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耶稣是生命的粮
2016/10/12 12:57:51
读者:3722
■毕成鹏

生命与信仰  第28期 2015年6月

 

 

                                                       

(图片来自网络。请击点关注“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您将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耶稣是生命的粮

 

/毕成鹏

 

《生命与信仰》第28

 

耶稣曾经对犹太人讲一段话,他说:“我就是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还是死了。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叫人吃了就不死。”(约翰福音6:48-50)

 

一、引言

 

一个人,若是未真的认识耶稣,很难明白耶稣。因为常人不会讲这种话,也不可能讲出这种话来。耶稣为什么会讲这段话?耶稣为什么说自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叫人吃了就不死呢?答案很简单:因为耶稣是神,是万人的救主,是宇宙和生命的源头及主宰。生与死的问题,是人类在自我认识的过程中永远的谜团。实质上,耶稣在这里道出了生与死的谜底:信他的人必永远活着。

 

基督信仰是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话题。在信的人,很简单。在不信的人,百思不得其解。基督信仰是真实的,是有关对永活的真神之敬拜。基督徒不是迷信,也不是拜一个虚无的偶像,以此聊作心灵的安慰。人若不走出迷信的误区,很难真的认识基督,也不可能活出基督的生命。

 

不信和不顺服是人的天性。然而,神满有怜悯,他赐信心给凡寻求他的人。我们靠信心入门,因信称义,因信成圣。一切都是神的恩典。作为一个蒙恩的罪人,愿意分享我的见证。

 

二、六四学运

 

我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大学生。那时的中国刚刚开放,百废待兴。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知识分子被骂为臭老九,有宗教信仰的人被视为迷信和牛鬼蛇神,要接受劳动改造,顽固的要受迫害坐监狱。

 

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又重新开始重视科学和知识,时称“科学的春天”。那时,大学生很少,被冠以天之骄子,颇受政府关爱,并且一切免费。那时,我们有理想,并且发奋读书,盼望为中国的富强做出贡献。很自然,我接受的是无神论教育,相信进化论。当然,也就没有机会了解圣经,更不知道耶稣是谁了。

 

然而,我为什么会信耶稣?诚实地讲,是因为神的恩典和福音的大能。具体说,六四的经历,让我看见人的卑微和败坏,以及生命的无奈和短暂。这不仅很大程度打掉了我以前狂妄自大的气焰,而且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我不再相信什么主义,一切都是虚空。诚如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传道书1:2-4)

 

一九八九年我在北京硕士研究生毕业,正值震惊世界的天安门学生运动,俗称“六四”。我被卷入其中。尽管我的研究做得不错,硕士论文被评为全校优秀论文,但六四事件后,学生的命运不好。我心灰意冷,坐火车回到武汉。待我去火车站取行李时,负责人带我去一个大的仓库,那里各种行李堆积如山,他让我随手拿一点。回到武汉,我不仅没有工作,也丢了书和被子。此后,我流浪了很长一段时间。其间,又一次我因找工作坐船去南京,途中的一个傍晚时分,我到甲板上透气,观看船尾喷起的浪花和其上飞翔的江鸥,心里七上八下,没有平安。另一边,站着二个道士,身着长衫,怡然自得。我好生羡慕,心想:我何不脱离尘世的愁苦,作个隐居士呢?

 

因此,六四后,我的理想破灭,人生迷茫。我不再追求“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之类的空口号,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感谢神,他使用这些环境磨练我,特别让我看见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和卑微。这是神的预备,使我日后接触到福音时,没有太大的抵挡。正所谓:人的尽头,神的开头。

 

两年前,适逢六四24周年,我在脸书上回忆当初的体会:

 

二十四年转眼即逝,叹人生苦短、多患难!想当年,青春热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曾记得天安门广场:彩旗飘扬如海,人流如潮,歌声口号声,震天响。忆当夜:黑风急,兵入城,血泪滴,众声息。问茫茫苍天:和平安息在哪里?

