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从火中抽出的一根柴
2015/5/28 17:37:27
读者:3839
■马世光

生命季刊 总第11期 1999年9月

 

忠道出生在中国大陆一个传道人家庭,他上面有两个哥哥和五个姐姐。因此, 他出生后不但受父母疼爱,也得哥哥姐姐的爱护。由于先天关系,他从小就体弱多病,姐姐几乎成了他的守护天使。一周岁那天,父亲把他放在地上,焦切地等候他举步。他略略犹豫,就摇摇晃晃地走了七步,一下子就扑入守候在前面的母亲怀里。

 

他比别的小孩有福气,因为他从小就生长在属灵的环境中,活在神的话语里。 在襁褓中,小忠道就随著母亲去聚会,“听”主的道。快满两周岁的一个主日 ,聚完会,母亲抱著忠道出来,父亲随口问他:“今天你听了什么?”“山羊、绵羊。”忠道用不太清楚的口齿回答,父亲愣住了。这所教会擅长讲圣经预言,信息内容较深奥。这天的信息是马太福音第25 31 节至46 节之经文,没有讲题名称。没想到不满两岁的小忠道,竟听出了信息重点。又一个主日,讲台信息是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44 节至51 节。聚会结束,父亲又故意问忠道:“今天讲道人讲的什么?”小忠道不慌不忙地说:“好仆人、坏仆人。”父亲掩不住内心的喜悦,抱起忠道,在他的小脸蛋上使劲亲一下,激动地说:“是神给你的属灵耳朵,但愿你不辜负神的恩典,长大后被他使用。”

 

从小学开始,忠道因品学兼优,深得老师们喜爱。到中学时,政治气氛渐渐浓厚,虽然仍得老师的一致好评,但在那强调政治挂帅的环境中,忠道成了那些“出身好”的同学们嫉妒的对象。忠道不像他人那样积极争取入团入党,因为他不能放弃原则,不肯以信仰做为交换条件。因此,忠道在他的工作中,(他是班干部和课余活动负责人)少不了受到某些人的刁难。忠道本著诚实的态度,依然为同学们服务。毕竟攻击他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同学都拥护他。

 

忠道有个理想,将来成为一个有作为的科学家,为人类做贡献。然而,事实告诉他,在这种制度下,基督徒不可能有个人理想。基督徒的道路不像世人那样 宽广,而是崎岖又狭窄,满布荆棘和毒蛇。

 

高中毕业时,他没有像那些政治成份好的同学一样雄心勃勃,抢报热门学科和名校。他心里明白,这一切都不属于他。在高考志愿表上,他填报了几所普通 大学。在“宗教信仰”栏里,他郑重地填上“基督徒”三个字。他明白这三个字的真实意义,也深知它意味著什么——十字架。他的班主任老师许某曾公然向人说:“我一听见基督徒三个字,就恨得咬牙切齿!”但忠道爱十字架上的恩主,因此愿让基督徒这三个字伴随他一生,这三个字就是他的姓名和身份。

 

高考发榜时,忠道收到“福建铁道学院”入学通知。这是一所三流大学,许多老师都为忠道惋惜。曾任高中三年级辅导的老师,是一位直率热情的人,特 地跑到忠道家中,劝他放弃信仰。他流著泪说:“让你父母两位老人家去信吧,年轻人何必毁掉自己的前途呢?就算你要做基督徒,可以偷偷做,不要让人知道……你该懂得珍惜前途啊!”忠道很感激他的一番好意,安慰他说:“我会珍惜宝贵的东西。”忠道并未嫌弃这所大学,他怀著感恩的心踏上人生的新里程。虽然不知前面的境遇如何,但深信神必引领。

 

