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在主十字架下(深度文章)
2016/8/2 11:31:57
读者:12808
■安朴

生命季刊 第71期  2014年9月

 

 

 

    掩映在绿荫中的教堂尖顶之上,高高矗立着红色十字架。夜幕降临,细雨霏霏,一反往日教堂四周应有的静宁,数百名头戴钢盔、身穿警服的武装人员,包围了教堂,强力冲击教堂的大门;教堂里面,手无寸铁的数百名基督徒跪地祷告,哭泣,唱诗,以最柔弱的方式,来面对外来的攻击。喧闹,呼喊,“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的唱诗声,交织在一起……教堂顶端十字架旁边,两个信徒把自己绑在十字架边,誓以生命捍卫十架,愿与十架同存亡。4个半小时之后,教堂门被砸开,部分建筑拆毁(为了上楼顶),十几个武力人员冲上楼顶,绑住这两位基督徒的手脚,把他们从楼顶拖了下来,多人受伤,6人被抓(加上第一次被抓的人共19人)……教堂上矗立的红色十字架被拆除;教堂,成了一座没有十字架的建筑物。

 

    这不是在拍电影。冲击教堂、殴打信徒的,不是抗战时期的日本兵,不是心狠手辣的黑社会。殴打人的,和被殴打的,是自己的同类,甚至是同族至亲。这是2014年9月4日凌晨1时,政府组织的武力人员第二次冲击(第一次未果)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上周教堂、强拆十字架的情景。

 

    这悲壮的一幕,已经是数百次地在浙江大地上演了。

 

    根据媒体报导,2013年11月份,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赴永嘉参加美丽乡村现场会,途经三江,发现教堂建筑特别显眼,要求相关方面展开调查。不久,调查方发现“三江教堂”存在“违章建筑”行为,随后便迅速展开系列拆违工作。又据说,夏宝龙曾问道:“这是十字架的天下,还是共产党的天下?”

 

    夏宝龙先生是否真的说过这样的话,有待核实,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自2014年2月以来,浙江省已经约有360座教堂被强拆十字架,其中数间教堂是整个建筑被拆毁。如果说三江教堂是因为“违建”而被拆毁,其他数百间并不违章的教堂尖顶上的十字架被暴力强拆,是为什么呢?

 

    据不完全统计,2月27日杭州市黄湖基督教堂十字架被强拆。4月,温州永嘉岩头镇港头教堂、舟山市白泉镇基督教堂、台州临海水洋教堂等被拆十字架。温州市三江教堂整个建筑被拆毁。

 

    5月拆除力度加剧,十字架被暴力强拆的教堂有:永嘉上路洋牧区河屿教堂,永嘉峙口乡山仓教堂,永嘉茗岙乡章岙教堂,永嘉岩头九丈教堂,永嘉瓯北芦田教堂,永嘉瓯北箬岙教堂,永嘉花坦乡黄村教堂,永嘉乌牛镇横兰岙天主教堂,永嘉岩坦教堂,永嘉峙口天主教堂,洞头布袋岙(泡儿头)教堂,永嘉上塘城南教堂,永嘉岭头教堂,永嘉乌牛东 洋教堂,永嘉上塘绿嶂教堂,永嘉峙口基督徒聚会处教堂,永嘉上路洋山仓聚会处教堂,瓯海巨溪后社教堂,瓯海梧田沙门教堂,鹿城七都街道樟里教堂,乐清馆头教堂、苍南县的天主教堂,苍南灵溪安息日会教堂……

 

    6月份,温州各县众多教堂收到拆十字架的口头通知,拆十字架之风愈演愈烈。被拆十字架的教堂有:温州永嘉朱涂教堂,温州永嘉林福弟兄会,洛溪天主教堂,温州永嘉梅岙教堂,温州龙湾石坦教堂,温州龙湾社田教堂,大岙教堂,温州龙湾蒲州教堂,温州瑞安塘下八水教堂,义乌市义南教堂,温州瑞安信心教堂,温州瑞安安阳聚会处(光明路21号),温州苍南永灵堂,温州瑞安东山聚会处十字架、主日学大楼被拆,温州平阳光明教堂,温州苍南观美教堂,温州苍南五凤石盘教堂……

