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宋尚节博士日记失而复得
2016/7/26 16:45:04
读者:4455
■宋天真

生命季刊 总第12期 1999年12月

 

 

 

感谢主,给我这样宝贵的机会,来述说神的奇妙作为。

 

文革开始不久,红卫兵大破“四旧”,我母亲的住处被抄,只给她留下10元人民币,几件衣物。圣经和爸爸留下的日记都被抄走了。红卫兵勒令我回家去破四旧,如果查出仍有四旧,就要我妈妈的命。那天晚上我用儿童车推了几车,把爸爸在美国留学,结婚及在各处领会的留影,许多大罪魁写的蒙恩见证,并将我丈夫的唯心宗教哲学,外文书籍等等全送交了红卫兵。

 

1970年,为去儿子学校开家长会,走到东城灯市口,突然被落实政策办公室的韩主任叫住:“喂!今天可见到你了,你们家搬到哪里去了?我们要还你们家一样东西。”由于我家搬迁了两次,他自然不容易找到我。主奇妙地让我们相遇,结果领回家一看,啊!一个大纸箱,其中,所装的竟然是我爸爸的日记有40多本,字写得像蚂蚁那么大。

 

1984年,我家已搬到郊外,在我因病休假中的一天,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催逼我非去学校不可。刚走到学校门口,一位负责人事的干部向我走来说:“宋老师,太巧了,我正要到你家中问你有哪些被抄走的东西尚未归还。我建议你到仓库去找一下。”当时天气又冷,我说:“刘老师,天气这么冷,怎么好意思让你陪我长时间来找呢!天暖再说吧。”我刚准备离开仓库的一刹那,就是这位女干部弯腰翻了她身边的一个筐子,我一下看到我姐姐天婴在上海灵修学院的毕业照。再往下一翻,竟有我爸爸四本毛笔字写的日记,还有他在疯人院的日记和妈妈回忆爸爸去世的情景所写的感恩记。我当时心中想:“主阿,实在太奇妙了!这些宝贵的资料竟然在我学校仓库里18年之久,而我竟一点都不知道。”

 

由于丈夫经常埋怨我在文革中竟然将他许多难得的好书送走,我曾经到有关方面去为他要了几次,一本都没有要回来。而我爸爸的日记,我根本不敢要,那是神用奇妙的方法让当局主动还给我的。

 

19932月我移居美国纽约,在年底时,圣灵感动我去新加坡金练神学院,果然在那里找到我父亲在19389月到1939年年底在印尼、泰国的工作口述,吴静聆女士为他记录的材料,以及我所交上去的一些照片。

 

过去读圣经传道书36节“失落有时,保守有时”,只是一读而过。但是现在我亲身经历了神话语的真实,我父亲在日记中多次写“信徒的经历是活圣经”,说得一点也不错。

 

我和妹妹天权在1942年同时悔改认罪。我亲自尝到救恩之乐,在我最爱主的姐姐天婴影响下,我也领主日学;住校期间,在不信主的同学面前晚上跪下祷告。每当布道会时,我们都积极请不信者赴会。

 

1955年肃反运动中,我的丈夫是王明道先生教会青年聚会负责人,也被捕入狱。我是所在学校肃反运动的批斗对像,停职反省将近半年,后来我的学校校长执行一条路线,哪个教师所教的班统考成绩分数高,谁就可以被表扬受到奖励。我好名的心极强,甚至有时搬到学校来住。后来发展到主日上午都给学习差的学生个别辅导。我过分的追求名,离主越来越远,有13年之久远离主。除了从未申请加入共产党外,我的言行和非基督徒也没有甚么不同。我母亲真是为我着急,母亲过去虽然重生得救却对真道不十分渴慕,但是文革中红卫兵得知她有一个判20年徒刑的女儿,将她的头发剃掉一半称为阴阳头,而且打了她。母亲亲自告诉我,就在她住的院子里,有一个男人活活被打死,临死之前疼得滚到她的身边,但是红卫兵打她时,她就是不觉得疼,而且还能有力量去扫大街。她在1944年父亲去世之前,腿上长牛皮癣,常去皮肤科医院就医,但是那次被打后,腿上的皮肤病好了。

 

有一件非常值得感恩的事,在文革前两个月,房东说她女儿要结婚,让我们腾出两房间,答应留下一间小北房给母亲住。我曾经去找过前面说过的那位韩主任,允许妈妈搬到我那边去住,而且我请求还我冬天棉衣及孩子的衣服,因此韩主任答应许可母亲搬到我那边。因为她被剃了头,我不让她外出,而在房间小便,我发现尿盆里的尿是黑红色,这说明妈妈身体内部却是被打伤了,所以不疼是神行了奇事。特别燕京神学院刊物中曾刊载,安美华姊妹被打得内衣都烂了,就是不疼。神叫有的人像司提反一样为主殉道,有的人像彼得一样被天使领出监狱,正如圣经上所写的:“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

 

妈妈有了这次奇妙的经历,又加上有一位老姊妹将未被抄走的大字圣经送给她,她的灵命确实有了大转变。我曾陪她去看一位得癌症的老弟兄,她竟向老弟兄说了四个字:“受苦有益!”

