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我今俯伏主面前
2015/5/28 17:45:11
读者:4518
■施玮

生命季刊 总第11期 1999年9月

 

 

我今俯伏主面前,我希奇主恩典!像我这样的罪魁,主竟拯救归回!

 

我本罪人贪世福,哪里想到要主;为何无端来寻我,用爱围绕著我。

 

我比别人有何长?有何比人高尚?因此使你离天上,为我十架命丧?

 

主啊当我想自己,实在无一可以邀你青眼使你喜,我就只得希奇!

 

我既如此的蒙恩,自然应当认真爱你念你顺服你,才可对得住你,

 

但是可怜到如今,我心仍冷如冰!虽然明知你恩爱,仍是对你懈怠!

 

你虽预知我冷淡,对你刻变时翻,但你仍然要爱我,为我死为我活!

 

当我想到这样爱,不知泪从何来,满心感激我救主,希奇你的无故。

 

当季刊编辑要我写一点神对我创作的引领时,我心中涌起的是对神改变我生命的感慨,实在是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我跪在地上向主切切祈求,让他给我 能力来诉说他的大爱。在祈祷中神奇妙地领我去唱这首诗歌,它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令我泪如泉涌。在此之前我从没有唱过这首歌,但它却分明是我得救的写照,是我感恩的心曲。我实在是想引用这首长歌,来倾诉我这不配的罪人在神的大爱面前的战兢、惊喜、感恩与愧疚。

 

1999 4 17 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受洗归入主名。神,我的天父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一次纯洁的、真正的诞生。在我36 岁的本命年,神的强光照亮了坐在黑暗死荫地中的我,将他的爱如倾盆大雨般向我的心、我的人、我的生命泼倒。我被他的大爱震憾、摇动,多年□涩的歌喉被他亲手打 开。

 

1995 年起我基本上停止了自己的诗歌创作,因为这诗歌中没有真正的生命,没有真光。那种纯粹语言上的精雕细琢,令我感到无聊并虚弱;它的去处不是人 的心灵,而是空茫的黑暗。其中也有真诚,那是从心灵中发出的呼喊,问询,它纠缠著生命的苦痛与迷茫,带著对美的渴望与失望,向苍天射去,向广宇投去,向人类智慧的书海中冲去。但它却消失在茫茫之中,没有回应。

 

作为一个诗人,我不能回答自己对人生的疑问,更不能对生命有较透彻的认识。我的诗歌只能是停在对感观的描述、对心灵痛苦的宣泄上。它能给予同样在痛苦中挣扎的人们什么呢?再看整个中国现当代文学,除了那些假意呻吟、沽名钓誉之辈,只有两种情形与前途。一是表现苦难、上下求索真理与光明;一是对真理与光明绝望,沉溺于文字本身。这两种人归途都是死。一种痛苦、自杀,死在暴力和金钱中;一种软弱、等死,死在书桌前死在美丽的句子里。

 

诗与艺术本身应该是世上的光,是真理的载体,是对生命追问的回答。一个艺术家、一个诗人在诗艺上是可以提高再提高,但当你与真理和光明根本隔绝的 时候,载体的美丽还有何意义?当我在软弱中等死,在词语里耗费生命之时, 我不知道继续当这个“诗人”还有什么意义?

 

我以逃避的心态来到美国,以为逃避了诗人这个职份也就逃避了对生命的询问。但是当我离开了那个喧嚣的地方,当我抛开了那个躲在里面等死的“艺术” 外壳后,我却更深地被生命这个巨大的问号抓住。真理与光明吸引著我。我在这吸引与逃避间挣扎再挣扎。就在被撕裂的那一刻,神亲自来到我面前,来到我这愚顽人的面前。

 