 

    7月,台州温岭城关教堂十字架被强拆,温州乐清华秋教堂,温州乐清贾岙教堂,浙江金华金东区蒙恩堂温州市郊中央涂教堂,温州七都镇前沙教堂,温州乐清白象镇沈岙教堂,温州乐清柳市蝉湖教堂,浙江金华浦江地区共23间教堂,十字架被拆后改建(更多教堂略)。

 

    8月,温州平阳县水头救恩堂,温州平阳光明堂,台州温岭箬横堂,温州瑞安城西堂,杭州富阳市东洲街道一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处,杭州市鼓楼教堂十字架被强拆(更多教堂略)……

 

    这个长长的教堂名单,从4月延伸到了9月,似还要继续延伸下去。

 

    当基督信仰的力量,在这个无神论者执政的国度中推进时,当这个信仰以可见的十字架为标记被高举的时候,“天空属灵气的恶魔”(弗6:12)所驱使的权力,就不再管你是“系统”内的教堂以及教堂尖顶的十字架,还是“系统”外的教堂及十字架—它要疯狂拆除的,是基督教信仰本身。

 

    这显然是一场针对基督信仰的逼迫。

 

 

    大逼迫,像收割者手中的镰刀,分开了麦子和稗子;像一道分水岭,把信与不信的区分开了。

 

    这些被强拆十字架的教堂,绝大部分是“三自”名下的“合法”教堂。在面临被拆十字架的逼迫时,许许多多的传道人,许许多多的弟兄姊妹为捍卫自己的信仰付出了代价。他们中有教会牧师、传道人奔走呼号,呼吁停止拆除十架;有教会同工挺身而出,直接抵挡强拆十架;更有无数的弟兄姊妹流泪祷告,禁食祷告,为教会守望,甚至驻守教堂,抵御强拆。许多人流血受伤,许多人被捕入狱。

 

    2014年4月6日,温州基督徒发出“关于政府强拆十字架及教堂”的联合声明,呼吁有关部门停止强拆十字架。

 

    4月26日,温州鹿城区两会全体常委发公开信,明确表明坚决反对政府强拆十字架的行为,声明说:“如果强拆教堂十字架的事态进一步恶化,两会组织失去桥梁纽带作用的平台作用,鹿城区基督教两会全体常委做出集体辞职的无奈选择。”

 

    6 月16日,温州市各教堂教牧同工联合发出“关于在温州市停止拆除十字架尊重基督徒宗教信仰的要求”。

 

    4月22日,三江教会长老郭云华被永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7月16日,温州平阳水头救恩堂传道人写下遗书,以殉道的心志捍卫自己的信仰。遗书说:

 

    我并不是要为六吨多的物质十字架殉道,而是作为一个基督徒,面对不公义的时候,良心催逼我以个人的力量尽自己的本分。但愿我能更多体会“基督呼召我原是要为祂去死”的意思。如果借着一部分基督徒的殉道或受苦,让强拆风暴早日平息,我们国家的法治精神在各个领域得以实现,愿主坚固扶持我!

 

    7月21日凌晨三点左右,浙江温州平阳县水头救恩堂发生暴力强拆的流血事件。一夜守护在该教堂的数百基督徒遭到近600名警力袭击,10多名基督徒被强拆队打伤,其中4人重伤。

 

    8月初,救恩堂堂委主任张正创迫于压力,向政府交出了救恩堂的大门钥匙;张正创、长老黄兆楼、执事张正共、教授主日学的3名教师,以及5个兼职执事和数个核心同工都宣布辞职。8月14日,救恩堂十字架被拆。

 

    7月25日凌晨2时,强拆人员第三次进入台州温岭城关教堂拆十字架,40位信徒被抓,并有信徒受伤。

 

    8月3日,温州平阳凤卧教堂黄益梓牧师被刑事拘留,8月28日黄益梓牧师被正式逮捕。

 

