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2013 芝加哥中国福音大会感动瞬间
2016/8/12 9:59:17
读者:6432
■齐彦

生命季刊 第69期  2014年3月

 

2009 年(信主近10年),我第一次参加芝加哥中国福音大会,开始真正认识主的十字架。2010年10月,在教会其他弟兄姐妹的支持下, 我们家开始UW Madison的麦城伯利恒学生团契的聚会,蒙神恩典,三年来,接待了有100多90后的学生,有15个孩子受洗成为神的儿女。也因为我们家大儿子喜欢GRACE(福音大会的青少年英文节目),儿子高中4年,参加了三次GRACE。这次回来的路上,他考虑下次来参加GRACE的青少年的事工。
 

2011 年在香港的福音大会,我帮我在黑龙江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姐夫报名参加,他们回去之后也有很大的复兴。
 

今年我们全家又一次来参加福音大会,并参与红马甲的义工:会场之间的交通问询,有机会和很多弟兄姐妹交通……回来后的主日和教会的弟兄姐妹分享,她们好几个人都说,明年一定来参加。感谢神借着生命季刊成就的一切,坚固很多弟兄姐妹的信心 ,进而也带来各地教会的复兴。
 

2013圣诞节过后,全家又一次参加芝加哥福音大会。老大马上高中毕业,自己去青少年的Grace 的聚会(是他09年以来第四次参加GRACE ), 老二去参加1-5 年级的儿童班,除了在上午和晚上的大会信息会和弟兄坐在一起,下午的专题时间, 我们分头去不同的会场,真的很难取舍去听哪个专题,可谓鱼和熊掌不能兼得。
 

在会场休息的时候,也有很多的感人瞬间。
 

看到很多年轻的父母带着蹒跚学步的孩子,个个都可爱萌翻……还有近百名1年级 到5 年级的孩子。那些服事他们的小同工们,有很多是稚气未脱的中学生!也遇到在大学读书的留学生,自己刚刚得救,就带着来探亲的父母来听福音。一个北京来的母亲告诉我,她们来的时候,车上5个人, 只有三个信主,但回去的时候,是5个人都信耶稣了!
 

看见好几对相互搀扶着的老人。有一个老弟兄坐在轮椅上,他太太推着轮椅带他到各个会场,有穿红马甲义工们上前去帮忙,但推轮椅的老姊妹就是不松手,估计她不放心别人。我们就看着他们往返于不同的会场。还遇到一对刚刚博士毕业的夫妇,带领他们的弟兄因工作离开他们的城市了, 这对夫妻就接过接力棒,打开家门,在家中开始查经聚会,领人归主。更遇到一个漂亮的小姐妹, 看起来就像一个刚来美国的小留学生,但她告诉我她是在广州的传道人,也许过两年会来读慕迪神学院,更好地装备自己。
 

在大会的诗歌敬拜中,最让我感动的不是世界级小提琴家黄滨姊妹的独奏, 而是在赵约翰牧师带领敬拜时,两个年轻人朗颂诗歌 (见本页题图)In Christ Alone, 使我泪如雨下……
 

In Christ alone my hope is found
He is my light, my strength, my song
This Cornerstone, this solid ground
Firm through the fiercest drought and storm
What heights of love, what depths of peace
When fears are stilled, when strivings cease
My Comforter, my All in All
Here in the love of Christ I stand

 

唯独基督是我盼望, 我的明灯、诗歌、力量
坚固盘石真理根基, 历经风暴屹立坚强
无比大爱奇妙平安, 恐惧除尽挣扎止息
作我安慰作我万有, 我活在基督大爱里

 

No guilt in life, no fear in death
This is the power of Christ in me
From life's first cry to final breath
Jesus commands my destiny
No power of hell, no scheme of man
Can ever pluck me from His hand
'Til He returns or calls me home
Here in the power of Christ I'll stand

 

不负罪担,不畏死亡, 基督大能是我力量
从母胎起直到安息, 一生日子握祂手里
黑暗势力人间诡计, 不能使我与主分离
到主再来或我安息,我活在基督大能里

 

 

没有机会去参加全部的专题,但最让我感恩的,就是那一批年轻的牧师们:华欣牧师,龚文辉牧师,梁中杰牧师,冯伟牧师,龚明鹏牧师等。惊叹神在我们这些海外学子身上奇妙的作为……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们就会有80后的留学生中兴起的传道人和牧者了。
 

  让我特别感恩的,特别要与大家分享的,是我们麦屯(Madison)的小清姊妹一家人。12月中旬他们家有很大的争战,她信佛的父亲和主内信心很小的母亲发生很大的矛盾,父亲恐吓母亲,如果她不回去拜佛,就会旧病复发。那个主日,她们母女来聚会,我们教会的妈妈祷告小组的姊妹们为她们家祷告。但祷告完,发觉她母亲有些不对劲,从椅子上几乎站不起来,扶她起来,腿抖的更厉害了……到了晚上开始发烧,就完全站不起来了,住进急救病房。小清姊妹半夜发邮件告知大家,请大家代祷。
 

