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主仆荣归(最后的时刻,“中国的以巴弗”留给我们的是……)
2015/8/10 23:16:57
读者:1300
■萧若枝

中国的以巴弗

——主仆吴维见证4)

 

/若枝

《生命季刊》25期

 

中国的以巴弗

 

1900年的庚子教难中,数以万计的西国宣教士及中国基督徒殉道;而同时,王明道、倪柝声、宋尚节等一批二十世纪神要重用的仆人均在1900年前后出生。约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吴维僔、林献羔、李慕圣等一代神要特别呼召的人出生。掌管宇宙、时空、历史的主兴起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归向祂,祂也在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中呼召、拣选、磨练、使用祂所喜悦的人。1920年代出生的吴维僔的同代人,无疑是神借着特殊的时代背景造就出来的特殊一代。

 

这批人出生于动荡不安的20年代,自幼便品尝了贫困、战乱之苦,而神的恩典却临到了他们。坎坷的流亡之路,反而把他们引进了永生之门;在沦陷的国土上,他们成了天国的子民。神又借着1900年代出生的王明道一代的传道人在真理上栽培他们,造就他们,并特别在四十年代赐给他们一个大复兴,因为那时“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做工了。”那是大黑暗、大争战的前夕,神为自己的名预备、造就、坚固了一批将要在黑暗中发光的人。

 

1949年后,吴维僔和他的同代人都经历了二十世纪下半叶的熬炼。旷日持久的逼迫、批斗、检查、控诉、侮辱、毒打、监禁……这漫长的、看似永无终止之日的苦难在无情地检查着每个人的信心。有人为主殉道了,还有许多人跌倒了、软弱了、退去了。然而,神还是奇妙地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今天,这“七千”忍耐到底的人,虽已逾古稀之年,而他们还是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心志,竭力、忠心地站好最后一班岗。他们无疑是中国教会的宝贵财富。

 

而神对他们中每一个人的带领和使用也是不一样的。有人已经在大患难中殉道,安息主怀,有人则经过20多年的监禁后,立刻恢复自己原来的事奉,出狱后不久便恢复了自己的家庭教会(如袁相忱、林献羔),或者是四处奔波来建造、教导各地的教会(如李慕圣)。而神却给了吴维僔一个特殊使命。

 

1926年,吴维僔出生的时候,母亲为他另取一圣经人物的名字:以巴弗。查圣经,可看到有关以巴弗的记载共有三处:

 

正如你们从我们所亲爱,一同作仆人的以巴弗所学的。他为我们作了基督忠心的执事。也把你们因圣灵所存的爱心告诉了我们。(歌罗西书1:7-8)

 

有你们那里的人,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以巴弗问你们安。他在祷告之间,常为你们竭力的祈求,愿你们在神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他为你们和老底嘉并希拉波立的弟兄,多多地劳苦。这是我可以给他作见证的。(歌罗西书4:12-13)

 

为基督耶稣与我同坐监的以巴弗问你安。(腓利门书1:23)

 

我们看到,圣经中的以巴弗:(1)是基督忠心的执事,(2)他常常为众教会祷告,竭力地祈求,(3)他是与保罗同坐监的。

 

1949年夏,中华神学院院长毕路得(美国人)离开上海回美时,吴维僔给她写了一个英文卡片告别:“亲爱的母亲,请您放心,我一直跟从着我的主。”署名是“以巴弗”。1964年他入监后,就更加喜爱使用“以巴弗”这个名字,因为这可表明他的犯人身分,他盼望自己能作好“中国的以巴弗”。

 

1955年,王明道写了那篇著名的战斗檄文“我们是为了信仰”之后,于8月10日被捕,他所创办并亲自撰稿的《灵食季刊》便从此关闭。《灵食季刊》1927年正式创刊,28年来担负着以圣经真理造就信徒,以圣经真理指导中国教会道路的重任。至1955年,《灵食季刊》被关闭后,真理的声音消失了,中国教会进入了万马齐喑的黑暗时期。

 

然而,吴维僔在《灵食季刊》停刊后的50年代后期起,便开始写“主内交通”的书信和短文,寄给全国各地的肢体,鼓励散在各地的弟兄姐妹,坚持自己的信仰。开始的时候,他是用手抄写,后经他三嫂建议,他就用复写纸复写好几份寄出。他被捕的罪状之一就是写信鼓励一位重生得救的青年人退出共青团。

 

64年入狱后,他开始了“守住红豆田”的争战,至80年春,他的三哥三嫂(不仅是他血缘上的亲人,也更是主内肢体),在辗转找到他的地址后,开始与他联系,并自千里之外去看望他。他逐渐与许多主内肢体取得了联系。