    与这些传道人及弟兄姊妹不计代价捍卫信仰的行动成为鲜明对比的是,三自的高层浙江省“两会”则完全站在了当地基督徒的对立面。从救恩堂十字架被拆除当日起,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官方网站的首页便连续出现6篇省“两会”领袖的头条文章—《基督徒也要遵纪守法》、《从神学上看基督徒的权利与义务》……作者则包括省基督教三自会主席潘兴旺、副主席孙彰道、秘书长陈孝浪等。注1

 

    根据中国宪法,浙江政府以武力强拆十字架的行为严重违法。不少身为律师的主内肢体在这方面已经有不少的评论,14位律师代理平阳救恩堂受伤的基督徒申诉。众多的基督徒均以和平、理性、忍耐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基督信仰的持守,许许多多的传道人、基督徒为捍卫基督信仰付出了代价。

 

 

    许多年来,在中国事工领域中,我们一直面对着一个非常复杂的难题:“三自”,还是“家庭”?

   

    本来,所谓“三自”教会(就是官方认可的、由“三自”控制下的教会),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圣经中有两个原则:1,教会的元首是基督,教会不可以让任何的世界权力做教会的头(以弗所书1:21-23;5:23);2,教会一定是分别为圣的,不可以与不信的人联合(林后6:14-17)。根据这两个原则,更多的中国大陆基督徒选择在符合圣经原则的家庭教会聚会。

 

    虽然无论从其历史根源、组织架构,还是从机构纲领、机构运作模式来看,“三自”根本不是教会,而是一个世俗组织(因这个话题非本文主题,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调研两会的官方网页等资料),但是在其控制下的教堂中,却挤满了饥渴慕义的会众;而且,讲台上的信息,有些也相当纯正。这种表面的繁荣和正统,与其背后的属世界的控制力量,形成了很复杂的“三自教会现象”。

 

    许多海外的教会与福音机构,因为不了解中国政治文化,不了解中国现代教会史,他们只看到了在三自教堂中有基督徒在聚会,但完全看不到背后试图掌控基督徒、压抑基督信仰的势力。他们不仅支持“三自”,而且还非常真诚地盼望“三自和家庭合一”。(不知道要如何合一?要家庭教会都去三自?还是让三自的都去家庭?他们自己其实也根本不明白。)还有许多海外教会或福音机构,以接纳“三自”高层的代表人物为荣,他们完全不懂什么叫“统战政策”和“统战工作”。

 

    高楼林立的城市里,高高矗立在三自教堂尖顶上的红色十字架在吸引着许多心里饥渴的人来到教堂。他们在这里慕道,在这里受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甚至不知道还有“家庭教会”一说。在三自中事奉的,有的甚至是比较年长一些的基督徒,他们并非不知道“三自”的可悲历史,但是他们说:时代不一样了,现在改革开放了,“三自”也变了,你看我现在不是能自由传道了吗?还有人是选择在三自中聚会,因为这样比较“安全”。还有人是对教会的元首和教会的分别为圣这两个圣经原则,不清楚,因为没有人教导他们。无论如何,因着这样一大批真心追求的弟兄姊妹,因着他们敬拜、读经,圣灵就会在他们中间动工,使他们的生命成长。因着他们的生命成长了,他们中有许多人已经离开三自,到家庭教会聚会了。这完全是神的工作,谁敢把这些神的工作归功于人呢?

 

    对这种复杂的现象,我们应该有一个清醒的全方位的认识和分析。从三自背后的组织架构和高层领导人物看,我们应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来自世界的抵挡神的势力,所以我们决不能在组织上与这个势力有任何的联结;但是走进下层的三自教堂,看到在那里服事、聚会的许多弟兄姊妹—这些人,尽管他们有局限和软弱,但,他们还是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的责任是关心他们,爱他们,把真理告诉他们。

 

    三自背后的架构和高层领导,与三自下面的教堂中的传道人和弟兄姊妹之间,当然一直是有张力的,是处在不断的矛盾之中的。90年代末期,三自领导人丁光训先生极力推行“神学思想建设”、淡化因信称义的时候,不少他的学生在圣灵带领下,认清了这个“不信派”的实质,脱离了三自。前几年,又有在教堂中“唱红歌”的运动,相信也有不少传道人对此很反感。

   