 

今年六四,我在脸书上写了另一篇纪念文。有一位脸友回应,大意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所以,你只有靠信神得一点安慰喽!”宗教是麻痹人的鸦片,这正是我以前的认识,毫不奇怪。

 

难道人在顺境和富有中,就不需要安慰,就有真的安息吗?答案是否定的。人生不论多么成功,多么富有,多么高升,最后均是一场空。网上有言道:“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正局副局,最后都是一样的结局。”

 

耶稣曾经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

 

在世上,人的生命比一切都重要。失了生命,失了一切。有一位中国贪官,在世时聚敛财富无数,不可一世。他在临终前感言道:“当一个人生命走到尽头,不能挽救的时候,钱算什么?无休止地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得贪婪,变成可怕的恶魔;此时此刻在我眼里,那些所谓的身份地位、金钱美女、珠宝豪宅等等,都是垃圾一堆!”

 

人在苦难中,常常抱怨:神在哪里?其实,苦难正说明有神在掌权。也许你以为,六四血案明显是当权者所为,是君王在掌控。其实不然。神若不允可,没有麻雀会从天上掉下来。经上也记得说: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龙沟的水随意流转。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唯有耶和华衡量人心。(箴言21:1-2) 神是万有的缔造者和主宰,耶和华神是历史的主人。神不仅在掌权,而且人都在神的审判之下,人当为自己所行的负责。人一切所行的,神无不鉴察,且要审判。人犯罪背离神,人当为自己的过犯向神悔改!

 

我虽然曾经漂无定所,但劫难中余生,乃是神的恩典。苦境会激发人深思。苦难让人学习三样功课,就是顺服、谦卑和认罪。苦难使我认识自己的卑微和无能。

 

三、认识人的卑微和神的怜悯

 

我生在古城荆州西边不远处的一个小村落,原名叫毕家湾。母亲告诉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差点病死。我的生命存留至今,乃是神的怜悯。

 

小时候,记得有一段日子,经常吃不饱。实在饿的时候,我就跑到外婆家,在那吃一顿饱饭,感觉十分的美。中国改革开放以后,粮食不缺了,八十年代初上了大学。开始了解到人还有理想和精神的追求。这些都是物质的满足不能代替的。

 

十岁那年,有一天清早,我得知祖母去世,伤心地大哭一场。村里好心的人替我辩护说:这孩子不是哭他的祖母,而是为祖母去世后得干家务活伤心。听起来好奇怪。原因是我们家解放前有一些田产,所以新中国成立后,被划为四类分子,属阶级敌人。敌人死 (即便是自己的祖母!),你不能哭。从小我的心灵中,就有诸多不平和被歧视的经历。我有时甚至想:生在什么家庭,不是我的选择。其实,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不是自己的选择。这是人的卑微。

 

人实在卑微。我们既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走的时候又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人虽卑微,常常胆大包天,干各种坏事。这是人的罪性,与生俱来的。小时候,物质十分匮乏,一切都属于人民公社。农家可以有一点自留地,每年还可以养一头猪。通常,每家的小孩子要负责到野地去寻找养猪的食料,在当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时,我会带领一伙小朋友,去偷公家的菜来养猪。那时还小,虽未读过孙子兵法,但却很娴熟地使用了声东击西的战术。人生来就会撒谎做坏事,不用他人教。我相信人都是罪人。

 

我深知我是一个罪人,我所犯的罪甚多。后来读到罗马书1:29-31,和加拉太书5:19-21,保罗列举了人类所犯众多的罪行。我有哪一条没有犯呢?确实没有杀人,但耶稣说恨人就是杀人。经上说,犯一条律法,就是犯了众条。(雅各书2:10) 人不可能靠行律法称义。从认识福音后开始,我常为以前所犯的罪后悔,时有良心的责备。然而,我脱离不了罪的权势。想要信的时候,会感觉若信主,有些坏事就不能做了,因此迟疑。这是魔鬼的诡计。所以,传福音是一场属灵的争战。

 

六四学运那年,我正好在北京研究生毕业。面对局势的动荡和各种丑陋,且经历了友人的遇难。这位遇难者是我的同乡,那天晚上他邀我与他一起去天安门广场,我当时因赶写论文,感觉有点累,请他等一会儿,但他一个人就这样先走了。临走前,我问他:“你的头发怎么那么短呢?”他回答:“我不让它长。”从此我再也未能见到他,他的头发永远不会长了。当时,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见人就微笑,已经在北京找到了工作,本有美好的前景。现在想起来,那天夜里,神借环境几次阻挡我去广场。这是神要怜悯我这卑微该死的人。神为什么当时不让我的同窗留下?我不知道。这是神的主权。然而,无论迟早,死是必然的,在这件事上神并不偏待人。

