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知罪、认罪、定罪、赦罪
2016/10/5 16:13:01
读者:2524
■辛立

生命季刊 第73期  201年13月

大卫在诗篇51篇中传扬的福音

 

文/辛立牧师

生命季刊微信“教牧园地”专稿

 

在国内教授《旧约概论》时,同学们常问的问题,就是历史书中的大卫和诗篇中的大卫。其反差之大、我们好像看到了两个人。我们很难把大卫所作的不讨神喜悦的事、以及降在他家的厄运,和神对他的评语、赐福真实地结合起来。

 

如果按照年龄和执政年代来看大卫的生平,在高低起伏的跌荡中,中年的大卫和拔示巴的关系、是他人生重要的转折点。大卫活了70岁:少年得志、青年受苦;30岁时在希伯伦作犹大的王7年,37岁开始在耶路撒冷作全以色列的王33年。大卫蒙神拣选、赐福,与神关系密切,杀死歌利亚,处理与扫罗的关系,建立统一王朝等业绩,突出体现在中年和拔示巴淫乱、谋杀乌利亚之前。此前的大卫,用“合神心意”很容易对号入座。此后的大卫,似乎与这样的评价不沾边。然而,正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大卫为神准备建造圣殿的材料。

 

我们对人,常常用三分坏、七分好,一半坏、一半好来评价。这样的思维模式,也会影响我们对圣经人物、甚至对属灵生命的解释或评论,“蒙恩的罪人”这一用语,常造成逻辑上的矛盾:既然蒙恩,就不应该是罪人;既然是罪人,那就没有蒙恩。我们真的需要把世俗观念中评判历史人物的标准,运用在解释神的恩典和真理的范围内吗?我们在神面前是一半好一半坏、还是被主耶稣的宝血洁净,成为纯洁无瑕的儿女?在这样的疑惑、思考、理解的过程中,大卫的诗篇51篇启发了我。

 

第一,诗篇51篇的背景

 

诗篇51篇原有的副标题,清楚地记载了作者和历史背景:“大卫与拔示巴同室以后,先知拿单来见他。他作这诗,交与伶长。”这首诗的作者是大卫;故事完整记载在撒母耳记下11:1-12:25节;其梗概是这样:

 

大卫王朝建立并稳定后的某年,当以色列众人出战亚扪人时,已过中年的大卫却留在宫中,一觉睡到日头平西。当他在阳台散步、看到正在洗澡的拔示巴时,差人把她接来,与她同房,使之怀孕。为了遮掩自己犯罪的事实,大卫将拔示巴的丈夫乌利亚从前线调回来,希望借着他们夫妻同房,转嫁责任,以避免淫乱的罪名。

 

大卫算计好了的一切安排,在忠诚尽职的乌利亚面前失效。召回来的乌利亚宁愿和守城兵住在一起,也不愿意享受夫妻欢乐。大卫在阴谋破灭后,用诡计把乌利亚送上战场的最前线,并且阵亡。7天后,大卫把拔示巴正式接到王宫,使之成为自己的妻子。

 

君王犯了罪要不要责备、由谁来责备?耶和华差遣先知拿单去见大卫。拿单从拥有成群牛羊的富人、诈取穷人仅有的一只羊羔来待客的故事讲起,先让大卫自己来审定。当大卫宣判: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行这事的人该死。拿单马上说:你就是那人!并宣告神的判决:刀剑必永不离你的家;你在暗中做的事,神要在日光中报应。大卫面对自己所犯的罪无可推诿,承认自己得罪了耶和华。拿单宣布了神的赦免和审判:你不至于死,你所得的孩子必定要死。

 

了解了诗篇的历史背景,我们阅读时所要面对最实际的问题:这首诗是大卫个人层面的悔改诗,还是为着以色列群体生命成长/灵命造就的福音诗?我们的理解是:这既是一首大卫个人从灵魂深处向神发出的悔改诗,也是通过具体的认罪悔改、经历神的赦免之恩,进而传扬神丰富的慈爱、怜悯、真理、恩典的福音。

 

也就是说,大卫是在个人生平中最低落的时期,在与神的关系、与人的关系、与自己的关系最糟糕的时刻,被神的恩典和慈爱拯救,被神永远不变的契约之爱触摸;生命在经历了神救赎的恩典、生命发生了彻底的翻转之后,真正认识到了福音的核心。我之所以有这样的理解,来源于诗篇本身的内容和结构。

