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架 宝血 基督精兵
2016/8/2 16:01:53
读者:1733
■冯伟

 生命季刊 第39期 2006年9月

 
 
在教会历史上有个传说,讲到马丁路德在一次重病中,撒但夹着一个又重又大的书卷来到他的病房里面。那控告者把长长的卷轴在地上展开,上面写满了马丁路德一生当中所犯大大小小的罪。看着那琳琅满目的一条条罪状,自己当初犯罪的情景,彷佛历历在目。一声高过一声的控诉传入耳中,本已在病痛中挣扎的路德几乎心碎绝望。就在此时,路德忽然想起一件事,于是冲着魔鬼大喊:“你控告的都是真的,但有件事你忘了!你忘了写上一句话:‘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翰一书1:7)一听到这句话,撒但立刻夹起卷轴灰溜溜地逃走了。
 
这样一个传说故事令人想到,主耶稣基督的血何等宝贵!我们华人基督徒有个好的传统,提到主的血,往往尊敬地称为主的“宝血”。这是有圣经根据的。圣经中确实有一处称主的血为“宝血”:“知道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每当想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世人流血舍身,把我们一切的罪恶污秽完全洗净,让罪人单单凭着对主的信靠来领受永远的生命,我们怎能不说主的血实在是宝贵!无论世界上什么样的金银珠宝、价值连城的财富,又怎能与主的宝血相比!
 
前两年公映的《基督受难记》这部电影,试图真实地再现主耶稣从客西马尼园祷告至舍命十字架的历史情景。许多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为之动容,留出感恩的热泪。从电影中我们看到,主耶稣被人辱骂、耻笑,被打得几乎体无完肤。这样的艺术再现有可能真实反映了当时主在被捕、被打、被钉十字架的过程中受折磨到满身流血的地步。另一方面,在圣经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到主耶稣在整个受难过程中身体流出宝血的一些具体部位,从而思想主为我们钉十架流血舍身的伟大意义,和与基督徒灵命成长、走十架道路的关系。愿我们都真正成为主耶稣的十架精兵。
 
从圣经中可以看到,主耶稣在受难过程中,身体破裂、宝血流出的部位有七处,分别是主的背,主的头,主的双手,主的双脚,和主的心。让我们来逐一地思想圣经中对这七个部位的记载。
 
 
 
主的背
 
马太福音27:26:“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
 
彼拉多屈从于犹太人的压力,把无罪的耶稣定为死罪,首先将耶稣鞭打。这是圣经记载第一处主耶稣身体破裂,宝血流出。被罗马兵丁鞭打的刑罚绝非用一根细绳在身上轻甩几下,那乃是一种酷刑。刑罚所用的鞭子上往往挂着许多小块金属、动物骨头片、或尖锐石子,使被打的部位皮开肉绽。圣经历史学者告诉我们,在罗马时代,受鞭刑的人会“被绑在一根柱子上,裸露的后背朝向施刑者”,“罗马兵丁一鞭接一鞭地抽打裸露的后背”(New Internantional Bible Dictionary, Zondervan 1987, p. 906, p. 242),背部到臀部承受着无情的鞭打。受刑者常常被打昏甚至打死。因为这种刑罚的残忍,它是被禁止用在罗马公民身上的,只有非罗马公民的奴隶,罪大恶极者或死刑犯才会被施以鞭刑。说到这种痛苦,笔者有一次因为皮肤深层感染化脓接受一个小手术,医生预先告诉我因为某种原因,所上的麻药不大会起作用,让我忍住疼。但当医生用剪刀剪开我的皮肉的时候,那种万箭钻心的疼痛还是令我忍不住剧烈地挣扎。在那个时刻,想到主耶稣为了我而受皮开肉绽的痛苦要千万倍地超过自己的疼痛!当时就忍不住大喊,“主啊,感谢你,感谢你!”
 
