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们是为了信仰(节选)
2015/5/28 17:39:25
读者:13887
■王明道

生命季刊 总第11期 1999年9月

 

我又在今年(1955 年——编者)三月二十八日《天风周刊》第十二期中看见了丁光训君的一篇发言。我把他发言的后半论到信仰的话摘录下来——

 

“现在我要就我们之间的团结问题说几句话。

 

“就在帝国主义加紧侵略我们的时候,也就是帝国主义必须加紧利用基督教的时候,也就是帝国主义巴不得我们不团结的时候,也就是全国人民期望我们基 督徒进一步加紧团结,以反对帝国主义阴谋的时候,我们发现有少数人正在制造分裂;在帝国主义正要我们分裂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分裂,这是怎样一回事呢?

 

“据说,团结的阻碍是信仰的问题,不少信徒受了蒙蔽,果然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信仰问题。我很怀疑,到底是信仰上有著某种了不得的不同而不能团结呢? 还是为某种了不得的原因不肯团结,而夸大信仰上的分歧?

 

“究竟我们的基本信仰有什么不同?我们所信的不是佛教、道教、伊斯兰教, 因此可以说信仰不同。我们是相信同一位天父,同一本圣经,同蒙一位基督的救赎,同蒙一位圣灵的带领,当然各宗派在信仰上、生活上、组织上各有特点,但这只能说明基督教的丰富,这只能引起我们的感谢,那里能作为分裂的藉口呢?保罗不是说过吗‘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圣灵却是一位。’(罗马书十二章六节,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四节)‘凡事都是为你们,好叫恩惠因人多越发增加,感谢格外显多,以致荣耀归于上帝。’(哥林多后书四章十五节)教会二千年来在信仰上从来没有清一色过。只有人为的东西才是清一色;我们看神自己的创造,它是百花齐放的,它是丰富多采的。主为什么要给我们四本福音书而不是一本呢?为什么新约里面除了保罗以外还给我们彼得、雅各、约翰呢?就是要我们进入主的丰富,享受主的丰富。

 

“更加叫人痛心的是今天有人竟然随意把‘不信派’的帽子对别人乱扣。这是什么行径呢?我们说话应当在神面前负责任。既然人是因信基督而得救的,基 督已经为他死了,我们不称他为弟兄,我们反称别人为‘不信派’,这就是在神面前控告人、咒诅人,叫神不救他们,定他们的罪,排斥他们于天国之外。我们是谁,敢在神面前,这样妄作见证、诬陷别人?我们能负得了这责任吗?‘神已经接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罗马书十四章三至四节 )。

 

“哥林多教会中有人批评保罗不属基督,保罗就对他们说,如果你们自己以为是属基督的,你们当想一想,你如何属教会,我也如何属基督!

 

“有时候,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的信徒以为:从反帝爱国的政治的角度来看, 我们这些人对团结的道理很对,然而从信仰的灵性的角度来看,他们的不团结的道理就对了。我说上面的一些话,因为我认为,我们应当向信徒们说清楚,从反帝爱国来说,他们该来团结,从信仰来说,他们不肯来团结也是完全站不住的。

 

“我赞成我们把团结的道理,去和他们的信徒们见见面。”——《天风周刊》 一九五五年十二期第七面。

 

君在这一段话的开头发了一个问题说,“就在帝国主义加紧侵略我们的时候,也就是帝国主义必须加紧利用基督教的时候,也就是帝国主义巴不得我们不 团结的时候,也就是全国人民期望我们基督徒进一步加紧团结,以反对帝国主义阴谋的时候,我们发现有少数人正在制造分裂;在帝国主义正要我们分裂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分裂,这是怎样一回事呢?”

