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不要怕,只要信
2015/7/20 15:10:40
读者:2396
■慕溪

生命季刊 第72期  2014年12月

 

 

耶稣听见就对他说:“不要怕,只要信……”(路加福音8章50节)

 

入党

 

2002年的一个夏天,科长要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说是找我有事。落座后他劈头就问我,听说你信耶稣?我说是的。他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要知道,你是一个共产党员,只能有一个选择:要么跟党走,要么信你的教(耶稣)。我不假思索地对他说,我退d。他说,好。

 

一切都来得很突然,也没想到退d的事就这样解决了。其实事情远没有那样简单。

 

我在一家国有钢铁企业工作,科长和我一样,原来都在车间当普通工人,后来通过关系,都被抽调到厂保卫科干经济警察,属于工人编制。巧合的是,当初我们还曾经在一个班组,他是我的班长,我们以前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不仅是我入党的推荐人,而且我的入党申请书还是他帮着写的。

 

他和厂长的关系很铁,来保卫科,只不过是跳板,两年不到就调走了。先到机关科室当科员,后来下到车间担任支部书记。岂料几年以后他又调了回来,成了我的上司,当上了保卫科科长,义正辞严地和我谈起了信仰。

 

我从小跟着外婆、妈妈信主,长大后有时也到教会去,只是生命没有多少改变,直到1995年遇到现在的妻子,我的生命才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其实在和妻子谈恋爱那一年,我已经决定不再信主了,原因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婚姻总是没有着落。因为弟兄三人,我是老大,妈妈没工作,弟弟们还在上学,父母催逼我赶快找一个人成家出去,好尽快减轻家里的负担。他们托人提了好几个女孩子,我一个都看不上。他们便整日在我耳边絮叨,弄得我心烦意乱,向神祷告也不蒙垂听,一气之下,我竟愚昧地给神期限,让祂成全我的婚姻,结果期限过去,我的婚姻还是一片空白,于是我决定不信主了。

 

真是神的怜悯,自己刚刚决定不信主,教会的胡弟兄到我家里探访。他听说我在教会看中了一位姊妹,特地来牵线搭桥。于是我和这位姊妹相恋了(她成了我现在的妻子),我又去了教会,在她的帮助下,我慢慢地和神建立起了关系。

 

和妻子初谈时,单位正在讨论我的入党问题。当初写入党申请书,我就是为捞取好处来的。对于入党,信主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外婆说,咱们是信主的家庭,入什么党;妈妈说,年轻人哪能不追求进步;一位老弟兄说,你不要给人家当垫脚石,当枪使。

 

这个时候我不想再入党了,但我又没有勇气拒绝,更没有勇气站起来表明自己是基督徒。

 

妻子当然不希望我入党,但她没有直接拦阻,她知道我的生命光景,有多大的身量做多大的事情;她以神的话语引导我人生的方向,告诉我真正的祝福是上帝的同在。

 

在苦闷、矛盾和挣扎之中,1995年的七月,我入了党。也是在这个月,我在教会中受了洗。当我受洗后,一个弟兄马上兴奋的问我,你可感到里面和以前不一样了?其实当时我倒没觉得和以前有多大的区别,但慢慢地,通过聚会、祷告、读经、交通以及和弟兄姊妹的交往,我和神之间的距离渐渐拉近了,我的生命不断地转变,以前世上有些看为好的事情,现在反而讨厌了。

 

现在来看,教会当年为我施洗是欠妥的。那时我所在的教会同工,几乎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真理装备虽不是很完全,却是非常单纯,也许,正是这份单纯蒙了神的纪念。当然,妻子后来也为我背了黑锅,以后加入的同工指责她一开始不拦阻我入党。

 

入党不久,单位内部人员调整,我被分在了另外一个班组,恰巧第二天我要到外地去,班长将“铁耗子”的赔偿款(其实所谓的赔偿款,就是纵容外面的人来工厂偷盗工业原材料,然后堂而皇之的以国家财产受到损失为名让他们交钱,因为没有罚款权,美其名曰叫做赔偿经济损失,又简称赔偿费)给我,说是给我做路费,我拒绝了,说,我是一个基督徒,不能这样做。他诧异地说,你是共产党员。我说,迟早我会退d的。他没想到我会拒绝,显得很尴尬。此后还和我提过一次分赃,再一次被我拒绝,他便恼羞成怒,不仅在外面搞钱把我给甩开,工作、讲话有时还故意和我对着来。

 

他曾经当着我的面嘲笑我:信耶稣,头脑不好。岂料我调走几年后,他得了脑瘤,后来到上海手术,然而他的脑瘤切掉后还长。他除了上班,还在外面做生意,已拥有了几百万的资产。

 

内部人员调整,每一次对我来讲都是一场争战,每个班组都在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大肆捞取好处,从警队成立之初就是这个样子,这已是内部公开的秘密。他们分钱给我,我拒绝,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为了打消他们的疑虑,我只得向他们解释,我什么都不管。他们虽然生气,拿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孤立我,把我撇开,让我留在单位值班,他们外出搞钱。这样我正好可以一个人读经、祷告。有时将圣经金句写在笔记本上背诵,因为每次看到他们回来我就收起笔记本,竟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以至于有一次我抽屉的锁竟然给撬开了。

 

有了钱,警队的人聚集在一起就吃喝嫖赌。更为离奇的是,他们有的人甚至将自己的姘头和坐台小姐带到单位苟合。

 

这样的工作环境,让我觉得很难受,我向神祷告,求祂给我换一个新的工作。

 

大约是1999年,我像是里面有退d的感动,就主动找到同科的党小组长,表明自己的基督徒身份,要求退d。他和老科长竭力劝阻,晓以利害,我终于抵挡不住,不再提退d一事,他们也将这事压下不提了。

 

退d

 

