“祝福与诅咒”,往往会想起中国和我们自己的民族的事情,看来美国人也一样需要思考他们的国家的命运了。)

 

旧约里面上帝让先知以西结对犯罪悖逆的犹太人说:

 

“人子啊,你要对以色列家说:‘你们常说:我们的过犯罪恶在我们身上,我们必因此消灭,怎能存活呢?’……”(以西结书33 :10

 

今天美国人要问自己的问题正是一样:离开了上帝,“我们……怎能存活呢?”美国著名神学家薛华博士(Francis Schaeffer )著有《前车可鉴》一书,讲述西方文化的兴衰史,这本书的英文原名即由此而来:How shall we then live ? 直译可译为:“我们怎能存活?” 科罗拉多小顿城上发生的事情会让美国人醒悟过来吗?

 

殉道也好,受害也好,死了的已经不能再活转来了。活著的还要面对明天,还需要医治心头的伤痛。有一点点责任感的人还必须思考这个国家前面的路和下一代“怎能存活”的问题。

 

我很少看电视,但是在小城事件发生后的几天,我每天留心了一下电视的新闻。枪杀发生的第二天,在早上吃早饭和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我看了几分钟电视,两次都看到同样的一段新闻节目:大电视台的“大牌”新闻节目主持人在采访一老一少两个受害者家属,而这两个被采访的都是基督徒。(以前在其它惨案发生以后好像接受采访的也多是基督徒,大概是如果没有信仰的支撑,受害者家属实在很难面对大众媒介吧……)一个是白人小伙子,他自己也是那个学校的中学生,目击了滥杀过程。另一个是黑人中年男子,他的儿子——一个擅长运动的黑人中学生——也是受害者之一。接受采访过程中,白人小伙子用双手握住黑人中年男子的手,无言的动作在向人们传递著“爱超越种族”的信息。在讲述由偏见仇恨带来的滥杀事件的过程时,小伙子讲到他和另外的幸存者从图书馆撤出来以后,他把一些同学召集在一起,问大家还有没有兄姐弟妹在里面(他自己的妹妹还在里面没有出来),他们说有,小伙子说那我们来一起同心为他们的安全祷告吧。于是大家由他带领一起跪下来祷告。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些同学的弟兄姐妹一个个都出来了。小伙子说,看,上帝听了我们的祷告,感谢主……但是时间一点点过去,小伙子自己的妹妹却终于还是没有出来……小伙子讲到这里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看电视的我双眼被泪水模糊……电视里面放了他妹妹的照片,非常漂亮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孩,电视上说她很热心社团活动,在学校里面大家都喜欢她(所以心灵扭曲的杀人者要杀她……)。中年黑人的儿子也是个讨人喜欢的孩子。中年黑人谈到家长教育孩子的问题。后来“大牌”女记者问了一句我觉得比较“不懂事”的话,说“你们和你们的家庭感受怎样?”。沉默了一下,这两位接受采访的人还是说,我们非常悲伤,但是我们是有信仰的人,上帝会帮助我们度过痛苦……记者最后有一些祝愿和评论。我注意到她虽然明显深深为两位基督徒的见证所感动,但是她整个过程里面都很注意措辞,刻意避免“上帝”、“主”、“耶稣”一类的字眼,最多就到提及“他们的信仰”为止。以美国大众传媒“自由派”(“反教”)主流一边倒的情形,我能够同情这位记者的处境。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美国全国有很多的哀悼活动,也有很多相关话题的谈论。一周以后,在科罗拉多的小顿城,成千上万的人一起聚会追悼死者。我没有看到白天追悼会的实况转播。但是一大早在电视里面就看到各地“群众”送去的鲜花、卡片等等,真是放满了整个会场,如同花和卡的海洋。十几个十字架在会场竖起,每一个十字架代表一位受害者,而最令我惊异的是,他们也为两位杀人者立了十字架。电视镜头摇向他们两个的十字架,用了一个特写镜头:十字架上面写著这样的话:“怎么能够饶恕?靠著耶稣!……”我的心再次被来自耶稣基督的那种强大的爱和宽恕所震撼,我想起了从狱中出来饶恕他的白人“仇敌”的曼德拉,想起了许多饱受迫害之后的基督徒绝不以恶抗恶,而是以“我们跟他们不一样”的心态来宽恕那些迫害者……

 

后来我从广播里面听说,当天的追思礼拜(基督教追悼仪式)成为一次见证上帝的聚会,一次福音的聚会。少女的殉道、接受电视采访的基督徒的见证和小镇人真正的爱心饶恕,使这一巨大的悲惨事件成为给他人带来祝福的“好事” ——是的,在人不能的,在上帝能。

 

主啊,谢谢你!我为这些美国的弟兄姐妹谢谢你。他们在这个“弯曲悖谬”的时代持守真道,甚至用生命为自己的信仰殉道;他们“在仇恨之处播种爱心” ,为自己的信仰作出如此有力的见证。当这个所谓的“基督教国家”如此背离你的时候,当他们的国家内部外部都问题重重,当他们的领导人在道德、人格上犯罪而没有实质的悔改的时候,他们的见证真的如明光照耀,也让我们在无望中看到真正的希望。主啊,我们既然现在在这个国家工作、学习、居住,我们也有义务为这个国家祷告。求主你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心意回转,归向你。我们更要为普世的福音祷告。是的,如果世人不悔改,不归回上帝,结局都是无望,都是灭亡。美国也好,中国也好,东方也好,西方也好,人类的根本问题是罪性的问题,“解决”的唯一出路只能是回到上帝面前悔改认罪,寻求上帝的恩典怜悯。美国人需要耶稣,中国人也需要耶稣;过去的时代需要耶稣,现今的时代更需要耶稣。主,求你垂听你儿女们的祷告,拯救这个几乎“恶贯满盈”的世界,让我们在你里面得以“存活”……

 

“我们……怎能存活?”

 

“主耶和华说: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唯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以西结书 33 :11

 

 

 

程松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亚利桑那州从事化学研究。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