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三十载的等候
2014/12/15 7:02:19
读者:220
■左守拙

三十载的等候

 

文/左守拙

《生命与信仰》第27期(最新一期)

 

编者:本文作者为95岁的左守拙弟兄,其三子左宁三帮助整理。老人在写的时候,一面流泪,一面疾书,曰:“唯其亲情可贵,比天高,比地厚,若没有爱,谈什么‘主义’,什么‘经典’都是空话!信望爱,唯有爱长存。”这对老夫妇因着主的爱和保守,曾经彼此忠心等候三十载;在这个人心悖逆、婚姻解体比比皆是的末世,他们一生忠贞不渝所持守的婚姻和爱情,实在是为主耶稣做了美好的见证。

 

陶俊兰姊妹(以下简称陶姊妹)(1926年7月16日—2014年7月11日)生于湖南宁乡,居世88载。18岁时与国军军官左守拙(字何才,以下简称左弟兄)结婚,先后生三子。1949年,左弟兄先在广州招收黄埔学生后带队去了海南岛,继往台湾,其时陶姊妹怀着三子不能跟随丈夫同行,母子四人寄居其父母家。从此他们夫妻分离三十载。

 

左弟兄与陶姊妹两人相认,缘于左弟兄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带弟兄驻扎在宁乡陶姊妹家中。陶姊妹的父亲因左弟兄是黄埔军校毕业生,且人品端正,夜晚闲来总是孤身灯下读书,于是为女儿订下终生。左弟兄在抗日常德会战中负重伤,手臂骨被子弹击碎,战地医院因条件差只能应急处理,要截肢,陶姊妹的父亲连夜步行百余里带钱去探望左弟兄,使他能转到常德教会医院治疗,并保住左手臂免于截肢。也是在那个时候,左弟兄开始信靠主耶稣基督,主不但医治了他的身体,更使他的灵魂得救。

 

1945年抗战胜利后,左弟兄将妻儿接到苏州团聚,此时他们的大儿子已经三岁,二儿子在苏州出生。一家人终于有一段安乐时光。但好景不长,1949年政府退出大陆,而陶姊妹当时身怀老三,即将临盆,不得已只能将她送回宁乡岳父母家,无奈左弟兄只身随军远走台湾,从此与妻儿分离三十载。头八年毫无音信。但她坚持以左弟兄为唯一所终,不听他言,决不改嫁。之后左弟兄的弟弟左赋才接母子全家移居衡阳市并安排一份工作。

 

陶姊妹在土产公司任会计兼出纳。她从不利用职务占任何“便宜”,为同事所敬重。她靠一份微薄薪水养活一家五口,虽生活贫困,却决不放松儿子学业。孩子食不裹腹足上无鞋,但陶姊妹用心教孩子努力学习,不因清贫而丧志。三个儿子渐次长大成人,相继成家。岁月如逝水,转眼已儿孙满堂。

 

三十年期间,陶姊妹备受艰辛与折磨,国内历次政治运动无一不受牵连,担惊受怕,小心过日子。自1957年起,左守拙弟兄辗转通过香港友人开始与妻子陶姊妹通信并接济家庭,使她在经济上渐显宽裕。分开的三十年间,他们彼此守身如玉,互勉互敬共渡艰难岁月。左弟兄在每次的书信中,都不忘记传福音与她。

 

在最艰难的日子中,陶姊妹的最锥心之痛是在困苦中只身守护着三个孩子,吃不饱穿不暖,不得不让孩子很小就去劳作,贴补家用度日。那时大儿子才十六岁,小儿子才十一、二岁。三兄弟拉板车帮人送货,哥哥在前面拉,两个弟弟在后面推。有次装货时出意外老二被压碎手指,久医未能见效,最终只能锯掉,此痛刻骨铭心。国内历次政治清算批斗,受了许多委曲,尤其“文革”中更是遭到一生中最痛苦的磨难,被挂牌批斗、游街等等。多少月黑风高夜,多少腥风苦雨天,她以一个弱女子护着三个孩子,在苦海中载浮载沉几遭灭顶之灾。所幸她平日做人清白低调,善良贤淑,与人无私怨,深得周围同事和亲友的同情帮助。每次遭批斗后,夜晚同事朋友都会悄悄地来家中安慰她,使她能坚持下来,熬过那一段艰难岁月。

 

