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从徐纯合事件看教会建造
2015/5/21 10:41:23
读者:9012
■潘惠

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

——从徐纯合事件看教会建造

 

文/潘惠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以西结书34:6)

 

一、“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

 

2015年5月2日12点23分,黑龙江一个火车站一声枪响,一个叫徐纯合的人被击毙;他倒在自己的80多岁的母亲和三个7岁以下的孩子的面前。

 

徐纯合到底是谁?

 

他是官方报导中的“危害公共安全”、“袭警”的歹徒;而众多网民称他是中国最悲苦的底层民众,是受害者。

 

甚至在教会内部,也有争议的声音。有牧师肯定地说,徐纯合是一个赞美上帝的人,是一个积极传福音的人,甚至是一个“殉道者”(见王怡牧师:徐纯合是谁);但也有基督徒指责说:

 

Ø好吃懒做,让神怎么帮你?

Ø还嫌主名不够受羞辱?

Ø看看他的行为,怎么可能是信主的呢?

 

而一些比较严肃的媒体如凤凰网和财新网,均有记者对徐纯合的背景做了详细的调查和报导。财新网记者赵复多所写的“徐纯合其人”一文中,有这样的描述:

 

徐纯合曾试图在教会找到心灵归宿。“他经常去铁力的大教堂。”李家人说,徐纯合曾在铁力的教堂打更,也经常参加教会的活动,“有时候喝多了就在教堂里睡”。教友也曾向其施以援手。村支书称,有一个教会的“姐妹”还来帮他收拾屋子,做饭,给老人、孩子洗澡。

 

在这个黄钻QQ号中,从2010年1月6日到2015年4月28日,徐纯合共发了497条说说,多是转发歌曲、图片和宗教内容,还有多条向网友和教友求助的内容。

 

2014年1月23日,徐纯合曾在QQ空间发了一条动态:“请弟兄姊妹们为我的家人代求,我爱人(李秀芹,神经分裂症,现在稍有好转)我妈妈(权玉顺胸口痛,没法带孩子),我过了正月十五要去和港(鹤岗)煤矿干活(原因是孩子要上学了,没有学费)。求神给我开通道路,能使我的工作顺利,因为我知道,凡事都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我在此谢谢弟兄姊妹为我带求,愿神赐福你和你们的家人。

 

徐纯合还创建了一个教友的聊天QQ群,共拥有194个成员,该群在他去世十天后依然活跃。对待群主工作他非常用心,从2013年开始,共上传了148个文件,多是歌曲、软件、电子书,内容也多与基督教有关……(摘自“徐纯合其人”,财新网记者赵复多)

 

此外,我们也看到徐纯合在网上的部分内容:

 

Ø2013年11-10日:爱心转发:我是徐纯合弟兄,44岁,有先天性心脏病,爱人李秀芹44岁,神经分裂症已有25年之久。我妈妈权玉顺81岁,腰腿不好,还有三个孩子。老大女儿徐香莲5岁,老二徐恩光4岁,老三徐恩平三岁,身体状况不好。希望大家能为我们家代祷。还有,有三到五岁孩子的衣服,家里孩子穿不着的,给邮点。我再次感谢主,也谢谢弟兄姊妹的爱心。我的QQ号:1352731425电话号码:15145584861地址:黑龙江省绥化市庆安县第四中学,朱秀华收转徐纯合

 

Ø“感谢主,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基督徒,可我的家人一个老妈妈,82岁。三个孩子,7-3岁,一个神经病的妻子45岁,我本人45岁,先天性心脏病,方式性肾炎,病史3年有余,我家5个人的低保,可每个季度(3个月)两千元,我该怎么办,望大家帮我想想办法,我该怎么办?”