 

好阴险的存心!好恶毒的诬陷!把信仰的分歧完全撇开不提。单刀直入,一下子就把“帝国主义加紧侵略”和“帝国主义加紧利用基督教”两件事扣在那些 为要保持信仰的纯洁而坚决不肯和“不信派”合作的人身上。“有少数人正在制造分裂。”“分裂”岂是“制造”出来的呢?分裂岂是从现在起始的呢?远在二十五年以前,我就大声疾呼,警告真信主的人和不信派分离。在一九三零年一月二十三日我写了一篇《合一呢?分离呢?》在那一篇里有以下的几段话——

 

“‘合而为一’的呼声,是我们今日在教会中常常听见的。这呼声诚然是出于圣经,每个信徒都当听从。不过,撒但也会利用这种呼声,来败坏真理知识浅 薄的信徒。我们现在要用神的光辉,来烛照他的诡计,不容他再逞他的奸谋。

 

“撒但从古以来,就千方百计抵挡属神的人,从各方面向他们大肆攻击,历来教会遭遇种种的迫害,莫不有撒但在背后推动。那知,外界的逼迫越剧烈,圣 徒越热心,越坚固,他们的信心也越增加。撒但见计不得逞,便又唆使属他的人,混进教会里面,用狡诈诡谲的方法,来败坏属神的人。撒但知道属神的人藉著信心能以得胜,所以他就利用属他的人,在这最要紧的地方下手,先破坏信徒的信心,教训信徒说,圣经不全可信,神的应许与预言不可信,神的震怒与审判不可信,神的救法与大能不可信;凡神要属他的人笃信的要道,撒但的使者都用那似是而非、犹疑两可的话来解说。因此,许多软弱的信徒,都大大受了不信派的败坏。

 

“神不忘记他的教会。他看见撒但这样藉著不信派的‘酵’,败坏了他的教会,便兴起属他的人,出来抵拒不信派的教训,于是为真道而起的战争,便在教 会中发生了。忠心事奉神的人,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应当怎样投袂奋起,为道作战,应当怎样纠正不信派的错误;若是不信派一味不信,不肯悔改,属神的人便应当与他们分离,才是正理。不料一些不信派领著,许多无知的信徒随著,竟高高唱起‘合而为一’的论调来。他们说,‘基督徒切莫因著种种小的问题分门别户。(其实,信仰是最大的问题。)基督曾教训他的门徒当合而为一。我们作基督徒的,当本著基督的教训联合起来才对。’于是,‘合一’,合一’,的呼声越唱越高:会名要合一,管理要合一,布道事业要合一,社会事业要合一,再进一步,信圣经和救恩的与不信派要合一,教会与社会要合一,基督与撒但要合一,光明与黑暗要合一,‘合一’,‘合一’,这种合一的结果,不过造出一座大巴比伦城罢了!

 

“论到合一的教训,今日教会中有一种极可惜的状况。许多热心爱主,真有信仰的基督徒,在这合一的教训上,不是太狭,就是太宽:太狭的,抱定‘唯我 独是’的见地,对于其他信徒,不论他们是怎样热诚,怎样爱主,只要在圣道上的见解与我略有不同,便视为毒蛇、魔鬼,攻击、排斥不遗馀力,见了面好似有不共戴天之仇,提起来便不住的指斥、批评,将圣经中合而为一的教训完全舍弃不顾;太宽的呢,不仅容纳与我见解不同的信徒,连不信派与假信徒也一并容纳起来。他们常说,同是信耶稣的,何必斤斤于细节,何必分甚么新旧,让我们照著主的教训合而为一罢。不错,合而为一是主的教训,但合而为一绝不是这样解释的。这种泾渭不分的合一,非但无益,反会使撒但在教会中大得作工的机会,最后必至发生极悲惨的结果。”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九日我又写了一篇《谨防假师傅》。在那一篇的末了,我提出十项防备假师傅的办法来,其中的第四项是,“不可与有假师傅掌权的教会 或有假师傅在其中作领袖的教会团体联合。”

 

一九三六年十月十四日我又写了一篇《给今日教会的一个严重的警告》。在那一篇里,我写了这样的几段话——

 

“在已往的几年中,著者曾屡次著论辟解不信派即‘新神学派’的谬妄,并劝戒信徒谨防这些诱惑人的假师傅,和他们所讲的伪道。最近几年来,许多信徒 已经渐渐的会分辨甚么是圣经中的真理,甚么是人所捏造的假道理;并且在许多地方,笃信圣经的信徒,已经与那些迷惑人的假师傅,和他们掌权的教会或团体分离,这真是一种极可欣喜的现象。

 