寒冬终于过去,1979改革开放之春风暖遍神州,陶姊妹得以携长孙抵香港,并在香港中华传道会红堪教会听道受浸,归于耶稣基督名下。1979年某天晚,香港一弟兄忽打电话给左弟兄,告知他的太太带孙子来到香港,请左弟兄快到香港去接应。也是在此时,夫妻分离三十年后首次听到彼此的声音,心中何等的激动!事出突然,一时间惊慌失措,左弟兄迫不及待立即向上级申请赴港见他们。但因当时他在台湾担任的公职身份敏感,不能赴港去见从大陆出来的人,为此左弟兄编了一个借口向上级谎称去香港看望年迈有病的姑妈。但后来左弟兄心中不安,向神祷告后,明白自己是基督徒,不该说谎;再则他心中想到自己曾担任将级军职多年,不该以虚言待国,但又想到太太陶姊妹苦了三十年才出来,如不能相见,甚至担心妻子有可能会绝望自杀。所以,左弟兄便坦诚向长官承认他不该说谎,并无所谓在港的姑妈,只有一个离别了三十年的妻子在那里翘首以盼。准不准赴港,悉听上级安排。没想到居然感动当局。神应允成全了此事,使长官特别批准成行。

 

陶姊妹在港等左弟兄半年多后见面。这期间幸有香港教会弟兄无微不至的照应,甚至牵她的手教她如何看红绿灯过马路。其中有一弟兄是香港某中学的老师,本来素昧平生,却如此关心一个刚从大陆出来的老太太,这是只有信主的人才有如此的爱心,这实在是主的恩惠慈爱!

 

左弟兄在港购房定居后,曾数年帮台湾人士与在大陆的亲友取得联系,安排他们在港见面会亲(此时台湾尚未开放岛内人士到大陆探亲,两岸亲友见面只能在第三地)。多个家庭亲友分离数十载后在此重逢,相拥而泣。陶姊妹是个极有同情心的人,虽家中常客满为患,自家生活难免受打扰,但乐此不疲,深得两岸亲友的钦佩。

 

后来陶姊妹取得香港永久身份证后,方得入台定居。多蒙教会诸弟兄姊妹亲切相助,生活渐入佳境,无虞匮乏。陶姊妹与左弟兄一起到台湾后,加入台北南海路教会。当地教会的老少对他们皆敬佩爱护,均认为神听了教会弟兄姐妹为他们夫妻多年的祷告,才得以夫妻团聚,见证了神的大能。在台湾,陶姊妹从事不少公益活动,能登大雅之堂,出入政界名人重地,雍容华贵不逊于人。

 

陶姊妹从国内到港台后,从不忘记昔日帮过她的人,并想方设法找到他们,每年都会接济帮助他们。有些同事已不在人世,也要找到他们的后人以报前恩。这些事在衡阳老家成为一段佳话。在陶姊妹身上有着中国女人诸多优秀品质,勤劳贤淑,不慕虚荣,外表柔弱,内心刚强,从一而终。

 

左弟兄夫妻久别重聚,曾经自责自己竟然两手空空与妻子见面,但陶姊妹安慰丈夫:“你在青春岁月跟随了国军,尽忠职守,生死以之,虽没发财,也心安理得。我宁愿有个洁身自爱永不变心的穷丈夫,也不愿跟随一个飞黄腾达抛妻弃子的阔老公。况且你今儿孙满堂,应无遗憾。你在战场上九死一生,身负重伤,几乎以身殉职。幸能到台湾,比起老家那些和你一样从军的兄弟来说,不知要幸运多少倍。”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他们凡事感恩的见证,委实如同云彩一般美丽,深深激励着后人,见证了父神长阔高深的爱和恩典。

 

陶姊妹去世前,曾瘫痪在床失智一年多。有一日,惠州教会的几位弟兄姊妹来探访时,大家跪在地上为她祷告,以为她无知觉,祷告完后,结果她睁开眼睛清楚地说了声:“阿们”,并且双眼流出眼泪。左弟兄谈及当时的感觉是如同看到主耶稣命令拉撒路从坟墓里死里复活出来的场景,心中非常震撼,深知主从没有离开她。

 

陶姊妹的遗骨安置在惠州的墓园中,安息礼时,台湾南海路教会也委托弟兄前来送葬。这是一个归荣耀与神的信徒,他们夫妻两人和他们的家庭见证了主的信实,神是他们的荣耀,主也从他们的身上得了荣耀!愿荣耀归于主直到永远。阿们。

 

如今他们的长子也于今年被主召回天家,母子同在主的怀中,这是一个因信靠主而蒙福的家庭。人世间的一切终将过去,我们都是主内的人,在神那里会得到永生。左弟兄坚信陶姊妹必会等得到自己,如同当时他们两人苦等三十年后终于团聚,相信在天堂定会重聚。“我且要住到你的殿中,直到永远。”那时一切都将无限美好,那里没有烦劳没有纷争,“躺卧在青草地上和可安歇的水边”,和众圣徒同享天国中永远的福乐。

 

左守拙  出生于国内,后至台湾;现居中国大陆。

 

左守拙老人95岁,摄于2014年10月12日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