 

第二,诗篇51篇的完整性:个人认罪和群体建造

 

按照希伯来经文的编排,诗篇51篇的顺序和结构十分对称。作者是在有序的写作中,按照先后顺序、逐步展开所要论述的真理,并且把核心句放在整篇诗的中间。

 

希伯来经文是按照20个经节编排的,中间包夹的是第11-12节。中文合和本将51篇排列为19个经节:前9节,后9节;中间包夹着第10节。按照希伯来圣经的编排,诗篇51篇的主题结构是这样:

 

立论: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洁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

 

中心句: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

 

结论: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

 

立论和结论形成了全诗整体架构,其中心和重点都是神:神的慈爱怜悯是救赎的保证;神的美意和神的喜爱,是人必须遵循和敬畏的基本法则。中心句是大卫最深的呼求和祷告;这也是悔改诗所要表达最深的认罪悔改和祷告呼求!犯罪的人要得到神的赦免、经历生命的更新,没有神所造清洁的心和正直的灵,可以说与救恩、与重生无缘!什么是被神丢弃,就是离开神的面。被丢弃、离开神的面从两方面表现出来:在人,就是里面没有清洁的心;在神,就是收回了祂的圣灵。里面没有清洁的心、被神收回圣灵都是从“心”、从“里面”开始,然后表现为外在的形式:被丢弃、离开。

 

在圣经中,离开神的面最早、最典型的例子,首先是亚当、夏娃被赶出伊甸园;接着就是该隐犯罪的直接后果。该隐没有清洁的心,被罪恶像蹲在门口的狮子吞吃、以致离开神的面,在地上漂流。对大卫来说,收回圣灵最近的例子,就是扫罗;神的灵离开扫罗之后,大卫曾经伺候过他;扫罗可悲、可怕的光景,大卫记忆犹新。这是大卫时代已经有了的整本圣经、所记载负面的教训!大卫害怕堕落到这样的光景!所以,他的认罪,首先是从个人开始;诗篇51篇的认罪必须是个人的。

 

但是,大卫所要表达的认罪,绝不是停留在个人层面。他把写好的诗交给伶长,让伶长谱曲、并且通过诗歌、音乐的方式,在群体、集体场合中唱出来,这不仅仅宣告:大卫犯罪了。而且有神更深的美意,这一点也从诗篇的结构中明确地体现出来:诗篇51篇的开始两节经文是立论的前言;最后两节经文是结论。

 

立论的两节是针对个人的: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这里突出的是“我”:大卫恳求神的慈悲怜悯遮盖自己,这是犯罪的大卫认罪的前提。如果没有神在契约中的永恒不变的慈爱和怜恤,我们所认的罪和世人说的抱歉或忏悔,就没有实质上的区别。

 

结论的两节是针对群体的:“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

 

锡安和耶路撒冷的城墙,都是代表以色列群体;中文翻译的“人”在原文中是复数,就是“人们”。

 

这里要特别注意的,是“随着你的美意善待锡安”中的“随着”,这是对立论句中“按照你的慈爱”更为详细的解释,这也是恩典的核心:恩典不仅仅是把“人所不配的赐给我们”、不仅仅是“不做工的得工价”;恩典更是“随着神的美意”,恩典的源头必须是神!恩典的内容是神的美意和善待!这就是我们的基督信仰:我们一切所有的恩典,从来源到内容,都是出于神。

 

圣经通过诗篇51篇告诉我们,个人的认罪是必要的,但决不能停留在此。个人认罪悔改的见证,必须带出群体献祭,敬拜的生活。认罪如果没有带出群体认罪悔改的见证和集体生命的圣洁敬拜,我们的工作就只作了一半。我们的信仰不仅仅是作对的事情、更在于作全的事情。

 

在教会生活中,我们有许多事情,都因主观认知的偏差,只作了对的一半,而没有作全,结果留下了许多遗憾。诗篇51篇突出神的主权和恩典,既是个人的认罪悔改、也是群体的建造。个人生活永远离不开群体生活的见证。我们一切认罪悔改的见证、必须落实到同心合一的群体敬拜!这是诗篇51篇教导的全备真理!