“但是,同时我们又看见一件极令人悲痛的事,就是还有一些笃信圣经的信徒,既明白了真道和伪道的分别,却仍与那些讲伪道的假师傅和他们掌权的团体 联合。如果这些信徒并未曾明白伪道的错误,他们这样作,我一点都不责备他们;但如今他们清楚明白了假师傅的伪道,是怎样错误,是怎样危险,却仍然与这些假师傅和他们掌权的团体联合,这真是不可宽恕的事了。

 

“岂止于许多信徒这样作呢?许多为神作工的人,和许多自命为信仰纯正的教会的领袖,不也常这样作么?我们不是常看见许多自命为信仰纯正的传道人和 教会的领袖,去参加不信派所召集的这个大会,那个大会么?不是有许多笃信救恩要道的传道人,与那些传所谓“社会福音”的领袖,联合提倡种种事业,携手兴办种种工作么?不是有许多注重保守圣经真理的教会,竟常邀请不信派的领袖去演讲,去指导么?我们不是常常看见那些不信派的领袖一发起甚么运动,便有许多素日自认笃信福音的信徒和传道人,也随著摇旗呐喊么?

 

“圣经中有一段严重的教训,告诉我们应当怎样远离那些背弃真理、传错谬道理的人说,‘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著的,就没有神;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的安,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翰二书九至十一节)向那迷惑人的假师傅问安,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何况与他们联合呢?读过这一段经训,我们晓得属神的人与传假道的不信派联合,或参与他们的聚会,或请他们讲道,或送学生到他们的面前受教,在神面前真是大恶了。”

 

……君说,“在帝国主义正要我们分裂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分裂,这是怎样一回事呢?”君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证据,证实了“帝国主义”和“我们就有 了分裂”有著某种关系。但君又不明说他得了什么根据,却用一句话问,来使读者自己去揣测。好在无论揣测出一个什么样的结论来,君都可以不必负任何责任,因为君并没有明说是“怎样一回事。”

 

吴耀宗君告诉我们说,美国的基要派和现代派中间曾发生过争论,“而最热烈的是1922 年。”……不知道君曾否调查过他们中间的这种争论是否被“帝国主义所利用”?是否“帝国主义要他们分裂”?

 

岂止在美国呢?稍明白一些世界教会大势的人,都晓得基要派和现代派在全世界各处都曾发生过冲突,而且仍在继续著冲突。(幸而有这种冲突,不然,教会的前途便不堪设想了。)难道这些冲突全是“帝国主义”所挑起来的吗?

 

君是南京金陵神学院的院长,对教会历史所知道的一定比一般的基督徒所知道的更多。一千几百年来,教会中因信仰所发生的冲突,难数算有多少次。许 多圣徒为著信仰,不惜舍弃了他们的性命。君自己也明说,“教会二千年来在信仰上从来没有清一色过。”这些冲突的背后,是不是也有“帝国主义”的利用呢?是不是“帝国主义制造”出来的“分裂”呢?

 

君往下又接著说,“据说,团结的阻碍是信仰问题,不少信徒受了蒙蔽,果然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信仰问题。我很怀疑,到底是信仰上有著某种了不得的不 同而不能团结呢?还是为了某种了不得的原因不肯团结而夸大信仰上的分歧?”照著君这几句话的意思,团结的阻碍不是信仰不同,因为他肯定,“不少信徒受了蒙蔽,果然以为这里面有什么信仰的问题”;但往下他又说,“我很怀疑,到底是信仰上有著某种了不得的不同而不能团结呢?还是为了某种了不得的原因不肯团结而夸大信仰上的分歧?”看这几句话,似乎他又不敢肯定, 而只是“怀疑”。这前后的话太矛盾了。既说“不少信徒受了蒙蔽”,显见团结的阻碍不是信仰问题了,那么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君不如直爽说,“不是信仰上有著某种了不得的不同而不能团结,乃是为了某种了不得的原因不肯团结而夸大信仰上的分歧。”君还可以直捷了当的把“某种了不得的原因” 对大家宣布出来,免得使许多信徒费心思去猜测这“某种了不得的原因”究竟是一些什么东西。我现在能光明磊落、毫不踌躇的宣布我是“信仰上有著某种了不得的不同而不能团结。”我信创世记上神造人的记载,而现代派不信;我信耶稣是由童女所生,而现代派不信;我信耶稣替人赎罪,而现代派不信,我信耶稣身体复活了,而现代派不信;我信主耶稣还要再来,而现代派不信。这都是“信仰上了不得的不同”,就正因为这些“信仰上了不得的不同”,使我不但不能和这些人团结,而且要奉我主耶稣基督的名向他们战斗。请问君所“怀疑”的“为了某种了不得的原因不肯团结而夸大信仰上的分歧”,那个“原因”究竟是甚么呢?如果只是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来陷害人、恐吓人,就当小心神公义的审判。