    面对这么复杂的情形,海内外许多教会、机构和个人,都在纠结,甚至纷争,甚至因为这个问题而分裂—因为大家各自从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似乎是不同的画面。大象到底是什么样子?每一个盲人都为你提供了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

 

    而这次前所未有的“强拆十字架”风暴,一下子把蒙在我们眼睛中的鳞片吹去了,我们的眼睛都睁开了,看见了。

 

    这是神的工作。

 

    在浙江大地上强拆十字架的风暴远未止息的此刻,我们特别向部分同工同道呼吁:

 

    那些为了自己教会或机构的“事工”成果,而把圣经原则抛在脑后、与“三自”合作的同工们,

 

    那些掉进“统战”的陷阱而不自知,或因尝到某些“甜头”而洋洋得意的人,

 

    那些被“三自”高层“接见”后回到自己的教会向无知的弟兄姊妹夸耀“事工”进展的人……

 

    当你们弟兄的十字架被暴力强拆时,

 

    当你们弟兄的信仰与人身遭到侵害时,

 

    当你们的“合作伙伴”站在强拆者的立场上劝信徒“要顺服在上有权柄的”、劝信徒乖乖地拆去十字架的时候,

   

    —你们的良心还能安稳吗?

 

    —你们还要继续与“三自”合作,与那个拆毁教堂的十字架、打伤我们的弟兄、抓捕教会传道人的势力合作吗?你们不怕手上沾着弟兄的血吗?

 

    —该清醒了!

 

 

    是的,强拆十字架的风暴席卷而来时,令许多人膛目。特别是三自教会中的传道人和基督徒,他们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逼迫。许多人愤慨,许多人不解: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是这样呢?新政上台,推行法治,国家越来越强大,政府越来越开明—不是一天比一天更好了吗?

 

    尤其不能让他们释怀的是,我们不是有“三自”这把保护伞吗?我们不是“合法”的聚会吗?我们应该受到政府保护才对呀!“三自”的领袖们在这个时候应该替我们说话才对呀!怎么突然有这样的大逼迫呢?

 

    若是回到圣经,听听主耶稣的教导,相信我们就可以释然了:

 

    主说:你们要记念我从前对你们所说的话,仆人不能大于主人。他们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们。(约翰福音15:20)

 

    主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马太福音5:10-12)

 

    原来他们是在逼迫我们的主。原来在我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原来基督的门徒为基督信仰受逼迫,是常态。我们常常记得主耶稣对“今生得百倍”的教导,但总是会忽略其中的一句短语: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必得永生。(马可福音10:29-30)

 

    我们面对的现实,活生生地在印证着主的提醒:“并且要受逼迫”;主的话语,也如警钟般提醒我们: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门徒。(马太福音10:38)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使徒行传14:22)

 

   在逼迫中,我们既要抓住从神而来的应许与安慰,也要遵行主的教导:

 

   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唯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马太福音10:28)

 

    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8-10)

 

    主耶稣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5:44)

 

    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罗马书12:14)

 

    是的,在逼迫中,我们要听主的话,为逼迫我们的人祷告,从强拆十架的决策者,到用棍棒殴打我们的武装人员,我们都为他们祷告。我们学主的样式: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我们为他们祝福,但愿有一天,逼迫我们的人被圣灵感动,认罪悔改,认耶稣为主,得着那上好的属天福分。—可能吗?在人不能,但在神岂有难成的事?我们只要按主教导的去做,主自己会成就祂要成就的事情。

 

 

    有弟兄姊妹非常困惑不解地问:我们日夜守候在教堂里迫切祷告、禁食祷告,甚至立定了心志,愿意把命摆上……但为什么神不听祷告、十字架还是被拆掉了呢?神为什么允许这样的逼迫发生呢?