 

那时,我体会到属灵的沙漠,精神的颓废。这是心灵的饥渴。毕业后,我大约有八个月的流浪生涯。有一次,在一个偷偷寄居的房间,睡在仅有铁架的床上,病得要死,老师来看望我,我满心感激,欲哭无泪。初次体验到生命的脆弱和人生的无望。倒不是困苦的环境吓怕了我,我一人吃饱,全家吃饱,而是因为我深深体会到:我心里没有平安。

 

神很幽默,在我流浪无望的时候,却赐给我机会,偶然认识了一位教授的女儿,就是我如今的妻子。我深知自己的不配和愚妄,但我的神仍然施怜悯于我。神也赐给我们三个可爱的儿女。我赞美主,因他在我还作罪人的时候,就拣选了我,并且耶稣为我的罪舍命流血,救我的命脱离死亡。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他的恩典足够我用。后来,我帮一位老师打零工,完成了他的国家基金项目,他写信给中央特别批准,我留下当了大学教师。几年后,神又给我机会去香港读博士。

 

我在香港读书时,老板非常挑剔,很难相处。有一次,到点我尚未到实验室,他就到我的宿舍、厕所去找我。那时,我焦急失眠,忧虑重重。每到清晨3-4点就醒来,听见对面山坡上有一种该死的鸟叫,声音十分凄惨,使我的悲苦雪上加霜!但信主后,同样的事情发生时,我可以向主祷告,仰望神的怜悯,心中很快满了喜乐。耶稣说:“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他。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那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马太福音6:25-27) 基督徒一生要操练信心的功课,学习凡事仰望交托主。

 

那时是九七香港回归祖国的前夕。有些港人忙着移民国外,留下来的人学习普通话,迎接回归。香港的一些基督徒学生就用他们不熟练的普通话向我们这些大陆来的学生传福音。有几次,宣教士和我们系里的基督徒教授,带我们去体育场听大型的布道会。我也参加了一个英国宣教士开设的约翰福音学习班,参加者每人送一本中英对照圣经,这是我的第一本圣经。宣教士用英文授课,那时学得不太明白。但约翰福音现在成为我最喜欢的一卷书。

 

有一次,大学的基督徒教职员工邀请大陆来的研究生参加他们的聚会。聚会前有丰富的晚餐,餐后我们一起观看影片“耶稣传”。这是我第一次全面了解耶稣的生平,深受感动,我认为这就是我要寻找的真理。记得在影片结束时有一个祷告,我跟着祷告,并且心里愿意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我经历了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平安。这是神的怜悯。会后没有决志呼召。不久后,有一位香港的研究生约翰弟兄带领我做了决志祷告。我也跟我的太太传福音,她在大陆时就听说过耶稣,她是那种很容易信的人。来美国后的第二年,我们一家受洗归主。感谢赞美主!

 

四、耶稣是神

 

耶稣为什么可以赦免我的罪?因为他是神的儿子,道成肉身,成为无罪的羔羊,代替我的罪流血舍命,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复活。我信耶稣,罪得赦免,这是神的应许。

 

虽然我接受无神论教育,但我从来不是无神论者。读大学期间,我甚至追求一些灵界的事,练气功搞冥想。有几次,试图发外气替人治病。那时没有真正认识神,只是对超然的力量有兴趣。不是因为神不存在,所以信神难,乃是因为人心的骄傲,阻挡人认识神。这没有例外。经上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得前书5:5)

 

