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狱中诗选
2014/9/2 14:59:00
读者:1458
■北村

使徒保罗在狱中写信 图片来源自网络

 

狱中诗选

 

/北村

《生命季刊》第7期

 

@本刊编者:1998年9月,当作者正在狱中时,《生命季刊》第7期发表了这组狱中诗歌。今天本刊微信重新播发,献给今日世界各地为义受逼迫、被囚在狱中的弟兄姊妹。下面绿色字体的内容,为生命季刊首发这组诗歌时所写的编者按:

 

本组诗歌的作者,我们亲爱的弟兄北村,1965年9月16日生于福建长汀县;1985年7月毕业于厦门大学中文系;1983年至今已发表长、中、短篇小说逾百万字;1992年3月10日皈依基督。为了福音的缘故,1997年他被捕入狱。正是在身陷囹圄之时,我们的弟兄写出:“世上无一处比此更安全”,逼迫中,他听到了“最寂静的还是十字架之下轻微的回声”,感到了“你鞭伤的每一处疼痛,如今绵延在我身上”。组诗后的短文《宝贝在瓦器里》,表明了他深刻的生命经历,是北村最近特为本刊所写,一并发表在这里。

 

本刊编辑部恳请读者为仍然处在逼迫之中的北村弟兄切切祷告;并因弟兄的美好见证,因他所受的捆锁,而更加“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神的道,无所惧怕。”(腓立比书1:12-14)——编者

 

 

轻微的回声

 

一切突然变得迫近与简明

升上天空和沉入海底的

都呈现同样的面容

最寂静的还是十字架之下

轻微的回声

 

你现往何处

让我更细致地辨别你的脚踪

芬芳,困难而严肃的欢乐

祭坛已过的轻烟

是我努力与之相似的灵魂

 

我所求不多

有如你与大地无言

有如死和重生

而涛声漫越之处

语言亲切

心香如缕

 

 

隔壁是谁……

 

隔壁是谁

在拖着锁链

走过来

走过去

锁孔中的灵魂拖曳在墙上

 

又细又长

在地上

已经有几十年了

已经有几千年了

 

金属的回声

白云的爱情,河流的母亲

可灵魂非常苍白、消瘦

万千的渴望涌上它的脸

 

呼喊。隔壁的亲弟兄

我多么希望代你而去

让你在地上多出的一日

突然被神的目光凝视……

 

 

相互凝视

 

弟兄

那一天的疼痛传到你的身上了吗

那一天在各各他

他看看你,又看看我

 

我们总不能与他失约

透过你

我听见了他弹琴的声音

好像盼归的低语

 

我们互相注视

就会看见第三个人的眼神

然后我们会在这眼波中

一起品尝泪水的滋味

 

 

我从来不知什么叫马槽寒微

 

我从来不知什么叫马槽寒微

今天才知我身处境强上百倍

只为暴露我原如此向往安逸

你的旨意今日使我略为降卑

 

我不过才受了一声轻轻辱骂

就明白自己并不能受苦稍微

你的手压在我身上加重一次

我才能如此迟钝地依靠一回

 

所以我宝贝这样的遭遇苦虐

唯惧重压卸去心又狂放难追

每一声辱骂似与你轻声交谈

每一次击打中都有信心预备

 

只愿痛苦常在以求我主同在

与世隔绝原为让我有主伴随

帐篷中莫大恩典生无家之想

今日随主奉献一生舍我其谁

 

 

世上无一处比此更安全

 

罪有多少泪也有多少

忏悔有多深钉痕也有多深

我的泪再多也漫不成你痛苦的形状

我的悔恨再深也深不过你的恩典

 

你以极大的痛楚将我收纳

又以无限的爱将我囚禁

我愿作襁褓中的婴儿

再尝重生之甘甜

 

不需努力也无须挣扎

世上无一事比这更单纯

除了安息还是安息

世上无一处比此更安全

 

你是看我无力再走道路

才将一份特别的爱加诸我身

使我看清那患难的缺欠

原是从你而来无上的恩典

 

燔祭

 

你以这种方式从幽黑之处

将我夺回

在每一片树叶后面

看见你颤动的双手

 

每一双手都给我指一条路

但只有一处最安全

那里有钉死的肉体和火把

耶和华必预备

 

你的指头在地上写下我的心迹

你袍子的一角吹拂它的姓名

你鞭伤的每一处疼痛

如今绵延在我身上

 

只有凝眸的一双眼

把我深深吸引至你的内心

我立刻如大地一样顺服、谦卑

仿佛与你同在乐园

 

 

良伴

 

我高兴时

他比我更喜乐

我悲伤时

他比我更卑微

我蒙羞时

他示我予鞭伤

我苦痛时

他便汗如雨下

 

