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生命的歌:十架归路
2016/7/26 16:22:34
读者:5714
■张谷泉 边云波 等

生命季刊 总第11期 1999年9月

 
 

编者按:最近,一位大陆老传道人将他珍藏的十几首诗歌,传真至《生命季刊》编辑部;而这些诗歌的作者,也都是大陆老传道人。他们有的还在为神国的工作辛劳奔走,有的已在50年代殉道于狱中。编者捧读这些大多写于半个世纪前的诗篇,一首《十架归路》未读完,已泪流满面。这些诗分明是老一代传道人用血、泪、生命所写成的,今天隐隐约约地指证著我们这些生活在安逸环境中的信徒,欠了向同胞传福音的债,亏负了主的恩典。一条古旧的十字架道路,从神不变的旨意中铺设出来,又延伸至永恒。这是一条基督门徒完成主交托的使命、又进入永生窄门的必由之路。老一代传道人沿著它从历史中走过来,又提醒著年轻一代信徒沿著它走下去。我们从这十几首诗歌中选登若干,与弟兄姊妹分享。

 

十架归路

一传道人

 

编者按:关于《十架归路》这首诗,有一件催人泪下的“趣事”。它的作者(一位足迹遍布祖国大西北的老传道人)在此诗作成十日后,即因福音的缘故被捕入狱,时间是1951 年2 月。若干年后,老弟兄被释放回来。在弟兄姊妹欢迎他获释归来的聚会上,唱起了这首《十架归路》。唱毕,老弟兄被此诗深深感动,因这诗实在是他跟随主之生命历程的写照,遂问道:这么好听的诗,是谁写的呀?一位年轻姊妹听到他的发问,含泪答道:“这是你在进监狱前写的呀!”老弟兄笑著说:都记不得了,记不得了……

 

我心饥渴地爱慕,十字架的归去路;火的时代催我走,不容少有所踟蹰。

 

认定十字架的血路,这是我唯一归途。

 

我宁拣选十架苦,不愿拣选平安路;我愿流血秦国道,不愿偷生在斯土。

 

甘受十字架的凌辱,与主同尝杯中苦。

 

十字架的归去路,凄酸苦痛多云雾;常经软弱和枯干,多有眼泪多伤楚。

 

然而主慈手常搀扶,领我前进不后顾。

 

这条十架归去路,本是漫长的征途;有血有泪有争战,多风多雨多险阻。

 

几千年来的殉道血,都在这路上流出。

 

随主到客西马尼,随主到髑髅地土;最后进入永远家乡,再无悲痛、黑暗、云雾。

 

 

1951 2 月,入狱前约十日作于新疆喀什葛尔。)

 

 

火炼

张谷泉

 

编者按:此诗曾刊于《中国与福音》,写作时间估计是1954 年,地点在乌鲁木齐监狱。原词是以棉线绣于破布,缝在棉衣内,作者的妻子陈廉秀姊妹送衣物时带出监外。作者1951年在新疆哈密被捕,1956 年在狱中殉道。

 

主啊我愿跟你,走此十架窄路;流泪流汗流血,受辱受压受欺。赤身悬挂城外,不恋斯世寸土;只要同胞得救,灵魂亦愿捐输。

 

主啊我愿为你,受苦默然不语;如同临宰羊羔,从容引颈受辱。嚼环既于我口,舌头全被勒住;永不为己辨诉,主来隐情显露。

 

主啊我愿象你,深爱我众仇敌;纵或被欺被刺,仍然代祷祝福。受尽毁谤攻击,不改神子态度;主爱充满胸怀,随时自然流露。

 

主啊我愿效你,受苦忠心至死;生死置之度外,倾倒鲜血献祭。殿幔上下裂开,血水全然倾出;轻呼一声成了,进入永远安息。

 

主啊我愿伴你,行完今生苦路;因摆前头喜乐,轻看暂时苦楚。愿若麦穗死透,信能百倍结实;得见劳苦功效,便能心满意足。

 

 

靠吗哪度旷野生涯

一传道者

 

靠吗哪度旷野生涯,因主爱心被恩化。今晚用尽明早降下,赖主怜从未缺乏。

素食淡饭虽无可夸,主恩典却是浩大。故我高唱哈利路亚,直到工毕回天家。

故我高唱哈利路亚,直到工毕回天家。(1949 年冬 )

 

征人

一传道人

编者按:抄录此诗的老弟兄说,《征人》不一定原诗歌名,歌词也可能与原诗有出入。这首诗是40 年代末由西北灵工团传出来的,大家公认出自一位老弟兄之手,当年曾激励多人。后来词曲散失,直到80 年代才又在弟兄姊妹中根据记忆而歌唱。有位弟兄实在记不清全部歌词,乃写信询问西北灵工团的那位老弟兄。老弟兄回信说:原诗若不是他亲自写的,就是他妻子写的;连他也记不清全部歌词了。不过,正因为如此,岂不更说明这首诗感人良深吗!

