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关于苦难(一至四)
2016/7/26 16:38:40
读者:3605
■施玮

生命季刊 总第11期 1999年9月

 

是谁把我置于这地上?

让我存活七八十年只为土中刨食?

是谁把我置于纷乱的世间?

让我终身挣扎,捆缚自己?

是谁让苦难漫溢人间

却令心灵向往平安?

 

我在波涛中被冲击、被索求

顾不上喘息,顾不上思想

这波涛与我何益?

若有一个至高的神

为何不伸手将它平息?

 

我在罪恶中沉陷、腐烂

张口便是谎言

行动便有劣迹

这样的生活已成习惯

我不敢相信——纯正仍有可能

 

我怀疑——

人类是否生于美善?

是世界污染我

还是我污染世界?

战争令我惊恐,血腥却引发狂欲

金钱索求我的生命

生存逼迫我出卖身心

 

这恶涛——如此猛烈

难道我能独自站立?

这逼迫——巨山压顶

难道我该为挺立而粉碎?

我能从哪里支取力量?

有谁向我解释苦难的意义?

 

看那!我们的生命伏于尘土

我们的肚腹紧贴地面

我们都像叶子渐渐枯干

罪孽好像风

把我们四处吹刮

谁能够抓住我?

谁能够坚固我?

去哪里寻找一块房角基石

做我生命之舟的压舱

 

所有的人都如地狱中的孤魂

被吹刮著——四处飘荡

阴风呼嚎 永无定所

转瞬即逝 孤立无援

我向谁去呼求?

谁能在这一切之上站立?

 

我没有枪也没有盾

谁把我赤裸地抛在这里?

灾难与罪恶四处蹲伏

苦难是它们呼出的鼻息

我时时被饿狮的眼光所惊吓

能够向哪里去躲藏?

那个扔下我的啊

为何掩面?为何不观看?

 

常问自己能够承担多少

也曾试著做那恶势的帮凶

但谁的声音

在心中严正责备?

谁让阳光

做我灵魂的镜子?

我在善与恶之间不得安宁

苦难是那淹渍我的卤水

 

生命早已不再新鲜活泼

呼息也无清香

我被压碎在泥尘中

以苦难为卧榻

翅膀已经折断

心灵已经麻木

生我的神——

你还有何期望?

 

我瞎著眼

被苦难抛跌

残伤的四肢放弃自己

我的哀鸣

不能远远传递

在土中蠕动受黑暗阻挡

我的梦想

是浪尖的闪光

片刻的喜乐加倍的忧伤

 

这世界还要逼迫我多久?

这生命还要索求我几时?

我的年岁——

谁替我数算?

我的悲苦——

谁替我称量?

谁拿得出答案安慰我?

谁能以光明偿付我?

 

 

 

我的心何其忧伤!

 

我被自己的郁闷

窒息

张大口呼喊——

却没有声音

不能向天举手

不能向前迈步

我的忧伤捆缚我

等在死地

 

我的心何其沉重!

 

充满了淤泥与污垢

我——被我心中的罪

谋害

七窍堵塞得不到空气

这颗沉重的心啊

拖著我——

坠向死亡的海底

 

我的心何其空虚!

 

四面呼求没有回应

终日吞食

尽都是虚无

我在饥饿中

枯干——

愤怒——

被风翻飞

如折断的芦苇

 

我满世界蹒跚——

寻一块

安息地

双脚所踏

尽都是异地他乡

茫茫大地

哪一方薄土能

属我?

葬我?

 

我的死期总是遥不可及

一生的追求却早早死去

徒然地

翻阅生命的日历

往昔将来留不下任何痕迹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坐看心中的圣殿

废弃坍塌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苦苦思索寻觅

更觉人之无处归依

 

当外面的饰衣层层被剥去

当脚下的台阶夷为平地

当附加的档案遭火吞没

面对贫乏与苍白

骄傲与自尊都瞬息崩溃

 

我的忧伤是大水

冲没了一切

却冲不走我自己——

我是洪荒后的一根枯枝

却没有鸟

将生命栖上枝头

我被心中的责问凌辱

因羞愧而向生命檄械

 

——苦难啊

你从我心中喷涌而出

完全地浸透,让我无一处干爽

——苦难啊

你从四周向我围困

严密浓稠,令我无隙可遁

 

我拿什么——

来抵挡你?

我拿什么——

来清洗你?

 

面对自己如同面对苦难

面对心灵如同面对黑暗

 

在自己灵魂的景象前

我瘫软如泥

被心中的恶追逐逃窜

我渴望粉碎被分散到四极

使我不再面对自己

不再为这丑陋的生命

负担责任

 

挣扎中

我一日比一日更想放弃自己

自省时

我一刻比一刻更加绝望

我呼求一位公正的法官

来判我死刑——

不求新的开始

只求永远结束

 

因著对自己的憎恶

我叛逆生命

因著对罪恶的软弱

我叛逆真理

因著对归途的绝望

我叛逆道路

 

谁拯救我?!