这是一位什么人物

用这种方式靠近我

于是连我的饮泣

都有他的模样

我可以先叫他兄弟

然后称他为父

我意识到我们是如此相同

好像在他乡重逢

 

 

泪水

 

你心里极其痛苦,你说

你们就不能儆醒片时吗

我要到花园去祷告

我看你远去,我不明白

 

你心里极其难过

我见你汗如雨下

你说,赦免他们吧

可是我仍不明白

 

我突然感到恐惧

又感到悲伤

望着你的脸

我不禁失声痛哭

 

我泪如泉涌,极其难过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

但只要我肯流泪,终有一天

这泪水要叫我明白一切

 

 

宝贝在瓦器里

 

/北村

 

我从未象今天这样希望依靠主。在经历了诸多环境之后,我晓得人是不可能得胜的;他那个生命不是得胜的生命,他那个生命是犯罪的生命。我曾试图改变这个生命,发觉毫无办法;神不是要改变这个生命,乃是要改换这个生命。当我刚刚得救时,以为我可以立志来得胜;我传讲神的话语,我相信我有很好的魂的功能可以用来理解神的话。我的确也传讲了几年。但随之我感到生命跟不上,我传讲的与我里面那个所是不一样,就当我渐渐觉得恩典不够时,神许可逼迫的环境临到我。

 

他是不误事的神。神看重器皿过于他传讲的话,看重所是过于所作。我们是何等幼稚,却竟然传讲了那么多话,有多少是出自宝座?又有多少出乎自己?感谢神那美好的手势,把我推向了仿佛孤独黑暗的日子,学习个人在他面前安静的功课。神也许可拆毁外面的工作,使人毫无作为。神取走了你安定的环境,也拿走了你的工作,教你不作什么。这不作什么的功课更难学,在96年4月之后神带领隐藏在他翼下的日子中,有过孤独、干枯,也有过盼望和寻求更真实的依靠,前50首诗中反映了当时的心境。

 

神在我陷于虚空时及时拯救了我,将我带入他许可的监禁环境中,恩典随之满溢。后50首诗都是此间所写。我这才理解盖恩夫人所说,笼中小鸟的歌唱如何动人,因为我所依靠的那一位是已得胜的一位,他的得胜不是现在才做成,乃是二千年前在十架上就已完成,且藉着圣灵分赐到每一位圣徒中。我们有失败,但他是得胜的。为何有人更得胜而有人不那么得胜?并不是他出了问题,好比一幅好的画,它的美是客观存在的,有人睁开了眼睛,有人没有。那是信心的眼睛。因此得胜是属于他的,人无论如何努力也达不到,人只需要睁开眼睛。

 

人不睁开眼睛是人认为自己还很强大,所以他看自己。他说他看神,其实他更多还在看自己,看自己传福音能,讲道能,有爱心,有信心。神就把他摆放在另一个环境中,让他看见自己不能,看见自己也会动摇、沮丧,也有烦躁甚至虚空,看见自己感觉不可靠。过去感觉让他兴奋,现在感觉让他沮丧。于是他就到了极其软弱的地步,而当他夸自己软弱如同保罗一样时,他就蒙了拯救。他不愿再看自己,因为不好看,他一看自己就沮丧,就忧伤,就绝望,就没有安慰。于是他迫切需要看神,他一看神他就蒙了拯救。那就是十架上耶稣挂在那里的异象。

 

我们要受击打,使我们软弱,这样神才有办法。也因为神太荣耀,我们太污秽,神太圣洁,我们有太多的罪,神不拆毁我们,不卸掉我们的肉体和己,就没办法在我们里面说话。旧约中神的灵会突然临到人身上,先知就说话,神收回先知就停止。新约不是这样,神的话要在人里面转几转,这是新约;神的灵要长住在人的灵中,这是新约;要丰丰满满地住在我们当中,有恩典有真理,这是新约。这里的恩典就是道成肉身、死在十架又复活升天再赐下圣灵的耶稣,真理也可译为“实际”(希腊原文),在这里,真理成了实际。真理在耶稣身上成了实际,但神不满足,他要真理在每一个圣徒身上也成了实际。人有罪,神就赦免,人有肉体,神就击打,人有己,神就拆毁,总之神要达到目标。当我们理解神在我们这一个人身上的工作时,我们就会感谢主,感谢他的工作,宝贝他击打的手。

 

所以,这是神作工的方式。奇妙的不是神为宝贝,他本是荣耀,奇怪的也不是我们这瓦器,我们本是污秽。奇妙就奇妙在“宝贝放在瓦器里”,这是最大的神迹,显出莫大能力乃出于神。单单神不工作,单单瓦器也不行,两个放在一起,奇迹就发生了。所有经历中的动人故事开始于此。让我们经历并歌唱它。这是新约的职事。

 

北村 作家,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