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中国福音大会2013散记
2016/8/12 10:01:57
读者:9118
■范学德

生命季刊 第69期  2014年3月

 

 

  1.   第一夜

 

 

 

  这个圣诞节没有外出讲道,正好赶上生命季刊举办的“中国福音大会2013”,边云波伯伯,黄安伦夫妇,华欣夫妇,小敏姐妹,龚明鹏,冯伟,都是老朋友了,他们都来了,并且担任大会的讲员,我都想见见。赶到大会会场,旅馆狭长,路弯弯曲曲,好像是迷宫,许多穿着红马甲的志愿者—大会服务人员正忙着为刚刚报到的人指路。

 

 

  当晚,在黄滨的小提琴声中,中国福音大会2013拉开大幕,三千多位与会者在赵约翰牧师的带领下,高唱圣诗。“你在我身作为奇妙,我一生赞美你,服事你,敬畏你。”这成为大家共同的心声。

 

 

  接下来的几天,多次看到赵牧师带领敬拜,带得真好,他用整个的心,把兄弟姐妹的心带到了上帝的宝座前,主啊,我们赞美你。

 

  开幕式是一个祷告之夜,边云波,陈群英,赵约翰,小敏等分别走到台前,带领兄弟姐妹祷告,主啊,求你,求你,我们切切地祈求,求你垂听我们恳切的求告。“主啊!”“主啊!”“阿们!”“阿们!”在会场上,在人心中,不断地回荡。

 

  一看到李道基牧师站在台上带领祷告,大吃一惊,这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名字,但人的长相,纯粹的白人。听他的普通话,我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老外”,而这老外带领我们这些“老内”—中国人,为普世宣教祷告。多年前,他自己也就是这样祷告的,他最初为亚洲的每一个国家祷告,慢慢地,主就把他的心带到了他从未想去过的族群—中国人中。然后,顺服,到中国人中服事,一直到到今天。

 

  让我们一同祈祷,愿天下人在耶稣基督的恩典中得救,为印度人祈祷,为阿拉伯人,土耳其人,祈祷,为中国人,印度尼西亚人,朝鲜人,也为欧洲人,美国人祈祷,主啊,拯救他们。为我们自己祈祷,主啊,求你让我看到,庄稼熟了。差遣我,去收割庄稼。

 

  晚上回到家里,已经快到下半夜了,打足精神,写了一条关于这次大会的微博,耶稣基督并祂被钉十字架,这是普天下的基督徒当传扬的福音。我记下了见到边云波伯伯时他说的一句话:感谢主,兄弟姐妹用祷告扶着我。我88岁了,还能传主的福音 。

 

2.  第二天

 

  下午有许多讲座,好多都想听,可惜无分身术,只好去听来自大陆的徐牧师的讲座,他坦诚地说,昨晚我参加了开幕式,主题是“祷告之夜”,但我看不到那种火热的祷告。如果连火热的情感都不能流露,如果我们连向主祷告的激情都没有,我们还能为主做什么?他说,在大陆80、 90年代,中国农村的教会几乎什么都没有,但有一颗火热祷告的心。

 

  他说,自从四九年之后,六十多年来,特别是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中国家庭教会对普世教会的贡献是什么?就是走十字架的道路。一些老弟兄姐妹说,那个时候,如果你信耶稣,就没有别的路走了,只有这一条路,十字架的路,主逼着我们走上了这一条路。他挑战大家:主耶稣为你舍命,你愿意为主舍弃什么?

 

  听完这个专题后,赶紧到另外一个小礼堂,听石平南和他妻子彭晖讲“靠主战胜抑郁症”。我曾在《生命季刊》上读过他们的文章,这一次,想亲耳听听,没想到,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人很多,整个小礼堂全部坐满了,而彭晖上来的第一句话,就解除了许多人的那点不自然,或者说,紧张。她说,我知道来的人并不全都是得了抑郁症,有的是想了解,有的是想帮助人。全场一片笑声。是啊,到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第二大疾病,不了解怎么能行,尤其是在中国文化的环境中,得了抑郁症似乎是见不得人的病,了解就成了第一位的问题。

 

