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穿过七年死亡幽谷
2016/10/12 13:06:58
读者:1141
■灵歌

生命与信仰  第28期 2015年6月

 

 

(图片来自网络。请击点关注“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您将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穿过七年死亡幽谷

 

/灵歌

《生命与信仰》第28

 

一、迷惘的童年

 

我出生于1988年。和很多那个年代城市里出生的孩子一样,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儿,带着八零后独有的印记,自小便有着深刻的孤独和自我中心。尽管独生子女在家绝不缺少关心,但小小的人已经知道内心的空虚与不安,上帝将寻求他的心放在每个人心中,在没有得到以前,无论你身处怎样的地位,无论你处在怎样的年龄段,内心断不会得到平安。所以,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已会为自己的灵魂担心,觉得人死之后世上再无你的踪迹,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并且常常会因为这事在夜里吓哭。问过姥姥,人死之后会去哪里,姥姥虽然不是真正信主,但因为年幼时上的是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便回答我说,人死后会到上帝那里去,这着实对我小小的心灵安慰不少,那时,我上幼儿园。

 

最初的探索

 

上了小学,身边的人和事慢慢扩展,但有一件事始终沉在心底,那就是想要找到神。其实每个人在世上都在寻索,只不过大部分人不会承认,就像我们这代人的父母,他们经历过文革,从小在学校接受无神论的教育,嘴上都唱着国际歌“世界从来没有救世主”,但家里绝少不了偶像:厨房贴着财神,卧室供着寿星,书房摆着菩萨,客厅挂着如来。我嘴上不信神的父母,却极愿意去庙里烧香拜佛,以祈求平安健康,升官发财。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也把那不会说不会笑的偶像当做了神。人虽小,却常常极为敬虔的跪拜。可是,虚假的偶像岂能换回人心的平安呢?自欺欺人的敬拜只会让人心更加迷茫。

 

小学四年级时,法轮功风生水起。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跟随他的母亲入教,并把我们这群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一起带去了法轮功的聚会。一个一直追求信仰的人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归宿,我开始跟着他隔三差五地往他们练功的地方跑。那时城市里很多的街道,到了晚上都有人在练功,我们很容易找到。但感谢主冥冥之中的保守,一年后,法轮功作为邪教组织被取缔打击,成为人人唾弃的对象,我和小伙伴一家得以抽身而出,但伤害难以愈合。从此我不愿轻易相信任何人。

 

二、逐渐滑向深渊的初中

 

转向书籍

 

经过最初信仰寻求的受挫,我宁可接受学校无神论的主张。但心底深处的空虚更甚,我转而向各类书籍求助,希望在人类几千年灿烂的文化里找到精神扎根的地土。因为没有方向,所以追求没有目标,我阅读一切经过我手的书籍:传记,历史,文学名著,宗教典籍;家里满满的几橱书,我能看得下去的,不管是不是看得懂,我都在读。我对书籍的阅读范围让同龄人不解,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愿意研读砖头厚的西方文学,愿意揣摩道家佛家晦涩难懂的经文典籍。连我自己都惊异,只是那时的我不知道,我不过是想通过书籍来找到灵魂的安放处而已。那时我幼稚得可以,以为多听多看就可以看穿世事,像佛一样顿悟世事,超脱红尘了。然而所罗门说得好:“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传道书1:18)我过早知道还不应该在我那个年龄知道的东西,过早看到还不应该由我那个年龄理解的尔虞我诈,我便更加迷失了。人类千百年来在罪恶中的迷惘和捆绑透过文字向我显现,人们痛苦的呐喊和绝望的呻吟在我耳边回荡,我承受不起,于是经历更痛苦的迷失……

 

专情成绩

 

在书籍之外,我寻求更为实际的东西。父母的期望一度成为我活下去的目标和理由。我成绩很好,但是,我并不开心,由分数维持的喜悦是世上最短暂的快乐,它只停留在领取成绩单的那一刻,之后又是无止境的学习和考试。而且,这似乎是八零末的共同的命运:我们这代人从上小学起就面临学校激烈的竞争,家长盲目的攀比,我们是活在重压下的一代,而分数似乎是唯一评价的工具。每个学校的优等生都会有这样的体验:学习好的其实恰恰是最不开心的群体,班里最自在的倒是那些成绩垫后的。每次成绩下来,拿第一第二的名次分明是在我们的桎梏上更加上了一层封印。我以成绩为活着的理由和目标,下场自然悲惨,初二时内心的自卑和空虚像野草疯长,而自我从学校旁边的小店买下第一把小刀起,标志着我从此进入了有生以来最为黑暗的时期—为期七年的抑郁症时期。

