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神州的呼唤
2015/5/29 10:08:36
读者:3437
■路声

生命季刊 总第12期 1999年12月

 

 

    季刊同工来电话要我写一些在大陆肢体中服事的感想和心得。放下电话,以赛亚书四十三章十九节的经文就出现在脑海中:“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一年来多次前往中国大陆的宣教之旅,让我对神的这个应许有了更深切的体会。

 

    一个方兴未艾的福音“第三工场”在呼唤

 

    上下五千年的中国,曾经长期以来是福音的旷野和沙漠。国人,尤其是知识份子一向以中原文化为傲,以龙的传人自居。虽有中西宣教士前赴后继,呕心沥血宣扬真道,唯国人一概拒之,汲汲在福音以外寻求自救之道。一百五十年前,当一位加拿大宣教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历数十年在中国各处孤身传道而四处碰壁,最后白发苍苍离开中国时,眺望着他所挚爱的渐行渐远的中国,只能泣血喊道:“岩石啊,岩石!你何时才能被福音震开那怕一条缝隙!”

 

    而今日的神州大地,坚硬的岩石岂止出现了一条缝隙!福音之火势如燎原,不尽燃遍了祖国的山野、平原;甚至在身居闹市的大专院校教师和学生中间,渴求了解基督信仰的人数也急遽增加。中国的知识份子正以空前的热情和开放,在寻求和经历着这一能改变个人、社会、国家命运的“生命之道”。

 

    这几次行程,足迹遍踏西南、华东,从北到南多个省份。先后到访多处大学校园,对以知识份子群体为主要福音对像的所谓“第三工场”得以有更进一步的了解和观察。

 

    在西南地区的一所著名的大学中,和几位老教授彻夜长谈,他们最后心悦诚服于基督的真光之下。那边以学人为主的查经班因为快速的发展而不得不分在多个家庭中进行聚会。在中南部的一所校园中,许多老师和同学们都一同赶来参加我们的聚会。他们中多人已是基督徒。从清晨一直到傍晚,一批批的同学们(来自附近不同的大学)造访了我的居所。他们对福音信仰的渴求和认真,令我深受感动。半年前到访过的华南和华东两处的校园查经班则又壮大了许多,他们中半年前才得救信主的年轻基督徒们如今已引领了多人归主。在中国许多的大学中如今都有了查经班和基督徒的团契,有的还不只一个。虽然他们所处的环境和我们在海外大不一样,面临的试炼和挑战都是我们难以抽象的,但正如许多学生和老师们所告诉我的那样:“基督福音这个宝贝,我们寻求很久了。如今一旦找到了,我们是再也不愿意丢的!”

 

    中国福音化的实现,实有赖于广大的农工百姓和知识份子这两大群体的共同归主。这些年在海外我们都亲睹了神怎样在来自大陆的学生学者中间动工,引领大批学人归主;而今看到在大陆本土,神自己也在校园中做如此奇妙的工作,得着许多老师和同学,怎不令我们为之欢喜雀跃而献上我们的赞美!但是这个广阔的福音“第三工场”也正在向你我发出呼唤:请过来帮助我们,请把你们在信仰道路上的感受、挣扎,在事奉道路上的经历和成败,向我们分享,和我们一同在主里成长!

 

    他们在“水”与“火”的试练中

 

    诗篇六十六篇说:“神啊,你曾试验我们,熬练我们,如熬练银子一样。你使我们进入网罗,把重担放在我们的身上。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今日中国的基督徒们,正在经历着“水”与“火”的试验,为的是要到属灵的更丰富之地去。“火”的试验我们都知道,也许在此不用赘言,倒是那些“水”的试验,更加需要我们的代祷来托住他们。

 

    在南方某市的一所旅馆任职的王姊妹一脸焦急的请求我回答一个问题:“来这儿住宿的客人常常要求我们给他们多开几天住宿发票,以便他们回单位多报些出差费。但我是一个基督徒,我觉得这样做不好,我不想在他们的罪上有分。然而他们大吵大闹,还去找我的领导。我的领导就把我训了一顿,说现在谁不作假,这样一板一眼会把顾客都吓跑了,硬逼我签字开发票给他们。我心里很难过,想拒绝又怕丢掉饭碗,你说怎么办?”她陷在深深的痛苦中,“我一直为此祷告主,求他不要让我遇见试炼,主也保守了我十个月;可是如今又有客人来找我要多开发票……”

 

    望着她的泪眼,我知道这位姊妹内心的挣扎。她和丈夫因为领养了一个被人丢弃在路边的女婴,本来已经饱受双方工作单位领导的批评责难,说他们违反了国家“一胎化”的政策(他们已经有了一个自己的孩子),甚至一再威吓要开除他们。如今她先生“下岗”在家,一家四口就靠她这份工作来维持,如果她再被领导看不顺眼而“下岗”……我知道“为信仰宁可付上代价”这句话对她意味着什么。

 

    在华东的一个城市中,当我和一群年轻的弟兄姊妹在主日聚完会后,小秦来到了我的身边。他是一位才从财经学院毕业不久的青年,细细高高的个子,一张尚带稚气的脸。“我在这里的一家公司任会计。数月前领导要我在申报公司利润时多作百分之八的帐,以便公司能通过上面的指标考核而拿到奖金,我照作了。但最近我越想越觉得基督徒不应当这样做,于是我把我作的这些假帐拿出来销毁了,领导尚不知道。我不想在作假上有分,但上面很快要来检查工作了,领导迟早会知道,我可担心他们会给我穿小鞋呢!”一旁的小李则在为另一件事担心:“我们公司最近在楼梯拐脚处放了一个关公的神坛,为的是求能够多多图利。我现在每天打扫楼梯时都绕过去,不想去碰它。但领导很不高兴,说我应当每天去清洁它。我告诉领导我是基督徒,我不会去为一个偶像清扫,但领导却说我故意不合作,故意给他难看。我该怎么办呢?”

 

    一串串的问题,让我知道中国的基督徒们正在经历着许多我们无法抽象的试炼。

 

    “中国当前最需要的是,基督徒要在那样一个人欲横流,到处虚假泛滥的环境中‘活着’为主作见证。”一位最近才从国内回来的传道人如是评论说。我非常同意她的观点,这几次的大陆之行让我深深感觉这样的“活着”实在很不容易,需要主特别的恩典。然而我们的弟兄和姊妹们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活着”,默默的为主作见证。他们虽然都非常年轻,圣经和头脑的知识都不多,但却甘愿顺从圣灵在里面的引导,不与环境和世俗妥协。他们的生命是丰盛的,而且会更加丰盛,因为主应许要把他们领到丰富之地!

 

    来自神州的呼唤,太多太多,你听见了吗?

 

 

 

路声  来自中国大陆,现全时间服事。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