刚认识耶稣,我就传福音给父母。很奇妙,我母亲很快接受了,但父亲很难。父亲说:“看看我周围的这些基督徒,都是一群没有文化没有知识的,老弱病残。”后来我去了美国,得知父亲病重,亲人说恐怕过不了春节。神感动我,我就打电话告诉父亲,请他们到美国来。父亲听说要来美国,病就好了一半。父亲在美国,我并没有讲福音给他听,一则太忙,二则估计讲也白讲。每周我带父母去当地华人教会礼拜,教会的姊妹也常载他们去查经班。当父母快要离开美国前,父亲对我说,他要信耶稣,我大吃一惊。他说:“这里的博士、教授都是基督徒,我一个农民为什么不信呢?”父亲信的蛮认真的,十五年来,他每年通读一遍圣经。

 

你也许根本不相信有神,更不信耶稣是神。然而,神的存在是明明可知的,因为神借他的创造之工向人心说话。有一年冬天,我回到老家,凌晨起来观看到了晴朗的夜空,满天繁星,真的数不过来,越数越多。据说在一个晴朗的夜空,人一次可以观察多达一千万颗星星。科学发现,我们所在的地球不仅是稀有的适合生物和人类居住的地方,而且大气层是透明的,最适合向银河系和其它星云作科学观察的最好位置。神不仅创造了太阳系,安排地球在太阳系中恰当的位置可供人居住,而且提供了最佳窗口可以使人观察宇宙,认识造物主的伟大。神特别赐人类有观察和研究自然的能力。这是何等的奇妙和恩典!大卫在夜间看守羊群多年,神赐给他许多观天象的机会,因此大卫王有诗道:“诸天诉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篇19:1)

 

地球在宇宙中的出现不是偶然的,也就是说,地球不可能是随机碰撞产生的。生命和人类在地球上的出现,更是奇妙无比,不可能是随机产生的,也就是说,不是进化产生的。生命的最小单位,细胞的结构与功能更是精妙绝伦,其奥秘远非人所能想象到的。一个有良知的生命科学家不能不感叹造物主的伟大。

 

真有人见过神吗?当摩西在何烈山的旷野时,神从荆棘里的火焰中向他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此后,摩西问神叫什么名字,神回答说:我就是自有永有的。(参出埃及记3:1-14)当耶稣说:“我就是”,表明他自我宣称,他就是那位自有永有的神。耶稣是神的儿子道成肉身,他是神与人同在。使徒约翰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1:14,18)

 

不但慕道友,就是不少基督徒时常也会忘记我们所信的耶稣基督是造天地万物的主,永生的神。耶稣在地上时,虽然降卑成为人的样式,有完全的人性,他同时也有完全的神性。

 

一般人只将耶稣看作是宗教的教主,先知或道德模范等等,这是错觉和误解。耶稣在地上传道约三年半,行了无数的神迹,讲述天国的奥秘。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男丁加上妇女和儿童。这事不可能发生,除非你相信耶稣是神,或者至少他是神所差的使者。总之,没有神,这神迹不可能发生。圣经上明确启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翰福音1:1)圣子耶稣道成肉身,曾经住在人间。耶稣是真实的历史人物,他同时也是神。

 

一方面,神借他的造物之工向人显明,即自然启示。自然启示是实体的展现,没有话语。另一方面,神借圣经向人讲话,这是特殊启示。(提摩太后书3:16)

 

为什么我要信圣经的话呢?圣经不是神话,乃是神自己讲话,这是神的特殊启示。人不能认识神,除非神亲自向人启示。圣经说,神创造天地万物,他是天地万物的主。耶稣是道成肉身的神,他是救赎主,也是审判的主。圣经是人认识神所必须的。圣经的启示是清楚明了的,是人可以借此认识上帝的唯一真理的源头和最高权威。所以,读圣经很重要。

 

约三百年前,英国有一位大文豪,名叫撒姆尔.强生(SamuelJohnson)。在1928年牛津英文字典出版以前,约有一百五十年时间,人们使用的是强生的英文大词典,这是他用九年时间一个人编写完成的。强生可以说博览群书,悉古通今。在他临终前,有许多英国的名贵人士来访,希望听到他最后的遗言。强生对身边的人说:请把那本书拿来给我看。仆人纳闷,因为主人藏书千万。正疑惑间,强生以微弱的声音对在场的人说:愚笨的人啊!这世上唯有一本书都应该读,那就是圣经。

 

五、信心与生命

 

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永远不饿,信我的人,永远不渴。”(约翰福音6:35)生命的粮乃是一粒种子,吃这粮的就有永生的道存在心里,获得重生的生命,永远不会有灵里的饥渴。