 

一纸判决

 

学校的老师都喜欢成绩好脑子聪明的学生,我虽成绩优良,但始终认为自己很笨,没完没了的作业和考试让我身心俱疲。在我初二的一篇日记里曾这样写道“生活,真的在一天天腐烂,大脑的存在只是为了记住X+Y,我们能活动的空间,真正也只有家中的书桌和学校的课桌这两小片天,我不明白,我们究竟为了什么活着,活着又是为了什么。”就是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活着,所以家长的期望成为我的一切,智商和成绩成为我的依靠。

 

初二下学期,学校来了一个测试公司,免费为我们测试智商。在我们做完一本题后,成绩于一周后揭晓。班主任向来认为只有聪明的学生有前途,在成绩揭晓后,她更是自信用科学向我们论证,我们班的成绩之所以不如别班是因为我们班学生智商偏低。那日她在班上夸奖了几个智商较高的学生之后,一脸凝重地将我叫进办公室,很不高兴地告诉我“你的智商可是很低”。尽管多年后,我明白了当年的智商测试做得不准,但在当时,实在是狠狠地打击了我。“智力测验结果出来了,我果然是IQ很低,犹如囚犯接到了死刑书,挣扎中又多了负担,没了勇气,生活仿佛黑洞洞的池水,一点点的把我吞没,我所剩不多的自信倒塌了,每日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尽管我的成绩很好,但其实心底却厌恶这一切。

 

血的解脱

 

不知从何时起,我学会了戴面具,而且能蒙骗一切人。在家长老师同学眼里,我是个天真活泼乐观可爱的小姑娘,大家都觉得我每日都过得很开心,但我骗得了别人怎么骗得了自己呢?白天对着别人笑得有多开心,晚上在被窝里对自己就哭得有多伤心。我有自己的灵魂,可这灵魂却寄居在别人的期望里,并企图用成绩用所谓前途作养料生长,它怎能不枯萎呢?我害怕深夜独自面对自己的灵魂,因为当我用手去扣它,只能听到空洞的回音。

 

这种情况下,我竟迷上了血的解脱。当刀尖在手臂上留下鲜红的印记,我灵魂深处的绝望就会有所平息。我无法承受的双亲期望之重,我不想面对的生活重担无望,在这深深浅浅的刀伤中得以慰藉。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抑郁症患者在早期的时候都这么两面的生活着,但我确实是这样。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像是面具上的油彩,真正的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三、深谷中的高中

 

我揣着重点高中的通知书以优等生的身份跨入高中,同时带去的还有一颗患了精神癌症的心。我依然名列前茅,第一名的成绩像是枷锁上又加了一把锁,几乎让我窒息。我也越加恋上深夜对自己的裁决,白天的我虽然有光环有荣耀,但我深深厌弃,又不能挣脱,也无力挣脱;唯有在夜间,我可以取下面具,直视灵魂委屈又无助的哭泣,但我又无力改变,只有通过伤害肉体来达到精神的暂时麻痹。时间久了,母亲发现我身上的血痕,问我,我轻描淡写的说那是晚上睡觉不小心挠的,母亲也就不再过问。而我,也在这深渊里越陷越深。

 

与死神亲密接触

 

抑郁症发展到后来,整个空闲的时间都在想怎么去死。当死亡的念头成为一种潜意识,任何在常人看来过激的行为,在我看来反而都理所应当。高一寒假的一个晚上,我再次被死亡的念头抓住,这回我没有下刀在手腕,而是,将锋利的刀锋指向了脖子,当鲜血奔涌而出的那一刻,我有种解脱,我终于可以摆脱灵魂终日不休的呻吟了。但当血液流下衣襟,我惧怕了,我不愿叫醒父母,只能在黑暗中向天上的神呼求,尽管那时我还不认得我的神,但当我面临死亡,我向那天上的至高者发出了由灵魂深处迸发的呼求。我用了两包纸止血,便迷迷糊糊入睡了。当我早晨挂着泪痕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既惊喜又有点不知所措,我虽肉体得以存活,可心里依然荒芜。我不明白,自己虽然还活着,但还能做什么。