 

第三,知罪、认罪、定罪、赦罪

 

诗篇的中心句,把整篇诗分为三大部分:1-9节突出大卫知罪、认罪,和神定罪、赦罪。10-11节;突出神造清洁的心和正直的灵。12-19节突出生命改变后的脱离罪恶、以及在神美意中的群体献祭。我们先来看1-9节,经文采用包夹式的文学结构;按照主要动词的顺序、排列如下:

 

 

A.涂抹我的过犯/blot out(51:1)

 

B.洗除我的罪孽/wash away(51:2)

 

C.洁除我的罪/cleanse(51:2)

 

X.大卫知罪、认罪;神定罪、赦罪(51:3-6)

 

C.洁净我就干净/cleanse(51:7)

 

B.洗涤我就比雪更白/wash away(51:8)

 

A.涂抹我一切的罪孽/blot out(51:9)

 

在包夹式中,外框的A/A’:求神涂抹我的过犯/涂抹我一切的罪孽(blot out)。B/B’:求神洗除我的罪孽/洗涤(洗除)我就比雪更白(wash away)。C/C’:求神洁除我的罪/洁净了我就干净(cleanse)。中轴X则表述了:大卫知罪、认罪后,由神来定罪、进而赦罪。

 

我们先从文学结构上来看作者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首先,包夹式外匡经文的意思相同,都是大卫的恳求。第1、2节经文表明大卫求告的基础:求神按着他的慈爱、怜恤和丰盛的慈悲,涂抹、洗除、洁净大卫的过犯、罪孽、罪。这是诗篇51篇的基础:我们的救恩,完全依靠神的恩典:惟独恩典。

 

同时,大卫的认罪必须要被包夹在神的恩典中。离开了神的恩典、慈爱、怜恤、和丰盛的慈悲,不仅我们的认罪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罪孽过犯更无法洁净、涂抹、洁除。人在对付犯罪的事实上不仅无能为力;离开的神的恩典,任何试图靠着自己行为来脱离罪恶捆绑的动机和行动,不仅无效、也是在犯罪。

 

诗篇的作者特定地将人的认罪、“包夹式”的放在神恩典的主导和保护之下;也就是说,把人当尽的责任放在神绝对主权中间;这都反映出圣经全备的真理:我们的救恩,必须以神的恩典为基础;我们的救恩之所以成就,惟独恩典。在此基础上,人必须尽上自己当尽的责任。人的责任永远不能和神的恩典平行;人的责任必须在神的主权掌管之中、必须放在神的恩典之中。只有在神的恩典和主权之中,认罪才是有效的、全面的;并且由神来成全从人认罪、到神赦罪的完整救赎。这样的核心真理和文学结构,也同样表现在新约中,比如我们熟悉的约翰一书1:8-10节:

 

A.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

 

B.若认自己的罪,信实公义的神必赦免、洗净我们一切的罪和不义。

 

A’.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就是亵渎神,神的道不在我们心里。

 

自以为无罪的人、不认罪的人、自欺的人、亵渎神的人、没有真理、没有神的道在他心里的人,和神的救恩没有关系。他们没有被洁净、没有被赦免;罪和一切的不义仍然在他们身上。只有靠着神的恩典,脱离人的自欺和对神的亵渎,诚心地认自己的罪,信实公义的神必定赦免、洗净我们的罪和一切不义,让他的真理存在我们心里。在新约、旧约完备真理的基础上,我们来看大卫在51:3-6节表述的四个相互联系的内容:

 

第一,知罪: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第二,认罪: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面前行了这恶。

 

第三,定罪: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

 

第四,赦罪: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

 

大卫清楚地知道自己所犯的罪孽和过犯;因为罪常在他的面前。这是每一个认识神、明白神恩典的信徒最基本的特质。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一开始,就阐述了“认识神和认识人”的完整性:只有认识神,才能真正的认识人;不认识神的人也不认识自己。不在神的恩典中,不可能认识自己的罪、罪孽、过犯。

 

