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和王明道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2016/8/3 11:16:05
读者:4479
■郑洁民

生命季刊 总第12期 1999年12月

 

 

(上图中为王明道夫妇,左一为袁相臣牧师,右一为袁梁惠珍师母。图片为袁师母提供

 

和王明道先生在一起的日子

 

/郑洁民

《生命季刊》总第12期

 

编者按:郑洁民弟兄曾经在王明道先生创办的基督徒会堂参加聚会,并跟随王先生学习服事,50多年中二人建立了深厚友谊。1980年王明道先生出狱时,郑弟兄即赶赴山西阳泉(监狱所在地)迎接他,1991年王先生离世前一个月,二人又有过一次长谈。郑弟兄录下了这次谈话的内容,为我们了解王明道先生生前最后一段时光的情形,提供了一份宝贵资料。本刊根据录音整理出这次谈话的内容,也将郑洁民先生录于其后的见证一并刊出。录此谈话时,王先生已经是91岁的老人。记录整理时,有些字句因无法听清只好空缺。(王明道先生录音内容将于明天微信播出)

 

1991年6月,得知王太太眼睛复明后,我于6月初到上海,6月9日、16日、23日三次参加了在王明道先生家里举行的聚会。6月25日离开上海前,我和王先生作了一次较长时间的谈话,把我们这50多年的友谊从头都叙述了一遍。时间很短,事情很多,潦潦草草地,想起什么来就这么漫谈。在这个录音带的前面,就是我们谈话的内容。在这后半面,谈到了中间,以后王先生就为我祷告,求主引导、保守、平安。可是这个录音带不知用谁家的录音机放的时候起了变化,后半部就全是噪音了,最可惜的是王先生祷告的这段话没有了,非常可惜。

 

26日我离开了上海,27号到天津。7月2日王先生又发病了,以后我在北京又通了几次电话,才知道王先生28号到主那里去了。那么,这一盘录音带就成了王先生在世时最后的声音。得知我们的老哥哥、神的老仆人一生的工作安息了,我们在北京的同工在8月的第一个礼拜天,十几位弟兄姊妹聚会,我就主领了这个会,讲题是“王明道先生去世了”。我就讲到王先生的一生的概括,和我同王先生的来往过程。……

 

我是1932年十四岁时蒙恩得救的。1935年宋尚节博士在北京成立基督徒布道团,我与三位弟兄组成了一队,在一次布道中,宋博士为我按过手。当年夏天布道团的月会,是王先生领的,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讲道。以后就常去炒面胡同听王先生讲道,很得造就。1938年我开始在史家胡同聚会三个多月,这时有人介绍我到王先生家,从此就与王先生认识了。1943年我经常到北京,去了就住在会堂,这样,与王先生接近的机会就更多了。从46年到55年这十年当中,我九次赶到北京来参加新年聚会,叫做回家过年。

 

1955年王先生入狱,56年放回来,我们还常常见面。58年王先生再次入狱,从此阔别了二十一年半。1979年政府对冤假错案开始平凡,亲友们就经常打听王先生的消息。到了七九年冬,王先生有信要获释,我就与王先生的儿子天铎通信,相约一起去接。第一次是11月中旬接到的电报,因为有事没能去接。等我11月下旬到上海看望时,却发现王先生没有回来。原因是监狱当局让他签字释放,判决书上写的是原判无期徒刑撤消,改判一年,提前释放。王先生拒绝签字,声明我是无罪的。于是,接他的亲友只好返回。

 

到了年底,监狱当局为了在年内前结束这个案件,就在12月30日对王先生说,你可以换一个地方,去等北京的决定,到一个叫“三间房”的地方去等候消息。这样王先生就出了监狱大门,搬进了“三间房”。这时才知道,这是一处在旷野中盖的三间房,没有院墙,生活极不方便。实在没有办法,王先生才给他儿子天铎写了一个明信片。天铎打电报给我,我就从天津赶到了德州,然后我们一起到了阳川。