 

80年代初,由于全国大形势的变化,狱中也相对宽松多了。维僔寄出信件时狱方不怎么检查就让他寄出去。所以,自82年开始,维僔开始以“以巴弗”的名义,寄出一封封的狱中书简,题目均为“主内交通”。82年到87年,因为在狱中,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抄写“主内交通”各文,或者是用复写纸复写。1987年出狱后,写的“主内交通”则是在街上复印多份后寄出的。

 

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80年代初期,经历了多年的大逼迫后,中国家庭教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弟兄姐妹渴慕神的话语,家庭教会需要属灵的引导。恰在此时,以巴弗以他清秀端正的笔迹所写出来的“主内交通”自狱中寄出,立刻在弟兄姐妹中流传起来。一篇篇“主内交通”文章,经过无数次复印,无数次地转寄之后,从西北高原的狱中,传到广袤的中原,传到秀丽的江南水乡,传到全国各地的家庭教会,甚至穿洋越海,传到海外。

 

《灵食季刊》之后,神预备了“主内交通”继续服事中国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预备了中国的以巴弗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写“主内交通”。吴维僔在母腹中时,已被神选定为中国的以巴弗。他被神呼召后,读了神学,却没有做传道人,神有祂更高的意念。他开始了一种奇特的文字事工,这文字事工导致他进了监狱,而他在狱中又重拾起这文字事工,神借着这些文字鼓励当代信徒,指引中国教会的道路。神的作为大哉,奇哉!

 

“主内交通”每篇页数不等,作者以巴弗每次都是凭圣灵感动而写,所交通的内容,正是当代家庭教会所面临的难题。有许多是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所提的问题和他的回答。这些问题包括:“都软弱、冷淡怎么办?”“神为什么没有听祷告?”“教会遇到逼迫怎么办?”“基督徒可以不可以入党?”“三自错在哪里?”面对这些尖锐的问题,以巴弗总是毫不妥协,清楚地写出自己以圣经真理为原则的答案。他鼓励那些软弱冷淡的肢体,指出的出路是:“在神面前认罪悔改,不断儆醒、祷告、祈求”;他斥责“假师傅”,告诫教会要“防酵”;他对在逼迫中的弟兄姐妹指出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出路是:走十字架的道路,唯有十字架!他自己是背着十字架、靠着十字架的能力打胜了“守住红豆田”的争战,靠着十字架的能力胜过了漫长岁月的逼迫与苦难,他也鼓励弟兄姐妹背起十字架,走十字架的道路。他用马太福音5:10-11鼓励弟兄姐妹受逼迫时“应当欢喜快乐”,因为这是主的教导。

 

以巴弗半个世纪的信仰经历,坚实的神学基础,特别重要的是神把他放在火窑中熬炼多年的生命经历,以及这丰盛的生命所带来的犀利敏锐的属灵眼光,这些条件使他也能像王明道一样,站在一个属灵领袖的高度来回答中国家庭教会的问题,指导中国教会的方向。

 

主仆荣归

 

1999年12月12日,他以笔来从事特殊的文字事奉17年后,也把自己的见证记录了下来,题为:“以巴弗—─在中国大陆上的一个普通基督徒—吴维僔自述一生蒙主恩的见证”,全文结束时,他写道:

 

现在,我虽然年龄已老,却尚未走到标竿。道路尚未走完,见证尚未作好,争战尚未最后胜利,尚未到达可以唱凯歌的时候。我重新退后的可能性,偏离主道的可能性,受骗上当的可能性,半途而废,功亏一篑,前功尽弃的可能性,都还现实地存在着。绝对没有可以放松警惕,躺在蒙恩典之上,去睡大觉的理由。一个一个可悲的鉴戒和惨痛的教训,已经看到不少。求主怜悯保守我,施恩拯救我到底,使我能儆醒的等候,走好尚未走完的每一步,不致辜负主已为我舍身流血的大恩典,得以最终无羞愧地见到主的荣脸。

 

2002年2月,他写了最后一篇“主内交通”,题目是:“中国教会的毒疮,越烂越大!”他在文中斥责以《丁光训文集》为代表的所谓“神学思想建设运动”实质上就是“改造信仰(圣经真理、神的话)”的运动。之后,他便沉默了。他向弟兄说:“主在近来再没有感动我写什么,没有主的感动,我什么也写不出来。主感动我把过去所写的交通文章找全整理一下作一次系统复印。”

 

2002年8月,他整理出过去20年来所写的“主内交通”166篇,总字数在120万以上。他分类整理好,编好号码,分装进5个大信袋里,特别托弟兄辗转带给总部在美国的生命季刊出版社一整套。

 