我刚来美国时,在北卡的夏洛特读书,这个城市正好赶上Jim Backer的丑闻。他因为贪污福音结构的钱财和淫乱,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提前出狱后继续作牧师,写了一本书,中文译本定名为《我错了》。这本书的把“我错了”的责任,都推给了别人:自己怕穷是因为从小父母亲没钱;自己外遇是因为太太先和别人关系暧昧;百万美金被挪用自己不知道。书中没有提到自己主动犯罪、唯独得罪了神。这就是:不知罪、进而不认罪。

 

只有在神的恩典、怜恤、慈悲、公义、清正、圣洁的光中,才有可能知道自己的罪,才有可能看到常摆在自己面前的罪;才有可能从心里发出真实的认罪:“神啊,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在你面前行了这恶。”大卫的认罪,是把常在他自己面前的罪,摆在神面前来认。知罪的事实,必须表现为具体认罪的行动。

 

在大卫知罪和认罪,必须进深为神的定罪:“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知罪、认罪是人当作的、是人当尽的本分;而定罪则永远是神的主权。我们的知罪和认罪,必须以神公义、清正的定罪为标准。我们决不能仅仅停留在知罪、认罪的层面,必须进深到被神定罪的责备和判断中。我们既不能用“惟有神才能定罪”,而忽略我们必须知罪、认罪的责任;也不能停留在自己知罪、认罪的层面,逃避神来定罪这一环节。因为没有神的责备、判断、定罪,就没有赦罪。神的赦罪,是以神的定罪为基准的。

 

圣经通过大卫的知罪、认罪,神的定罪,告诉我们重要的真理,在神恩典中包夹着的“人的责任”,离不开神的主权。只有神才能定罪;因为只有神在定罪、判断的时候,才能显为公义、显为清正。而“公义和清正”正是人所缺少的,人在定别人的罪、甚至在定自己罪的时候,无法做到公义和清正。因为只有神在罪的面前、在审判、责备罪人的时候,是公义、圣洁、清正的。

 

大卫在知罪、认罪,经历神定罪的基础上,对“什么是罪”有了更深的认识;犯罪不仅仅是在某一件事情上得罪了神;犯罪是人的本性/本能。大卫认识到:“我是在罪孽中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这一点,或许就是奥古斯丁所说的“原罪”;用现代语言来表达,就是罪的基因遗传。从亚当犯罪以后,世人都在罪恶的捆绑之下,犯罪得罪神,成为世人的本能和遗传基因。

 

怎么办?知罪、认罪、定罪绝不是神对“不可能不犯罪的世人”所设定的终极目标。神让人知罪、认罪;并且以他的公义、清正来定罪,为的是赦罪。知罪、认罪、定罪是必经的过程;赦罪是神在救赎恩典中的重要环节。在神赦罪的奇妙恩典中,神清楚地表明他如何赦罪的真理和恩典:“神喜爱内里诚实,神要在隐密处使我的智慧。”赦罪就是用真理、用神的道,使我们内里诚实、使我们里面得智慧。

 

神的主权不仅仅包夹着人的责任,神的主权也引导着、贯穿于人的责任中;这就是诗篇51篇通过文学结构、逻辑顺序和真理阐述,将圣经全备的真理展现出来:如果没有神的慈爱、怜恤、丰盛的恩典;如果没有神涂抹过犯、洗除罪孽、洁除罪的具体行动,世人不可能知罪、认罪;世人不可能在公义、清正的原则中被定罪;世人更不可能被神赦免。

 

第四,战胜罪恶、脱离罪恶

 

在诗篇51篇的前9节经文,除了反复使用三个相近的动词:涂抹、洗除、洁除,急切的求神赦罪之外,诗人特别在知罪、认罪、定罪、赦罪的基础上,加了更深的祈求:“求你使我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这就是我们对神的救赎恩典,要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圣经通过大卫犯罪后、公开认罪悔改的事实,向我们展现了与神恢复和好关系的基本原则:我们犯罪以后向神的祈求,不仅仅是针对自己犯罪的事实,在神的恩典中知罪、认罪;也必须要在神的公义和清正中定罪;进而在神的慈悲怜悯中,得到赦罪的恩惠。我们更要在神所赐给的圣洁和圣灵的更新中,战胜罪恶、脱离罪恶的辖制。所以,知罪、认罪、定罪、赦罪、胜罪、离罪,是在神面前“认罪悔改”的六个重要、有顺序、完整的步骤。

 