 

Ø另徐纯合弟兄开有微博:“微博徐纯合”,其中有赞美诗及讲道的内容;还有网友评论说:曾一智:徐纯合在生前通过微博传福音,但已被删除。惟有基督能洗净人的罪,通过忏悔拯救我们的灵魂。

 

根据这些资料,凭着他自己的宣称“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基督徒”,我们都可以认定徐纯合是我们的一位弟兄,是“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尽管他有自己的软弱,有自己的不完全。

 

二、一只流离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的羊

 

根据目前我们看到的资料,徐纯合并没有真正加入或融入一间教会,也没有一位真正的牧者来牧养、关怀他的灵命成长,没有一个属灵的团契具体帮助他。虽然他在网上建立了一个有194位好友的QQ群,但通过网络的交流,终究是无法代替实际的教会与团契生活的。这194位主内的好友,在实际生活中与徐纯合的关系,很可能是并不认识、不了解的。

 

一个基督徒若没有稳定的教会生活,没有牧者的牧养和关怀,没有团契中的彼此相顾和鼓励,那么,他的属灵生命的成长,一定是艰难的。就像一只脱离了牧人和羊群的小羊,流离在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不被“一切野兽”吞吃掉已经不错了,更遑论生命成长了。

 

徐纯合看来就像是这样的一只流离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的羊。因为无人牧养和教导,他的生命成长环境非常艰难,他自己无法克服自己的软弱和罪的表現(如醉酒等行为)。

 

那么,徐纯合为什么没有加入一间教会?为什么只在网络中“維持着”自己的“不称职的基督徒”身份?我们可能需要从两个角度看这个问题。

 

从他个人的角度,这其中一定有很多的原因,包括主观的和客观的原因,他可能无法找到一间合适的教会,也可能是他自己没有寻找教会——自己属灵的家——的这种愿望。这些,我们已经无法了解。但,有一点我们需要提醒大家的,是风行在网络中,甚至风行在教会的讲台上的某些错谬的教导,会误导像徐纯合这样的初信的小弟兄。

 

比如在网络中疯传的一段视频“为什么我恨宗教但爱耶稣”(Why I Hate Religion, But Love Jesus),虽然它指出了教会中的一些弊病,但它把教会生活与耶稣完全分裂开了,这种偏激的倾向也会误导初信者,以为“我只要信耶稣就好,不必要有正常的教会生活”。

 

还有一种流行在华人教会中的信息是:教会,教会生活,教义——这些没有那么重要,我们直接走向耶稣就可以了,不一定需要有固定的教会生活。有人说:

 

“停留于教会却未能进深至耶稣面前的人,是找不到上帝的。因为上帝是在基督里而不是在基督教里与人相遇。”

 

“当基督徒将目光专注于教会活动、神学教义和圣经知识等等,这些原本来自耶稣的好东西,就不期然地喧宾夺主;它们本应促进信徒与耶稣之间的生命关系,反倒成了阻碍。”

 

“基督徒参加教会生活越久,愈容易陷于‘关于耶稣基督’的一套教义,越容易忽略耶稣基督本身。”

 

“你当初遇见的的确是他,可是后来渐渐有越来越多出自他和围绕他的好东西——教会、教义、神学、解经、见证和事奉,将他遮挡了!这真是应了一句俗语:好成了最好的敌人!”

 

上述言论似是而非,看似要“突出”耶稣基督,实际上则贬低了祂。教会、教义、神学、解经、见证与事奉——这些基督信仰中的重要内容,怎么成了基督的“敌人”呢?圣经说基督用宝血买赎了教会,祂要把祂的教会“建造的磐石上”(徒20:28;太16:18),而基督徒必须也唯有在教会中才能事奉与成长(参弗2:19-21,3:14-21,4:11-16);请问,教会怎么就成了基督“敌人”呢?解经(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以及以圣经启示为规范的神学和教义,帮助我们拥有认识耶稣基督的真知识;请问,这些怎么是基督的“敌人”呢?事实上,把耶稣基督与教会、教义、解经与事奉割裂开来,实质上是取消了基督。

 

徐纯合是在网上阅读并转发许多信息讲章的。他尚没有分辨的能力,若他读到类似上述的信息,那么一定会对他有误导的。

 

从教会的角度,我们需要有更深的反思。我们将在下一章讨论这个问题。

 

三、还有多少只羊,正流离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

 