 

举目向西展望,广大禾场荒凉。主心日日忧伤,谁肯为我前往?!泪!在我们的眼眶!血!在我们的胸膛!高举基督的旌旗,抢救迷失亡羊。

 

末世主来日近,争战号筒紧张。急起穿戴军装,冲破撒但罗网。死!展开恐怖翅膀!罪!掀起世界波浪!我们只管向前进,忠心至死抵挡。

 

抓住将来希望,撇家荡产勇往。背起沉重十架,走向髑髅疆场。命!要为主献上!心!在永远的家乡!帐棚一旦被拆毁,生命必得释放。

 

 

主啊求你兴起我来

一传道人

 

主啊求你唤醒我来,如我沉睡忘记主。小园虽静,恶魔四伏,岂可让主白忧苦 ?!

 

主啊求你慈绳绑缚,如我远远跟随主。豺狼遍地,圣轭同负,不叫我主心孤独。

 

主啊求你柔声召呼,如我忘恩离弃主。重新立志,甘为主奴,愿为主工碎身骨!

 

主啊求你恩手搀扶,文士祭司将凌辱。圣殿昏黑,难于立足,旷野亦是宿身处。

 

庄稼待收,羊群待牧,我主在世将何如?!虚世荣华,何所贪图?尽断情欲永为主!主啊,求你兴起我来,丢弃万事如粪土。背起十架走窄路!

1948 年夏 循曲填词)

 

 

作者附记:此诗失落多年,最近又得到它,或有神的美意。我自己也不十分清楚,1948 年时为何会写出第4 节的歌词。后来唱起,时而泪下。最近与同工交通,想到1948 年时的某些情景。求主兴起更多的人为他所用。1995 年2 月24 日晨。

 

 

坚定走完今世旷野路

一传道人

 

恩主领我走上这条光明永生道路,我罪虽多主血涂抹,赖恩得蒙救赎。虚世名利转眼成空,万事如同粪土。遥望天家更当坚定,一步一步走完这今世旷野路!

 

恩主领我走上这条艰苦十架道路,亏欠虽多主未丢弃,海边仍然召呼。虚度年华空占地土,今后又当何如?!余生有限更当敬虔,一步一步走完这今世旷野 路!

 

恩主领我走上这条狭窄孤单道路,密云虽暗高山险阻,幽谷却有良收。前有古人后有来者,我心为何凄楚?!最后路程更当奋勇,一步一步走完这今世旷野 路!

 

我的心哪!你当坚定,走完这今世旷野路!有时软弱,困倦倾跌,钉痕手常搀扶。荆棘变鲜花,乌云放彩霞,曲径却是通途!冷河彼岸便是天家,再无辛酸 眼泪患难与痛苦!

 

 

忠仆心语

小羊

 

长夜已深白昼将近,主路坎坷何艰辛?!伤心欲泪痛心欲碎 ,欲言无语心低沉!

 

举目四望教会荒凉,可有几人学主样?!我主在天耳闻目睹,心中怎能不悲伤?!

 

追想昔日我主在世,为救我等何所辞?!十字架上血点滴滴,各各他山为我死!

 

我父为神以利以利,身体灵魂交你手,福也苦也或活或死,至终坚贞不低头!

 

环顾家室潸然泪溢,肉体何尝不战栗?!苦难临头求主加力,仰望十架志不移!

 

无故救我,无故爱我,焉知不是为现在?!撒但诱人贪爱世界,我不起来又何待?!

 

 

主啊我心渴望你

张谷泉

 

编者按:抄写这首诗歌的弟兄在诗歌前写了这样几句话:50 年代原西北灵工团 负责人张谷泉弟兄,写这首诗带给他妻子,后来张弟兄死在狱中。目前张师母已年逾八十,仍在新疆为主操劳。希望唱这首诗的弟兄姊妹在祷告中记念新疆 的工作和张师母。愿荣耀感谢赞美归给被杀的羔羊耶稣基督。

 

主啊我心渴望你,如鹿渴慕溪水。美好岁月尽虚度,何时见主荣耀。求主带我进内室,饱尝恩爱滋味。投身主怀得满足,哪管日暮天黑。

 

主啊我心投靠你,因你满有慈怜。地虽摇动山挪移,你爱总不改变。怒气转眼即消逝,恩典一生久远。我要诚恳屈双膝,满足欢呼奉献。

 

主啊!我心感谢你,何分昼夜晴阴。凡事都互相效力,领我爱你更深。主旨今虽不尽悉,事过必显神恩。纵然一生满荆棘,亦不怨天尤人。

 

 

我若离世好得无比

边云波

 

我若离世好得无比,唯念主工尚未完毕。求主保守众多肢体,为主奔走力上加力。福音火炬永不止息,总有一日直到地极。

 

我若离世好得无比,唯念亲人难免忧戚。主受难时托母有依,神家众人必相扶持。更望主工前仆后继,总有一日天家相聚。

 

我若离世好得无比,与主同在角不分离。虽有所历不明主旨,回忆往昔不无泪滴。求主助我坚定心志,见主之日尽都知悉!

 

我若离世好得无比,常盼主来常觉主迟。多少念,多少思绪,多少话语久埋心底。主若接我自当欣喜,见主之时倾心而叙!

 

我若离世好得无比,一切劳苦皆将消逝。眼未乾恩主擦拭,残躯改变,白衣恩赐。古今圣徒高歌不己,那时那日我亦侍立。(昔日,默想的诗)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