诗篇51篇中,诗人在知罪、认罪、定罪、赦罪的基础上,对如何战胜罪恶、脱离罪恶捆绑的论述,非常清楚。51:7-9节,采用了包夹式的文学结构:

 

A.求你用牛漆草洁净我,我就干净;求你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

 

X.求你使我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你所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

 

A’.求你掩面不看我的罪,涂抹我一切的过犯。

 

在这里,A、A’讲的是神的工作:洁净我、我就干净=掩面不看我的罪;洗涤我、我就比雪更白=涂抹我的过犯。只有被神洁净了,我们就洁白了;就可以重新有欢喜快乐的声音和踊跃的歌唱。

 

从大卫向神的祷告和祈求,我们可以看到大卫的“胆识”。世人都犯了罪是事实,神在他的恩典、慈爱、公义、清正中定罪、赦罪也是事实。人的责任和神的主权,必定会落实在“战胜罪恶的权势”的现实生活中!大卫这样表述:“谁能知道自己的错失呢?愿你赦免我隐而未现的过错。求你阻拦仆人不犯任意妄为的罪,不容这罪辖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19:13)诗篇139篇也被称为希伯来圣经中最勇敢的祷告:“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139:24)

 

什么是“不容这罪辖制我”?

 

首先,被罪辖制表现为处于犯罪的光景、继而持续犯罪。这就是任意妄为、明知故犯的罪。同时,被罪辖制就是继续被罪恶控告、捆绑,忘记了神已经定罪和赦罪的真实,没有活出被赦罪后应有的生活形态。这两者都是被罪所辖制。

 

所以,知罪、认罪、定罪、赦罪必须具体落实到战胜罪恶、脱离罪恶捆绑的全备恩典中。胜罪就是不任意犯罪、胜罪就是从罪恶的辖制中得以脱离、胜罪就是大卫所祈求的:“求你使我得听欢喜快乐的声音,使你压伤的骨头可以踊跃。”胜罪就是以赞美代替苦毒、以欢喜快乐的歌声、以踊跃跳舞的感谢为祭,向神献上我们的敬拜:圣洁、脱离罪恶辖制、以神为中心的敬拜必定胜罪。

 

脱离罪恶捆绑后的赞美,反复出现在大卫的诗歌中:“神啊,你是拯救我的神,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51:14)定罪、赦罪的事实,激励我们在神的恩典中战胜罪恶、脱离罪恶权势和捆绑的力量;更是因着与神恢复了和好的关系,在欢喜快乐、踊跃赞美的敬拜中,把荣耀归于神。

 

第五,心灵的更新和真理的传扬

 

诗篇51篇的前9节,清楚地叙述了知罪、认罪、定罪、赦罪、胜罪、离罪的全备性,也奠定了明白全诗中心句的途径。中心句10-12节是向神祈求的核心:

 

A.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51:10)

 

B.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51:11)

 

A’求你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51:12)

 

在此,诗人用A、A’作为框架,表述了认罪悔改蒙神赦免救赎的基本原则:清洁的心和救恩之乐相互对应、联系;正直的灵和乐意的灵相互对应、联系。只有清洁的心、才能经历神的救恩之乐;先有正直的灵、才能持守乐意的灵:在认罪悔改的基础上,清洁的心、正直的心灵、经历救恩的喜乐心灵、乐意认罪悔改的心灵,是重生的完整经历。而这些都是神的恩典。诗人用A、A’包夹了B,凸显出大卫惧怕落入扫罗的光景,迫切的祈求神:“不要丢弃我、使我离开你的面,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

 

只有真实认罪悔改的人、才能通过改变了的生命,传扬神那可以改变人心的福音!这就是大卫在诗篇51篇中所要释放的强烈信息。大卫希望重得救恩之乐、在神所赐乐意的灵扶持下,为神作见证:“然后,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

 

中文和合本在翻译时,忽略了非常重要、代表时间和前后顺序的词“然后”;这个字不能省略。因为这个连接词,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是大卫先蒙了赦免之恩,“然后”再把神在他身上所作成的一切、就是“你的道”传扬出去。“你的道”的中心,就是大卫知罪、认罪,由神定罪、在恩典中赦罪,在新造的心灵中胜罪、离罪的真实见证。传扬的对象:一切有过犯的罪人。传扬的目的:罪人必归顺神。

 

