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们为什么要退学
——金陵协和神学院三位同学的声明
2016/7/26 16:31:57
读者:15913
■刘义春,李志敏,罗云飞

生命季刊 总第11期 1999年9月

 

编者按:五十年代初,王明道及许多老一代神的忠心仆人为了信仰锒铛入狱;今年夏天,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六位同学为了信仰而离开了这所学校。继崔秀吉、陈顺富、陈泳三位研究生于五月七日被劝“自动退学”后,又有刘义春、李志敏、罗云飞三位同学于六月十八日主动退学。以下全文发表六位同学所写的声明及说明(并附有关文件),请海内外广大弟兄姊妹为他们代祷,并与他们一起为真道竭力争辩!

 

我们三位同学主动退学的消息,会引起很多人的震惊!有的惋惜,有人惊讶,有人恨之入骨!请先别发议论,听我们说明原委。我们是金陵协和神学院本科四年级、三年级同学,在金陵协和神学院已经受过四年或三年的教育。在此学业将成之际我们为什么要退学呢?请容许我们从学校近来的一反常态,倒行逆施说起。

 

 

一、评估以来以丁为首之院方的所作所为

 

金陵神学院的评估工作是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的。评估是政府行为,它本来的意义是要对学校的人事安排,教学质量,领导职能等等,进行评估。因为学校人事安排乱,教学质量差,所以以丁为首之院方不敢,也不愿进行正面评估,却借机兴风作浪,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评估开始,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刘书祥副局长在动员大会上讲话时,就作出了“评估绝不影响上课”的承诺,但事实却相反。在评估期间,上课常受影响。校方为了对老师的思想进行摸底,接二连三地组织开会,并指使老师发言表态,个个过关。甚至连学生也不放过。在评估之际,评估小组分别找各班的学生代表谈话,并依此来判断学生的思想是否合格。有些学生如实地反映了学校的情况,并对此提出了许多意见和建议,这不但没有得到评估小组和校方的肯定,反而认为学生的政治思想不过硬,并因此延长了评估时间。

 

当评估进行到今年元月份时,在校礼堂举行了一次评估大组发言。各色人 物,粉墨登场,竭力贬低《圣经》,极尽谄媚之能。有人讥诮《圣经》有魔鬼和驴的话;有人责难《圣经》有消极悲观和许多可疑之处,以“影射社会主义”为罪状反对同学们祷告时使用“弯曲悖谬的世代”等字眼;有人对丁奉承得无以复加,竟将其神学上致命的错误看为对教会的贡献:“丁主教用一个新的视角读经,并不是要标新立异、……而是要让被曲解的《圣经》真理重新得以纠正,……丁主教重新回到《圣经》中去思考神学问题,是为了恢复基督教之本来面目,这是基督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必要前提”。可见,评估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果效,反而成为对丁之地位及其神学思想的维护。陈泽民竟公开宣称对待《丁光训文集》的态度就是对待“三自”的态度,对待神学院的态度就是对待党的态度。

 