 

君往下又说,“究竟我们的基本信仰有什么不同?我们所信的不是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因此可以说信仰不同。我们是相信同一位天父,同一本圣经, 同蒙一位基督的救赎,同蒙一位圣灵的带领。当然各宗派在信仰上、生活上、组织上各有特点,但这只能说明基督教的丰富,这只能引起我们的感谢,那里能作为分裂的藉口呢?保罗不是曾说过吗:‘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圣灵却是一位。’(罗十二章六节;林前十二章四节)”

 

君是金陵协和神学院的院长,绝不可能不知道基要派与现代派在基本的信仰上有著多么重大的差异,但他居然说出,“究竟我们的基本信仰有什么不同?”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君并没有“夸大信仰上的分歧”,却是“抹煞”了信仰上的分歧。他所以抹煞了信仰上的分歧,明显是为要使人认为那些为信仰不肯团结的人并不是为了信仰,而是被帝国主义所利用,然后把一个政治上的罪名加给那些人。我说这话,并不是武断。我们只要把君在前段中所说的话仔细读几遍,就不难明白他的意思了。

 

“我们所信的不是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因此可以说信仰不同。”君的这几句话说对了。信其他宗教的人才是与我们信仰不同。真实的基督徒不当有不 同的信仰,也不可能有不同的信仰。信徒对有些事情的认识诚然有不同的地方,但那并不是信仰不同。使徒时代教会中“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还“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罗十四章一 至六节)。但那时候的圣徒一致笃信耶稣藉童女降生,为人类舍命赎罪,从死人里复活,升到天上,以后还要再来。我们若仔细将各卷书信多读几遍,就晓得这些要道不但是古代基督徒的基本信仰,而且是所有真实信基督的人一致的基本信仰。使徒在世的时候曾有部份人说“复活的事已过”,保罗就毫不犹豫的对提摩太宣布他们中间的两个人的名字,和他们所给教会的危害。他说:

 

“你当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但要远避世俗的虚谈,因为这等人必进到更不敬虔的地步,他们的话如同毒疮,越 烂越大,其中有许米乃和腓理徒,他们偏离了真道,说复活的事已过,就败坏好些人的信心。”——提后二章十五至十八节

 

说复活的事已过的人尚且受到保罗这样的斥责,今日这般现代派根本不信身体复活的事,更当怎样受到保罗的斥责呢?说复活的事已过,这种教训就已经“如同毒疮,越烂越大”,不信复活的人所讲的,岂不更“如同毒疮,越烂越大”么?这般人根本“没有信仰”,却冒充有信仰,叫我们如何能说他们与我们“信仰不同”呢?我们上文所说的“信仰不同”,实际应该说,“我们有信仰,而他们没有信仰。”

 

彼得警告教会防备假先知,曾写了一段很长的话——

 

“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师傅,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将有许多人随从 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他们因有贪心,要用捏造的言语,在你们身上取利;他们的刑罚,自古以来并不迟延,他们的灭亡也不打盹。……”——彼后二章一至三节。

 

现代派不承认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成全救赎的工作,“认为十字架只是显示了上帝慈爱的能力”,这岂不正是彼得豫言中所说的,“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的那些“假师傅”么?他们将耶稣藉童女降生的事实“当作一个寓言看”,又说,耶稣再来的应许“只是一个诗意的象征”,岂不正是彼得所说的“捏造的言语”么?我焉敢随便称别人为“不信派”呢?我焉敢随便称别人为 “假师傅”呢?正是因为这般现代派不信圣经中的要道,所以我才称他们为“不信派”,正是因为他们所讲的和所行的,与圣经中所说的“假师傅”完全一致,所以我才称他们为“假师傅”。