虽然党章里清楚地写着入党、退d自由,可真正要退d,却没有那么容易。整个2002年的夏天,由于退d,我几乎是在煎熬中度过的。

 

先是机关支部委员找我谈话。他一开始是和颜悦色的劝告,见我不听,这位平时见面都是和和气气的支委,随即变换了脸色,他的表情充满了冷笑,语气里包含着不屑和敌视,对我说:信耶稣,真是愚昧。又拿着我退d前的思想汇报说,还说什么认真学习思想政治,提高个人道德修养,都是假话。这些的确是我为了应付支部布置的检查任务写的个人思想汇报,其实大家都是这样写的,都是走形式,他也心知肚明。见我还坚持自己的意见,他威胁我说,你如果要退d,你的工作就要调换,你要想清楚。我回答说,那就调换吧。他见我软硬不吃,又吓唬我说,支部要开除你的党籍。我问他,为什么要开除我的党籍,我又没犯什么错。他见我不吃这一套,就对我说,你写个事情经过,到支部会议上宣读。我听他这样讲,便乘机写了一些主里的见证,交给了他。他看了后讥笑不止,对我说,我让你写事情经过,你写的什么?随即将见证丢给了我。

 

感谢神,祂借着主内弟兄的口提醒我,让我及时写了份退d报告交给了他们,这样,才不致让他们先找理由开除我的党籍,否则,我就有可能由主动变为被动。

 

机关支部书记找我谈话,在他看来,我就像迷信的法**信徒那样痴迷不悟。他声色俱厉地对我说,我告诉你,不出三年,你的头脑就会出现问题,你的思想就会错乱。

 

厂政治处主任几次找我谈心。他说,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要退d,不但工作要受影响,而且人们还会用有色眼镜审视你,以后你的小孩参军、提干、甚至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他们看我不为所动,就诱导我:你只要写个保证,从此以后不再信耶稣,以前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感谢神,祂让我拒绝了。

 

神清楚地提醒我:只要信,不要怕。

 

他们当然不会让我在机关支部大会上宣读退d报告,而是停了我的工作。理由很冠冕堂皇:保卫科是个要害部门,经济警察首先要政治素质过硬,让我回家等候厂领导研究后给我重新安排工作。

 

这自然是个借口,当初进入保卫科还是考试的呢,只不过考试时,内定的人员每人都有一份标准答案拿在手里抄。整个公司几万职工,中共党员有几千人,极少听说过有人退d,而且还是一个年轻人因信耶稣而退d。这让厂党委极其难堪,他们认为我的退d是给党的工作抹黑,造成的影响很恶劣,整治我势在必行。

 

当时我们全家住在岳父母家,这期间,我的心里有时也有苦闷、不安。教会的刘弟兄、吕姊妹请我们到他们家,为我祷告,鼓励我不要惧怕。

 

关键时刻,组织上没有忘记爸爸—这位有着近三十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他来到了我们的住所,当着岳母的面,苦苦劝告我不要冲动,信主不要那么当真。看到我不为所动,他又着急地说,组织上准备提拔你的,这个样子人家怎么提你。看到我没有回头的余地,他愁容满面地说,你退了党,和组织上过不去,他们能放过你吗?我说,他们能把我怎样,不会将我开除出厂吧。岳母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也帮着爸爸劝我慎重。毕竟,他们还没信主,而且都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小弟突然打来电话,要我赶紧过去,我问什么事,他说,你快回来,老头(爸爸)快不行了。我吓了一跳,赶紧和妻子一道打车赶去,进了家门,就看到爸爸坐在椅子上,手伏在桌子上,痛哭流涕,肚子一鼓一鼓的。看到我来,他又用哀求的话语劝我不要执迷不悟。我向他解释,他说,好吧,你要是退d,我也不活了。我闻听此言,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小弟将我喊到门外,冷冷地告诫我说,如果老头出了意外,你们以后也别回来了。

 

妈妈满脸愁苦,一筹莫展。自从爸爸知道我要退d后,一直责怪妈妈带我们信主,甚至毁谤神,妈妈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在爸爸看来,我的退d,不但毁了我的前途,也使他的希望破灭了—他一直希望我们兄弟之中,至少有一个人能够混个一官半职,出人头地。二弟也信主了,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只有为我祷告。妻子好言向爸爸解释,耐心劝慰他,爸爸非但不听,反而破口大骂起我来:你是党的叛徒,是党的败类,你是甫志高(小说《红岩》中出卖江姐的叛徒),如果你要退d,我就和你们断绝关系。妻子闻言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大声说,不许你这样讲我丈夫,他是你儿子,可他更是我丈夫,我不许你这样讲他。我们都是成年人,你可以给我们建议,用得着为我们做主吗?

 

爸爸显然没有想到一向温顺的儿媳妇会和他当面翻脸,他楞了一下,突然不做声了。见爸爸不再说什么,妻子也改换了口气说,爸,我知道你为他的前途考虑,为他好,你心痛他,我难道就不心痛他吗?你可以不认我们是你的儿女,可我们不会不认你是我们的爸爸。过了一会,他肚子再也不一鼓一鼓的了,好象气全消了,竟然呼啦呼啦地吃起了面条。

 

事后,妻子说,爸爸当时的表现,明显是撒但在激动他的心。我问,你怎么敢拍桌子的?她说,我也不知道,是神带领的吧!