评估进行到尾声时,以丁为首的院方作出了“劝”研究科三位同学退学的决定(陈顺富、陈泳和崔秀吉,以下简称“三同学”)。表面看来,“劝退”一事的发端是因三同学坚持在“五.四”唱赞美诗歌而没有参加歌咏晚会。实际上,以丁为首的院方对三同学长久以来的成见,源于三同学对“神学多样化”的反对和坚持传福音(圣诞节期间的传福音、每周五晚上的传福音聚会)。 丁是不喜欢“传福音、做见证”的,他在“信德会议”上公开表明过这个态度。丁身为神学院院长,不便在神学思想有异见和“传福音”方面找罪名制裁学生,同时这也不是严厉的打击。因此,丁院长、陈泽民副院长于5月7日上午,分别找三同学谈话,指控他们“从根本上反对办学方针”,并“劝”他们退学。丁谎称“劝退”已征得“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有关领导的同意、并得到‘多数 ’老师和一些同学的支持”。丁的谎言不攻自破,因为从“五.四”到“六.四”期间,全国上下“稳定压倒一切”,所以国宗在此时是不会同意开除学生的; 另外,在丁、陈要求三同学退学时,学校其他领导和一些老师均不明就里。“得到多数老师和一些同学的支持”也是空穴来风。这说明“劝退”一事根本没有通过董事会和院务会讨论,而是由丁、陈自编自演的一出蹩角戏。他们无视院务会和董事会的存在、擅作主张的做法是极其缺乏法制观念的彻底暴露,是十分封建的家长作风。这是不得人心的。以丁为首的院方不顾时局地“劝退” 三同学,其用意一方面是为维护自己的“家长”尊严(三同学传福音之举对丁是严重的冒犯。崔秀吉更多一罪,他曾当众指出丁在演讲时对莎士比亚著作的错误引用,丁对此一直不能释怀);一方面是为稍后能对学校大刀阔斧的改制作铺垫;还有就是要通过对少数人的制裁一劳永逸地遏制“金陵”同学的传福音热忱,这是杀鸡儆猴!

 

绝大部分同学极其反对院方“劝退”的决定。其中,研究科数位同学曾到丁府为三同学求情;学生会也因此与院方力争;更多的同学是敢怒不敢言!但是丁、陈态度十分强硬,一意孤行。

 

令人心寒的是,这三位同学其中有两个是陈泽民副院长的学生。陈身为院长和导师,在自己的高徒受到诬陷时,他不但没有丝毫关爱,而且煽风点火、除之后快。请问陈院长师情何在?师表何在?爱国的导师怎么“导”出了“不爱国”的学生?“三自”的教授怎么“教授”了反“三自”的思想?难道陈院长没有责任!?

 

研究科三同学曾发表《有关我们被要求自动退学一事的说明》,驳斥丁、陈的无理指控,使广大师生不被假相蒙蔽。以丁为首的院方不但没有表示决策失误,反而粗暴地剥夺了他们的讲道资格。另外,四年级罗云飞同学的讲道也被取消,原因是她在“三自”课上参与讨论时,说了“王明道、倪柝声是忠心于主的先知”之类的话,对“控诉运动”提出异议,院方便以“与社会主义不相适应”为由剥夺了她的讲道资格,并谓其“信仰保守、顽固不化”,甚至涉嫌为“反革命分子”翻案。对于学校这种粗暴、无理的做法,我们十分愤慨,在此表示强烈的抗议!

 

紧接著,丁,陈又紧锣密鼓地召开会议,对一些颇负众望的老师作出极不公 正的举措,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提拔重用搬弄是非,见风使舵,投机钻营,居心叵测之流,而架空、撤消那些忠于职守、学问渊博、胆识过人、尽职尽责的老师?为什么要任命险些被同学罢课的根本不懂教务的人去负责教务处 ?为什么要取消文字室?这一番“调兵谴将”泄露了他们的军机——一切均为某人迈向院长“宝座”挪开绊脚石,是在“铺平她的路,修直她的道”。某人刚到一年,“金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难想象,这位雄心勃勃的干将还要作“比这更大的事”。

 

本来,评估小组满怀希望的来到金陵,是想作些实事的。但自始至终,丁都在充分利用自己的政治地位来左右评估小组的工作,以致评估工作迟迟没有结果。原定于99 年元月结束的评估,直到6 13 日下午才以“评估工作小结大会”草草的划了个句号。

 

在“评估工作小结大会”上,丁宣布了学校人事整改的结果,并决定邀请江苏省宗教局干部沙广义为政府常驻金陵协和神学院特派员,丁当众称沙为“我们的同工”。

 

金陵协和神学院“是‘三自’爱国运动的成果”(丁光训言)。神学院之所以会发生这些事情;是与“三自”的神学导向分不开的(“三自”本身意义模糊,不易定义。本文的“三自”专指“三自”爱国运动组织及其教会体系)。这个导向就是近来提出的“神学思想多样化”。