 

1月7日,我们一同上山,来到了郊区。山上看见来了两个人,王先生就和其他的人一起出来看。我们相见之下,抱头相亲,泪如雨下。旋又破涕为笑。监狱当局对我们非常客气,安排了一切的食宿和交通工具,办理了一切手续。9日下山,搬运走了王先生的行李和几十年的日记。我们在山坡上照了几张相,10点多到了市内,12点多乘车东行,傍晚到了德州,夜12点送王先生和天铎南下后我返回天津。

 

自从7日见面到9日夜,大约60个小时,实在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从来没有这样单独与王先生团聚,读经,祷告,谢恩,背诵些古诗词,可谓畅叙别情。感谢天父,给了我这个难得的机会。回天津后,稍事安排,我就乘车去上海,与王先生团聚了一个多月,一月份又去了开封。

 

81年去看望王先生,又住了一个多月,83年我去重庆讲学,回来又顺便去了上海一次。91年5月,景文女士(编按:即王明道太太)患了多年的白内障经手术后复明。6月7日,我代表北京的一些肢体去看望了王太太。本来打算住几天就回来,但铁路不通了,一住就住了18天。在这18天中,过了三个礼拜天,都是王先生亲自讲道。我就把他的讲道都录了音。

 

回忆这50多年与王先生的交往,第一佩服的就是王先生的圣洁的人生。几十年来,看过许多传道人,他们在台上讲的天花乱坠,但再看看他们的生活,却判若两人。王先生这几十年是怎么讲的,也是怎么样行的,给我们作出了极好的榜样。

 

第二佩服王先生的就是他为了真理不畏权势、不怕得罪人。日本侵华时期,他拒绝参加华北基督教团的事情,在《灵食季刊》和《五十年来》中都详细地叙述了,我就不多谈了。我要谈的是另一件别人不大知道的事情,就是1947年6月18日,内地会的外籍传道人在六国饭店邀请了百十位的教会领袖。可是王先生因为他们所讲的与我们的信仰不同,在开会完了留全体人员进餐的时候,那时已经到了晚上9点人们早已饥肠碌碌,但王先生为了真理不怕得罪人,就与同去的两位肢体以及王太太一起毅然离场,虽经多人的挽留,也没有留住。我在天津听到这个消息,就写信问他,六国饭店这么好的西餐你为什么不吃呢?王先生就回信,详细介绍了当时的情况。现在原信我还保存着。

 

王先生关心肢体的灵命生活,对于信徒,他教导要在行为上注意两件事:临财勿苟得,临难勿苟免。我经常记忆王先生这样的教导。由于接受了这样的教导,所以我能在我一次跌倒失败的时候,很快就能从失败的地方回转过来。那是在1945年4月12日,一个朋友邀请我去作股票的投机买卖。我们作了一个星期,赚了很多的钱。可是这时候神的灵在我身上很沉重,我几乎像失常一样。在19日,我把这些钱都包上了包,送到报社去,赈济灾民,此后就停止了作股票交易。

 

4月20日,奇迹出现了,上午下午,一个暴跌,一个暴涨。上午,美国总统罗斯福去世的消息传到天津,股票暴跌。下午又来了联军胜利的消息,股票又暴涨了。就这样,有多少人倾家荡产,甚至失去了生命。感谢神,祂在这一件事情上保守了我,使我免去了一个大灾祸。这件事我写信给王先生,王先生回信,很同意我的作法。

 

我在42年到47年,租了一个弟兄的房子,按照当时的情况,这房子要是顶出去,可以赚一大笔钱。但是,我是神的孩子,决不能得这不义之财。结果我另外买了房子,把这房子还给了我的房东。等到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想起这件事,我在神面前无辜,在人面前没作亏心的事,能够得到极大的平安和安慰。

 