 

    两千年的教会史中,充满了大大小小的逼迫;而基督的教会就是这样在逼迫中发展壮大的。

 

    罗马暴君尼禄(54-68年在位)以严酷逼迫基督徒而闻名。有史书记载,他命人给基督徒穿上兽皮,在竞技场让恶兽撕咬。他又将被抓捕到的基督徒,在花园焚烧,叫人观看。按教父革利免记述,保罗和彼得都是在尼禄时代殉道。

 

    坡旅甲(Polycarp c.69-c.155)在示每拿受审,逼迫者说,只要他咒诅基督,就可得释放。他拒绝了,并说:“八十六年来我都事奉祂,而祂从未对我不好。我怎能咒诅那拯救我的王呢?”他在祷告中被烧死在火刑柱上。

 

    1900 年的庚子教难中,两万多名中国基督徒(天主教18000人,新教5000人)殉道,241名外国宣教士殉道(天主教宣教士53人,新教宣教士及其子女共188人,其中儿童53人)。

 

    庚子教难49年后,至1949年,中国基督徒人数达到83.5万人。

 

    49年后的30年,中国教会走过了一条漫长的黑暗的死荫幽谷。30年中,许多人殉道,无数基督徒被抓,在狱中度过漫长的岁月。当然,也有无数人放弃了基督信仰。

 

    30年后,到了80年代、90年代,到了新世纪,2千万,3千万,4千万……中国基督徒的数字成倍地增长。

 

    斗转星移,逼迫教会的,早已沉戈折戟、烟消云散、再无气息;而被逼迫的教会,则遍布寰宇;基督的名,在万民万族中被传扬、被高举。因为祂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祂是掌管历史、掌管一切的主。人心中的对永恒神的渴求,是逼迫不能抹去的,因为那是神植入人心的。

 

    逼迫像一颗种子,在最深沉的苦难土壤里,却长出最绚丽的教会复兴之花……

 

    逼迫像炼金子,像净化剂,炼尽教会中的杂质,纯化我们的信仰,净化我们的教会,逼迫把信的与不信的,区分开了。

 

    逼迫熬炼我们的信心,使我们切身体会使徒彼得的教导:“有火炼的试验临到你们,不要以为奇怪,似乎是遭遇非常的事,倒要欢喜。因为你们是与基督一同受苦,使你们在祂荣耀显现的时候,也可以欢喜快乐。”(彼得前书4:12-13)

 

    圣经已经预先警戒我们:这是一个邪恶、悖逆的世代,明天不会比今天更好。基督徒不能寄希望于尼布甲尼撒的宽容,而是要预备好长期与基督一同受苦的心志。

 

 

    “强拆十字架”的决策者意在打压、拆毁基督信仰,但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明白创世记50章20节的经文:(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神借着“强拆十字架”的逼迫,使海内外众多教会和福音机构看清了真相,也会重新调整自己的中国事工策略和路线,相信没有一个真正属基督的教会或机构,会继续与这个“强拆十字架”的势力“合作”。

 

    神借着“强拆十字架”的逼迫,在“三自”控制下的教会中大大地动工,把信的与不信的区分出来了。

 

    “强拆十字架”的决策者也不会明白的另一个道理是:教堂尖顶上的十字架被拆除了,三自的“历史使命”也接近终结了。过去,三自教会之所以可以吸引大批的人进入教堂,就是因为教堂尖顶上还树立着十字架,教堂中还有真道的传讲(哪怕是部分的)。当他们在教堂里拆毁基督信仰、以所谓的“民族化”来代替基督信仰的时候,基督徒将会完全摒弃“三自”,这个政治—宗教组织将不会再有任何的吸引力。

 

    亲爱的在三自教会中聚会的基督门徒,我们的弟兄姊妹们!过去几个月里,你们为捍卫基督信仰守望、祷告、流泪、流血、被抓捕、付代价,我们为你们感恩,为你们祷告,相信我们在天上的父已经悦纳了你们的忠心,记念你们的付出。为义受逼迫的人是有福的!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是脱离“三自”的时候了。背起十字架,走分别为圣的道路,走出埃及,走上合神心意的教会道路。圣经教导我们说: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么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林后6:14-17)

 

    亲爱的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伸出我们的双臂,拥抱我们主内的弟兄回归!(我们自己,家庭教会的传道人和成员,很多人不也是从三自中走出来的吗?不过是先走了几步而已。)

 

    中国教会的合一,唯有在主十字架下才是可能的。请为这一天祷告!

 

    注释1:本文第1-2章资料,来源自网络及浙江本地基督徒。

 

 

    安朴  来自中国大陆,现全时间服事神。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