替我换一颗心

换一个生命?

 

三 

 

 

 

我们叛逆一切却不叛逆苦难

甚至把苦难

当作罪的遮羞布

生命如苔藓

在故宫的阴影中

存活并繁殖——阴湿平凡

以不奢望来拒绝阳光

 

谁是智慧人,可以明白这事

可以明白苦水从何而来?

我们的罪性

从何而来?

为何愚昧污秽自心中漫溢?

为何我们毁坏时光

毁坏自然?

 

我们的历史是虚空的历史

是权力的交替

是罪恶的繁衍

我们的时光是平庸的时光

是尸体的叠加

是虚伪的谎言

 

历史,被人性的贪欲所吞没

回头望去

只看到腐尸

只闻到除臭的香气

这劣质的香料以谎言制成

我们宁愿存活在自欺中

却不去面对

不去清理

 

我遥望那筑坛的皇帝

渴望体察

他心中对天的敬畏

却看见祭坛的石头

一块块运往边关

巍峨了长城;祭坛夷为平地

 

我倾听战鼓与号角

看英雄豪杰

为人的王战死沙场

我在长歌短行中

默然而泣

叹仁人志士

为人的国忧愤弃命

却历史无情功绩如烟

转回头,怎评那值与不值?

 

王座叠映 明暗难分

星月依旧 疆界迁移

谁能以死守住寸土?

人与地——

地与国——

国与人——

嗳,谁能明白它们的关联

谁能把故人故世评论?

 

苦难不在于苦难的经历

而在于那经历的徒然

苦难不在于那啼血弃命的人

而在于茫然无寻的我们

历史的虚妄产生苦难

历史的苦难产生虚妄

 

我从虚空中

与苦难一同被生出

回身扑去,摸不到任何真实

一代代的奋战

一代代的智虑

让我们离神愈远

离初态愈远

也令人类彼此分离孤立

 

漫长的时光啊

你如空洞 你如沼泽

美丑你都一口吞下

平庸与壮烈你都一手抹平

苦难——

雾遮了人类的归途

 

向往那初时的

美好与丰足

纯净的光

却难抵达此时此地

憎恶一切的劳碌苦斗

它在日光下——

毫无用处

只以贫瘠回报汗水

 

这地已被咒诅

这人已被咒诅

这劳苦已被咒诅

生命——

是汗流满面才得糊口

历史——

在荆棘的地上演绎

我们的苦难自始至终

永死的火湖是历史的句点

 

 

 

我们在世上生活

从东到西——

到处燃著欲望的火

金钱、血腥、肉欲——充塞视野

我们被一股股的洪流

席卷淹没

浮起来喘息的时刻

越来越少

 

我们在地上饮食

从冬到夏——

时时被灾难惊吓

干旱、洪涝、虫灾以及那不知名的

都需我们时时面对并付出

播种却难问收获

我们的安息生养在哪里

 

我们的年岁命定

你说转瞬却漫长难耐

你求长寿

却是弹指间灰飞烟灭

或谨慎苦度、或放纵浑噩

成功与失败都转眼成空

 

你笑我

我笑你

夜深时笑自己——

不知起源不知归踪

公正良善全无定论

 

苦读求知

问题却堆积如山

狂饮滥食

反添了饥饿蚀心

 

我的身体

就这么无奈地被囚于地球

心却常常怀著渴慕

奔向太空

在浩翰的宇宙中游寻

问——是否有万物的主宰?

 

时而接近极至的寒冷

时而接近灼白的火烟

在乳黄的雾中穿行

在黑蓝的空中停立问

是否有灵

在我身旁——

 

你是与我一样的探访者

还是这苍茫中的住户

你神秘的门向哪里开

你的言语是否有波的蹁跹

你是否能回答我的问题

是否有另一种饮食

供给我

 

我渺小若灰尘

我的问号

却多过地上的草

我靠地粮活著

我的灵

却渴慕天上的粮

我相信宇宙中有你存在

但为什么——

你的门不向我开?

也无言语答应我?

 

是你家中无那满足我的灵粮

还是我的问号

如沙尘堵住了门

我看地球渺小人生短暂

万事万物如一缕随风的雾烟

但谁能让我面对

真正的伟大与永恒?