我们看到,主耶稣的背是第一处为我们受刑罚、流宝血的部位。让我们再进一步思想圣经中其它提到主的背的经文。“他们就把耶稣带了去。耶稣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出来,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希伯来话叫各各他。”(约19:17)当主耶稣被鞭打以后,兵丁们命令他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走向耶路撒冷城外的各各他刑场。他们叫耶稣这样做,也是非常残酷的。首先,让背着十架的犯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屈辱地走过耶路撒冷的大街小巷,受尽人们的指指点点、耻笑谩骂。而且,主的后背血肉模糊,十字架的一根横木也有几十斤重,在颤抖蹒跚的脚步中不时磨擦一道道刚开始凝固的伤口,鲜血又不断地渗出,更增加主的痛苦和行进的艰难。(以至于后来半路上兵丁都不得不让古利奈人西门帮忙去背,见路加福音23:26)。主耶稣所背负的是何等的沉重!这不仅是一个木头十架,他作为圣洁无罪的神,背负的乃是因我们一切的罪恶过犯、肮脏污秽、邪情私欲当受的责罚。他以无罪之身替我们成为罪,为我们担当了一切(林后5:21)。“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这种至圣洁担当至污秽的痛苦,是远超过把一个有洁癖的人扔到污秽坑中千万倍的折磨。
 
可是,当主耶稣背起十字架的时候,有一件奇妙的事情发生:在基督信仰中两样极重要的信仰表记--十字架与宝血--相接触了。而从那个时刻开始,十字架的意义和地位被彻底改变了。
 
中国人讲,“士可杀,不可辱。”钉十字架是历史上公认的最残忍、最屈辱的死刑方法之一。古代亚述人曾有把叛乱者或战俘高挂在一根木头上使其慢慢痛苦死去的刑罚。后来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大帝在主前四世纪攻破推罗城后,一次就曾把两千人挂在十字架上。到了罗马帝国,十字架的刑罚继续被采用,且因其无比残忍屈辱,而被称为“奴隶的刑罚”,因为除了极少数例外,罗马公民和自由人是不可以被处以此刑的。当时以文明自居的罗马上层人士极不愿提到十字架。主前一世纪的罗马政治家、律师和作家西塞罗(Cicero)曾说,“让十字架的名字不单远离罗马公民的身体,也远离他的思想。”而罗马各省的总督为了维持当地的统治秩序,对非罗马公民、逃跑的奴隶和暴徒常常使用十字架处死。甚至有的总督作为恐吓、威慑的手段,在各个主要十字路口立起高大的十字架,使人看了不寒而栗。犹太史学家约瑟夫曾目睹叛乱的耶路撒冷城在主后70年被罗马将军提多攻破后,许多人被钉十字架的情景,称之为“最悲惨可怜的死法”。(New 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 Eerdmans 1979, p. 825-830)。 在基督教以前的年代, 人们常用十字架来形容人生的痛苦与艰难。直到传说中君士坦丁大帝梦到十字架,而后在主后313年颁布“米兰赦令”,并使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之后,钉十字架的刑罚才因为对基督教的侮辱而被废除。从此十字架成为基督教标记。
 
但是,十字架意义与地位的改变却并不是在君士坦丁大帝的时候,而是当奴仆君王耶稣基督把那个沉重的十字架背起来的时候。他作为圣洁无瑕神的羔羊,背上所流出的宝血与十字架相接触的那一刻,十字架被分别为圣,十字架被赋予了崭新的意义和内涵。十字架不再是定罪咒诅的记号、残忍恐怖的象征、失败屈辱的代名词,而成了买赎拯救的记号、平安喜乐的象征、得胜荣耀的代名词!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赛53:4-5)
 
我们可曾深思,主为我们如此付出,远超过人的想象和了解。我们应当怎样行?圣经中也讲到我们的背十架: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9:23)主曾为你背十字架,你是否愿意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他?让十字架不再“远离我们的身体和思想”,而是进入我们的生命,充满我们的思想!很多在不同工场上服事主的人都曾遭遇这样或那样的打击,有的人甚至“遍体鳞伤”。就像有人说的,很多服事主的人是非常“holey”(“有许多窟窿”,发音与“holy”“圣洁”相同)。但无论如何,不要倒下!主耶稣背上伤痕累累,经受身体和心灵的折磨屈辱却没有倒下,仍然为我们背十字架,钉十字架,完成他的使命托付。让我们靠主十架大能,背起十架跟从主!
 