  石平南因亲人病危回国,只好先录了一段录像,讲了他自己靠上帝的恩典战胜抑郁症的简单历程。而彭晖一上来就告诉大家,抑郁症是一个人生理、心理和灵命的全人紊乱,这在美国已经成为从医学界到教会界的一个常识。在华人基督徒中,许多人以为抑郁症仅仅是一个灵性的问题,靠读经和祷告就能医治,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

 

  彭晖说,战胜抑郁症,首先要意识到并敢于承认自己病了;其次要告诉你的家人和亲朋密友;要寻求专业帮助,从医生到牧师;要转化消极思想为积极思维,而积极思维的核心,就是坚信耶稣基督已经救赎了你,你是上帝最心爱的儿女,祂爱你永不改变。

 

  彭晖说,在石平南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他连自己已经得救了这件事都不承认了,那时,他信主多年,并且是教会的主要同工。彭晖并没有斥责平南,也没有给他讲大道理,上帝赐给她智慧说,没事,我们从头来。她问先生,你信上帝吗?平南说,我信。你承认自己是罪人吗?平南说,我承认。你相信耶稣爱你,为你的罪而死,救赎了你吗?平南犹豫了一会儿说,我相信。彭晖说,好,你得救了啊。平南也缓过劲来了,说,是啊,我真的得救了。我真佩服彭晖有从天上而来的智慧和耐心。

 

  彭晖自己也得了抑郁症,多年来,家人一直以为她多愁善感,事多。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病了,是在陪丈夫看病的过程中,询问医生,才发现自己也是病人。她说,在她发病最严重时,老是想自杀,觉得死是一件很美的事情,那时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祷告,主啊,救我。在她的意识深处有一个不能突破的最后底线,就是我的生命不属于我而是属于上帝,我没有权利拿走它。当敬畏神。他丈夫在发病最严重时,连自己祷告都做不到了,彭晖只能握着丈夫的手流泪祈祷上帝。听到这里,我的眼睛中也湿润了,旁边坐着的人拿出纸巾擦眼泪。

 

  感谢上帝,石平南和彭晖走出了死亡的幽谷,在药物、身体锻炼和祈祷读圣经的全面帮助下,他们好了,并且开展了一个事工,专门帮助得了抑郁病的朋友。她讲完后,许多人上台向她咨询,我也上去了,谢谢她的讲座,愿上帝继续祝福他们,并使他们成为多人的祝福。

 

  当天晚上,回到家里后,我又写了一条微博,发表在新浪微博上:“随着中国急剧的城市化,抑郁症将会大量地急剧地出现,牧者要给予实际的帮助,千万不要一个劲地控告,说你不属灵,病人本身已经严重地‘自我控告’了。他们需要关心,陪伴,鼓励和爱。”

 

3.  第三天

 

  12月28日是大会的第三天,第一堂是由著名的新约神学家卡森博士(D. A. Carson)讲道,他根据约翰福音的相关经文,讲了“圣灵是耶稣的继承者”这个题目。我后来把他整理成两条微博,发在新浪上。“圣灵是耶稣的继承者”的涵义是: 1. 圣灵接续耶稣的工作,把信徒与世人分开(约14:15-17);2. 受上帝的差遣,圣灵把福音的信息深印在我们心中(约14:25,26);3)圣灵要为耶稣基督作见证(约15:26,27);4. 圣灵使耶稣基督被高举,使世人认罪(约16:5-11);5. 圣灵来要彰显耶稣基督(约16:12-16)

 

  卡森博士说,他这些年去过许多美国校园,基督教信息最得罪人的地方有两点:第一,基督信仰的独特性,耶稣基督是唯一救主;第二,罪。世人不喜欢罪这个字,他们认为罪是相对的。我想,再加上“没有上帝”这一条,大概就是当代中国人接受基督信仰最困难的地方了。

 

  中午,我到边云波伯伯的房间去看望这位老弟兄,我说,在旧金山的“彼岸”特会,伯伯你曾经说,华人基督教领袖不善在真理和恩典的基础上合一。边伯伯说,是啊,都想当头。有两个弟兄闹翻了,我在电话里怎么劝也不听。我急了,说把你们关在同一个牢房里就好了,一个礼拜一个月,看你们说话不说话。吴牧师插话,现在是苦难少了,困难小了,工作好了,大家吵了。

