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平信徒与复兴
——忆半个世纪前的感恩经历
2016/9/12 10:24:14
读者:3292
■叶润身

生命季刊 总第11期 1999年9月

 

 

 

 

(上图为本刊资料图片:1944年成都全玉街交通聚会。

 

见证:平信徒与复

 

/叶润身

《生命季刊》第11期

 

 

我出生于江苏常州,从小在基督教学校读书,11岁信主。信主后生命完全改变。因为我想到神的恩典,就爱神,要回报神、荣耀神。每天早上,我都要灵修、祷告,求神引导一天的工作。这样,靠着神的力量,凡事都能行。1936年我19岁,日本入侵上海,我从上海流亡到西南,一路上历尽艰辛。在艰难危险中,我经历到神的保守、看顾和恩典,使我更加感恩。有一次要过黄浦江,我的箱子已经上了汽车,而人却因有事迟到了,没有上车。一个小时后,日本飞机轰炸黄浦江渡口,等我赶到江边时,我发现那辆汽车被炸,我看见我的箱子就漂在黄浦江上。逃到青浦时,我迷了路,天黑了,也不敢敲老乡的门,只好在一间小草棚中过夜。夜里非常冷,我就祷告,求神帮助我,不要让我在这么冷的天气冻病了。然后就睡了。一夜睡得很暖和,早上醒来,才发现原来一只大黄狗睡在我身边,使我不致受冷。后来过太湖时,看到土匪杀死了许多人,湖中漂着很多尸体,但神保守我,平安渡过太湖。到南京后,神又非常奇妙地带领我在南京大屠杀前十天乘船去了汉口。流亡道路上,我实在经历了很多神的恩典。

 

1938年,我到了重庆。在那里我人地生疏,言语不通,不知该如何谋生。但感谢神,我在一个进口商的公司找到工作。半年后,老板回香港,公司关门,我就自己接下去,一个人继续作“开元公司”。感谢神的保守,我的生意作的很成功,由一个人变成了六个人。后来开了一个“江南肥皂厂”,即现在的重庆肥皂厂;当时只有五、六个工人,现在已经是一千人的工厂了。

 

神这样祝福我,我就想:我应该怎样报答神呢?1941年,我看到当时的重庆教会甚是荒凉,全城只有六家教会,一个教会只有十几个人来聚会,最大的教会是戴家巷教会,也才只有五六十人。我心中很有负担,只盼望神的教会复兴。我就参与事奉,出去布道。布道我的语言不通,因我讲上海话,不会讲重庆话。后来我就和一位四川的高弟兄一起,组成了两个人的布道团。我买了一个鼓,每次出去布道时,我就带着这只鼓和一只板凳,先打鼓唱歌:“来信耶稣、来信耶稣,现在就来信耶稣!”然后,站在凳子上作见证,讲神怎样改变我,怎样带领我来到这里,然后那位弟兄就讲道。我们每周两次出去布道,每一次都有十几个、二十几个人听福音;最多的一次在公园里布道,有三百多人来听。不到六个月,参加布道团的人就增加到了十几位。我们就正式成立了“重庆基督徒布道团”,每周三、周六去公园、街头布道,后来也在教会里开布道会。后来一位内地会的宣教士Stephen Knight也加入我们的布道团,他是第一年来中国,只会讲几句中国话。他站在板凳上讲:“你信耶稣、我信耶稣,大家都来信耶稣;耶稣爱我、我爱耶稣!”他只会反复讲这几句话。后来又有两位姊妹章尚文、李文锦加入我们的布道团,她们在布道前先唱诗,吸引了许多人来听。章尚文姊妹是上海伯特利护士学校毕业的,后来就成为我的太太。布道团的事工很受神的祝福,重庆教会就开始了复兴。

 

1941年,有人从成都来告诉我们说,贾玉铭牧师在成都乡下办灵修院,当时天旱不下雨,当地的农民封建迷信,不认识耶稣,就认为是因为贾玉铭牧师在那里办基督教的灵修院而得罪了菩萨,因而天不下雨。他们就请贾牧师把灵修院搬走。贾牧师当然不愿意搬走,所以当地农民就恼怒贾牧师,他们竟然把贾牧师抓起来,扔到粪坑里。成都的弟兄姊妹就告诉我们这个消息,问我们是否可帮忙,把灵修院搬到重庆来。

 

布道团的弟兄姊妹很热心,经过祷告,就为灵修院找地方。后来在南山顶找到求精中学宿舍,可住三、四十人,风景也很好。贾牧师的灵修院就从成都搬到了重庆。贾牧师来了后,我们在公园路23号开了基督徒聚会处,每主日约有40至60人参加,由贾牧师讲道。许多高级政府官员也来听道,星期三在我家的祷告会也有许多将官参加,很是复兴。有一次是圣诞节,我们在一起聚会唱诗,一直到夜里很晚了还未结束,好几个警察就敲门进来干涉,说,这么晚了你们还在这里搞什么。结果一位少将就出去开门,警察一看,里面都是将官,就不敢再讲什么了。这位少将就告诉这些警察:今天是圣诞节,我们要庆祝耶稣的诞生。结果那些警察就走了。

 

由于我事奉很热心,当时内地会的宣教士、布道团的同工及贾玉铭牧师都就劝我去美国读神学院,装备自己,回来后再为中国教会所用。这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因为我当时生意作得很好,又开着肥皂厂;另一方面,我的英文不好,我也有顾虑。但我爱神,便祷告说:神,我愿意顺服你,只要你开路,我就往前走。1944年,内地会的Dr.Hougton给慕迪圣经学院发了电报,告知一中国基督徒要去学习,慕迪院长Hougton(二人同姓)立刻回电表示欢迎;我也顺利拿到了护照,换到了外汇,便丢下了当时的生意、肥皂厂、房子及别的产业,带着太太和7个月的长子彼得,绕道印度,乘船至澳大利亚,然后至加州,于1944年7月4日(正是美国国庆节)抵美。

 

1948年,在慕迪圣经学院学习了四年后,我本来准备代表慕迪回中国服事。慕迪有一个项目叫“电化布道”,我们准备带着汽车、发电机等电化器、及两吨专为印福音单张的纸回中国,运用这些设备传福音。当时我们把一切都准备好了,但突然收到一些信息,说中国政治局势将在六个月内改变,如果我们继续这个计划,所有这些设备将都会被政府拿去。所以,这个项目就取消了。这样,我就在美国留了下来,一边经商,一边开始了在北美华人教会的事奉。

 

回想半个世纪前重庆教会的复兴,我看到是一群爱主的平信徒被主爱激励,积极参与神国的事工,热心服事,教会才有了复兴。盼望今天的平信徒也再次起来,热心传福音,热心服事,兴旺主的教会。

 

叶润身  出生于江苏常州,1944 年来美。曾任芝加哥华人基督教联合会的执事会主席,芝加哥培德中心董事长;已安息主怀。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