从教会的角度,我们需要有更深的反思。

 

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再加上“行为不好”、“好吃懒做”,徐纯合无疑是一个不体面、不俊美的肢体;在他去世后的今天,尚有很多基督徒羞于认同他,想必他在世的时候,当他走进教会时,也会有不少的人不接纳他吧。

 

——然而,保罗是如何教导哥林多教会的呢:

 

身上肢体,我们看为不体面的,越发给它加上体面。不俊美的,越发得着俊美。我们俊美的肢体,自然用不着装饰。但神配搭这身子,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哥林多前书12:23-26)

 

“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总要肢体彼此相顾”——今天海内外的华人教会,能做到这一点吗?

 

当一个体面的人(学者,博导,官员,企业家,有名望的人)走进教会,他/她可能会受到相当的关注、尊重和接纳,他们会体会到教会中的那份不同与世界的爱,会逐渐地接受基督信仰,会慢慢地融入这间教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而当一个“好吃懒做”的下层人,生活困难潦倒需要帮助——当这样的人走进教会的时候,教会——我们这群蒙了怜悯的罪人——将会怎样看待这样的闯入者?我们能够从心里爱他们、接纳他们、拥抱他们吗?我们的眼光中会不会流露出鄙夷的色彩?我们是否会对他们做如此揣测:他/她是真信?还是来骗钱的?我们看着他们的目光,与世人看待他们的目光,有什么不同呢?他们能够在我们的教会中感到爱,感到接纳和尊重吗?他们会留下来与我们一起追求、一起长进吗?

 

当一个名牧,或者是一个教会领袖,需要人接待的时候,相信有不少弟兄姊妹会敞开自己的家门,悉心接待、照顾着神的仆人,并且不计麻烦,以此为乐,以此为荣。

 

当徐纯合带着他的母亲,带着他的三个孩子,来到你的身旁,求你帮助他时,你愿意打开你的家门吗?你愿意给他们吃、给他们喝、留他们住吗?

 

假如,有一间满有爱心的教会完全地接纳了徐纯合,假如,有一位为羊舍命的牧者,精心地牧养、教导着徐纯合,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呢?或许,徐纯合的困难会在教会的帮助下解决,或许,徐纯合的生命会在牧师的教导下成长?

 

无容置疑,蒙神的恩典和保守,很多教会充满爱心,不愧是地上的盐,是世上的光,是主耶稣的美好见证。但总体来说,华人教会在对贫弱群体的福音事工和爱心关怀方面,尚有很大的需要长进的空间;可悲的事实是,在最需要传递出基督之爱的禾场上,华人教会往往会缺席。

 

比如,前些年河南一带,有几十万人因卖血而染上了艾滋病,政府也认可了需要救援的38个艾滋病村。尽管有些福音机构(如生命季刊)努力推动和参与,但真正参与艾滋病福音事工的教会,远远达不到38间。而河南,当时是号称基督徒人口为全国之首的省份啊!教会,当那么多的灵魂在沉沦的时刻,你在哪里?

 

再比如,几十位弟兄姊妹蒙神的呼召,在自杀群中传福音,服事那些在生命线中挣扎的人。这些在第一线传福音的工人,遇到的最大的难处是,他们在网上带领人信主后,需要找本地教会跟进(继续牧养、关怀)时,许多教会竟然是拒绝和排斥这些初信的小羊的!

 

我的羊在诸山间,在各高冈上流离,在全地上分散,无人去寻,无人去找。(以西结书34:6)

 

还有多少只羊,流离在教会之外?

 

蒙主的宝血救赎的教会啊,是时候了,是我们反省和悔改的时候了。

 

让我们悔改,靠着神的恩典回转,与主同工:

 

主耶和华如此说,看哪,我必亲自寻找我的羊,将它们寻见。牧人在羊群四散的日子怎样寻找他的羊,我必照样寻找我的羊。这些羊在密云黑暗的日子散到各处,我必从那里救回它们来。(以西结书34:11-12)

 

求神怜悯祂的教会,救回祂的子民!

 

潘惠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传道人。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