下面再谈临难勿苟免。1955年,北京很多的基督徒被捕了。消息传到天津,我想起了王先生“临难勿苟免”的教诲,认为上面不可避免地要找我的麻烦,就做好了精神准备。同时,我准备好了一个小包袱,里面装上了换洗的衣服,洗漱的用具,上面放上了一本圣经。我把小包袱放在了顺手可拿的地方,准备他们随时来找我的麻烦。我对妻子说,若有人来找我的时候,我好好地跟他们走,你就是照料好孩子,别把孩子惊醒哭了就好。这是7月的时候,我上有70岁的老母亲,下有8个孩子。但我没有畏惧。在一个夜里,街道上汽车响了,我说来了,就准备走了。但没有人敲门。等到第二天才知道是对面的一个天主教徒被抓走了。

 

61年见到了一个弟兄,谈了几句话,我觉得他眼神不对。过了没几天,就有人到亲友家调查我,两三个月后有人找我谈话,要我如实交待我与王先生来往的经过。可是他们后来竟说,你是一个普通的信徒,不是主要分子,没事了。

 

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我们全家被迫迁到农村,停发工资,每天劳动十几个小时,收入只有三四毛钱,一直苦熬了七年。这七年中没有换过一双新鞋,没有穿过一双袜子。一年中有八个月,是光着膀子干活。感谢上帝这七年保守,我一点病也没有生过。

 

特别是66年12月2日,农村把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财物都处理了。这时我很高兴,因为他们每处理一件财物、衣物、家具的时候,就要抓一次阄。这一天,我就背诵圣经中的话,他们分了我的外衣,为我的里衣抓阄。我就说,主啊,我可不配啊!主啊,我实在不配!

 

就这样受了七年的苦,感谢神,主使我从苦中转回。1976年落实了政策,1978年发还了我的房子,1979年补发了我十几年的工资,同样也证明了我在神面前无辜,在人面前没作亏心的事。现在,我有了一个温馨的家,老伴和我同心合一,在别人看来我是安度晚年,但我要时刻警惕,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里,继续荣耀神。

 

王先生和我这几十年,真是患难之交。王先生常说,一贵一贱,交情乃现;一生一死,乃见交情。我们的交情确实是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的。感谢主的保守,我们这几十年一直来往,在王先生第二次被捕的前两天,我们在一起吃饭。王先生获释,在北方我是第一个看见他的。王先生离开世界的时候,除了一位姊妹服事他安然睡去,我也是最后一个看到他的。我实在是不配得这样的恩惠,我要赞美感谢天上的父神,从小就把我安排在这样一个教会里,能够忠心服事主直到现在。我今年已经74岁了,感谢主吧!再过几年我们都到主那里去了。现在王先生离开我们了,我们是有些悲伤,舍不得。我们相信,不久我们在神的家里还要团聚。我和王先生谈话时,就有这么一句话:“我们现在说说吧,实在说不完呢,就到主那里去说……”确实是这样。我们有这样的大盼望。我们实在是感谢赞美,归荣耀于我们在天上的父。阿们!

 

现在我再唱一首诗,就是《基督徒诗歌》第80首《主领全程》。这首诗,9个月前我是和王先生一同唱的,今天就剩下我一个人唱了。相信不久我们还能在神的家里一同唱更好更新的诗……

 

全路程我救主领我,

舍此外我复何求?

毕生时刻作我前导,

奇妙爱古今无寿。

天上平安属灵福乐,

凭信心享受无涯。

因我知无论遭何事,

主所作尽美尽佳!

 

全路程我救主领我,

患难时赐我安康。

试炼中有丰盛恩惠,

赐灵食充我饥肠。

虽我脚步有时倾跌,

我心灵干渴难宁;

在我前磐石涌活泉,

喜乐如水常丰盈。

 

全路程我救主领我,

主大爱何等完全。

曾应许赐我永安息,

在天家何等美甜。

时日且至我将变化,

见主面得主光荣。

到永远我唱此美歌,

主曾一路引我行!

 

郑洁民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