 

新环境—新功课

 

退d后,我被安排到一个车间干维修工。说实话,当初我向神祷告,要的是既环境好、又轻松的工作,这个工作环境还行,工作也轻松,我心里比较满意。

 

工作时间不长,我就觉得很难受。原来,班长是一个心理不正常的人,用熟悉他的人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人。班组几个人,一些人偷奸耍滑,迟到早退,他不管,我规规矩矩上班,工作兢兢业业、尽职尽责,他反而把我盯得紧紧的,脏活、累活都是叫我干,甚至找活让我干;非但如此,他还鸡蛋里头挑骨头,百般刁难我,搞得我整天心烦意乱,每天上班都觉得是件痛苦的事。

 

班长没事就挑我的不是,有时也找同事的茬;班里几个人,他都吵了个遍,几乎和我们每天都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有一天,他竟然找我吵了四次架,弄得我苦不堪言,同事都讨厌他透了。

 

同事和我商量,准备向车间领导反映班长私自偷卖成品油的事情,要求更换班长。此前他曾经以出卖回收的废油名义,连同新进的工业成品油一起卖掉。就在这时,车间换了主任,新领导上任,将人员打散,重新安排岗位,我被安排倒三班,也变换了工作。原来班组被收编,班长也因卖油的事情被同事告发而免职。

 

新的工作岗位很苦,也很危险,倒三班不说,还要爬高上低,干我以前从未干过的活。我恐高,就怕爬高上低。我来之前,相隔不到一年,这个车间就有两人高空坠亡,其中一人还是我们这个工段的。因为刚来,同事欺生,我还不熟悉工作环境,他们就将我推到最前面。第一次高空作业,我和同事上到转炉上面四十多米的地方更换氧枪,上面灰尘阵阵,下面热浪滚滚,因为拆卸氧枪法兰上的螺栓,必须有一人要钻进里面,同事谁都不肯进去,结果把我推进里面;进去我才发现,里面仅能蹲下一个人,有时还晃啊晃的,旁边没有护栏,仅靠一根安全带吊挂着,下面近20米是悬空着的,这意味着,一旦跌下来,就相当于从六层楼上摔下。

 

当时的感受现在还记忆犹新:我只惊骇得魂飞魄散,心中大叫,主啊!救我!

 

这种工作与当初向神所要的相差甚远。在保卫科,上班时想睡就睡,有床有被子;在车间倒三班睡不好觉是肯定的;但高空作业使我惧怕,我实在不能接受。下班回到家,我无力又拼命地向神祷告,求神给我开出路;面对妻子,我脸上写满了愁苦和无助。

 

妻子安慰我,开导我,告诉我不要逃避环境,我听不进去,她就默默地为我祷告。

 

车间主任和我是老乡,我找到他,希望还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他让我先给他买两包香烟,香烟买来,他也不提给钱,只对我说,你去找原来的作业长,只要他接受,我愿意放你。原来的作业长听罢我的想法,无情而又直截了当地拒绝我说:我们要的是有工作能力的人,你什么都不会干,我们不会要你的。我一听懵了,他以前曾经在别人跟前夸奖过我的工作,现在何以会出此言,我实在不明白,后来才想起,是以前的班长在他面前捣的鬼。

 

我痛苦极了,求神给我开出路,快快把我调走,神似乎对我毫不理会,我准备用世人的方法去行。

 

我提着礼物到车间主任家,他来者不拒,表示要给我换个工种,岂料这个工种车间不久就取消了。

 

妻子担当我的软弱,她认识一位姊妹,这位姊妹答应帮忙,她的丈夫是公司高管,他满口答应会在适时的时候帮忙,但这位姊妹只是在后来遇到过一次时,出于礼貌关切地询问过,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我害怕高空作业,和新班长商量,不安排我高空工作,可以多安排我地面作业,班长面无表情地说,班组的人都提这样的要求,我怎么办?

 

从前见面和我寒暄的人,现在见了我,如同陌生人;和我很熟甚至关系不错的人,我和他们打招呼,他们有的竟然不理我,好像从来不认识我似的。

 

我想到厂劳资科长,以前我们见面,总是客客气气,能讲上好一会话,在分配我下车间时,他阴沉着脸对我说,我们对你够客气的了,还给你两个地方任你选,要是其他人,分配他哪里他就要服从,没有什么条件可谈。

 

我的那位上司保卫科长看到我即将下到车间时,脸上掩饰不住幸灾乐祸的笑容,直言不讳地对我说,你是自找的。

 

也有少数“好心人”劝我,信仰何必那样认真呢?灵活点就是了:明着做你的党员,背着还做你的基督徒。

 

在保卫科的时候,一个同事向我透露消息说,我退d的事已惊动了公司党委书记,动我是必然的(最多是调换我的工作,将我打发到艰苦的地方去—这是他们能做的极限)。另一同事(党员)为我的遭遇打抱不平,让我找市委统战部。也有同事对告密的人表示愤慨,我则对他们说,我一点不恨向领导汇报我是基督徒的人,这是我的心里话。

 

老科长对我退d很生气。他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他对我说,我现在不在位了(退居二线),工作的事也帮不了你了。他说的是实话,同事告诉我,老科长在支部大会上说,他为什么会退d,这个问题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更多的人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大卫在诗篇22篇6~8节说:但我是虫,不是人,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凡看见我的都嗤笑我,他们撇嘴摇头,说:“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耶和华可以救他吧!耶和华既喜悦他,可以搭救他吧!”我感到这里讲的不仅是大卫,还有我,我似乎进入了绝望之地。

 

进入迦南之地

 

事实上,除工作上不如意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那就是房子。

 

我和妻子结婚是在外面租的房子,她怀孕后我们就搬到了岳父母家。早在中国放开房地产市场交易之时,我就主张在市场上买房子。和妻子商量,她回答说,自己向神祷告后,里面的引导是不带领买房。买房毕竟是一件大事,我也不敢自己自作主张,开始还能单纯的和她一起顺服神的旨意,渐渐地,一年年过去,随着房价一天天上涨,儿子也渐渐长大,爸爸妈妈催着买房,岳父岳母建议买房,已让我沉不住气了。我再次向妻子提出买房,她不表态,不说支持也不说反对,只是说你要想买就买。这种回答着实让我生气。不过她也陪我看过几次房子,但都没有买成。之前,一位姊妹的文具店转让给我们,妻子说神不带领我们干。后来表弟在商场里做鞋子生意,我在管理,不久因为换了工作忙不开,叫她管理,她也说神不带领她干。(那么她在干什么呢?她还在单位干她的缝纫工,我心疼她累,不让她干了,她说神带领她的工作,为的是向单位的人传福音。)现在又说神不带领我们买房子,真是岂有此理,我终于失去了耐心。