 

吃生命之粮的人就是信耶稣的人。信耶稣以后,我多次经历过神的保守。虽然危险、苦难和死亡一样临到基督徒,但是在急难中,可以经历神的安慰和同在。还记得,刚信耶稣不久,初冬的一个夜晚,我们的车行驶在宾州的一个山谷,地上有冰雪覆盖,我当时才学会开车不久,没有经验。这种天气,应该下去找一个旅馆休息。结果,我踩油门,车却向后疾行,并且自转三圈。车失去控制,我说完了,头脑便一片空白。车正好转到刚刚产好的雪堆里,停了下来。我的太太下车后,让我看雪堆下的悬崖,我们吓得发抖。这是神的恩典。实际上,我们活着,每一口呼吸,都是神的恩典。

 

生命的粮是每天必须的,就像以色列人当初在旷野地每天吃吗哪一样。耶稣是生命的粮,并且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粮,是真正的吗哪。旷野的吗哪,吃过还是死了。真正的吗哪,叫人吃了就不死。吗哪是属物质的,是暂时的,会朽坏的;生命的粮是属灵的,满足人属天生命的需要,是永恒的,不朽坏的。

 

在香港时,一次有一位教授请我同他单独吃晚饭。他问我:“你既然信耶稣,你知道你有永生吗?”我说,“我想要永生,但不确定能得到。”其实,人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堕落的人类仍然有追求永恒的本能。正如经上所记:“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传道书3:11)

 

肉身的人追求各种外在的东西,来满足灵魂的饥渴。这就产生各种人生哲学,各种宗教信仰。这些精神粮食是从人出发的,找不到真理,也就不能真正满足人心灵的饥渴。真吗哪是从天上降下来的。属血肉的人找不到真理,只有道成肉身的耶稣,将真理显明出来。开始慕道时,我们难免只对吃吗哪有兴趣,而对真的吗哪即耶稣基督无动于衷。但愿神怜悯我们,将我们的口福从桌上的吗哪,转移到真正的吗哪,就是这生命的粮。如经上说:“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诗篇34:8)

 

基督徒每天也需要吃饭。耶稣并没有否定吗哪的作用,因为人需要食物,才能存活。耶稣强调那真正的吗哪,是人永生所必需的,更应该追求。肉身的生命会衰亡,属灵的生命不会死。中国俗话说:人死如灯灭。但圣经上说:“尘土仍归于地,灵仍归于赐灵的神。”(传道书12:7)身体来于尘土,归于土。死亡是灵魂离开身体,灵魂仍然存在,永不消失。所以,身体的死亡不是人生的结束,死后且有复活和审判。

 

为什么要说人若吃生命的粮就不死呢?这里的“不死”仍是指永生,是说灵魂永远与神同在。当主耶稣第二次再来时,身体也要复活与主同在。吃生命的粮就是信耶稣,这是比喻的说法,表明与耶稣有生命的联合。一个人喜欢读书,我们就说他是书虫,吃书的人。吃生命的粮就是爱耶稣、信耶稣,与主有生命的关系和交通。耶稣的身体为罪人压伤,使我们的心灵得医治;他的宝血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使我们的灵魂得安息。基督徒在圣餐时领饼饮杯时,乃是纪念主耶稣肉身的死和复活。

 

信耶稣便有重生的生命,就是得救的生命,是不死的。“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林后5:17) 这新造的生命从信耶稣就开始的,不是要等到未来的。人是万物之灵。人有心灵的饥渴和争战,远比肉身的饥渴更有需要。婚姻的破碎,亲人的离别,工作上的失败,往往造成极大的精神打击。困苦中的人,如坐在黑暗中,看不见光,毫无盼望。饿肚子容易找食物解决,心灵的伤害却是难以医治。

 