  大家在邮件、电话中安慰小清姊妹不要怕,有神同在,大家都在迫切祷告。星期一中午得知小清的母亲检查结果心脏,肺部,和脑神经都正常,发烧也控制住了,但还是不能自理。
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接到另一个城市晓姊妹的电话,我们约好到福音大会见面。就忍不住告诉她我们这里发生的事情,本来小清姊妹也准备要去福音大会的,现在她母亲病成这样,不知道能不能去成了……晓姊妹就说,我现在正好可以停下来,你继续开车(赶着去after school接孩子),我来祷告,她就在电话里为我们教会和小清姊妹的全家,特别是妈妈的医治祷告……祷告完,晓姊妹说,你还记得福音书里那个4个朋友抬着那个瘫子去见耶稣得医治的故事吗,我相信神一定预备。

 

星期二,小清姊妹的母亲恢复好一些了,晚上前去探望的L弟兄和R姊妹把她们接出院回家。
 

12月25号晚上,清姊妹给我们发邮件问我们有没有车位,可以带上她妈妈。我们本来要带一个学生去,但她重感冒没好,临时取消,我们就带上清姊妹的母亲。到了会场我们才知道他爸爸也来了。而且他们一家人三口搭三家的车来到福音大会,当时我就想谁是那第四个朋友?
 

当我在会场遇见晓姊妹,我告诉她,清姊妹全家都来了,她们也很希望能认识一下,可是就是没机会碰上。清姊妹在参加大会诗班的服事,她父母就坐在最前面,可以看清,有一次我找到他们,对他们说,你看你们女儿在台上唱歌,多好啊,叔叔也满自豪地笑了。
 

星期五晚上的悔改之夜,清姊妹在3000人面前为自己和家人做认罪悔改的祷告求神赦免,我们在后面听着感动流泪;星期六早上,清姊妹带着父母去参加灵修祷告。
 

星期六下午,清姊妹短信给我说他们会一直在布道会(大会每天三场共9场福音布道会),晓姊妹可以在那里找到他们。我估计她当时心里也开始着急了,她爸爸心里很刚硬,大会进行快一半了,还没有任何感动。我也希望晓姊妹可以当面给他传福音,为他祷告,可是就联系不上。后来知道晓和保罗主日在他们服事的教会有讲道,已经回去了。想来神也有美意,让我们学习不要依赖灵命强的弟兄姊妹,要时时仰望神,靠主得胜!
 

那我就决定尽量去陪他们,主日上午的布道会,我和他们一起坐在第一排,没一会儿叔叔和阿姨就都打瞌睡了。我心里真的着急,求主开他们的眼睛。等结束开始唱歌的时候,我轻轻叫醒他们:“叔叔,开始唱歌了。”叔叔很可爱啊,睁开眼就开始跟着唱:“有一件礼物……”但我心里难过流泪,为什么人就是刚硬不接受天父这份礼物呢?
 

当时我也注意到在叔叔的右边一直有一个老弟兄,我还以为他们认识。中间休息的时候也在和他讲福音,后来知道那位老弟兄是从多伦多来的。
 

午间休息的时候,我家弟兄也参加进去,和老弟兄配搭,可是还是在争辨“佛也是神,信什么都行”,而且叔叔很会挑讲员的毛病,真的感觉没有什么希望。
 

下午是最后两个布道专题了,第一场是梁中杰牧师讲的“永生之门”。牧师分享他文革中为摆脱小资出身和母亲决裂,到多年后信主后和母亲和好。我发现叔叔一直在听,还一直点头,说他讲得好。但休息时,老弟兄让他填信息反馈表,问他可不可以留联系电话之类,他就是不填。阿姨在旁边看着说:“唉,我们家这个老头太顽固了。”我说:“在人不能,在神都行!阿姨我们要有信心。”其实我心里也没多大的信心,愿神怜悯。
 

最后一个布道是华欣牧师讲的“请将这水赐给我”。当讲到那首“蜡做的橘子”歌的见证的时候,叔叔开始记笔记了。最后牧师开始呼召,说:“如果你听了9场布道会,还没相信的,真的太遗憾了。我再呼召一遍,有谁愿意接受耶稣做他的救主,请把你的手举起来!好有三个姊妹举手了,我还问主要一位弟兄!”……然后叔叔把手举起来了!最后,牧师请举手的朋友站起来,带领他们祷告也为他们做祝福祷告。
 

感谢主,清姊妹看到他父亲举手并站起来,简直不敢相信,感动得泪流满面,有好几个不认识的姐妹前来祝贺,那位多伦多的老弟兄会后给叔叔按手祷告……那一刻,我知道他就是那第四个朋友!其实,我们不止4个!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弟兄姐妹在通宵祷告会中为这次参加大会的福音朋友的祷告,提名祷告……为这一切感恩赞美不尽!
 

感谢主让我亲历祂的救恩成就在清姊妹一家人身上,也让我真切的知道什么是“在人不能,在神都能!”祂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正如清姊妹说的:“我们家现在真的成了一家人了!”我们知道在主的道路上还有很多的历练和艰难,但有主同行,有弟兄姐妹相伴,就不孤单。
 

星期天晚上,我们回到家,老二在睡觉前问我:“你知道什么样的爱是everlasting(永远不变)吗?”我问他是什么啊,他说:“God’s Love(神的爱)!我们聚会的时候,学的一首新歌中唱的。”
 

是啊,神的爱是永远不变的爱!神以千万种不同的方式爱我们每一个人—但这爱凝聚在耶稣基督里,在主的十字架上,也彰显在我们的生命更新中。

 

   齐彦 來自中國大陸,現居美國。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