 

回到家中,我没有什么好脸色,一天和妻子也讲不了几句话。我已经心里在盘算,不想再回家了,甚至想到和她离婚。

 

这样的生活大约僵持了一、两个礼拜。一天上午,她参加完祷告会回来,对我说,有一套房子现在要卖,问我想不想买。我问是什么样的房子,她说是教会的。我问了价格,没有认真多想就决定了:买。我当时想,这回我要自己拿主意了,不管你反不反对我也要买。原来,市区的一个家庭教会几年前买了一套房子做聚会点,现在被公安、居委会盯上了,不得不处理掉。教会的李阿姨问了几个姊妹,她们都不愿买。李阿姨准备到房产中介挂起来卖掉,正好遇见妻子,就随口问她要不要买,没想到这一问我们就买下了这套房子。

 

刚刚买了房子住进去一年多,单位就通知我分房。这意味着,我们又有了一套房子,这真令我喜忧参半,喜的是又有了一套房子,忧的是买房的钱从何而来。前面房子刚花去十来万,借的债尚未还清,后面的房子虽是房改房,也要掏十五万多元。以我们的经济条件,只有卖掉其中的一套。妻子的姐夫说,两套都要,不可能。可是奇迹出现了,神不但为我们预备了买房子的钱,而且单位分的房改房,我们还装修一新住了进去。

 

妻子对我说,你要一套房子,神给你两套,超过你所求所想,神有祂的时候。我无言以对,只有感谢神。

 

单位有一位老师傅,他的妻子也是基督徒,当他得知我是基督徒时,就主动靠近我,帮助我,使我大得安慰。后来我又调进另一个班组,班长对我特别好,他知道我恐高,就不让我爬高上低,处处照顾我,甚至危险工作,他都冲在前面。渐渐地,我在工作上也能适应了。

 

班长鼓励我多学习掌握工作技能,他说,你有了技术,别人就拿不住你。妻子也提醒我学习技术。其实,我初到这个岗位伊始,就没安心干下去,所以对于学习岗位技术,根本就没上心。

 

妻子不止一次地对我说:神让我清楚地看到,祂就是要把你放在现在的工作环境中,要你学功课。但怕吃苦的心,使我听不进去,不愿接受。

 

神是奇妙的神,祂在我的心里作改变的工作。在礼拜聚会中,在经常读经祷告中,神借着祂的话语不断地开导我。尤其神借着我的妻子影响我的生命,我的人生观、价值观被不断地翻转。慢慢地,我开始不再被动地应付工作,而是潜下心来,注意观察、留心各种事物,主动尝试着上高空工作,锻炼自己的胆量,学习岗位技术。我的积极主动,得到了班长的赞许。

 

从前,我是一个高傲又自卑的人,总以为自己比别人强,不愿意谦卑,尤其是在保卫科工作,养成了骄横自大、好逸恶劳的恶习;可又觉得许多方面不如别人,生活中又胆小怕事、逃避现实。遇到妻子后,她的生命影响了我,我的内心有了改观。但神要我离开原来的工作,借着工作环境磨练我,改变我,让我对自己有了客观的了解,对神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祂让我的心谦卑下来,也让我对待问题不再是忧愁、惧怕和逃避,而是加添我力量,使我能靠着祂坦然面对各种环境。虽然我软弱,可祂的恩典够我用的。

 

原生态的家庭给我小的时候带来很多伤害,以至长大后我性格孤僻、暴躁、任性、麻木,不知道怎样和人相处。神借着妻子的帮助和弟兄姊妹的交通,医治了我里面的伤痛,开启了我的心窍,我开始变得柔和、安静了,性格也开朗起来,渐渐地知道了和人怎样相处。

 

以前我是一个头脑反应迟钝的人,随着与神的距离不断拉近,我非但头脑没有出现问题,思想没有错乱,反而思维反应比以前敏捷起来。

 

神不断地让我看见:一个人的强大,不是外在的强大,而是里面的强大,心灵的强大。我知道,神要让我做大丈夫,有责任,敢担当,拿得起,放得下。正如保罗所说:“我无论在什么境况都能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我的工作环境虽依然没有改变,但因着我的心态不断地被神调整和改变,面对各样环境,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的挑战,我已不再忧愁和惧怕,都敢于靠着主面对了。

 

看到我的生命有所改变,妻子兴奋地对我说,那时看到你因为工作改变而忧心重重、愁眉不展时,我却暗暗高兴,心里在说:神的祝福来了。

 

我们和爸爸的关系也逐渐好转,他虽然没和我们断绝关系,可对我退d的事还一直耿耿于怀。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在我们身上看到了许多神的见证,他也不再责怪妈妈了,更不去毁谤神了。神借着各样的事情磨练妈妈,终于让她知道一手抓世界,一手抓永生,是根本行不通的,她的生命被不断地对付更新。她对我们说,要在有生之年自己还能跑得动时多做主工。

 

行文至此,我的耳畔回荡着一首歌:……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认识主耶稣;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信靠主耶稣。走在高山深谷,祂会伴我同行,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

 

只要信,不要怕!有主陪伴完全够了。

慕溪中国大陆基督徒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读到生命季刊创刊以来所有文章。

不要怕,只要信

 

