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深度文章: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背后阴谋
2015/6/9 19:06:16
读者:5150
■谭克成

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背后阴谋

 

/谭克成

(本文为转载,作者为“传统家庭促进会”总干事)

 

前言

 

2008616日,加州正式开始颁发同性婚姻证书给同性恋者,在向全世界电视广播的画面上,大家看到了一对对自称相爱数十年的中年和老年的同性恋者举行结婚仪式,充满人情味,使人想到过往的法律不允许这些人结婚是不近人情,心肠冷酷的。基督徒大都是充满爱心的人,一方面虽然看见这种同性互吻的情景心里有点不舒服,似乎他/她们一直受社会压逼着,现在才得到平等待遇,也可能同情他/她们。但另一方面,按圣经和牧师的教导,同性恋行为是不合乎神的律法,不为神所喜悦的。可是在互联网上,有些“同志神学”的网站却说圣经只说神不允许同性恋滥交,而不阻止忠心不二的同性婚姻。在这种种互相冲突的思想下,基督徒该如何定位,鉴别真伪?

 

同志神学不是神的心意

 

基督徒首先必须查考神的心意,看看同志神学的说法是否正确。首先在创世记二章18节:“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神就做了一个女人夏娃作亚当的配偶,这就是婚姻与家庭的开始。在新约时代的罗马书七章13节,保罗解释婚姻的契约和夫妻关系的合法性时,都只提及一男一女为婚姻的单位,从未加上同性婚姻也是合法关系,以上两点都否定了同志神学说神定的婚姻有包括同性婚姻的说法。

 

在罗马书一章2627节说:“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这经文清楚地说明神认为同性恋的性行为是“羞耻的事”,这种“妄为”是会得“报应”的,在旧约利未记廿章13节的律法,同性恋的性行为是如同奸淫罪一样严重:“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从以上两点来看,同性恋的性行为在神眼中是可憎可耻的,而神有权判以死罪的,即然如此,同性婚姻是包括同性之间的性行为,那神又怎会允许同性婚姻呢?故此神不允许同性恋和同性婚姻是毫无疑问的。

 

同志神学的说法只是蒙骗对圣经不熟识的人,是曲解圣经的“假老师”而已(彼后21-3)。同志神学家的背后,都是同性恋组织的策划者,以播放假道理迷惑无知的人,在加州柏克莱有一所新派神学院叫Graduate Theological Union,其中一所名School of Religion的神学院就是专门教导“同志神学”曲解圣经的学院,就如披着羊皮的狼(715)

 

第二点是婚姻给予的福利,在美国剥夺别人的福利是很严重的事,故此同性恋者利用这论点来扮演受害者,便容易搏大众同情。可是我们要看清楚事实,同性恋者的宣传给人一个错觉,以为同性恋者都渴望要结婚;但事实上欧洲和加拿大同性婚姻合法后,多年来只有大约4%的同性恋者注册结婚。例如在瑞典,同性结合在1994年开始,至今只有2%同性恋者注册结婚;在荷兰1998年实行同居法,2001年通过同性婚姻合法,至今只有3%同性恋者结婚,95%以上的同性恋者都选择不结婚,同性恋者宣传渴求婚姻的假象,不攻而破。

 

同性恋心理学家Michael Bailey说已同居的同性恋者大都只可在同居第一年对伴侣忠心,而大部分在5年后都会有其他性伴侣(例:在2004年参与控诉加州政府要求结婚的亚裔女同性恋伴侣,在2008年已宣告分手。)故此同性婚姻不是普遍同性恋者追求的目标,同性婚姻合法只是他们的工具,使大众接受同性恋是正常的,而在教导下一代接受同性恋时更无往而不利。

 

同性婚姻的背后

 

同性婚姻的背后,隐藏了同性恋运动的秘密,美国人口中只有2%是同性恋者,但他们强大的影响力左右了传播媒介、娱乐、教育和政治。在60年代的性解放运动后,娱乐事业屡屡将道德的底线拉低,社会对性的看法渐以容忍和开放的态度,数十年来很多人被洗脑而接纳了同性恋,进而渐渐接纳同性婚姻,而忽略了这样的转变祸害了社会和下一代。

 

1972年二月,大约有200位从85个不同的同性恋组织领袖,在芝加哥开了一个大会,同意颁布了一份“同性恋权益政纲”,内有17项在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中要争取的事项。到2005年,同性恋运动的“同性恋权益政纲”,大部分都已实现,还有四项尚未成功,就是:

 

·同性婚姻合法化

·男娼、女娼合法化

·废除合法性交有年龄限制

·婚姻应不限人数、不限性别,集体婚姻可享法律福利

 

同性恋运动逼迫社会

 

同性恋者从七十年代计划,将同性恋运动推出,透过传播媒介,不停发放同性恋者是被歧视的受害者,搏取社会同情,继而将他们的性爱好变成一个民权运动,自称是一少数民族,所以应得法律保护。同时进入政府各部门,与政纲自由开放的民主党联合,取得掌权者的职位,控制立法权,推行有利同性恋权益和同性恋正常化的法律,以官方势力逼人民接受同性恋,更以教育途径教育下一代同性恋是正常的。对不同意他们的人,则以恐吓和政治力量去强迫他们接受。