 

 

.认识“三自”的真面目

 

“三自”爱国运动,由秉承自由主义神学(或称新派神学)之人士发起于 50 年代初期。五十年来,“三自”的发展轨迹是以积极响应、配合历次的政治运动为主线的,如:掀起过控诉运动;打击过王明道、倪柝声等人;充当过反美工具;追随过极左路线;在教内推动反“右派”斗争,等等。在解释圣经方面,均以适应社会处境为标准。为了认同新中国的美好,便重新解释新约圣经里的“世界”一词,以社会主义中国与圣经所说神要在地上建立公义和平之国一致为由,号召广大信徒投入到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建设中去;六、七十年代,社会主义中国处处“欲与天公试比高”,“人定胜天”的口号响遍全国,“ 三自”连忙引经据典来证明人并未丢失上帝的形象,并有望实现人间天国;八十年代,国家致力于改革开放,“三自”又从经济建设出发,以耶稣交银子与仆人并吩咐他们去赚钱为例(太25 章按才干受责任),证明耶稣鼓励人们发家致富;当改革大潮席卷全国时,许多人开始追求物质享受、崇尚西方文明,政府开展了爱国主义教育,“三自”也大讲特讲大卫、摩西的爱国爱民;随著社会上的人越来越多地追求物质享受,贪污腐化之风愈演愈烈,政府号召加强精神文明建设,“三自”立即以基督教应当多讲伦理道德来积极响应,丁更以马太福音25 章为由,证明将来的审判不是根据信与不信,而是看一个人有无善行。

 

“三自”虽为自由派发起,但在成立之初却不大敢谈“自由”“多样”,因为那时它还没有教会基础。“三自”为能得到众教会的接纳,便“欢迎”福音派人士加入。同时,也违心地讲一些“福音”,自表“属灵”,以博得信徒的好感。吴濯宗就强调自己看到“登山宝训”后的经历和对祷告的“重视”,丁也貌似属灵地写过《怎样读圣经》,这本书在一定程度上麻痹了信徒。现在,“三自”再也不用“犹抱琵琶半遮面”了,他们已经培养了一批自己的接班人,并充实到各级两会和神学院里。时机成熟了,他们可以“理直气壮”地高唱“自由”了,可以让福音派“下岗”了。

 

96 3 月,丁在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上发言,把纯属信仰内容的“信与 不信”转化为政治范畴,并大加批评。同时,竭力去鼓吹民间宗教——妈祖。丁 在《调整宗教观念的呼唤》一文中以中央领导的口气要求各教,把“那些不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东西,有的立即排除,有的逐步排除,而将那些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新观念加以发扬光大,使宗教面貌一新。”接著丁连篇累牍地发表言论,如《信怎样一位上帝》、《这一时我的神学思索》等,从圣经观到因信称义,从上帝观到基督论全都给否认了。

 

1998 11 月,丁又于“信德会议”(或称“吹风会”,于南京信德大厦召开,与会者均为华东地区的两会代表)公开提出“神学思想多样化”,并在会上鼓动“神学要敢于不正统,要敢于自由化”;并称他的德国朋友敢说耶稣没有复活,而“今天中国基督教没有人敢说耶稣没有复活”;当众宣布自己“不是基要派,也不喜欢基要派”;并不计后果地说“50 年代的仗又要打了(五十年代打倒了倪柝声、王明道,可见丁至今仍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50 年代争论过的问题又要翻出来了,教会不同的东西在回潮”;他反对信徒“传福音、作见证”,认为“今天中国教会的信徒不是太少而是太多”,“我们越强调传福音、作见证,来的人就越多,素质就越低……”。会后他又叮嘱各位代表,“回到教会,我们的观点和意见若与信徒的意见不同,我们要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我们不能迁就他们的观点”。是的,现在不用迁就信徒了,不用“尊重”福音派人士了,也不用写《怎样读圣经》投其所好了,可以写《他们也是基督教》了(丁正在写的一本书,认为人品好,能行善的人都是基督徒),可以大谈“自由”和“多样”了。

