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神爱中国
——我的故乡之旅
2015/5/29 10:53:42
读者:3975
■莱莉

生命季刊 总第12期 1999年12月

 

 

    我来美国九年多了,这次本是回大陆看病的。在美长期的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使我得了很严重的神经衰弱和多梦症。我生了女儿以后,常常白天头痛头昏,夜里睡不好觉。看了很多医生,甚至心理医生,都毫无效益。所以只有回大陆去找中医看看了。

 

    我一到家,姐姐的谢饭祷告就使我大吃一惊。她的语调和口音与平时大不一样,而且一句连一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使我甚为感动。我和姐姐都是四年前信耶稣的,她为何长进得这么快?我是家中唯一考上大学、又来了美国的,而她因为文革,连高中也未读过;从属世的知识来看,我比她强了很多很多;但在属灵的生命上,却比她差得很远很远。

 

    带着好奇和羡慕之心,我跟着姐姐到邻居家去聚会。看见已到会的人都跪在地下,我也跪了下来。这是我第一次跪在神的面前。我一跪下,心里的感觉就不一样。大家一开口唱灵歌,一开口祷告,便把我感动得泪如雨下。跪在神的面前,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内心里只有一个声音:亏欠!亏欠!亏欠!记得决志信主的那一天,我流过泪,但也没有这么多。我信主这么多年,礼拜天也去做礼拜;教会的事也帮忙做一些, 奉献的时候也拿出一点钱来。自觉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人的事,但与国内弟兄姊妹爱主、愿意服事主的火热心肠相比,实在感到亏欠!

 

    姊妹们为我的病祷告。因为她们个人的见证和圣灵的光照,我的信心也比以前大了很多。神就在那天晚上奇妙地医好了我的病,直到今天,再未犯过。我的记忆力也恢复多了,否则,我记不得这些事,也不可能在此作见证。神不仅仅治好了我身体的病,还使我明白:作为一个基督的信徒,应该如何去爱人、接纳人、饶恕人;在生活中荣耀主的名。在圣灵的光照下,我才明白,我实在亏欠了神,对不起神。

 

    在以后短短的几个星期中,神又一次一次地叫我去经历他的奇妙和大能。我家附近有个晚期的肺癌病人,住在医院痛苦难忍。止痛针药已经失去了作用。一位姊妹向他传福音,愿他灵魂得救。他在病床上接受了耶稣作为他的救主。就在他决志信主的那一刻,在姊妹的祷告声中,他渐渐地睡熟了。从那天起,直到他离开人世尘寰,再也没有疼痛的感受。

 

    感谢神安排我参加了这位弟兄的葬礼。遗体冰冻在零度以下两天之久,抬出来的时候,眉毛上挂满了白霜。经过半小时的路程,来到了火葬场。只见他躺在那里,面带微笑,好像甜睡一样。真像圣经里写的,信主的人是睡了,不是死了。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脸。因为我在美时听家人电话说,两位信主的老年亲人去世后两天,遗体还是软的,所以这次我要亲手摸一摸,证实一下。真的,那弟兄的遗体是软的。有两位弟兄奉主耶稣的名,去扶他坐了起来。我目睹这一切,不禁流出了泪水,我说:“主啊!感谢你,你让我这么小信又常常多疑的人,亲眼看到了你的大能。求你饶恕我一切不信和疑惑的罪。我真的被你的大能折服了。”

 

    如果你真信神是全能的,那么,你对神在中国所行的神迹奇事就不会疑惑。我是学兽医的,有一些医学知识,现在又在医学院的解剖室里工作。我所看见的这一切,是不能用人的知识去解释、去认识的。人们常用人自己的理性去理解神,然而他的大能却远远超过了我们普通的人所能理解的。许多弟兄姊妹对我说,因着这样的神迹,许多听道而没有真正信的人,已被神的大能所折服,放下个人的偏见而真正信了耶稣。

 

    就在那个葬礼上,我还遇到一个因长期酗酒得了肝硬化的人。他的病到了后期,腹水严重。一次病危,经医院抢救才活过来,可一醒来,还是要酒喝。在病床上他听见了福音,接受耶稣作为他的救主。他一信主就向医生要求出院。医生不同意,说:“你啥时候水肿消了,啥时候我就让你出院。”刚信主的这位弟兄信心十足,很有把握地回答:“我明天就能消,那就明天出院好了。”医生说:“你明天消了,我就叫你明天出院。”这位弟兄彻夜未眠,一直祷告到早上七点钟,可是他的水肿却未见消退。八点钟是医生查病房的时间,他的祷告更加迫切。到医生来的时候,水肿真的全消了。医生不敢置信,却是事实。他出了医院后,一闻到酒味就觉得恶心,从此戒了酒。我母亲因为生活艰苦劳累,二十多岁就得了气管炎,数年前又得了骨质增生。她曾在病床上躺了很长时间,不能下地。这次我回家,惊奇地看到她身体很好,气管炎、骨质增生全都好了。问她是怎么好的, 她说:“我就是向神祷告呀!‘神啊,我一个大字也不识,也不能做甚么,但我相信你。求你帮帮我,把我的病治好了,也不用孩子们为我操心了,他们可以为你好好地工作。’就这么简单,我的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好了。”我了解我妈妈,她说不出甚么有学问的话来;但我知道,她所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老实话。母亲七十多岁,已经十几年没有做饭了。现在她每天上街去买菜,担起了家务事。