 

同性恋危害儿童

 

美国男性人口只有2%(2008年)是同性恋者,但性侵犯儿童的罪犯中有35%是男同性恋者,而同性恋者会比异性恋者性侵犯更多儿童,在天主教里侵犯儿童的案伴中90%都是同性恋神父性侵男童,而在同性恋日渐被正常化的大环境下,同性侵犯儿童在学术界渐被正常化。被性侵犯的儿童,只懂得以性来与其他男人交往,当他们长大时,便向年幼者重施故技,侵犯同性儿童。故此,虽然同性恋者大都没有儿女,同性恋人口却可不断增加。有一个叫NAMBLA的“北美男人和男童相恋组织”说:“八岁以上才有性行为已太迟了。”此组织提倡儿童不能有性行为的想法不正确的,不论什么年纪的儿童都有权作任何事,他们也强调恋童者也有民权,并强力支持同性恋运动。

 

在同性恋未被社会接受前,在大学的学术界首先提出同性恋可能是正常的理论,社会继而慢慢接受,现在的一些大学里,一些教授正提出“跨代双恋”可能也是正常的,也有说“跨代性行为”可能不会伤害儿童,这样,今天同性恋和同性婚姻合法化,他日“恋童”和“跨代婚姻”也许会合法。(看荷兰和瑞典的例子)

 

同性恋不是天生

 

同性恋是一种性行为的爱好,是受客观环境和主观冲动影响,科学家从未证实有同性恋基因。不单如此,据Robert Spitzer博士报导,不少过去是同性恋者,凭着他/她们的信仰、自制力、良知和辅导,成功地脱离同性恋生活,返回异性恋的生活。若果同性恋倾向真的是天生的话,没有一人可变回异性恋者。同性恋是一种病态,应接受治疗,不应被歧视,但却不应将之正常化。

 

影响深远

 

第二种是认为同性恋是正常的行为,而要求教会“接纳”他们,并准许他们在教会事奉,甚至教导等。他们加入教会,目的可能是要改变教会的神学观点,由笃信圣经的原则改为自由派神学。亦即是说,圣经不一定是神所启示的书,故内容不需尽信,如采取人文主义或存在主义的方法,以时代潮流或个人喜好来决定什么是对或不对,用浮动和迎合潮流的道德标准来决定“接纳”同性恋行为不是罪,于是“接纳”同性恋者加入教会之后,他们仍可继续同性恋的行为,教会不会劝告,也不会批判,牧者甚至曲解或忽略圣经描写同性恋是罪的章节,这种“接纳”其实是要求教会妥协。要教会不守神的道,而向同性恋者屈膝,就是他们的动机。

 

敬畏神?敬畏人?

 

教会是彰显神的爱的地方,但也是坚守神的道的地方,假若害怕得罪人,多过得罪神,将神的话曲解,来迎合人的潮流,那就是将人的情欲,抬高过神的教训,这种教会与联谊会没多大分别,可悲的是他们挂着教会的牌,向人宣扬假的道,就如圣经彼得后书(21-2)警告教会所说:“从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来、将来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老师、私自引进陷害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他们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灭亡。将有许多人随从他们邪淫的行为、便叫真道、因他们的缘故被毁谤。”

 

教会对同性恋的态度如何,用什么原则去“接纳”同性恋者呢?答案就在是否以教会来帮助他们脱离同性恋,或是要教会向同性恋者屈膝,让他们改变教会的神学信仰。教会需作一个决定!

 

阻止加州同性婚姻——救救世世代代

 

2008515日,加州高等法院以四对三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在同年62日,由五位加州公民提议,一百一十万加州选民签名和议的“保护婚姻法”,已被纳入200811月大选的加州提案中,名为第8号提案(Proposition 8),让加州选民投票将一男一女婚姻放入加州宪法中,成为加州唯一合法的婚姻,也是加州选民唯一机会,否决高等法院通过的同性婚姻,基督徒应努力推动和参与投票活动,以保卫神定下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在领导保护婚姻的法案运动中,华人圈子占重要角色的组织有:传统家庭促进会、大使命中心、美国回归真神运动、南加华人基督徒支持婚姻修宪联盟等。

 

最后总结一下,加州人民保卫神圣婚姻的行为取得成功,婚姻只属于一男一女。

 

看到了同性恋的“政治理想”,我们不免大吃一惊,原来

 

同性婚姻合法化

男娼、女娼合法化

废除合法性交有年龄限制

婚姻应不限人数、不限性别,集体婚姻可享法律福利

这是他们的终极目标!

 

可以看出,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他们成功人类社会将万劫不复。我是受到中国几千年伦理道德影响的中国人,我相信,缺乏伦理道德的社会是没有前途的。中国的文明到今天还能强势崛起,就因为我们的民众遵守伦理,认真读书,艰苦奋斗。如果我们被西方的极端思想洗脑,我们将没办法民族复兴!

 

谭克成  威斯康辛州大化学工程学士,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生物工程硕士及化学工程博士,曾任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研究教授、Becton-Dickinson研究科学家,及管理国际贸易,现任传统家庭促进会总干事,三藩市角声策划委员及号角专栏作家,三藩市溢乐华人浸信会执事。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