文/慕溪

《生命季刊》第72期

 

耶稣听见就对他说:“不要怕,只要信……”(路加福音8章50节)

 

入党

 

2002年的一个夏天,科长要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说是找我有事。落座后他劈头就问我,听说你信耶稣?我说是的。他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要知道,你是一个共产党员,只能有一个选择:要么跟党走,要么信你的教(耶稣)。我不假思索地对他说,我退d。他说,好。

 

一切都来得很突然,也没想到退d的事就这样解决了。其实事情远没有那样简单。

 

我在一家国有钢铁企业工作,科长和我一样,原来都在车间当普通工人,后来通过关系,都被抽调到厂保卫科干经济警察,属于工人编制。巧合的是,当初我们还曾经在一个班组,他是我的班长,我们以前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他不仅是我入党的推荐人,而且我的入党申请书还是他帮着写的。

 

他和厂长的关系很铁,来保卫科,只不过是跳板,两年不到就调走了。先到机关科室当科员,后来下到车间担任支部书记。岂料几年以后他又调了回来,成了我的上司,当上了保卫科科长,义正辞严地和我谈起了信仰。

 

我从小跟着外婆、妈妈信主,长大后有时也到教会去,只是生命没有多少改变,直到1995年遇到现在的妻子,我的生命才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其实在和妻子谈恋爱那一年,我已经决定不再信主了,原因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婚姻总是没有着落。因为弟兄三人,我是老大,妈妈没工作,弟弟们还在上学,父母催逼我赶快找一个人成家出去,好尽快减轻家里的负担。他们托人提了好几个女孩子,我一个都看不上。他们便整日在我耳边絮叨,弄得我心烦意乱,向神祷告也不蒙垂听,一气之下,我竟愚昧地给神期限,让祂成全我的婚姻,结果期限过去,我的婚姻还是一片空白,于是我决定不信主了。

 

真是神的怜悯,自己刚刚决定不信主,教会的胡弟兄到我家里探访。他听说我在教会看中了一位姊妹,特地来牵线搭桥。于是我和这位姊妹相恋了(她成了我现在的妻子),我又去了教会,在她的帮助下,我慢慢地和神建立起了关系。

 

和妻子初谈时,单位正在讨论我的入党问题。当初写入党申请书,我就是为捞取好处来的。对于入党,信主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外婆说,咱们是信主的家庭,入什么党;妈妈说,年轻人哪能不追求进步;一位老弟兄说,你不要给人家当垫脚石,当枪使。

 

这个时候我不想再入党了,但我又没有勇气拒绝,更没有勇气站起来表明自己是基督徒。

 

妻子当然不希望我入党,但她没有直接拦阻,她知道我的生命光景,有多大的身量做多大的事情;她以神的话语引导我人生的方向,告诉我真正的祝福是上帝的同在。

 

在苦闷、矛盾和挣扎之中,1995年的七月,我入了党。也是在这个月,我在教会中受了洗。当我受洗后,一个弟兄马上兴奋的问我,你可感到里面和以前不一样了?其实当时我倒没觉得和以前有多大的区别,但慢慢地,通过聚会、祷告、读经、交通以及和弟兄姊妹的交往,我和神之间的距离渐渐拉近了,我的生命不断地转变,以前世上有些看为好的事情,现在反而讨厌了。

 

现在来看,教会当年为我施洗是欠妥的。那时我所在的教会同工,几乎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真理装备虽不是很完全,却是非常单纯,也许,正是这份单纯蒙了神的纪念。当然,妻子后来也为我背了黑锅,以后加入的同工指责她一开始不拦阻我入党。

 

入党不久,单位内部人员调整,我被分在了另外一个班组,恰巧第二天我要到外地去,班长将“铁耗子”的赔偿款(其实所谓的赔偿款,就是纵容外面的人来工厂偷盗工业原材料,然后堂而皇之的以国家财产受到损失为名让他们交钱,因为没有罚款权,美其名曰叫做赔偿经济损失,又简称赔偿费)给我,说是给我做路费,我拒绝了,说,我是一个基督徒,不能这样做。他诧异地说,你是共产党员。我说,迟早我会退d的。他没想到我会拒绝,显得很尴尬。此后还和我提过一次分赃,再一次被我拒绝,他便恼羞成怒,不仅在外面搞钱把我给甩开,工作、讲话有时还故意和我对着来。

 

他曾经当着我的面嘲笑我:信耶稣,头脑不好。岂料我调走几年后,他得了脑瘤,后来到上海手术,然而他的脑瘤切掉后还长。他除了上班,还在外面做生意,已拥有了几百万的资产。

 

内部人员调整,每一次对我来讲都是一场争战,每个班组都在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大肆捞取好处,从警队成立之初就是这个样子,这已是内部公开的秘密。他们分钱给我,我拒绝,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为了打消他们的疑虑,我只得向他们解释,我什么都不管。他们虽然生气,拿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孤立我,把我撇开,让我留在单位值班,他们外出搞钱。这样我正好可以一个人读经、祷告。有时将圣经金句写在笔记本上背诵,因为每次看到他们回来我就收起笔记本,竟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以至于有一次我抽屉的锁竟然给撬开了。

 

有了钱,警队的人聚集在一起就吃喝嫖赌。更为离奇的是,他们有的人甚至将自己的姘头和坐台小姐带到单位苟合。

 

这样的工作环境,让我觉得很难受,我向神祷告,求祂给我换一个新的工作。

 

大约是1999年,我像是里面有退d的感动,就主动找到同科的党小组长,表明自己的基督徒身份,要求退d。他和老科长竭力劝阻,晓以利害,我终于抵挡不住,不再提退d一事,他们也将这事压下不提了。

 

退d

 

虽然党章里清楚地写着入党、退d自由,可真正要退d,却没有那么容易。整个2002年的夏天,由于退d,我几乎是在煎熬中度过的。

 