学院的新生报到处悬灯结彩,一派新气象,倒也有模有样。教育科科员老刘坐在一旁抽烟,与接待新生的办事人员闲聊。忠道进来,只顾与接待员交谈,全 未注意一旁的老刘。待他办完手续,才发现老刘朝他笑,忠道也礼貌地向他点点头并报以微笑。老刘朝他招手,忠道走过去,在他对侧的椅子坐下。“你就是忠道?”老刘神秘地一笑。“你认识我?但是……”忠道疑惑地问道。“嘿 嘿……我是教育科的老刘,我可是你的入学介绍人呢!”老刘半开玩笑地自我介绍,接著又说:“今年是我去高考处挑选新生。我在考生资料表中发现一个高分考生,够清华大学入学标准。我看了他的资料,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不就是宗教问题嘛!没关系,别人不要,我要,我就把他挑了进来。这个学生——(他看看忠道)就是你啊,嘿嘿……所以我记得你的名字。”

 

当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大学校园里常发生失窃案,许多男同学宿舍被偷过,而忠道的衣物却从未遗失。有同学半开玩笑地说:“为什么忠道的东西没有被偷过?”“大概是他的上帝在保护他!”有一个同学不慌不忙地说:“像忠道这么老实的人,如果有人偷他的东西就太没道德了!”后来才知道,说这话的同学原来正是那个小偷。

 

那个年头,在学院食堂的餐桌上,每餐的菜肴是一盘水煮空心菜,八位同学均分,每位只有一夹筷子的量。每餐常常为了分配不均,大家吵得面红耳赤。忠 道同桌的同学推举他负责分菜,同学们先取,剩下的一份给忠道,皆大欢喜, 从未发生争执。这工作看似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对于饥饿中的同学来说,每一根菜叶都像山珍海味那么宝贵。

 

忠道不像其他同学那样狼吞虎咽,虽然饥肠辘辘,始终不忘餐前的谢饭祷告。 这在自由世界里是极平常的事,但在极权国家里,却不是基督徒能凭意志做到 的。在众目睽睽之下闭目谢饭,是考验基督徒信心的时刻。若不是神的怜悯,有谁敢夸自己能站立得住!谢饭祷告不仅是基督徒的见证,更关系到敢不敢在人面前承认主名的原则问题。主耶稣说:“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 (马太福音1032 -33 )当忠道低头谢饭时,同桌同学好奇地推他:“喂!喂!你是不是饿昏头了?”每当忠道谢饭时,个别同学就捉弄他,把他的饭盒藏起来或者把他的菜吃掉。忠道没有向他们变脸,淡然一笑或开个不伤大雅的玩笑,事情就过去了。日子一久,有些好心的同学就挺身而出,制止他们的恶作剧。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更大的难处随之而来。食堂里其他饭桌上的一些激进同学大声咆哮:“在无产阶级的高等学府里,竟有这种唯心主义的家伙……”更有人凌空飞来空盘,算是发出严重警告。主耶稣的话语在忠道耳畔回响:“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翰福音15 18 -19)忠道不改初衷,每日三餐依旧谢饭。

 

某日,人事科史科长找忠道去谈话,先说了一套破除迷信,改造知识份子思想的政治大道理。然后话锋一转说:“根据同学反映,你在食堂吃饭时祷告上帝,公然进行迷信活动。我们无产阶级高等学府,只培养无产阶级接班人,不培养你这种唯心主义者……”忠道试图解释,但不被接受。忠道的心绪翻腾,正当他满怀壮志要在人生道路中做出努力时,却发现必须付出灵魂的代价,他心里明白,此刻正面临一个严重考验。他必须对自己的人生做出抉择:选择世界,抑或恩主?哪一个有志气的青年不珍惜自己的前途!但是,他决不能丧失属灵原则,不能用永恒换取短暂。他彷佛看见保罗手持天平,对忠道说:“……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著基督。”(腓立比书38 )忠道心里发出一个微小却十分清晰的声音:基督为我舍弃一切,我为他舍弃什么?忠道没有第二个选择,他默默离开了学校。

 

忠道不明白这件事为何临到他,他曾试图向主求,主却没有给他答案,只给他一句话:“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哥林多后书12 9 )第二年,忠道听说原学院并入唐山铁道学院(该校是全国著名大学之一)。眼看自己的同学进入名校,忠道心里难免有些沮丧,难道自己当初的选择错了吗?