 

上天入地 啼血寻觅

我的呼问

狂风般席卷

吹灭了人间天上所有的声音

 

孤独地

坐在劫后的寂静中

面对悲哀更面对萎缩

此时——

却有光从天外射入

此时——

却有答应自宇宙之外降临

 

我就是道路

我就是真理

我就是生命

从亘古到永恒,我是神

是你的创造者

      供给者

            答应者

 

你就是道路

你就是真理

你就是生命

我在死地向你呼求,你可曾听见?

既然我必归于尘土

你为何又要在母腹中将我塑捏?

我因著顽逆必背向你

你又为何给我这选择的权利?

 

神呵,你在高处站著

你在远处静观

你从根本上摇撼我

令我不能有片刻的安逸求

你把眼光离开我吧!

我不怕身在罪中

只求——得喘息

 

为何你不把怀我胎的门关闭?

又不将患难对我隐藏?

我终日面对患难战兢恐惧

你为何没有给我预备勇敢的心?

我注定要跌在地上粉碎

你又为何要安置那接受我的膝?

我命定被饥饿催逼终生

你又为何让我品尝哺养的奶?

 

地啊,处处向我长出荆棘地啊,

它时时要吞没我

神——

你让我管理世上万物

为何我却是万物中的最弱?

 

你知道我的劳苦

为何却眼看著我一无收获?

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吗?

能忍受你咒诅的责打?

我的心灵

岂是无知无觉的岩石?

能经受你的沉默?

 

你给我白昼又给我黑夜

为何白昼

我行走却无力量?

为何黑夜

我的床也不安慰我?

你说给了我你的形式

为何我常常受伤?

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

 

我的苦难从不被解释

我的屋、我的榻都充满惊吓

一生的光阴窄若手掌

卑微的存活岂能满足你?

你使我的根枯干

又剪除了上面美丽的枝

却为何不肯让我躺倒在土里?

 

你亲手造了人

为何

让人如虫存活、如蛆劳作?

恶人的灯未能熄灭

患难中却常见义者的泪眼

天赋的自由尊严在哪里?

你公正审判的手在哪里?

 

人既已离了你

你又为何再来将他们寻回?

你既要将我们寻回

又为何不斩断始祖离去的路?

为何将我们放逐在地上

又为我们保留天上的坐席?

 

你若是我的神啊

就来回答我!

你若让我存活著

就该来开我的眼目!

我不能被自己的瞎眼困著

让日子消耗在无指望之中

 

我被世界追逼、压碎

难道你定要我

如糠秕遭风刮散?

我被大地弃绝、抛出

难道你喜爱

我饥饿中的呻吟?

 

若你是道路

就用这道路劈开我四面的围困

若你是真理就

让这真理照亮这黑暗的全地

若你是生命

就让我经历生命的真实与火热

 

 

 

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

加增知识就加增忧伤

愁烦与忧伤从脚下的地中长出

刺痛并羁绊我

智慧因缺了信而成为愚妄

 

我是谁呢?

我是那个选择离弃丰满的人

我是谁呢?

我是那个选择离开甘甜的人

因著心中的背逆弃绝完全的美善

离开神的乐园飘流四地

 

我受咒诅因著选择了咒诅

它跟随我遍布全地

祸患原不是从土中出来

患难也不是从地里发生

这全地都是因著人而败坏

长出荆棘蒺藜与人争战

我们相互争战,与天地争战

心中的恶嗜血成性

 

苦难啊,你从人的本性上滋生

并溢出来——

污染全地淹没人类

咒诅啊,你从人的智慧中滋生

没有了对神的认识

那儿便成了撒但的温床

 

人的尊严

被惊恐——驱逐若风

罪恶如猛狮般

在身后跃踊

我们在旷野荒地

飘流逃避

寻不见可住的城邑

 

我们的苦难就是这无所归依

我们的饥饿就是这无所归依

 

造我的神啊!

你还要等我到几时呢?

天上的家园啊!

你还要等我到几时呢?

 

火蛇在众人间噬咬

恶狮遍地寻游吞吃

耶和华已在苦难中举起

人类的救主

我们不看你还要到几时?

我们在罪中、在苦难中

昏沉还要到几时?

我们拒绝救赎还要到几时?

 

耶稣——人类的救主啊!

你洁净的血早已流出

我们舍不得这身污垢

还要到几时?

你用十架上圣洁的自己

搭设了神人通道

我们在路口犹豫还要到几时?

你把选择的权利再次给了人——

人们啊

我们不选择耶稣而选择苦难

还要到几时?

 

“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

我伸手,无人理会”

 

父神啊

你因著爱

因著你独生儿子的血

已不再向

罪中的我们掩面

我们却因著罪

因著不信

向你掩面——

我们负担著这罪

还要到几时?