先是机关支部委员找我谈话。他一开始是和颜悦色的劝告,见我不听,这位平时见面都是和和气气的支委,随即变换了脸色,他的表情充满了冷笑,语气里包含着不屑和敌视,对我说:信耶稣,真是愚昧。又拿着我退d前的思想汇报说,还说什么认真学习思想政治,提高个人道德修养,都是假话。这些的确是我为了应付支部布置的检查任务写的个人思想汇报,其实大家都是这样写的,都是走形式,他也心知肚明。见我还坚持自己的意见,他威胁我说,你如果要退d,你的工作就要调换,你要想清楚。我回答说,那就调换吧。他见我软硬不吃,又吓唬我说,支部要开除你的党籍。我问他,为什么要开除我的党籍,我又没犯什么错。他见我不吃这一套,就对我说,你写个事情经过,到支部会议上宣读。我听他这样讲,便乘机写了一些主里的见证,交给了他。他看了后讥笑不止,对我说,我让你写事情经过,你写的什么?随即将见证丢给了我。

 

感谢神,祂借着主内弟兄的口提醒我,让我及时写了份退d报告交给了他们,这样,才不致让他们先找理由开除我的党籍,否则,我就有可能由主动变为被动。

 

机关支部书记找我谈话,在他看来,我就像迷信的法**信徒那样痴迷不悟。他声色俱厉地对我说,我告诉你,不出三年,你的头脑就会出现问题,你的思想就会错乱。

 

厂政治处主任几次找我谈心。他说,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要退d,不但工作要受影响,而且人们还会用有色眼镜审视你,以后你的小孩参军、提干、甚至工作都会受到影响……。

 

他们看我不为所动,就诱导我:你只要写个保证,从此以后不再信耶稣,以前的事情我们既往不咎。感谢神,祂让我拒绝了。

 

神清楚地提醒我:只要信,不要怕。

 

他们当然不会让我在机关支部大会上宣读退d报告,而是停了我的工作。理由很冠冕堂皇:保卫科是个要害部门,经济警察首先要政治素质过硬,让我回家等候厂领导研究后给我重新安排工作。

 

这自然是个借口,当初进入保卫科还是考试的呢,只不过考试时,内定的人员每人都有一份标准答案拿在手里抄。整个公司几万职工,中共党员有几千人,极少听说过有人退d,而且还是一个年轻人因信耶稣而退d。这让厂党委极其难堪,他们认为我的退d是给党的工作抹黑,造成的影响很恶劣,整治我势在必行。

 

当时我们全家住在岳父母家,这期间,我的心里有时也有苦闷、不安。教会的刘弟兄、吕姊妹请我们到他们家,为我祷告,鼓励我不要惧怕。

 

关键时刻,组织上没有忘记爸爸—这位有着近三十年党龄的老共产党员。他来到了我们的住所,当着岳母的面,苦苦劝告我不要冲动,信主不要那么当真。看到我不为所动,他又着急地说,组织上准备提拔你的,这个样子人家怎么提你。看到我没有回头的余地,他愁容满面地说,你退了党,和组织上过不去,他们能放过你吗?我说,他们能把我怎样,不会将我开除出厂吧。岳母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也帮着爸爸劝我慎重。毕竟,他们还没信主,而且都经历过多次政治运动。

 

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小弟突然打来电话,要我赶紧过去,我问什么事,他说,你快回来,老头(爸爸)快不行了。我吓了一跳,赶紧和妻子一道打车赶去,进了家门,就看到爸爸坐在椅子上,手伏在桌子上,痛哭流涕,肚子一鼓一鼓的。看到我来,他又用哀求的话语劝我不要执迷不悟。我向他解释,他说,好吧,你要是退d,我也不活了。我闻听此言,吓了一跳,不知如何是好。小弟将我喊到门外,冷冷地告诫我说,如果老头出了意外,你们以后也别回来了。

 

妈妈满脸愁苦,一筹莫展。自从爸爸知道我要退d后,一直责怪妈妈带我们信主,甚至毁谤神,妈妈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在爸爸看来,我的退d,不但毁了我的前途,也使他的希望破灭了—他一直希望我们兄弟之中,至少有一个人能够混个一官半职,出人头地。二弟也信主了,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只有为我祷告。妻子好言向爸爸解释,耐心劝慰他,爸爸非但不听,反而破口大骂起我来:你是党的叛徒,是党的败类,你是甫志高(小说《红岩》中出卖江姐的叛徒),如果你要退d,我就和你们断绝关系。妻子闻言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大声说,不许你这样讲我丈夫,他是你儿子,可他更是我丈夫,我不许你这样讲他。我们都是成年人,你可以给我们建议,用得着为我们做主吗?

 

爸爸显然没有想到一向温顺的儿媳妇会和他当面翻脸,他楞了一下,突然不做声了。见爸爸不再说什么,妻子也改换了口气说,爸,我知道你为他的前途考虑,为他好,你心痛他,我难道就不心痛他吗?你可以不认我们是你的儿女,可我们不会不认你是我们的爸爸。过了一会,他肚子再也不一鼓一鼓的了,好象气全消了,竟然呼啦呼啦地吃起了面条。

 

事后,妻子说,爸爸当时的表现,明显是撒但在激动他的心。我问,你怎么敢拍桌子的?她说,我也不知道,是神带领的吧!