 

活不过十八岁

 

不要活过十八岁,这是当时给自己的预言,就像是与命运讨价还价,既然上回没死成,那好吧,姑且活到十八岁吧,将稚嫩的青春度完,也不枉来世间一趟。抑郁症到了高中后期,已经疲沓,不像初进高中时那样激进地渴求死亡,但是更可怕的是,悲观厌世已经变成一种习惯融入我的生活,自杀也作为一种潜意识流进我的血液。而且,自那次自刭事件后,死亡的阴影就临到我,它的权势我已经挣不脱了。

 

其实,进入高中后,我发现与我类似处境的人还真不少。独生子女享受着父母完全的关爱,也承受着父母完全的期望,肩上的重担和身上的责任也就更重。自虐和抑郁症就潜伏在我们这代人的身上,高一时就听说有男生用小刀在自己身上刻字,又漂亮学习又好的女同学把自己的小臂用刀子拉的像渔网……而那时也渐渐明白自己这种不正常的心态估计是得了抑郁症,有心调整,可是死亡的阴影挥之不去,我已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四、蒙恩的大学时代

 

“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的,就寻见;扣门的,就给你们开门。”——马太福音7:7

 

我就这样磕磕绊绊苟延残喘地踏入大学的门槛。在迈入大学前的那个暑假,我还在日记上写道“但愿我在大学阶段能寻求到我的信仰”。大一报到时,我带了三本书来到那个陌生的城市:圣经,佛经,简爱。那本圣经是同学的母亲送的,同学虽不信,但我听说他母亲信,就借了一本,本来只想作为课外阅读扩充知识面的读本。大学伊始,同寝室的女孩想要拜师学习乐器,我便结识了大学里的第一个学长,没想到正是借着他,上帝引领我们走进他的教会。

 

07年的圣诞

 

学长邀请我们去教会过圣诞。这是我大学的第一个圣诞,也是我第一次踏入教会,尽管有很多人抱着去玩的态度,但我知道,我是很认真地去聆听另一种声音。那日经历很大的争战,因为尽管我不承认我是佛教徒,但其实从小接触的诸多佛教思想已经在我脑子根深蒂固,那日传道人在台上讲的一切道,在我这里都有拦阻。我内心激烈地争战着,以至于会后,别人是欣赏了一天节目很轻松,我却是打了一天的仗很疲乏。回去后想要有很多问题问学长,却又觉得无从问起。我随手翻开圣经,看到“尼哥底母与耶稣论重生的含义”,感谢主,当时我并不知道有关信仰的种种,却看到了重生得救这个最核心的问题。学长的回答我既不明白也很不屑,一心想要指出这信仰的不是来,但也有种声音在我心底说,你既然想指出圣经的谬误,你起码应该先读一遍吧,你读都没读又有什么资格来评判呢?于是我就开始静下心来阅读圣经。不得不说的是,尽管从外面来看,这次圣诞并没有改变我什么,但心被撞击了一下,我知道,是主在外面叩响了我的心门。

 

走出埃及

 

“日间,耶和华在云柱中领他们的路;夜间,在火柱中光照他们,使他们日夜都可以行走。日间云柱,夜间火柱,总不离开百姓的面前。”—出埃及记13:21-22

 

我像做功课一样读着圣经,每日至少七章,才开始时虽觉无味,但感谢主的保守,竟也坚持下来了。旧约人名多地名杂,历史事件纷繁复杂,看不出头绪,更不要说能读出什么亮光。但转机出现在约伯记“因为他打破,又缠裹;他击伤,用手医治。你六次遭难,他必救你,就是七次,灾祸也无法害你。”(约伯记5:18-19)心被撞了一下,仿佛看见慈父爱怜的手,不自觉地热泪盈眶,自此,每日读经都会有新的感动。可是,争战依旧,旧日里脑子里存在的各种学说主张都蹦出来抗衡,因为幼年时期信仰的受挫,也使我无法打开心门接主进来。我不愿聚会,能逃就逃,每次一进教会的门就后悔,我怎么又来了,下回一定不来。但真等到下个主日,我一定又去了,没有人逼我来,但是无形之中有双手拉我前进。感谢主,尽管我心不甘情不愿,但他始终没有舍弃我,他在我前面带领着我,借着他的道照亮我的路,主的话像雨水慢慢滋润着我心灵干涸的地土,慢慢医治着我心灵的创伤。