人因信耶稣就被称为义,就得永生。亚当是罪的根,所以人生来就有罪性。同样,因耶稣基督一人的义行,众人因信基督,就在基督里被称为义。(5:12,16)因为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担当我们一切的不义,第三天复活,以大能显明他是神的儿子。我们所信的是复活的主,也是能使死人复活的主。耶稣就是复活,就是生命。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人不信的理由千奇百怪。多年前,我回中国大陆探亲访友,利用机会传福音。有一次,一人听后对我讲:“我才不信神。因为信神的人是愚昧无知的表现,都是些老弱病残的人。”我只是反问说:“真的吗?”看他有些脸红,没有多说。好歹那时的我身体还算健康,至少在美国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学位。人不信是由于骄傲,故意压制真理。人不信也许觉得有些坏事还未干完。不信是人的本性。

 

信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神的恩典借各种环境临到人。很多人因为人生的苦难和遭遇,认识神。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怎么知道有恩典临到呢?当人有一颗渴慕的心,有寻找真理的愿望时,你就知道主耶稣在门外叩门了。

 

六、真理的渴求和生命的经历

 

信不单是头脑的理性通过,也不是嘴唇说说而已,乃是全人交托。基督徒只有在基督里,与主联合,才能活出基督的样式。有些事,我无能为力,就求神怜悯我。有些事,多拦阻,我祷告交托主。有些事,可以做一点,我将感谢和赞美归给施恩的主。保罗说,我们传福音、事奉主,为此劳苦,乃是照着基督在我里面运用的大能,尽心竭力。(歌罗西书1:28) 这是我们一生的功课。

 

我信主后头两年,参加一个教会,也十分受关爱,但当他们追求神迹奇事、医病赶鬼之类的事,我不太明白,跟不上潮流,就离开了。以后两年,对神的话语追求也少,生命没有多大改变。信主后很长一段时间,虽然有热心传福音,但我深感对圣经知之甚少。现在我明白,我对神的话语有追求,完全是他的恩典。因为若不是神的话首先吸引人,我想很难有人坚持读经,更谈不上敬虔地研经。

 

神实在怜悯我。博士毕业后,我去了加州一家华人教会,在那里开始认真读经。一年后来到美国中西部,便一直在一家华人教会学习和事奉至今,这里的弟兄姐妹敬虔爱主、渴慕神的话语。同时,我的父亲信主后对神的话很渴慕,他常有问题问我。这也激发了我读经的热情。近些年来,在网络上认识了一群追求圣经真理和严谨解经的牧者、学者和信徒,他们帮助和鼓励我不少,使我对加尔文的改革宗神学思想发生浓厚的兴趣。保罗说:“我们晓得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罗马书8:28)

 

多年来,我带领小组查经和教主日学。近三年来,在脸书和信仰刊物上有些文字工作。这一切都是神的恩手引领我,赐给我力量、智慧和话语。这不是假谦卑。因为我上学时,最怕的就是写作文,也不愿读小说,认为小说太啰嗦,浪费时间。但现在很奇妙,我常分享神的话语,讲很多也不觉啰嗦,写很长的文字也不觉冗长。

 

来美国后,我又曾遇到一个难相处的老板。首先声明,不好的老板就一两个,且都不信神,时间也不长。神量给我的,是我能靠他的恩典承担得起的。主的恩典够我用。其他老板都十分善良和绅士。特别是我的博士论文导师,每年的感恩节和圣诞节,他会请我到他家,视如亲人。下面要讲两个见证,是我信主后的两个关键转折点。

 

十几年前的一个夏天,我们从加州开车来到美国中西部工作。途径犹他州的盐湖沙漠地,外面天气酷热,又开了空调,我的车开得也太快。在穿越沙漠时,车冒烟起火。当时很害怕,马上停车在路边,突然我得觉自己有罪,马上向神忏悔。奇怪的很,很快有另一个面包车也停在我的前面,我以为这家人跟我一样倒霉,车出了状况。其实,这家人有一个八岁的男孩患癌症,正要去盐湖城治疗,他们早就注意到我的车在冒烟,他们特别停下来帮助我们。这是神的恩典。当时已近黄昏,穿越沙漠的车辆稀少,我的手机无信号,抛锚的地方在125英里沙漠地的中心,前不着村,后不靠店。再一次,在绝望中,看见神的恩手,他看护保守我一家。患病男孩的爸爸大卫是一名牧师,他将我们安排到盐湖城一个基督徒的家里,因为当时那里的旅馆都满了。这家的弟兄布鲁斯正好是在修车行工作。他们一家人放下自己的工作,热情接待我们,帮我们打电话,联系福特车修理店将车从沙漠中拖回。又与保险公司协商,车的保险期还剩下一个月。我所做的就是在他们家等待。有一次,接近正午,天很热,我坐在后院的台阶上,仰望天空,我说:主啊!你让我看见这家基督徒活出来的生命,我实在羞愧难当。我信主好几年了,仍然以自我为中心,主啊,求你改变我!十多年来,我们与布鲁斯弟兄一家,一直保持联系。