 

我们因人的智慧

而拒绝神的智慧

人类从你处偷来了

这对智慧的眼眸

神啊,你却是这眼眸中的生命

我们弃绝了生命的神

弃绝了光明本身

我们的智慧,便成了瞎眼人的眸子

 

我们被这没有生命的眸子欺骗

狂妄地判定黑暗的虚无就是一切

我们不相信一切未见的事物

却不曾怀疑

这眸子是无用的饰物

我们因得著了智慧就弃了你

却不知弃了你

就是弃了智慧

 

我在苦难中向你呼求啊

让我不再惧怕你的责备

我愿在你的责备中

——转回!

愿你的咒诅变为祝福的秋雨

流泪谷也是泉源谷

诅咒的也是祝福的

我们的神啊

愿你膏我的唇

愿有甜蜜的歌声飞出

做我的双翼飞离苦难


 

 

我从苦难中脱出、飞升

不靠自己的挣扎与修炼

只把最软弱的自己

放在神怀里

被天父抱到乌云的上面

 

不看外面的纷争

只看里面的平安

我主的救恩已成就

让我们畅饮这救恩的泉源

 

看那!看那!耶稣被举起

我们的救赎主被举起

如同旷野中举起的铜蛇

看他的人便得医治、存活

他受捆绑

只为了我们脱出捆绑

他担了人类所有的罪

举起的十架 是我们的赦令

 

仰望他吧!

因著仰望便与我们的救主相连

枷锁碎落、苦毒洗净

因信得救的人啊

你要感谢这地上的苦难

它让你向天呼求

这呼求已蒙父神垂怜

 

今世已是拯救的时代

聋子必听见这书上的话

瞎眼必从黑暗里得看见

我因著贫困而得你的丰盛

因著苦毒而得尝你的甘甜

 

你在净光的高处开江河

在谷中开泉源

 使沙漠变水池

你让哑巴歌唱

使瘸子跳跃像鹿

只为了叫人

看见——!

知道——!

思想——!

明白——!

这是耶和华的手所作的

这是父神的爱所成就的

 

哦!我是谁?

你竟不忍看我在苦难的坑中

哦!我不就是那个

叛负你的人吗?

你竟叫著我的名字

把我从地极领来,从地角召来

走那清洁人才得走的圣路

 

你对那被捆绑的人说

——出来吧!

你对那在黑暗的人说—

—显露吧!

你对我这污秽的人说

——清洁吧!

我便欢欢喜喜地跟上你

过水——过火——

水不能漫过我,火也不著我身

我在水中火里歌唱

歌唱你的名

因为这名救了我

 

这是救恩的时代啊

耶和华已在万国前露出圣臂

赎金早已付清

罪——我们不再属你

神为著自己的名

从苦难的炉中

拣选了你,拣选了我

我们便因此从苦难中大有所得

 

我们的罪都被他抛到身后

疲乏的,他赐能力

软弱的,他赐力量

我们如鹰展翅上腾

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

我们被神从世界赎出

歌唱著走向锡安

 

 

我歌唱苦难

因著前面的苦难欢欣雀跃

我在苦难中与神贴近

藉著苦难回到他身边

领受那生命的给养

 

感谢我的天父

让周遭都已黑尽

让我转望家园的灯光

让我从世界走回

安息在他的丰盛里

 

诸天都在歌唱

耶和华铺张穹苍

这光辉的幔子遮庇我

他的手又亲自来雕琢

 

我是多么贫贱的劣石

你却决意要琢我为宝器

我的不配

虽让我战兢恐惧

却祈愿——

这雕琢继续——再继续——

 

我的父啊

让我在疼痛中领受你吧

因著这疼痛

便确知你的工

确信父神的手不曾放弃我

便有喜乐的盼望满心

 

凡从神的就胜过世界

使我们胜了世界的是信心

在苦难的炼炉中

我们的信心金子般闪光

炼去一切污垢杂质

以纯银的心志归依神

 

我的神啊

感谢你在流泪谷等我

使我承沐你的秋雨之福

我的神啊

赞美你在干渴地等我

让我喝著你生命的活水

 

感谢苦难

让我的四肢软弱

我以婴儿的仰赖联结你

赞美苦难

让我的心志疲乏

得以忘却世界

单单看你!

 

我的父神以爱围抱我

经他过滤的苦难是膏我的油

那馨香——滋养我的灵

令我筋脉强健,充满并坚实

我在这苦难中沉到基底

双脚得力冲奔天路

 

我以苦难与父神联结

他在苦难中向我显现

我以苦难鉴察心灵

忏悔中被他亲手扶起

我以苦难体贴他心

他的大爱是力量之源

 

让我们歌唱苦难吧

它使我们得著永远的平安

让我们迎接苦难吧

它带我们得见父神荣光

让我们赞美苦难吧

它让我们美丽地进入永生

 

 

 

1999,7,24 写于阿尔伯克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