 

君说,“我们是相信同一位天父,同一本圣经,同蒙一位基督的救赎,同蒙一位圣灵的带领”。这几句话用在真实信基督的人身上诚然是对的,但对现代 派就不能应用这句话了。现代派不信圣经上关于神造人的记载,不信圣经上关于童女生耶稣的记载,不信圣经上关于耶稣替人赎罪的道理,不信圣经上所记耶稣身体复活的事实,不信圣经上所记耶稣再来的应许。将圣经中这些要道都推翻了以后,我不晓得他们所信的圣经上的道理还剩下多少?说这般人与我们“相信同一本圣经”,这句话是与事实不相符合的。

 

“同蒙一位基督的救赎”,这句话更不适用在现代派身上,因为他们根本就不信有“救赎”这一回事。如果君勉强他们信他们所不信的,君便侵犯了别 人的自由;如果他们不信救赎的道理,而君却说他们“同蒙一位基督的救赎”,君说的话便不真实。“同蒙一位圣灵的带领”,这句话同样的不适用于现代派身上。因为圣灵是主耶稣复活升天以后才被差到世上来的。主耶稣对门徒说,“然而我将真情告诉你们,我去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保惠师就不到你们这里来;我若去,就差他来”(约十六章七节)。现代派既不信耶稣身体复活,更如何提得到圣灵降临呢?圣灵既没有降临,又怎么能蒙他的带领呢?

 

……

 

君又说,“更加叫人痛心的是:今天,有人竟然随意把‘不信派’的帽子对别人乱扣。这是什么行径呢?我们说话应当在神面前负责任。既然人是因信基 督而得救的,基督已经为他死了,我们不称他为弟兄,我们反称别人为‘不信派’,这就是在神面前控告人、咒诅人,叫神不救他们,定他们的罪,排斥他们于天国之外。我们是谁,敢在神面前这样妄作见证、诬陷别人?我们能负得了这责任吗?‘神已经收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罗十四章三 至四节)”

 

我郑重告诉君,“不信派”这个名词不是一顶帽子,它是指著一种人说的, 这种人自称是基督徒,但他们不信圣经中那些需要用信心接受的真理,不信人是神直接创造的,不信耶稣是藉童女降生,不信耶稣在十字架上替人赎罪,不信耶稣身体复活,不信耶稣再来;他们不明说不信,却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掩饰他们的不信,到有需要的时候,他们还可以说他们完全信这些道理,但“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他们既然不信,总不能长久遮掩得住他们的真相。既然实际有这一种人,谁是这种人,谁自然就是“不信派”,这岂是“随意乱扣帽子”的事呢?“不信派”这个名称也不是从“今天”才开始用的。我用这个名称称这种人,已经有二十六年之久了。一九二九年四月三日我所写的那一篇《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里面有这样的一段话——

 

“有许多信徒不能清楚分辨真理与错误,但称呼笃信圣经的信徒为‘旧派’, 称呼批判圣经的人为‘新派’,意思是说:前一种人接受历代教会最旧的道理,后一种人推崇近代发明维新的讲解。这两种称呼实在是很不适宜的。神的真理是最旧的,旧约前几卷的成就远在三千几百年以前,全部圣经至今也有将近二千年的历史。神的救赎法在人类起始犯罪的时候就已经显明(见创三章十五节,二十一节),他的选召在创立世界以先就已经预备完妥(见林前二章七节 ;弗一章四节);同时神的真理也是万古常新的,他的言语在古时怎样有能力,在今日仍然照样有能力,基督在古时怎样能救罪人,他在今日仍然照样能救罪人。神既是真实永存的,他的言语、他的行为、他的救法、他的应许、他的意旨,就必定古今如一。世界是逐渐改变的,世人也是逐渐改变的,神的真理却是永不改变,因此它也永远是新的。我们决定要不要接受一种道理,不当看它是新是旧,乃当看它是真是假,是正是邪。我们承认教会中有不少属人的旧遗传,我们不因这些是旧的便接受它们;我们也确知属神的人藉著神的圣灵的启迪,在圣道上常有新的发现,我们也不因这些是新的,便拒绝它们;唯独背乎真理的错误,它是旧的,我们应当离弃,是新的,我们也要拒绝。不信派将圣经中种种的要道,凡需要用信心去接受的,都一概抹杀。他们中间有些人竟公然说这些道理都不可信,也有人说,我们不必注重这些无关紧要的事,(其实这些事都是十分紧要的),还有人改变经上明确的记载,捏造谎言去谬解这些道理。他们的说法虽有种种的不同,他们的不信却是一样。他们不信神的全能与全知,他们不信基督的救赎、复活并他的再来,他们已经显然是不信的人,就称他们为‘不信派’,岂不是名符其实?”——“几个重要的问题”第五面。