 

1980115是妈妈离世归主的日子。110她进了医院,我的学生又要参加统考,在我服事妈妈的时候,她问我:“你对主的态度究竟如何?”我告诉她,我从1979年开始读圣经了,只是未告诉她,我要回到主的面前。她高兴地说:“那我放心了。”她叫我向姐姐妹妹发电报,姐姐妹妹都回来服事妈妈。115我正在给学生辅导时,教导主任告诉我,你家里来电话说:“你母亲已经去世,送进太平间了。”

 

在整理母亲遗物那天晚上,看到她自己缝的密密麻麻的内裤和袜子,又发现她有两本我从来没有看过的书,一本舒邦铎牧师写的《怀念宋尚节》,这本书使我知道舒牧师对父亲的评价;一本是刘翼凌教授写的《宋尚节言行录》,从中我看到父亲对我的爱。我向主流下忧伤痛悔的眼泪。我向主表示,我愿意再一次回到主爱的怀抱里。我开始读爸爸的日记。爸爸在1932831日的日记中写道:“未知将来谁为我收成日记,追忆一生蒙恩的经历,可题名为《灵历集光》。” 我决心完成父亲的遗愿,将使我受感动的部分摘录出来。

 

还有一个奇妙的见证。在我最远离主的时候,我甚至对神是否存在都有了怀疑。 我常在问,灵魂是否存在?我的信仰究竟是否麻醉人的鸦片还是永生真理?圣经的可靠性究竟有多少?在我整理父亲日记中,神使许多老信徒寄见证和照片给我,其中有那么多又真又活的见证。我也看了许多科学证道方面的书,使我的信心日益增长。无数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绕我,主是那样的爱我。1968年清理阶级队伍时,学校贴出了大字报,告诉全校我父母和姐姐都是什么样的人,学校说我是披着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中学生一气之下,往我身上丢石头子和吐唾沫。有一个学生用弹弓打掉我一颗牙。如果当时打的是眼睛,我如何能看这蚂蚁般的小字呢?如果学生用弹弓打到我的太阳穴,我可能真会死去,今天活着就是主的恩典。

 

当我看到大陆教会内外公开刊物中,报导了山西省灵丘县桦皮庄过去是一个最黑暗、最落后的小村子,自从1980年有一位基督徒到这里传了福音,15户人家,14户都信了耶稣。原来男人都赌博,信耶稣后,没有一个人赌博,都努力生产。过去男人输了钱,一回家就打骂妻子,现在没有吵嘴打架的现像。过去乱搞男女关系,现在连淫词妄语都不说。过去盗窃成风,现在做到路不拾遗。许多信徒村经调查后,发现就是没有刑事犯罪份子。这个村过去年年向国家申请救济粮,悔改信福音后努力生产,如今家家有余粮。刊物中也写了江苏省有个村子里有名的母老虎式的女人,变作一个那样善良温柔的姊妹,人心被改变是最大的神迹。这样的见证太多了,怪不得我父亲在日记中道,有哪种工作比传道救人灵魂更光荣呢?实在比当总统还光荣,如果能多救灵魂,短命也无妨。

 

父亲日记失而复得是有原因的,因为父亲找到复兴教会的秘诀,他说:“除去教会以外及个人的一切罪恶,乃是灵工的根本,人内心如果没有真正被主的爱改变,没有真正彻底的悔改,教会永远不会得到真正的复兴,只有宝贵的福音才能使人从内心深处改变,思想圣洁,言语行为才会圣洁。”《灵历集光》这本书告诉我们,一个基督徒一生立志竭力追求圣洁与爱心,永不会偏离左右。

 

从我家庭每一个人的经历中可以得到一个结论:神的恩典藏在苦难中。回忆以往所蒙主的大恩大爱,只有将荣耀、权柄、赞美归给那被杀的羔羊。

 

 

 

宋天真  来自中国大陆,宋尚节博士的女儿,现居北美。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