先经历了神的恩典,“然后-Then”,认罪悔改、罪得赦免的大卫、“指教”有过犯的罪人。所以,大卫传扬和指教的内容是具体的、是真实的。圣经将“神的道”从三方面清晰的表现出来:神的公义、向神的赞美、神要的献祭。

 

神的公义:“神啊,你是拯救我的神,求你救我脱离流人血的罪,我的舌头就高声歌唱你的公义”。“你的公义”,就是神拯救罪人的事实。神爱我们,就是把我们从犯罪的光景、从被罪捆绑的深渊中拯救出来。没有在神的救赎恩典中,罪人经过知罪、认罪,神定罪、赦罪,并且帮助我们胜罪、离罪的全备真理,人无法与神恢复合好的关系。

 

向神的赞美:“主啊,求你使我的嘴唇张开,我的口就传扬赞美你的话”。正因为赞美是向着神的,所以,赞美成为认罪悔改之人最深层的感谢,把一切荣耀归于他。正因为赞美是属于神的,我们嘴唇发出的赞美才有意义。

 

神要的献祭:“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所有的文化中,都有祭祀的习俗。基督信仰的献祭、和其他献祭的根本区别何在?首先,我们的祭是“神所要的祭”,是以神自己和神的标准为中心。这样的献祭,不是通过祭物讨好神,不是通过献祭炫耀人的善行,不是藉着献祭交换人想要的。同时,献祭的中心不是祭物,而是献祭者的心。离开认罪悔改中忧伤痛悔的灵,离开被赦罪后感谢赞美的心,就不是基督信仰的献祭。

 

第六,一切都随“神的美意”

 

在神永恒不变的慈爱、丰盛的怜恤和慈悲中,求神涂抹、洗净、洁净人的罪、罪孽、过犯。在具体知罪、认罪的忧伤痛悔中,人当尽上认罪悔改的本分。由神来定罪、求神来赦罪;进而靠着神的恩典战胜罪恶、脱离罪恶权势的捆绑和辖制。

 

被神赦免、释放了心灵,必定欢喜聆听神的话语、快乐踊跃神的救恩;在清洁的心、正直的灵所引发的救恩之乐中,以乐意的灵来扶持我们与神和好的生活,以敬畏的心来传扬神的福音、传扬神爱人救人的好消息。让那些有过犯的罪人,归顺于神。这就是诗篇51篇所要传递给我们的福音信息!这信息的高潮和结论,在诗篇51篇的最后两节中,清楚地表现出来。

 

首先,大卫向神祈求:“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建造耶路撒冷的城墙。”这里特别强调“随着你的美意”!我们一切的恩惠,都是出于神的美意、就是神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我们一切的回应,都要随着神的美意。神这样的美意,必定落实在“善待锡安”和“建造耶路撒冷城墙”的具体实际中。在这里,锡安、耶路撒冷城墙是对神子民群体生活的比喻。神的美意、神的救赎恩典,必须落实在我们的群体生活中。

 

与此同时,诗人特别引入了一个特定的时间观念:那时。什么是“那时”?就是神的美意临到我们的群体生活中的时候,就是大卫通过个人的见证、带出群体生活中罪人归顺耶和华神的时候:“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先在你坛上。”这里的时间和前后顺序很重要。这两个“那时”紧紧跟在“神随他的美意”之后:只有神的美意具体落实在神的国、神的家、神子民的群体生活中的时候,“那时”必然来到。

 

第一个那时,是“神的那时”,表现为神的喜爱在先:“那时,你必喜悦公义的祭和燔祭”。接着才是“人的那时”:“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诗人清楚地表明先后顺序:先有神的恩典,后有人的行为;工人在先,事工在后;先有神的喜爱,再有人的献祭。这是圣经从开始到结束的一贯真理。马丁。路德在注释《加拉太书》中,特别强调这样的顺序,并且对亚伯和该隐的献祭做了比较:耶和华神是先看中、喜悦亚伯这个人,既而才是他以“信”所献上的祭物。相同的顺序:神先看不中该隐这个人、然后才是他的供物。先有神所喜悦的人,再有神所喜悦的事。对此,大卫看得很清楚。

 

第七,大卫诗篇中传扬的福音

 