 

重生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以弗所书2:8

 

感谢主,尽管我时常躲避他的面,但他依然不离不弃地爱着我,引导我走他永生的道路。转眼就是08年的圣诞节,主赐福,给予我服事他的恩典,使我可以在他的殿中弹琴。也正是从这里,我开始认真思考生命的归属问题。被主拉着聚了一年多的会,但我从没有真正认真想过灵魂的归属问题。就像在外流浪的浪子,知道家在哪,知道父在等着我,却不愿意回家,可是漂泊的心必须找到家才能安息,看着台上浪子与老父相拥而起的场面,我的心被震撼了。

 

在祷告中,主的光光照我,无论我是不是愿意承认,我的本相就是如此,第一次真实地看到自己的卑微与不堪,也彻底体会到主耶稣爱与拯救的完全。我的骄傲、自义在主的面前被击碎了,当我的罪恶显在主面前时,主并没有按我的罪恶惩罚我,相反,我看到各各他山上主耶稣为我的罪而被钉在了十架上,又将永生的盼望赐下。我的眼泪决堤了,我的心在主前破碎了。然而当我祷告到最后,我却安静下来,倚在扣起的手上,心里无比清楚,我整个身心灵依靠的,绝非我的手,而是主慈爱的手。我的哭泣已经过去,他已为我擦去眼泪,我只是恬静地倚在父的膝前,将头倚在他的手上,祷告以平安的微笑结束,我知道,我得救了。

 

此时,笼罩我多年的死亡的阴影早已烟消云散,主已将我从撒但的权势下赎回,自此,我成为一个面向主耶稣活着的新人。

 

五、神迹

 

“我来了,是要叫羊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下

 

起初信主时,觉得是自己在寻找信仰,寻找神,但蒙恩后才知道,其实是神一直在寻找我们,我们能够得救,得以称为神的儿女,不是因着我们自己的善行,也不是因着自己的追寻,乃是因着主的恩典,因着他知道我们需要他。其实,刚蒙恩的时候我也迷惑,不明白为什么主的拯救不能早点呢,然而后来才明白,正是过去的经历,使我可以理解跟我有着同样痛苦经历的人;我已经过死亡的幽谷,就更能理解和安慰那些还在幽谷中的人们。

 

抑郁症被称为精神的绝症,无法根治,即使患者依靠服药或是心理治疗恢复正常了,特定的人和特定的情境会使之复发,因此抑郁症患者要长期服用药物。不管这个抑郁症患者在日后树立了怎样积极向上的人生观,哪怕他日后立志要过海伦.凯勒式的生活,只要他曾与死亡共舞过,死神的阴影便挥之不去。

 

可是我的绝症得医治了,痊愈了。从我蒙恩的那刻起,主的光照进灵魂,我心中的黑暗权势便消散了。我们同作神的儿女,是主用重价赎回的,我们身上带着至高者的印记,这是何等的尊贵与尊荣呢。朋友很不理解我怎么就信了主,他们要看神迹,说看见了神迹才会相信。可是我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我能在这里作这个见证就是一件神迹了,若不是神的恩典,我的生命早已不存在;若不是神的怜悯,这个心中愚顽颈项刚硬的人又怎么会在这里述说神的恩典呢!每一个蒙恩的见证都是神的奇迹,尽管每个人得救的经历都不同,但我们所信的,都是圣经中所启示的独一的真神。

 

“至于我,就像神殿中的青橄榄树,我永永远远倚靠神的慈爱。”——诗篇52:8

 

我重生得救之后,主也借着周围的人和事慢慢改变着我,也越加让我看见我所走的路是怎样蒙福的一条路。蒙恩后的见证真是更多,无法数算得清。求主保守我一颗永生永世敬畏他的心,在主里努力向前奔走,阿们!

 

灵歌  中国大陆基督徒。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