 

    有几位姊妹告诉我,她们曾为一位瘫痪了八年的老妈妈祷告,使她能拄着拐杖来聚会,会后能扶着墙回去。这类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说也说不完。真的,它们好像云彩绕着我,时刻震撼着我的心弦,时刻令我感受到神的大爱、奇妙和大能。很多人信主后不吸毒、不打麻将了;卖黄色录相带的改行了;骂人的不骂了;想要自杀的,有了新的生活的勇气。这都是因为神的大爱、大能改变了他们。

 

    我们在圣经里读到的,瞎子看见、哑巴说话、瘸子行走等等神迹奇事,在中国大陆的真正属神的教会中屡见不鲜,不足为奇。主耶稣和使徒的时代过去了,好像那时代特有的神迹奇事也都跟着过去了。你是这样认为的吗?若是没有这次的大陆之行,我就是这样认为的!如今,我真的认识到了,我们所信的是位又真又活的神。天地可以废去,但神的话不会废去。在他没有难成的事。

 

    主耶稣说过:“我所做的事,信我的人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约14 12 )大陆一位神的忠仆因为传道在狱中受尽折磨。为了神的国和神的义,他在禁食七十四天以后,仍然活着。在他身上彰显了神的大能,令许多监内外的人折服,接受了耶稣为自己的救主。

 

    很感谢神,他奇妙的安排,使我有机会见到了神的忠心的仆人和使女。他们的见证有的已刊登在《荆棘中的百合花》这本书中(此书中英文版本都有)。记得我是流着泪读完它的。若不是亲自看到了书中提到的人物,我真的不敢相信书中所说的事情。因为他们所忍受所经历的,真令人难以想象。这些事都是我前所未闻、前所未见的。由于逼迫,在书中不能用他们的真实姓名,但书中所写的都是真人真事。其中有的人已为主殉道,有的人仍在为主活着。像我见过的几位,到现在都不能自由地回家与家人团聚。这本书是用大陆肢体的血和泪交织而成的。现在,在中国大陆不知道还有多少我们的骨肉灵胞,正在默默地写着催人泪下的故事。他们是将生命置之度外的人。

 

    神真是爱中国。一个传道人倒了下去,会有更多更多的传道人站起来。福音之火,在中国大陆正在熊熊燃烧着。神的大爱不会止息,神的道不能捆绑。狱中的肢体,身受捆绑,心却不受捆锁。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亲耳听一位出狱肢体说:“我们坐监是为主的缘故,也是为了要拯救狱中的灵魂。”他们移山的信心,将牢房变成了福音堂 。许多屡教不改、无可救药的罪犯,在人的制度下无法改变,一旦信了耶稣,就弃恶从善。

 

    这些福音的使者,一出狱马上就踏上了新的福音征途。一位老仆人坐监十五年。人们逼迫他,叫他不要再信耶稣。他说:我信耶稣五十年,他没有得罪过我,他没有骗过我,我怎么能不信他呢?他出狱后,已经近八十岁,仍然继续传道。他说:我宁可死在传福音的路上,也不愿闲住在家里。后来,人们在北方一个小站的候车室里发现了这位睡去了的神仆,这位老人真的死在了传福音的路上。

 

    传道者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远,但只要有一口气就要去传扬。不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传道,务要传道。他们所顾念的不是所见的,乃是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这一次大陆之行,还看到一批批走出去的年轻弟兄姊妹,小的只有十几岁。主的爱吸引着他们年轻浪漫的心,去传真理、传生命。这些年轻无名的传道者,终年在外漂流,到底是为什么?是他们没有家吗?还是他们不想家?为主而活的心,使他们甘愿做一粒麦子种下地,奉献自己,传扬福音。我看到了他们强烈的使命感和迫切的心。

 

    一位刚刚信主的弟兄向传福音的人说:“这么好的耶稣,你怎么不早点来传讲呢?哪怕你早来一天,我的父亲就不会死。现在,我不知道他的灵魂何在?”庄稼熟了,收割的工人太少了!“……主的声音说:‘我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赛68 上)

 

 

 

莱莉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