 

新环境—新功课

 

退d后,我被安排到一个车间干维修工。说实话,当初我向神祷告,要的是既环境好、又轻松的工作,这个工作环境还行,工作也轻松,我心里比较满意。

 

工作时间不长,我就觉得很难受。原来,班长是一个心理不正常的人,用熟悉他的人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人。班组几个人,一些人偷奸耍滑,迟到早退,他不管,我规规矩矩上班,工作兢兢业业、尽职尽责,他反而把我盯得紧紧的,脏活、累活都是叫我干,甚至找活让我干;非但如此,他还鸡蛋里头挑骨头,百般刁难我,搞得我整天心烦意乱,每天上班都觉得是件痛苦的事。

 

班长没事就挑我的不是,有时也找同事的茬;班里几个人,他都吵了个遍,几乎和我们每天都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有一天,他竟然找我吵了四次架,弄得我苦不堪言,同事都讨厌他透了。

 

同事和我商量,准备向车间领导反映班长私自偷卖成品油的事情,要求更换班长。此前他曾经以出卖回收的废油名义,连同新进的工业成品油一起卖掉。就在这时,车间换了主任,新领导上任,将人员打散,重新安排岗位,我被安排倒三班,也变换了工作。原来班组被收编,班长也因卖油的事情被同事告发而免职。

 

新的工作岗位很苦,也很危险,倒三班不说,还要爬高上低,干我以前从未干过的活。我恐高,就怕爬高上低。我来之前,相隔不到一年,这个车间就有两人高空坠亡,其中一人还是我们这个工段的。因为刚来,同事欺生,我还不熟悉工作环境,他们就将我推到最前面。第一次高空作业,我和同事上到转炉上面四十多米的地方更换氧枪,上面灰尘阵阵,下面热浪滚滚,因为拆卸氧枪法兰上的螺栓,必须有一人要钻进里面,同事谁都不肯进去,结果把我推进里面;进去我才发现,里面仅能蹲下一个人,有时还晃啊晃的,旁边没有护栏,仅靠一根安全带吊挂着,下面近20米是悬空着的,这意味着,一旦跌下来,就相当于从六层楼上摔下。

 

当时的感受现在还记忆犹新:我只惊骇得魂飞魄散,心中大叫,主啊!救我!

 

这种工作与当初向神所要的相差甚远。在保卫科,上班时想睡就睡,有床有被子;在车间倒三班睡不好觉是肯定的;但高空作业使我惧怕,我实在不能接受。下班回到家,我无力又拼命地向神祷告,求神给我开出路;面对妻子,我脸上写满了愁苦和无助。

 

妻子安慰我,开导我,告诉我不要逃避环境,我听不进去,她就默默地为我祷告。

 

车间主任和我是老乡,我找到他,希望还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他让我先给他买两包香烟,香烟买来,他也不提给钱,只对我说,你去找原来的作业长,只要他接受,我愿意放你。原来的作业长听罢我的想法,无情而又直截了当地拒绝我说:我们要的是有工作能力的人,你什么都不会干,我们不会要你的。我一听懵了,他以前曾经在别人跟前夸奖过我的工作,现在何以会出此言,我实在不明白,后来才想起,是以前的班长在他面前捣的鬼。

 

我痛苦极了,求神给我开出路,快快把我调走,神似乎对我毫不理会,我准备用世人的方法去行。

 

我提着礼物到车间主任家,他来者不拒,表示要给我换个工种,岂料这个工种车间不久就取消了。

 

妻子担当我的软弱,她认识一位姊妹,这位姊妹答应帮忙,她的丈夫是公司高管,他满口答应会在适时的时候帮忙,但这位姊妹只是在后来遇到过一次时,出于礼貌关切地询问过,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我害怕高空作业,和新班长商量,不安排我高空工作,可以多安排我地面作业,班长面无表情地说,班组的人都提这样的要求,我怎么办?

 

从前见面和我寒暄的人,现在见了我,如同陌生人;和我很熟甚至关系不错的人,我和他们打招呼,他们有的竟然不理我,好像从来不认识我似的。

 

我想到厂劳资科长,以前我们见面,总是客客气气,能讲上好一会话,在分配我下车间时,他阴沉着脸对我说,我们对你够客气的了,还给你两个地方任你选,要是其他人,分配他哪里他就要服从,没有什么条件可谈。

 

我的那位上司保卫科长看到我即将下到车间时,脸上掩饰不住幸灾乐祸的笑容,直言不讳地对我说,你是自找的。

 

也有少数“好心人”劝我,信仰何必那样认真呢?灵活点就是了:明着做你的党员,背着还做你的基督徒。

 

在保卫科的时候,一个同事向我透露消息说,我退d的事已惊动了公司党委书记,动我是必然的(最多是调换我的工作,将我打发到艰苦的地方去—这是他们能做的极限)。另一同事(党员)为我的遭遇打抱不平,让我找市委统战部。也有同事对告密的人表示愤慨,我则对他们说,我一点不恨向领导汇报我是基督徒的人,这是我的心里话。

 

老科长对我退d很生气。他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他对我说,我现在不在位了(退居二线),工作的事也帮不了你了。他说的是实话,同事告诉我,老科长在支部大会上说,他为什么会退d,这个问题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更多的人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大卫在诗篇22篇6~8节说:但我是虫,不是人,被众人羞辱,被百姓藐视。凡看见我的都嗤笑我,他们撇嘴摇头,说:“他把自己交托耶和华,耶和华可以救他吧!耶和华既喜悦他,可以搭救他吧!”我感到这里讲的不仅是大卫,还有我,我似乎进入了绝望之地。

 

进入迦南之地

 

事实上,除工作上不如意之外,还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那就是房子。

 