 

离开大学后,忠道只能做临时工,有时到学校去充当代课老师,但更多时候得去参加街道居委会的义务劳动。打扫居民区环境,挑土、运砖石、推板车、挖 防空洞、烧砖窑、挑粪便……。在当时的局势下,基督徒被人看为三等公民已是大幸了,不少基督徒为主名的缘故被监禁和劳改。正如圣经所说:“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哥林多前书4 13 )忠道的父亲是一位忠心的主仆,在教会遭受逼迫时,政府本打算给他加一个罪名,却蒙神奇妙保守,藉著严重的心脏病,得以脱离险境。但政府始终不肯放松,给加了一个特殊身份——“内控份子”(内部控制,监视行动)。因此,忠道深知自己的处境艰难,凡事谨慎。

 

1966 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全国人民陷入一场浩劫之中,忠道的家也免不了这场灾难。一批批红卫兵到他家中“扫四旧”,搬走较值钱的东西,把圣经、诗歌、属灵书籍、照片等付之一炬。忠道的父亲心脏病卧床,但红卫兵仍不放过他,命令他参加“学习班”,多次批斗,甚至召开居民大会,高呼口号,威胁要逮捕他。若不是神的保守,在这种压力和折磨下,心脏随时会发生意外。感谢主,他虽身体衰迈,灵里却靠主刚强,在世人面前做了美好的见证。

 

在那艰难的岁月里,基督徒的道路更加崎岖,遭受逼迫,被人藐视。有时,忠道一出家门,就被邻居孩童讥笑、咒骂、吐口水、丢脏物……正像圣经所说: “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马太福音24 9 )基督徒与“黑五类”同列,也是被“改造”的对象。1976 年,忠道离开大学14 年之后,唐山突然发生惊世的大地震。一座上百万人的大城市,一夕之间全夷为平地,死亡人数高达20 多万。忠道听说,毕业后 留校工作的同学没有一个得以幸免。这时,忠道恍然大悟,神在14 年前带领他 离开铁道学院,实在有他美好的旨意。如果当年他为了贪爱世界而放弃信仰, 顺利地读完唐山铁院,按他的情况很可能会留校工作,这次地震也可能就丧生了。

 

十几年来,他曾不止一次地怀疑过,当年的抉择是否不够聪明?他如果偷偷地作基督徒,既可得到天上的永生,又不失去地上的利益,岂不左右逢源!现在 ,神给了忠道答案,他让忠道清楚看见,他的儿女不论在大小事上若肯向他负责,他也必在凡事上向他儿女负责。诗人大卫说:“义人的脚步,被耶和华所定;他的道路,耶和华也喜爱。”(诗篇37 23 )忠道禁不住向神发出由衷的感赞,原先以为是亏损,如今看到祝福。神的道路实在高过我们的道路。

 

1977 年,神带领忠道离开中国大陆。他并不像别人想到国外发财,他只一心希望到一个自由敬拜神的地方。当他在自由土地上尽情放声高唱赞美诗时,禁不住热泪盈眶,当神的仆人在台上传讲信息时,忠道抽泣得更厉害。教会里一位 弟兄关切地问他,是否有什么伤心事,忠道摇摇头说:“不是伤心,是太开心了。”那一颗屡遭严冬摧残、冰封已久的心灵在主话语的温暖中苏醒过来。他的心在欢腾,他的灵在歌唱。多年埋藏心底的愿望,由忠道口中冲出:“主啊 ,我把全人献给你,由你使用和调度!”

 

严冬冰雪虽无情,却无法窒息田野的青松;窑匠的炉火再旺,总不能烧毁被抽的木柴。如今,当忠道走在事奉神的道路上,禁不住回想神以往在他身上的种 种作为,何等奇妙,多么深切,处处是恩典,时时显厚爱。他想起大卫的一句诗:“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滴在旷野草场上;小山以欢乐束腰。”(诗篇65 11 -12

 

 

 

马世光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巴西。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