 
 
主的头
 
就有人吐唾沫在他脸上,又蒙着他的脸,用拳头打他,对他说:你说预言罢。差役接过他来,用手掌打他。(可14:65)
 
用荆棘编作冠冕,戴在他头上,拿一根苇子放在他右手里,跪在他面前戏弄他说:“恭喜,犹太人的王啊!”又吐唾沫在他脸上,拿苇子打他的头。(太27:29-30)
 
很可能,当众人用拳头手掌打主的头、主的脸的时候,主耶稣的头上就被打出血来,虽然我们不能确切知道。但是,当兵丁把用巴勒斯坦地带刺的长荆棘编成的冠冕戴在主的头上,又用苇子去打的时候,主耶稣的头上一定流下宝血。因为在马太福音27:30中的“打”字在原文里是ετυπτον,乃“重复地猛烈击打”的意思,绝非只是轻轻地敲打。而那个苇子,也绝不是一根细嫩的芦苇,否则不可能用来猛烈重击,而是如列王记下18:21中的用苇子编扎成的苇杖(参Thayers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Hendrickson 1997,P. 321)。试想那时兵丁们带着轻蔑,凶狠残暴地用苇杖猛击主耶稣的头,甚至把苇杖打断。荆棘冠冕上锐利的刺一根根刺入主的皮肤,宝血一道道从主的额头、眼角流下,兵丁们看了哈哈大笑。但是,兵丁们完全不知道,他们击打主的头的时候,却是在做一件很特殊的事情。
 
每当以色列人一年一度的赎罪日,大祭司会选两只公山羊,一只献为赎罪祭归与神(利未记16:8);而对另一只,“两手按在羊头上,承认以色列人诸般的罪孽、过犯,就是他们一切的罪愆,把这罪都归在羊的头上,借着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旷野去”(利16:21),归与阿撒泻勒(意为“离开、转移”)。主耶稣是完全的神也是完全的人。他既是为我们受死赎罪的羔羊,也是把我们的诸般罪孽彻底转移,带到城外旷野的羔羊。
 
圣经里还有其他地方提到主的头。主耶稣是基督,是弥赛亚,即“受膏者”。旧约中的君王、先知、祭司在就职前会被用油浇在头上,乃“受膏”(王上19:16;出28:41;撒上16:1,12-13)。主耶稣是整本圣经中唯一一位拥有这三种身份的人。他是预言中的弥赛亚,是道成肉身的受膏者基督。
 
在新约中,曾有妇人把香膏浇在主的头上:“在伯大尼长大痳疯的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有一个女人,拿着一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打破玉瓶,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主说:“她所作的,是尽她所能的,她是为我安葬的事,把香膏预先浇在我身上。”(可14:3,8)
 
启示录中,约翰看到主的头上戴着金冠冕、许多冠冕,那位曾戴荆棘冠冕的耶稣真的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又观看,见有一片白云,云上坐着一位好像人子,头上戴着金冠冕,手里拿着快镰刀。”(启14:14)“我观看,见天开了,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称为诚信真实。他审判、争战都按着公义。他的眼如火焰,他头上戴着许多冠冕,又有写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穿着溅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称为神之道。在天上的众军骑着白马,穿着细麻衣,又白又洁,跟随他。有利剑从他口中出来,可以击杀列国。他必用铁杖辖管他们,并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在他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写着说: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1-16)
 
主是至尊的神,至大的王,他坐荣耀的宝座,众天使向他敬拜。但他降卑自己,来到世间,为我们戴荆棘冠冕!今天,我们是否愿意与主同戴荆棘冠冕?想一想主所受的苦,我们在服事中所遭遇的困难又算得了什么?受到人的藐视,攻击,咒骂,诽谤,中伤,误解……又算得了什么?主都经历过,主都知道,主乃是信实的。不必灰心,不必抱怨。主耶稣受到兵丁的戏弄、殴打,但他没有反击,也没有抱怨(彼前2:23)。要知道,与主同戴荆棘冠冕是祝福!今天与主同戴荆棘冠冕,流血、流汗、流泪,明天才能得到公义的冠冕、荣耀的冠冕!
 
主耶稣又是教会的头,是每个基督徒的头,是万有之首:“又将万有服在他的脚下,使他为教会作万有之首。教会是他的身体,是那充满万有者所充满的。”(弗1:22-23)“我愿意你们知道,基督是各人的头……”(林前11:3)今天在教会当中,是不是真的让基督作头,作唯一的头?是不是甘心与主一同受苦?是不是真的以他亘古不变的话语作为一切行动的指南?基督徒扪心自问,主耶稣是不是我的头,我永远的头?是不是只有来到教会中他才是我的头?人回到家却把头忘在教堂?你是否顺从头的带领,头的呼召?
 