 

丁是“三自”最具权威的代表和发言人,他的思想、言论(《丁光训文集 》)也是“三自”神学的导向。留心丁的言论,就能识透“三自”的真面目。“三自”对信仰最大的危害是其所秉承的自由主义神学,更改了福音,混淆了真理(这是导致我们退学的最关键、最直接的原因);其次是对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不加分辨的服从,无原则的配合政治需要,致使“自治、自养、自传”的办教方针沦为空喊的口号。综观“三自”几十年来的表现,其所作所为无不是在假爱教之名,行灭教之实。其原形已经毕露,还需要再列举大量的事实来证明吗?

 

 

.“三自”的投机和我们的政教观念

 

“三自”自始至今都打著“爱国”的招牌,时时处处以爱国者自居,并以此博到教外人士的好感。他们是真正的爱国吗? 好象是,其实不然!“三自”之所以表现得恭良柔顺,无非是投机钻营,捞政治资本;无非是想与现世政权分享权利。如果没有这个可能,他们比谁都不爱国。仅举一事为例:89 年“六四”学潮达到高潮时,丁光训凭敏感的政治嗅觉推测可能会有什么变化,就大力支持学生上街游行。金陵协和神学院的学生打著“唯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阿摩司书5 24 )的标语,行走在众院校的学生中间,这副特别的标语引得路人驻足观望,因为它道出了人们的心声:渴望公平。不久,学潮失败,丁审时度势,恐受牵连,立即作深刻反省。这件事说明什么?说明丁之流全是机会主义者,全是玩弄手腕的政客!

 

我们虽然没有随时随地高喊爱国,但我们可以无愧地说我们是爱国的。真正的爱国,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改对祖国和民族的挚爱!当然,我们的爱国与他们的“爱国”有所不同。我们的爱国完全从信仰出发,不带丝毫功利色彩。我们相信现世政权是上帝设立的,并通过它来维护社会的正义与和平。我们出于对上帝的敬畏,情愿顺服政权的要求,只要不与我们的信仰相抵触,我们都不会拒绝。因为教会践行对上帝的信仰和尽公民的义务在许多层面是并行不悖的。另一方面,教会是属于基督而不是属于世界,所以我们不会为图取教会在今世的生存途径而忽略对元首基督的绝对服从。我们希望政府不强制教会服从自己的政治意图与价值观念,因为教会只能以圣经为唯一的指导标准。教会坚持信仰并非不爱国,爱国方式的表达是没有定型的。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怀疑我们对国家和民族的热爱。

 

我们认为,政教关系应该泾渭分明。政府无须赋予“三自”(或其教会领袖)政治上的地位与特权,也不应视“三自”教会的领导为中国教会唯一的代表;因为“三自”的领导阶层在中国过去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为了既得利益总是附和占主导地位的意识形态;没有勇气驳斥虚假,没有能力实行自已的信仰,没有洞察罪恶的敏锐和抨击罪恶的胆量,证明其不是上帝的先知;又因“三自”一贯曲解《圣经》、混淆真理,倒行逆施、天怒人怨,致使众教会极度不满,分崩离析。事实上,“三自”领导阶层已丧失了教会领袖的威望,失去了众教会的信任与爱戴。这种没有内容的“信仰”起初危害教会,终必危害社会,他们为既得利益可以否认圣经、怀疑上帝,还会忠于现世的政权吗?他们以圣经上的话笼络信徒,自己却不信圣经,他们连自己所讲的《圣经》都不信,还会相信别人所讲的(政治理念)吗?我们还指望这些满口谎言、唯利是图的人对社会有什么正面、积极的影响吗?这群人现在为眼前利益敢于混乱上帝的道,有一天,难道不会出卖民族利益吗?他们背弃了做人起码的诚实,符合我们民族的传统美德吗?这样的机会主义者于国于民难道不是极大的危害吗?