 

来到美中工作,单位不错,老板却是严厉中带有粗暴。第一天上班,就要求我,周末要加班。我马上礼貌回绝,我说我有家有口,周日我要去教会礼拜,他只好作罢。有一次,他敲我的门,我未听见,他就踢门叫喊。在香港的老板对我不好,我敢跟他对着干。这次没有,虽然私下有抱怨,一直想换工作离开,但没有对老板不尊重,也没有告他。我相信主的话:“申冤在我,我必报应。” (罗马书12:19) 虽然有好的文章发表,但我一直想逃离。因为太压抑,而且他故意压制我办绿卡的进程。有一次去教会,心情实在不好,刚好听到一位弟兄在台上做见证。他以前也被老板欺负。他见证用的经文是诗篇三十七篇。听完,我很得释放。回家后,我太太告诉我,她上午差不多同时间也读了诗篇三十七篇,心情也很好。我太太那时身体一直很差,不能去教会。我想大卫的诗篇只是他的经历:“不要为作恶的,心怀不平,也不要向那行不义的,生出嫉妒。因为他们如草快被割下,又如青菜快要枯干。你当倚靠耶和华而行善。住在地上,以他的信实为粮。又要以耶和华为乐。他就将你心里所求的赐给你。”(诗篇37:1-4)

 

神的信实成为我生命的供应,成为我生命的粮。这信实乃是在耶稣基督里的应许。仰赖耶和华的,什么都不缺,因为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一切的丰富都在他里面藏着。八个月后的一天傍晚,人事处处长打电话到我家,告诉我老板已经被带走,单位要留我,并告诉我第二天不用上班。我一直想要离开,但最后离开的却不是我。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我要以耶和华为乐!

 

那近三年的时间,我全心投入研究,少有时间与家人在一起。复活节快到了。利用这额外的假日,我们一家开车到附近一个公园玩,放松自己。当我抬头望天,天是如此的蓝,看树叶是那样的绿。我并没有恨我的老板,但愿神怜悯他。我心赞美我的主。

 

那天中午,我一人驱车去见一个弟兄,要与他分享我的喜乐。途中,神的灵大大地充满我,有说不出的一股力量环抱着我。心中充满一首歌,好像听过,也唱不全,连歌的题目也不晓得。这首歌反复回荡在我的心田,多么喜乐,多么甘甜!圣灵感动我说:主啊!求你怜悯我,在接下来的复活节圣餐聚会或周日礼拜中,让我们的领会弟兄唱这首歌。我知道赞美诗何止千万,但我十分清楚,我没有试探我的主。那天礼拜,我坐在教会的最后一排,已经忘记了我前天的祈求。当敬拜的歌声响起,第一首赞美诗歌就是我向神的请求,原来那首歌名叫:我的神,我要敬拜你!我坐在那儿,眼泪一直不停地流,这是感恩的泪水,也是赞美的泪水。我深深地晓得,我所信的是又真又活的神,他是爱我,从不离弃我。

 

当主耶稣问门徒是否要跟从他时,西门彼得回答说:“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约翰福音6:68)主耶稣是生命的粮,是通往永生的唯一道路。朋友,你愿意跟从耶稣吗?看哪,主耶稣站在门外叩门,你若听见他的声音就开门,他就要进到你那里去,主耶稣要与你一同坐席!

 

毕成鹏  来自中国大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enn State)计算机工程硕士和昆虫学博士,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C Davis)博士后,转攻生物信息学。现居美国中西部,任职某研究部门生物信息和智能计算实验室主任,并兼任密苏里大学医学院儿科系及工学院计算机系助理教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