 
 
主的双手和双脚
 
到了一个地方,名叫髑髅地,就在那里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又钉了两个犯人,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路23:33)
 
犬类围着我,恶党环绕我,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诗22:16)
 
来到各各他髑髅地,主耶稣的双手和双脚被残忍地用十四厘米长的大铁钉钉在十字架上。两根铁钉各从主的手腕钉下去(或从手心钉下去,但要用绳子把双臂绑在十字架横木上,以免身体的重量把手掌完全撕裂)。另一根铁钉从他那侧并在一起的双脚贯穿,嵌入十架。十字架被竖立起来。 三根铁钉,把我们荣耀圣洁的主挂在了上面!主的宝血从伤口流出,从十字架上滴下。人们在周围观看他裸露颤抖的身体受刑的惨状,讥笑、嘲讽的声音此起彼伏。主耶稣不单要忍受众人的羞辱,也要忍受身体任何一点挪动所带来的伤口处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主在默默地忍受着……为了你我的罪。
 
圣经当中还有其它地方讲到主的双手和双脚。
 
 
 
关于主的双手
 
又说:“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来1:10)我们的主是无所不能的神。谁会想到,这双钉在十架上的“罪犯”的手却是曾铺张穹苍,立定大地根基的手。
 
主曾伸出怜悯的手,医治好许多的病人:耶稣拉着瞎子的手,领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问他说:“你看见什么了?”他就抬头一看,说:“我看见人了,他们好像树木,并且行走。”随后又按手在他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了。(可8:23-25)
 
“只因见风甚大就害怕,将要沉下去,便喊着说:‘主啊,救我’!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太14:30-31)可爱的彼得要跟随主在水面上行走。走了不远,他害怕,就开始下沉。当他喊出“主啊,救我”,主就立刻伸出手来拉住他。彼得喊出的是圣经中最短的一个祷告。任何人无论何时从心底向主呼喊这个祷告,主拯救的手一定会救那人脱离沉沦和死亡。
 
“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他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的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约8:6-8)当人们把行淫的妇人带来,问耶稣如何处置,主却用手指头在地上画字。我们无法确切知道主当时画的是什么字,但笔者愿相信,那曾在石版上写十诫的指头(出埃及记31:18),此时在地上画的也是那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又要“爱人如己”的诫命。
 
主的手是一双创造的手,医治的手,拯救的手。这双钉痕的手也是在慈爱地扶持牵引,指明方向的手。当仇敌来攻击时,这双坚毅的手是我们的保护。当我们软弱无力乃至退后跌到时,这双大能的手把我们挽回,把我们托住。他把受伤的小羊揽在温暖的怀抱中,亲自缠裹。这双手更在他儿女的生命中作雕琢、修剪的工作,使我们更像他,结更丰盛的果子。
 
圣经中也多次提到我们的手。让我们的手是一双圣洁的手,一双勤奋的手,一双牢牢抓住主的应许和祝福的手。“愿主我们神的荣美,归于我们身上。愿你坚立我们手所作的工,我们手所作的工,愿你坚立。”(诗90:17)在服事主的圣工上,你是否摆上了你的一双手?你手所做的是否在领人归主,成为多人的祝福?
 
 
 
关于主的双脚
 
我们的主是无所不在,充满万有的神。但他在世上传道的日子,主用一双脚走遍巴勒斯坦地:“过了不多日,耶稣周游各城各乡传道,宣讲神国的福音,和他同去的有十二个门徒。”(路8:1)
 
在主耶稣的脚前,有上好的福分。“他们走路的时候,耶稣进了一个村庄。有一个女人名叫马大,接他到自己家里。她有一个妹子名叫马利亚,在耶稣脚前坐着听他的道。”(路10:38-39)我们也应当把最上好宝贵的献在主的脚前:“马利亚就拿着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头发去擦。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约12:3)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一个愿完全降服在主的脚前的人。这样的人有一颗渴慕的心,会常常在主脚前,以主恩典的话语真理,以与主的甜蜜交通为最佳的福分。这样的人,会常常来到主的施恩宝座下向他献上感恩和敬拜,把自己献在主的脚前听凭主的吩咐和差遣。
 