大卫将自己写的诗交给伶长,以公开的方式唱出来,为的是什么?如果仅仅将其聚焦停在“认罪悔改”层面,就只理解了诗歌的部分内容。大卫诗歌的核心不是犯罪的人,而是满有恩典、慈爱、怜悯、公义、圣洁、定罪、赦罪、胜罪的神。大卫诗篇的核心,是有关神救赎恩典的福音。为了明白这一点,我们必须从圣经的角度,对“福音”有最基本的了解。福音、好消息、好信息、佳音,在圣经中是同一个字。其最早、最清楚的出现,是在以赛亚40:9-11节:

 

报好信息给锡安的啊,你要登高山;报好信息给耶路撒冷的啊,你要极力扬声。扬声不要惧怕,对犹大的城邑说:“看啊,你们的神!”主耶和华必像大能者临到,他的臂膀必为他掌权;他的赏赐在他那里,他的报应在他面前。他必像牧人牧养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怀中,慢慢引导那乳养小羊的。

 

希伯来圣经的“好信息”这个字,被翻译成七十士译本的希腊文字;这个字同样成为新约的核心字;以及成为后来西方语系中“福音”的字根。先知以赛亚所要大声、极力扬声所要表述的“好信息”非常清晰:“看啊,你们的神!”福音的中心是神亲自来了:“主耶和华必像大能者临到”。福音的核心就是:亲自临到、大能的神,必被人们看见;福音的核心永远是神!

 

正是在一贯性、渐启明、完整、全备的真理中,马可福音的第一句话明确宣告:“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起头。”神来了、通过他的爱子耶稣基督亲自来了;这是福音、好信息、好消息的起头,这是信仰的根源。

 

正是在一贯性、渐启明、完整、全备的真理中,马可记载了耶稣如何开始他的事奉:“耶稣来到加利利,宣讲神国的福音,说:‘日期满了,神的国近了。你们要悔改,信福音。’”(可1:14-15)

 

正是在一贯性、渐启明、完整、全备的真理中,五旬节后的门徒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故此,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你们个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徒2:36,38)

 

正因为福音的核心是神亲自来了、福音的起头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福音的焦点是神在十字架上所彰显的的救赎恩典和权柄;所以,福音和任何来自人的传统、文化、哲学、智慧,没有任何关系。任何在这个起头上想要加进“世上小学”的偏差,必定在搅扰福音信仰的纯正性上出问题。

 

大卫的诗篇,如果是从人“认罪悔改”的角度出发去看,那就错了。因为就把焦点被放在了人的身上。但是,诗人没有这样做。诗篇51篇的中心是神: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神啊,求你随你的美意善待锡安。福音的主语永远是神:“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神永远是天地万物的主人;神永远是救赎恩典的主语。人、世人、文化等,永远是神恩典中的宾语。

 

认罪悔改,离不开神的定罪、赦罪;认罪悔改必须有胜罪、离罪的生命实际。认罪悔改必须建立在“看啊,你们的神”、神亲自来了的基础上。明白“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永远是“你们各人要悔改”的前提。这就是大卫在诗篇51篇中所传扬的福音信息。

 

这样的福音信息,和我们基督徒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关系太大了;因为这关乎我们信仰的纯正。大卫是神所拣选的王,是神所重用的仆人。但是大卫明白,再重要的仆人还是仆人:主仆关系不能颠倒;创造主和被造物的位置不能平等。在神绝对权柄下的认罪悔改,没有任何“居功自傲”的成分。为神所用是神的恩典、认罪悔改是神的恩典;基础都建立在神掌权的根基上。偏离了神的绝对主权,把任何人为的东西参杂在神的美意中,都会带来信仰的偏差。

 

在神绝对主权下的悔改,是心思意念180度的转变;就是大卫所描述的: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就是求神把人面对罪恶和罪恶中的心思意念,彻底更新。这是神的工作,并由此带出人的回应。当在神的绝对主权中加进人的文化、特别是已经被罪污染了的文化因素,任何形式的所谓“认罪悔改”,对个人,就不可能有“心意更新而变化”的真实;对群体生活中的传福音,就失去了圣经中的福音核心。这是我常常对自己的警醒祷告;也愿意和弟兄姐妹们互勉,以至于不失去与恩典相称的生命见证。

 

辛立 来自中国大陆,牧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