 

  我又问边伯伯,以你这一生的经验,做个传道人最难的是什么?边伯伯想了想后说,我个人觉得,一个真正被呼召的传道人,受点苦不怕,甚至可以将性命置之度外。最难的就是心里的伤很重,伤你的不是一般的兄弟姐妹,而是同工。吴牧师插话,同攻的攻。攻击的“攻”。边伯伯说,是啊,同工,变成同攻。

 

  没想到边伯伯下午的专题讲座中,竟然以诗歌为主线,讲了在那个受逼迫的岁月中,中国基督徒身背着十字架所写下的诗歌,这是用生命和鲜血写就的心灵之歌。

 

  边伯伯高声朗诵赵君影的诗:我眼流泪我心破碎,主啊,我心爱你,或遇敌对或遇误会,主啊我心爱你。主啊,我心爱你,现在爱你,永远爱你。

 

  当年,侵华日军强迫王明道要参加他们组织的“基督教团”,王明道看一看妻子和幼子,虽然心有恐惧,但还是唱着赞美诗去见日本当局,宁死也要说“不”。边伯伯根据这个故事写出诗篇:“忠仆心语”,他朗诵:“我父我神以利以利,身体灵魂交你手,福也苦也或活或死,至终坚贞不低头。环顾家室泫然泪溢,肉体何尝不战栗?苦难临头求主加力,仰望十架志不移。(副歌)无故救我,无故爱我,焉知不是为现在?多少主仆陷入苦害,我不起来又何待?”

 

  听到,唱到“我不起来又何待”,一些年轻的兄弟姐妹表情变得格外严肃。

 

  后来,当大家唱“夜间的歌曲”时,心被震撼了,身边的几个人一再流泪。“无尽苦难,却似短暂;痛楚连绵,主恩更甜。眼泪心酸,流过笑脸;默祷无言,力量如泉。夜间歌声,驱散黑暗,唱断枷锁,唱走危难。歌声遐远,千古未断;和声满天,人间震撼。今日高歌,点燃明天;明天再歌,普世传遍。”

 

4. 第四天

 

 

  我赶到会场时,卡森博士正在讲道。他说到教会中的一个很大问题,就是要抓权力。卡森的话让我突然想到福音书中的记载,当耶稣走向耶路撒冷,准备上十字架时,祂的门徒居然争论他们中间哪一个算是最大。谁最大,将近两千年来,这个问题一直在教会中隐现。中国教会哪,我的思想溜号了。

 

  卡森说到了圣灵的果子:自由的福音并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摆脱罪的控制,靠圣灵行事,改变人心,在我们里面产生良善,结出圣灵的果子,使我们活得跟以前不一样。基督徒是生命充满喜乐的人,这也是他们作为传福音者的标志。真正的仁慈,是对所有的人,穷人富人,重要人物与非重要人物,都同样地尊重和良善。

 

  主啊,请你饶恕我,我生命中圣灵的果子太小了,太少了。一边听一边祷告。

 

  休息期间,我特意走到任约翰弟兄和他妻子面前,他们正在一个柜台后处理大会的事物。任弟兄认不出我了,我说,没关系,我其貌不扬。我说,我到这来就是想说一句话,谢谢你。我知道,大会的具体组织,是你负责。很辛苦很不容易。任弟兄说,不是我做的,是主做的,好多事情看来都不知道怎么办,但主成就了。主感动了许多兄弟姐妹一道同工。最难的是在香港。我说,主也感动了你,通过你做祂要做的事。我转过头说,任师母,谢谢你,没有你的支持,任弟兄就无法做这么多。她说,范弟兄,我不是师母。感谢主,给我们机会可以服事祂。我说,是啊,这几天一直看你坐在这里压阵。

 

  本想跟任弟兄夫妇多说几句,没想到,何春勋牧师在走廊里喊,要大家进到会场里,第二场讲道马上就要开始了。何牧师曾是我们教会的牧师,这次大会期间,也是一个重要的组织者,每次见到他,都看到他在忙,连多说几句话的工夫都没有。一天前小敏讲座临时换会场,就是他会后会前赶紧张罗的。

 