主耶稣的双脚走出一条传福音的道路,他也差派我们去,直走到地极,对万民作他的见证,使万民作他的门徒。这是一条艰难但却蒙福的道路:“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如经上所记: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罗10:15)
 
 
 
主的心
 
主耶稣的心是第七处,也是最后一处,身体破裂、宝血流出的部位。主耶稣讲完十架上的最后一句话,便将灵魂交在了父神的手中 (路23:46)。罗马兵丁并没有像对待另外两个囚犯那样,打断主耶稣的腿,以加速他的死亡,因为见耶稣已经死了,因此使旧约中的预言得以应验,“唯有一个兵拿枪扎他的肋旁,随即有血和水流出来……这些事成了,为要应验经上的话说﹕“他的骨头,一根也不折断。”经上又有一句说:“他们要仰望自己所扎的人。”(约19:34, 36, 37)
 
许多的学者和资料告诉我们,主耶稣肋旁血和水的流出表明了他的心囊和心脏被刺穿,这证明他在十字架上的死是确凿无疑的。而血和水又分别表明了神在我们身上救赎和重生的工作。
 
圣经中很多地方讲到主的心。首先,我们的主是无所不知的神。“耶稣心中知道他们心里这样议论,就说:你们心里为什么这样议论呢?”(可2:8)“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他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约2:24-25)人来到神面前不需要也无法伪装。今天有人“作”基督徒很辛苦,也很可怜,只能是作给人看。主完全了解我们的本相和真实的光景。当我们勉强装出一副属灵的外表、敬虔的外貌时,可曾明白,主的心都知道?可曾想过,主的心为我们流血?无论何时,让我们把自己的心向主完全敞开,向他述说心底的刚强和软弱,体贴跟随他的心意,真实地活在主面前。
 
当犹太人来要耶稣行神迹时,“耶稣心里深深的叹息说:这世代为什么求神迹呢?我实在告诉你们,没有神迹给这世代看。”(可8:12)当主耶稣洁净圣殿时,“他的门徒就想起经上记着说: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约2:17)主的心愿就是“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
 
保罗是一位一心讨神喜悦的仆人:“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么?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拉太书1:10)
 
作为神的儿女,我们要有效法基督、背十字架的心志:“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5-8)让我们不断地省察自己, 我们是否向主彻底降服,让主在心中完全居首位?心中是否还有阴暗的角落在被世界、被肉体、被偶像所占据?是否真的“心意更新而变化……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罗12: 2)是否一心讨神的喜悦?是否真的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
 
看过以上七处主耶稣身体破裂、宝血流出的部位,我们还要看另外一处经文。
 
 
 
主的祷告
 
上十字架的头天晚上,在客西马尼园中祷告时,面对即将把世人所有的罪担在自己身上,成为赎罪被杀的羔羊而与神隔绝,“耶稣极其伤痛,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路22:44)关于“汗珠如大血点”有两种不同的解释。一种认为那是非常罕见的医学现象,即“血汗”(hematidrosis)。当人处于极度紧张、衰弱、恐惧的状态中,有时会造成汗腺中的毛细血管破裂,使得血液从体表汗毛孔渗出。另一种解释是主在极其伤痛的祷告中,汗珠比平时状态要大,如血点一般大。笔者倾向于后一种解释,因为“如大血点”的“如”字在原文中(ωσει)的意义很清楚,是“彷佛”、“好似”的意思。退一步讲,即使当时主流出的是“血汗”,也不是因受外伤,而身体破裂,宝血流出。
 
无论如何,我们看到主在客西马尼园中祷告的迫切、虔诚,看到主在祷告中的属灵争战并因为完全顺服天父的旨意而得胜。主耶稣的祷告与假冒为善者的祷告完全不同(太6: 5),也与假先知的祷告完全不同(王上18: 28, 29),从主的祷告中我们看到,祷告所应看重的不是外在敬虔的表现,乃是内在敬虔的实意。主在客西马尼园中祷告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最不容易、也最宝贵的一个祷告。前面讲过,主即将要背负我们的一切罪恶过犯,在十字架上受死,与父神分离。这种至圣洁担当至污秽的痛苦,是远超过任何从人的角度可以想象的折磨,而我们的主耶稣却在这场祷告的争战中得胜:“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客西马尼园中祷告的得胜,宣告了撒但权势的覆没,宣告了自亚当以来人类无法不犯罪的历史的结束,预先宣告了各各他十字架上的胜利,预先奏响了了各各他十字架上的胜利凯歌。
 