 

君说,“人是因信基督而得救的,基督已经为他死了,我们不称他为弟兄, 我们反称别人为‘不信派’,这就是在神面前控告人、咒诅人,叫神不救他们,定他们的罪,排斥他们于天国之外。”是的,人是因信基督而得救的,信基督的自然就是我们的弟兄;但如果有人自称是基督徒,却不信圣经上的基本要 道,他们绝不是我们的弟兄,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基督徒。如果有人一定要我们称这般人为弟兄,那么我们只有称他们为“假弟兄”了。至于说我们用“不信派”这个名词,便是“在神面前控告人、咒诅人”,这话说得更没有道理了。“不信派”这个名词里并没有“控告人、咒诅人”的意思,它不过是说明了一件事实而已!保罗确实曾说过一段咒诅的话——

 

“我希奇你们这么快离开那藉著基督的恩召你们的,去从别的福音;那并不是福音,不过有些人搅扰你们,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 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加一章六至九节。

 

加拉太教会中有人讲守律法、守割礼才能得救,保罗称这种道理为“别的福音”,并且替神宣布了咒诅;现代派所讲的道理比那种守律法、受割礼才能得救的道理更荒谬、更背道、更败坏人的信心,因此,也就更“应当被咒诅”。君听见了一个“不信派”的名称,就那样担心,不知道他读了这一段经文,心中又会发生怎样的感想?

 

君又说,“我们是谁?敢在神面前这样妄作见证、诬陷别人?我们能负得了这责任吗?”有些人自称是基督徒,却不信为耶稣作见证的圣经,也不信圣经 所见证的耶稣,我们称他们为“不信派”,这怎么能说是“妄作见证、诬陷别人”呢?今天在教会中究竟是谁在那里“妄作见证、诬陷别人”,难道还逃得了神的鉴察么?

 

末了,君引了一段圣经上的话说,“神已经接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 使他站住。”这实在是一段很宝贵的教训,可惜这段经文的前后,还有一些话未曾被丁君完全引出来,容我们把这段经文完全读一遍——

 

“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但不要辩论所疑惑的事。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吃的人;因 为神已经收纳他了。你是谁,竟论断别人的仆人呢?他或站住,或跌倒,自有他主人在;而且他也必要站住,因为主能使他站住。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死。我们若活著,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你这个人,为甚么论断弟兄呢?又为甚么轻看弟兄呢?因我们都要站在神的台前。经上写著,‘主说,我凭著我的永生起誓,万膝必向我跪拜,万口必向我承认。’这样看来,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说明 。”——罗十四章一至十二节。

 

读过这一段经文以后,我们清楚看见保罗写这一段话,是因为当日罗马的教会中有人为食物和日子产生了不同的看法。“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 吃蔬菜。”“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这段话是对这些信徒写的。这些人都是真信耶稣的人。他们不像不信派那样,不信耶稣是由童女所生,不信耶稣替人赎罪,不信耶稣身体复活,不信耶稣再来。罗马的这些信徒都是有信仰的人,而且都是有相同的信仰,他们只是在食和日子这些事上有不同的看法而已,因此,保罗劝他们不要彼此轻看,彼此论断。若把这段经文用在那些抵当真道的假弟兄和假先知身上,便完全错误了。

 

论到这般人,我们所应当引用的圣经不是罗马书十四章,乃是约翰贰书——

 

  “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著的,就没有神,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的安,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贰九至十一节

 

 

 

王明道1900 -1991   中国教会领袖。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