  第二场是王守仁教授讲道,题目是“认识属灵的恩赐”,久仰王教授大名,还买过他的书,但亲耳听他讲道,还是第一次。果然,名不虚传,作为希腊文专家,一说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就出口不凡。他据希腊文原文,区别了“属灵的”和“恩赐”,说第一句话,希腊文原文是“论到属灵的”没有“恩赐”两个字。说方言,治病,智慧的言语,等等,都是恩赐,未必是属灵的,而哥林多人高举这些恩赐,恰恰不是“属灵的”。什么是“属灵的”?我没有听完王弟兄的的全部讲道,但觉得答案已经在第3节了,就是“耶稣是主”,唯有荣耀主的,才是属灵的。恩赐,只有当它们为了耶稣,属于耶稣并且荣耀耶稣时,才是属灵的。

 

  王弟兄解释林前12章31节时说,你们如果要求,就要求那更大的恩赐,就是爱。

 

5.  最后一天

 

  12月30日,是中国福音大会2013的最后一天。我知道边伯伯今天要讲道,题目是:“为主做更大的事”,我想,这是一位88岁的老传道人要留给他的兄弟姐妹的最重要的话了。在边伯伯讲道前,全场同唱圣诗“我已撇下凡百事物”:

 

  我已撇下凡百事物,背起十架跟耶稣,世上福乐名利富贵,本已对我如粪土……四顾迷羊流离困苦,有谁同情有谁怜,灵魂丧失日以万计,神家荒凉到何年,愿主洁我,炼我,用我,余下光阴胜于先,尽心竭力讨主喜悦,直到站在我主前。

 

  没想到,这位从大学时代就献身传福音,并为主而坐过监牢,劳改,被批斗的老传道人,一上来就反省自己,在过去的苦难岁月中,曾经灰心丧气,并说现在的自己失去了刚信主时那起初的爱心。边伯伯真是上帝的仆人,被这么多兄弟姐妹誉为上帝的老仆人,他却看到了自己的“无用”,说自己失去了起初的爱心,一个快九十岁的老人,还渴望自己二十多岁时对主的爱心,这是上帝何等的恩典。

 

  根据约翰福音第14章12至15节,边伯伯说,主要我们为了主做更大的事情,这就是将福音传给万民,直到地极。他说,中国已经有七八千万基督徒,我们若是一个人能够领一个人信主,华人将是基督徒最多的民族。但即使那样,我们华人还是世界上无神论者最多的地方。

 

  边伯伯朗诵了他写的诗“最后的路程”:

 

 

  度过了几十次春风夏暖

  送走了几十次秋雨冬寒

  我这个小兵,已经到了老年

  躯体多有伤残,心灵常觉枯干

  但愿我有远方无声鸽的语言

  和你们互勉互励,用祷告

  陪着你们,出发争战

  全场静穆无声,我的心被激动了。边伯伯满含着泪水继续读诗:

  亲爱的弟兄啊

  庄家已经发白

  缺少工人收割  

  到处都在求援

  到处都有急需

  ……

  主说我可以差遣谁呢

  谁肯为我们去呢  

  你在哪里啊,我的弟兄   

  我的弟兄啊,你在哪里

  愿我们听见进军的号角  

  愿我们起来向普世宣教

  我流泪了,身边的许多弟兄姐妹也流泪了。边伯伯讲完了。 全场静默,然后,热烈的掌声。

 

 

  在边伯伯讲完后,王峙军牧师站在台中,做大会总结,中心就是大会的主题,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他挑战大家,有人会觉得留在这里多好。不,我们应该走出去,传扬福音。他带领大家高唱,“起来,我们走吧。撇下一切,背十字架,跟主脚踪,往各各他,起来,我们走吧。”

 

  十几年前召开第一次福音大会时,就唱了这首歌,如今再唱,依然感动。

 

  诗班再次上台,唱“哈利路亚”,全场站立,赞美主的歌声响彻四周,涌入心底。

 

  最后,兄弟姐妹同声高唱“基督精兵前进”, 这就是我们共同的心声。大会在结束前宣告,2015年,将在多伦多召开福音大会,并且,将有黄安伦指挥的3百人的诗班。

 

 

范学德 來自中國大陸,現居芝加哥,傳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