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小顿城:一位父亲的见证
2016/7/26 16:13:19
读者:3483
■达瑞尔·司各特著 季刊翻译组译

生命季刊 总第10期 1999年6月

 

本刊编者按:达瑞尔.司各特是美国小顿城哥伦比安高中惨案中两个受害人的父亲。他的女儿拉契尔被枪杀,儿子克雷格受伤。1999 年5 月27 日星期四下午2点,达瑞尔.司各特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犯罪问题特会作证,本文为他的证词全文。不管司各特对美国法律问题、枪枝管理问题持何意见,他在证词中指出了造成小顿城惨案的根本原因,并呼吁:我们最需要的是上帝!我们需要的是人心的改变!这个国家应该悔改归向神。

 

先知新闻杂志编者按:下面是达瑞尔.司各特在国会的证词。该稿虽未经美国各大媒介报导,但却是每一个基督徒必读。或许,从弥漫小顿城的死亡和毁坏的尘埃中,会迸发出复兴的火星;或许,这复兴能席卷全美,使这个国家重新归向神,成为上帝掌权的国。

 

请在祷告中思想如何回应这位父亲,如何向众议院、参议院、以及总统府的官员们呼吁(吁),表达我们对基督的支持,以及我们的国家必须回归基督教的立国根本的盼望。若我们大家同心合意,以爱发声,这呼声将必被垂听。

 

 

自创世以来,无论男女的心中,都有善恶并存。我们里面有善良的种子,也有暴力的劣根。

 

我亲爱的女儿拉契尔.司各特死了,那位英勇的老师死了,还有另外十一个孩子也死了。他们不能这样白白死去,他们的血在呼唤著答案。

 

人类史上的第一桩暴行是该隐在野外杀害了他的兄弟亚伯。杀人的凶手不是该隐行凶时使用的棍棒,因此,也不能归罪于“国家棍棒协会”。真正的凶手是该隐,他谋杀的动机,只能在他的心里找到。

 

哥伦比安惨案发生数日后,“全美步枪协会”这样的团体顿时为千夫所指,指控之迅速令人惊异。

 

我不是“全美步枪协会”的成员。我也不是一位猎手。我甚至连一只枪也没有。我到这里来既不代表步枪协会,也不替他们辩护——因为我不相信他们应对我女儿的死负责,因此他们也不需要我来为他们辩护。倘若我相信他们与拉契尔的死有牵连的话,那我应该是他们的最强烈的反对者。

 

今天,我在这里要宣布的是,哥伦比安发生的不仅仅是一个悲剧,而是一桩重大的属灵事件,它迫使我们去寻找该受谴责的到底是谁。该受谴责的人就在这个大厅里,该受谴责的人正是那些伸出指头指控别人的人。

 

四天前的夜晚,我写了一首诗表达我悲愤的心情。其时,我并不知道我会在这里作证:

 

你的法律无视我们最深的需要——

你的言语是那般虚空飘渺;

你抛弃了我们最宝贵的遗产——

你竟然定罪我们那单纯的祈祷。

 

教室里枪声频频响起

鲜花般的孩子猝然死去;

你才惶惶寻找答案,

到处问“为什么”的问题

你制定了一个又一个限制的法律

竟不明白我们最需要的是上帝!

 

人是由三部分组成的;我们有体、魂、灵。当我们否认我们自身的第三个组个部分时,那灵里的空洞便使邪恶、偏见、仇恨长驱直入、恣意泛滥。其实,回顾我们国家的历史,属灵教育过去一直渗透在我们的教育系统中。我们的许多著名大学都是起源于神学院,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

 

现在,我们的国家究竟是怎么了?我们拒绝荣耀上帝,却给仇恨和暴力敞开了大门。当如哥伦比安那样可怕的悲剧发生时,政治家们立即寻找像步枪协会那样的替罪羊,他们会立刻通过更严苛的侵蚀我们个人自由的法案。

 

我们并不需要更严苛的法案。金属探测器无法制止艾瑞克和戴兰1的罪行。无论多少枪支法案,都无法阻止他们用几个月的功夫处心积虑地筹划的屠杀。

 

真正的凶手在我们心里。政治姿态和严苛法案不是答案。

 

我国年轻的一代人掌握著未来的钥匙。一场属灵的复兴运动已经到来,势不可挡!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宗教。我们不需要更多的平庸电视布道者那些喋喋不休的宗教废话。我们不需要耗资百万元建筑更多的教会建筑物,而忽略人们的最根本的需要。

 

我们需要的是人心的改变!我们需要谦卑地承认,这个国家开国的基础是建立在对上帝的单纯信心之上。

 

当我的儿子克雷格2趴在学校图书馆的桌子下面,亲眼目睹他的两个朋友被枪杀时,他毫不犹豫,立刻祷告!我蔑视任何一个剥夺他在学校祷告的权力的法律和政客!

 

全国、全世界的年轻人们,请记住:1999 4 20 日,在哥伦比安高中,祷告又回到了我们的学校!不要让那些同学们的祈祷落空。抛开那违反你们的良心、剥夺你们与上帝交流的天赋权力的法律,勇敢地迈进新的千年。

 

指控步枪协会的人,我要给你这样的挑战:在扔出第一块石头以前,先鉴察自己的心吧!

 

我的女儿不会白白死去。全国的青年将不允许悲剧重演。

 

 

注释:

是两个持枪杀人的凶手。

克雷格正是前文“我们……怎能存活?” 中所提到的那位在学校祷告的小伙子。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