在他第一次开启我、光照我的那个晚上,真理的光直射我这坐在黑暗死荫地中的人。他开启我灵里的眼,也向我打开了天上的门。我像一个困在黑屋子里的 人,被他领到了门外,带到了阔大的天地之中,甚至天地之外。我狂喜地翻开一本本书,播放一张张唱碟,那里面隐隐约约的光就透亮出来。查询后才知道这许多我所喜爱的艺术大家都是神的儿女,可是过去由于条件所限,也因著自己的愚顽,从来没有去把他们的艺术与他们信仰真正联系起来。以为学得很像,实则相差千里。对他们的艺术的理解停在字面,却没有看见这文字和音乐的背后是神的真光,他们的诗句之中是神的生命。

 

很快,我就不能再仅仅从这些艺术品中得到满足,而如饥似渴地扑进天父的怀里。在读经中、在祷告中,享受他纯粹的大爱,领受他的真理之光。在神的亲 自带引下,在与神相交的日子里,我越来越看到他的真实,也就越来越看到过去那个自我的虚空;他亲手把我提到高空,他的话语句句回答我、开启我,让我从世俗的、习惯的艺术桎梏中渐渐脱出,也让我从那个充满罪性的旧生命里渐渐脱出。

 

剥离的过程是极为痛苦的,但神的大手虽然沉重却又极其温暖。可我实在是一个不配领受他大爱的人,就像歌中所唱:“隐藏世界离不得,你的道路嫌太窄!微小自己舍不得,你的生命太苦默!”破烂污秽的自己,我是这样地舍不得;狭窄陈旧的艺术,我是这样地离不得。那罪中作乐,是这样地令我时常怀念;那世福的温床,是这样地让我挂牵。但我就像一块铁,虽然生了锈仍被神强大的磁场所吸,身不由己地扑向他,扑向真理与光明。每当我忍不住要用人的智慧来权衡一下利弊的时候;每当我想退回世界去的时候,神的大爱就在心中激励我。他的光是这样强烈地照彻世界和那过去的生命,使我一次又一次因那污秽与贫陋而战兢。我的性情是这样的败坏,神却定意要救我;我是这样地自甘堕落,神却不肯让我陷在泥中。我常问我的主,“你既知道我如此,何苦为我受死?你既知道我无良,何竟为我受伤?”

 

虽然我是这样的不配,虽然我仍是常常软弱,我却决意要作那个唱诗的人,赞美我主我神。我恳求神来破碎我,让他放在我里面的真光射出,让瞎眼的得看 见,让死亡的得苏醒。让所有和过去的我一样在苦难中呼问、挣扎、麻木等死的人,能看见真光,得到真理的回答,能享受到从苦难中飞升的喜乐。于是,我在四个月里写了近百首诗歌。又在神亲自的指教、带引下,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完成了长诗《关于苦难》。

 

《关于苦难》也是我整个生命寻求、认识、开启的过程;是神对我拯救的过程。从第一章外界苦难的围困到第二章内心痛苦的挣扎;从第三章被苦难淹没的 历史到第四章时空天地中的绝望,正是我过去的处境,是我一切的挣扎与呼问。但那一天神来到我面前,福音进入我的心。从第五章血气的责问到第六章圣灵智慧而平静的答言,神不再是与我无关,而真正成了我个人的救主。一问一答,他是这样父亲般以爱开启我。

 

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苦难在他的真光下被剖析,救恩在我的面前清晰显明,神的面容向我俯下,神的手向我伸来。那十架上举起的救主越过二千年的 时空折服我,我向他俯伏,被他的爱融化。第七章我因著主的救赎而从苦难中脱出、飞升;第八章我在主的怀抱里开始歌唱苦难迎接另一种“苦难”,因为苦难使我从世界转回;苦难使我投入他怀;苦难也让我常住他怀、贴近他心。

 

当我自己面对已完稿的《关于苦难》时,我却在此深感愧疚、有罪。由于自己是这样地舍不得“死”透;由于自己的懒惰和愚顽,我对我的恩主大大地亏欠 了。但我愿以一生呼喊、歌唱,只为了主耶稣说的一句话:“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1999 9 16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