我和妻子结婚是在外面租的房子,她怀孕后我们就搬到了岳父母家。早在中国放开房地产市场交易之时,我就主张在市场上买房子。和妻子商量,她回答说,自己向神祷告后,里面的引导是不带领买房。买房毕竟是一件大事,我也不敢自己自作主张,开始还能单纯的和她一起顺服神的旨意,渐渐地,一年年过去,随着房价一天天上涨,儿子也渐渐长大,爸爸妈妈催着买房,岳父岳母建议买房,已让我沉不住气了。我再次向妻子提出买房,她不表态,不说支持也不说反对,只是说你要想买就买。这种回答着实让我生气。不过她也陪我看过几次房子,但都没有买成。之前,一位姊妹的文具店转让给我们,妻子说神不带领我们干。后来表弟在商场里做鞋子生意,我在管理,不久因为换了工作忙不开,叫她管理,她也说神不带领她干。(那么她在干什么呢?她还在单位干她的缝纫工,我心疼她累,不让她干了,她说神带领她的工作,为的是向单位的人传福音。)现在又说神不带领我们买房子,真是岂有此理,我终于失去了耐心。

 

回到家中,我没有什么好脸色,一天和妻子也讲不了几句话。我已经心里在盘算,不想再回家了,甚至想到和她离婚。

 

这样的生活大约僵持了一、两个礼拜。一天上午,她参加完祷告会回来,对我说,有一套房子现在要卖,问我想不想买。我问是什么样的房子,她说是教会的。我问了价格,没有认真多想就决定了:买。我当时想,这回我要自己拿主意了,不管你反不反对我也要买。原来,市区的一个家庭教会几年前买了一套房子做聚会点,现在被公安、居委会盯上了,不得不处理掉。教会的李阿姨问了几个姊妹,她们都不愿买。李阿姨准备到房产中介挂起来卖掉,正好遇见妻子,就随口问她要不要买,没想到这一问我们就买下了这套房子。

 

刚刚买了房子住进去一年多,单位就通知我分房。这意味着,我们又有了一套房子,这真令我喜忧参半,喜的是又有了一套房子,忧的是买房的钱从何而来。前面房子刚花去十来万,借的债尚未还清,后面的房子虽是房改房,也要掏十五万多元。以我们的经济条件,只有卖掉其中的一套。妻子的姐夫说,两套都要,不可能。可是奇迹出现了,神不但为我们预备了买房子的钱,而且单位分的房改房,我们还装修一新住了进去。

 

妻子对我说,你要一套房子,神给你两套,超过你所求所想,神有祂的时候。我无言以对,只有感谢神。

 

单位有一位老师傅,他的妻子也是基督徒,当他得知我是基督徒时,就主动靠近我,帮助我,使我大得安慰。后来我又调进另一个班组,班长对我特别好,他知道我恐高,就不让我爬高上低,处处照顾我,甚至危险工作,他都冲在前面。渐渐地,我在工作上也能适应了。

 

班长鼓励我多学习掌握工作技能,他说,你有了技术,别人就拿不住你。妻子也提醒我学习技术。其实,我初到这个岗位伊始,就没安心干下去,所以对于学习岗位技术,根本就没上心。

 

妻子不止一次地对我说:神让我清楚地看到,祂就是要把你放在现在的工作环境中,要你学功课。但怕吃苦的心,使我听不进去,不愿接受。

 

神是奇妙的神,祂在我的心里作改变的工作。在礼拜聚会中,在经常读经祷告中,神借着祂的话语不断地开导我。尤其神借着我的妻子影响我的生命,我的人生观、价值观被不断地翻转。慢慢地,我开始不再被动地应付工作,而是潜下心来,注意观察、留心各种事物,主动尝试着上高空工作,锻炼自己的胆量,学习岗位技术。我的积极主动,得到了班长的赞许。

 

从前,我是一个高傲又自卑的人,总以为自己比别人强,不愿意谦卑,尤其是在保卫科工作,养成了骄横自大、好逸恶劳的恶习;可又觉得许多方面不如别人,生活中又胆小怕事、逃避现实。遇到妻子后,她的生命影响了我,我的内心有了改观。但神要我离开原来的工作,借着工作环境磨练我,改变我,让我对自己有了客观的了解,对神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祂让我的心谦卑下来,也让我对待问题不再是忧愁、惧怕和逃避,而是加添我力量,使我能靠着祂坦然面对各种环境。虽然我软弱,可祂的恩典够我用的。

 

原生态的家庭给我小的时候带来很多伤害,以至长大后我性格孤僻、暴躁、任性、麻木,不知道怎样和人相处。神借着妻子的帮助和弟兄姊妹的交通,医治了我里面的伤痛,开启了我的心窍,我开始变得柔和、安静了,性格也开朗起来,渐渐地知道了和人怎样相处。

 

以前我是一个头脑反应迟钝的人,随着与神的距离不断拉近,我非但头脑没有出现问题,思想没有错乱,反而思维反应比以前敏捷起来。

 

神不断地让我看见:一个人的强大,不是外在的强大,而是里面的强大,心灵的强大。我知道,神要让我做大丈夫,有责任,敢担当,拿得起,放得下。正如保罗所说:“我无论在什么境况都能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我的工作环境虽依然没有改变,但因着我的心态不断地被神调整和改变,面对各样环境,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的挑战,我已不再忧愁和惧怕,都敢于靠着主面对了。

 

看到我的生命有所改变,妻子兴奋地对我说,那时看到你因为工作改变而忧心重重、愁眉不展时,我却暗暗高兴,心里在说:神的祝福来了。

 

我们和爸爸的关系也逐渐好转,他虽然没和我们断绝关系,可对我退d的事还一直耿耿于怀。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在我们身上看到了许多神的见证,他也不再责怪妈妈了,更不去毁谤神了。神借着各样的事情磨练妈妈,终于让她知道一手抓世界,一手抓永生,是根本行不通的,她的生命被不断地对付更新。她对我们说,要在有生之年自己还能跑得动时多做主工。

 

行文至此,我的耳畔回荡着一首歌:……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认识主耶稣;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信靠主耶稣。走在高山深谷,祂会伴我同行,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

 

只要信,不要怕!有主陪伴完全够了。

 

慕溪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