神的儿女在祷告的操练中要牢记圣经中的教训:“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5,6,33)我们祷告要“儆醒”(彼前4:7),要“恒切”(西4:2),要“在圣灵中”(犹20)。不要“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路20:47),不要追求空洞地用重复话堆砌许多华丽的词句。教会的祷告会要防止两种倾向:一是不要把祷告变成乏味的“我要这”、“我要那”之罗列。二是不要把祷告变成属灵表演,甚至属灵比赛,以致于各种“属灵技巧”层出不穷,却让其他有心祷告的基督徒望而却步。
 
我们要效法主在祷告中既无比迫切又彻底降服的态度,要避免在祷告中一味追求外在好处、外在表现,实则以自我为中心的态度。让我们牢牢记得祷告是以主为中心的,是在圣灵引导下对神倾心吐意,求主通过我们的祷告,作成他要作的工。愿我们的祷告不是“站在十字路口上的祷告”,而是跪在十字架底下的祷告!
 
 
 
十架精兵
 
思想过主耶稣在整个受难钉十字架过程中身体破裂、宝血流出的七处具体部位--主的背,主的头,主的双手,主的双脚,主的心,和汗珠如大血点的主的祷告,最后让我们再思想一段十分熟悉的经文:属灵争战的全副军装。
 
“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藤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并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并要在此儆醒不倦、为众圣徒祈求…”(弗6:11-18)
 
很奇妙的,从神的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到,神所赐全副军装的每一样都对应着主耶稣曾为我们流宝血的一个部位!
 
主的背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主的头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戴上救恩的头盔。主的双手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一手拿着信德的藤牌,一手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主的双脚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脚上。主的心为我们流宝血,我们要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而不要忘记的是,主在客西马尼园祷告中汗珠如大血点落下,同样属灵争战的全副军装中,容易忽略的一样乃是“靠着圣灵、随时多方祷告祈求”。
 
十字架、宝血、神所赐的全副军装,这之间实在是有着极深的内在联系。十字架因宝血成为得胜的记号,十字架是属灵争战的旗帜和指引,宝血是神所赐的军装与我们的属灵生命之间不可缺失、不可割断的纽带。在旧约里,祭司要先用水洁净身体,才可以穿上祭司的衣袍和以弗得(出29:4, 5),而之后,要取“膏油和坛上的血,弹在亚伦和他的衣服上,并他儿子和他儿子的衣服上,他们和他们的衣服就一同成圣”(出29:21)。在新约里,神的家中人人皆祭司,人人都经历了主宝血的洁净和圣灵的重生。也正因为主宝血遮盖涂抹的的缘故,我们得以穿上神圣洁的军装。若没有主宝血的功效,我们不能、也不愿穿上神所赐的全副军装。若忘记主宝血的功效,当恶者攻击、属灵争战来到时,我们会丢盔卸甲,凭自己的血气之勇拼杀。即使一时得手,也免不了最终伤痕累累,败下阵来,乃至一蹶不振。求主提醒我们,宝血是我们得赎的凭据,十字架是我们得胜的记号。每一个穿起神所赐全副军装的人,都是借着宝血把十字架的印记牢牢烙在全人,烙在灵魂深处的门徒,都是背起自己十字架义无反顾跟随主的人,都是主的十架精兵。
 
而以弗所书6:11-18这一段是写给每一个基督徒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是主的十架精兵,正如每个人都是神家中的祭司一样!有人说,我很软弱,能力不够,我做不来,属灵争战打不赢。我们的回答是:“不是你是否刚强,而是因为我们的主是刚强的!”要记得我们穿戴全副军装的每一个部位上,主耶稣都预先为我们流了宝血!感谢赞美主,他已经在十字架上得胜了。正如马丁路德那样,当我们穿起主所赐的全副军装为他冲锋陷阵,传讲真道,拯救灵魂时,乃是在分享主的胜利,宣告主的胜利!
 
在今天这样一个弯曲悖谬的世代中,愿主兴起更多经他宝血买赎,背起十架跟随主,穿起全副军装,为神的国度而争战的勇士!
 
冯伟   来自中国大陆,现为纽约州罗城华人胜利浸信会牧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