 

再者,整个“三自”体系貌合神离、勾心斗角;严重的官僚化,世谷化,使得教会(“三自”教会)死气沉沉。“三自”不能给予信徒灵性上的满足,导致信徒大量流向非“三自”教会;“三自”一方面把非“三自”教会定为“异端”“邪教”,一方面怂恿政府严厉打击非“三自”教会。常此下去,势必给人造成政府逼迫宗教的印象。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安定团结。另外,“三自”领导阶层往往把纯属信仰范畴的“信与不信”提到政治上矛盾、对立的高度来讨论,这是故意制造信与不信之间的隔阂与矛盾,其后果是对社会的又一危害。鉴于“三自”的腐败与分化,我们呼吁政府不要独尊“三自”罢黜“百家”。应该容许“三自”以外的教会合法存在,给予他们更多的说话空间。非“三自”教会普遍存在已是不争的事实,希望政府能正视这一现实。因为许多信徒在“三自”得不到灵性上的喂养,必然用另外的形式追求与上帝之间的亲密关系。这就叫非“三自”教会(或称非建制教会、家庭教会)。非“三自” 教会笃信圣经,注重灵性,热忱传福音;信众无尊卑贵贱之分;行政管理自下而上(从基层教会中推选出有威望的传道人来治理教会)。他们在追求与上帝亲密关系的同时实行上帝所要求的爱心;他们在表达信仰时,不被现世利益所左右,不与罪恶妥协;真诚纯朴,为信仰甘受苦难,这种人才是值得信赖的。此类型之教会源自涓涓细流,汇为滔滔江河,终成浩瀚大海!因其信仰的特性对真爱上帝的人是一种巨大的吸引力,是为“得道之至,天下顺之”!教会史上历次的灵性大复兴,都是由这种类型的教会带领的!

 

根据圣经的启示,教会应以基督耶稣为唯一的元首,而“三自”却以现世政权代替了元首基督。“三自”不是教会却狐假虎威地凌驾在教会之上,几乎成为政府宗教部门的下属机构,及时把政府的政策和意图化为教会的具体行动,不讲原则地响应党的一切号召。基督在“三自”里不过是装点门面的假头罢了。“三自”的行动与口号背道而驰,“自治、自养、自传”不过是骗人的幌子。“三自”背弃基督是显而易见的,其倡导的“自由主义神学”便是对基督信仰的根本否定;是处心积虑地给“另一个福音”寻找神学上的依据,这一神学形式是“三自”所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

 

我们十分清楚,似是而非的假道对圣洁教会的危害,较比疯狂的逼迫更为可怕,因为逼迫只能促进教会快速发展。因此,撒但总是装作光明的天使引诱教会走上歧途,欲使之自取灭亡。我们已识破撒但诡计,才大胆驳斥“三自”之谬误。我们不愿仰人鼻息,为混口饭吃而“忍辱负重”,也不再对“三自” 抱天真的幻想,许多人的幻想不是已经破灭了吗?事实证明,“三自”之路是行不通的!

 

我们严正谴责“三自”在信仰阐释和政教关系方面的严重错误!

 

我们强烈抗议“三自”对“福音派”的排斥与诋毁!

 

我们郑重宣告与“三自”的彻底决裂!

 

我们恳切呼吁一切真爱上帝的弟兄姐妹,不要再受假道的毒害!不要再为 “三自”效力了!不要再委曲求全,不要再贪图虚荣,不要再同流合污!要离开“大巴比伦”,“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要为真道竭力争辩(犹 3 ),要专心讨神的喜悦(加1 10 ),要至死忠心!(启12 11

 

先知号角不会长久沉寂!大卫的机弦敢为神国御敌!迦密山辩道之坛将重新筑起!神的时间到了,我们绝不迟疑!

 

 

 

刘义春,李志敏,罗云飞  1999 6 18 日于金陵协和神学院。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