2002年11月27日至30日,他写了最后的一封信给自己的亲人,在信中他已清楚交待了自己回天家以后的事宜:

 

我从在监最后六年起(无期减成有期那六年),就越来越清楚父神和主耶稣所交给我、尚未完成的最后一阶段的见证任务—也就是从我1987年出狱之日起,一直到我离开世界的时候,或主耶稣荣耀降临,我们众圣徒复活见主,穿上与主相似、永不朽坏的灵体,与主一同进入祂荣耀国度的那个大日为止的两个限制:(一)执行每周一、四两天吃饭的定期禁食;这个行动是对宁夏法院弄虚作假,说我确已悔改,因而换给我减刑和释放、公民权力和自由的抗议,表明我自1964年7月天津入狱起,至今一直是死不悔改,没有资格依法给我减刑和释放,应该无期徒刑到底。(二)执行不离银川市一步,不离监狱单位,继续作好一个“大墙外的无期犯人”,也就是相当于政府所说的“养起来的人”。神之所以给我这两个限制的目的和意义是为了既要我顺服和接受监狱(政府机关)的执法(与我悔改或否无关),出到大墙之外,又要我坚决拒绝和抵制法院的弄虚作假(把我的死不悔改说成是“确实悔改”了)。这两个神给我的限制、或见证任务,在出狱后15近16年来,我丝毫也没有忘记过、忽略过。因此,我才不得已地,无情地拒绝了三哥三姊家和再勉王珍家的爱心和照顾。正由于这个主要原因,所以,不管我衰老到什么程度,请你们各家各人都不要来银川看望我(即使有方便,有可能,也不要来,谢谢,千万不要来)。我始终是监狱(风机厂)的人;若死了,火化,骨灰入土,骨灰葬在南窑,都是最正常的事。什么都挡不住我在末日与众圣徒一同复活。监狱单位只是我在世上长住又暂住的家,直到复活后穿上与主相似、永不朽坏的灵体,与主一同进入永远的家。因为必朽坏的肉体只能仍归土,而不朽坏的灵体才能与主同进不朽坏之神永远的国。十多年来,监狱一直待我好,照顾我;这一点,我在神面前也一直非常感谢政府,特别是感谢监狱单位。

 

暂不多写。主若许可,我每年写一封简信给你们各家;何时死了,我请多年经常与我交往密切的刘万新老弟兄,打电话告诉三哥家,并请三哥转告你们各家。

 

愿父神和主基督的大恩,常与你们各家同在。

 

以巴弗

2002年11月27-30日

 

20天以后,2002年12月21日上午,两个年轻人前往宁夏银川监狱范围内的吴维僔住所,探望耶稣基督的忠心见证人以巴弗。敲门时,无人应声;他们觉得蹊跷,翻越矮墙入内,见以巴弗服装整齐,带着眼镜,面貌安祥,倒在地上,已经被爱他的主接去了。

 

神把我们使徒明明列在末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哥林多前书4:9)

 

中国教会20世纪的大舞台上,许许多多的圣徒用鲜血和生命演出了给世人和天使观看的戏剧。以巴弗的生命和见证,无疑堪称为这个舞台上的奇观。

 

他自被神呼召,就持定了要一生一世背十字架的决心。他被试炼,像但以理的三个朋友一样被扔进了火窑。被熬炼后出来,却没有烧焦的苦味。他清瘦、慈祥的脸上,总是充满了喜乐的笑容。去探访他的弟兄姐妹很难相信眼前这位谦卑、随和的老人,就是那位笔锋犀利怒斥假师傅的勇士,就是那位为主争战、守住红豆田的战士。

 

他一生也有软弱的时候,也曾有引起争议的历史。许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他要奇奇怪怪地“禁食”呢?为什么他要坚持作大墙外的无期犯人呢?

 

然而,主都知道。他在主面前领受的,他都守住了,而且持守到底了。现在,爱他的主已经把他接去,让他息了地上的劳苦。他能像保罗一样坦然无愧地说: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后4:7-8)

 

神在20世纪赐给了我们“中国的但以理”(王明道),赐给了我们“中国的以巴弗”(吴维僔)。神的作为,大哉,奇哉!

 

21世纪,神会赐给中国教会什么呢?

 

我们祈祷,我们等候,看神那奇妙的作为……

 

本文料:

1.《以巴弗—在中上的一普通基督徒》,吴维僔自述一生所蒙主恩见证,上下两册,复印本,未正式表。

2.《以巴弗主交通166篇》,复印件,已经收入《中国的以巴弗》三卷本,生命出版社出版。

3.吴维僔至吴维侃等家人信,2002年11月27-30日。

4.浙江桐,“桐人物”

 

萧若枝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