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带着瑕疵的事奉(服事中棱角免不了摩擦……)
2015/8/31 13:25:44
读者:949
■张泉

 

(上图为亚特兰大华人教会福音营照片。

 

无声的事奉(续完)

 

文/张泉

《生命季刊》第47期

 

4、不分彼此的事奉

 

在同工中,有一位平时话语不多,可讲出话来常常与众不同、令人费解的弟兄。他讲话时,即便是讲到再悲惨的事,你也会看到他那副安详、笑容可掬的面孔。某某人因癌症夺去了生命,你会在聚会中听到他不紧不慢地陈述他目睹一位生命垂危最后一刻时的感慨。谁也不会料到,此时此刻这位老兄会突然冒出一声“嘿嘿”的笑声。面对被这突如其来的“嘿嘿”声搞得莫名其妙的听众,这位笑容满面的弟兄欣然地告诉大家,癌症虽夺去了某某人的生命,但他的灵魂在生命垂危期间已经因信得救了。再大的事,从他的话里也听不出什么严重性。某某夫妇回国探亲期间,拜托这位弟兄有空看看他们的房子。一天夜里,我从梦中被这位老兄打来的电话吵醒。深更半夜打电话,我问他有何急事,话筒那端传来的还是那不合时宜的“嘿嘿”笑声,随后我被告知“没什么事,只是某某夫妇的家被盗了。”

 

一次野营退修会回来后,弟兄姊妹们争先恐后地分享各自的感想、收获。轮到他讲话时,他却一时语塞。好不容易说出话来,大家听得似懂非懂:“只要大家得着了,我也就得着了。”很长时间我一直不明白他老兄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他做事和说话如出一辙,一样令人费解。一年一度大学开学时,各个教会便开始为新生筹办福音会。我们也不例外,发通知、贴海报,费了不知多少口舌,花了不知多少时间、精力邀来了不到二十位刚从大陆新来的学生参加我们举办的野营福音会。把新生接到营地后,同工们便忙着准备饭食、陪伴新生唱歌、打球、拉家常。忙碌中我发现,除了被邀的新生外,有几位不速之客混在新生中,一边问寒问暖,一边索取他们的通讯联络地址。追问他们何许人也时,才知道他们是其他教会的弟兄,应我们这位老兄的邀请,特地前来参加我们举办的野营福音会。对这件事我一直不理解、耿耿于怀。

 

和这位弟兄同工一段时间后,我才慢慢发现,他做事和他说话费解之处,正是他特有的与众不同的事奉观。对于他,神的事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男女之别。在他眼里讲台的事奉和打扫厕所的工作都应同等对待,认真负责。所以他主动发起从姊妹手中接过她们多年打扫会堂厕所的工作。对自己的错误和别人的错误,即便是事奉讲台弟兄的错误,他会一样毫不留情,直言不讳。所以无论教会内外出多大差错,他都能够安然对待。事情一过,烟消云散,从不再计较。他认为神的事工没有教会之分,教派之别;没有彼此之分,内外之别。当弟兄姊妹们欢天喜地地分享他们的收获时,他们的喜乐,就是他的喜乐,他与众人同乐;弟兄姊妹们得着了,即便他想不出自己得着了什么,他也得着了,他与众人同得。福音是神的事工,越多的教会参与、搭配,越多的机会使人得救;在福音事工中,没有不同的教会,只有不分彼此的同工。大家同舟共济、异曲同工、同心合一地完成神所托付我们的大使命。所以每当我们组织福音会时,他会毫无顾忌地邀请其它教会的弟兄姊妹参加;当其它教会举办福音会时,他会毫不犹豫地介绍并主动开车把慕道友送去。

 

多年来,对不同教会的福音会、查经班、家庭聚会……只要他能参加就参加,能帮上忙就帮忙,能出份力就出份力。因为他事奉的是那位“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的神。因为在神的国度里,神所托付的是不分彼此的事奉。

 

5、身不由己的事奉

 

我一直留恋初信主后那段悠闲自得、被人服事的日子。聚会没去,有人会惦念;不舒服了,会有人打电话过问、关心。在会堂里,高兴了,参与点活动、帮帮忙。可好景不长,更多像我一样需要被人服事的人接踵而来、踏入教会。屈指可数的几位参加服事的弟兄姊妹面对着比他们人数还多的新慕道友时,着实有些招架不住。

 

一次家庭福音聚会里,大家忙着饭食招待,以致于没人有时间精力顾及到福音信息方面的分享。面对一张张饥渴慕义的面孔,平时讲话滔滔不绝的我却因对福音和圣经真理一知半解而语无伦次,以至最后哑口无言。散会回家的路上,我被一种莫名的自责、内疚所困扰。脑海里交叉地闪现出弟兄姊妹们在饭食招待时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倦容以及散会后女主人道别时的那句“欢迎大家再来吃炸酱面”的话。有多少慕道友在这次福音会后信主,我不知道。但我那悠闲自得、被人服事的好日子从此告了一个段落。

 

无独有偶,那次福音聚会不久,在电视里无意中看到一位牧师对着观众讲述基督徒的成长过程:“婴儿期一过,奶瓶就要拿开。不然的话,人长大了还抱着奶瓶成何体统、像什么样?”牧师的话句句铿锵有力,字字锥心刺骨。我不就是他所讲的那种眷恋婴儿期、抱着奶瓶不撒手的基督徒吗?联想起最近的家庭福音聚会,我不由地深感对福音的亏欠和内疚。

 

这之后的一天夜里,我忽然梦见自己在癌症晚期时瘫坐在客厅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哀叹人生短暂,余生屈指可数;遗憾对福音事奉的亏欠,祈望有机会弥补、了却福音债的夙愿。第二天醒来,因无法印证前夜之梦的真伪,我开始疑惑此梦的真实含义。

 

恰恰就在这段时间里,几年前我所写的英文短篇小说开始陆续刊登在美国各种文学杂志上,有的竟被提名为当年最佳短篇候选。奇怪的是,虽然英文写作曾是我一度朝思暮想的事,但随着作品一篇一篇的发表,我对英文写作的热情却一天天减退。取而代之的却是对信仰、福音和圣经与日俱增的好奇和探求。当几乎我所有作品在同期发表后,我已对英文写作失去了兴趣。

 

个人爱好、兴趣的转变是我意想不到的。它有力的印证了我梦中祈望的夙愿。不久我停止了写作并告别了在教会里悠闲自得、被人服事的日子,身不由己地选择了事奉主的道路。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体会到保罗所讲的“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林前9:16)

 

6、带着瑕疵的事奉

 

参加服事前,曾听一位老弟兄语重心长地讲:“服事是件不容易的事。被人服事的时候,你好、我好、他也好。可服事起来,棱棱角角的,彼此免不了摩擦。”当时我并没有太介意这句话,因为我正在享受那段人见人爱的被人服事的好日子。十个事奉的寒暑春秋过去了,我亲身经历到服事的艰难和不易。

 

参加服事后,在不同的场合,我都会分享那次家庭福音聚会,大家忙着饭食招待(炸酱面),以致于没人有时间精力顾及到福音信息方面的分享,从而令到我第一次因亏欠福音感到内疚与自责。我用这个实例见证我选择事奉主的原由。多少年后我才知道,虽然我见证的初衷是好的,但因总是提及此事而无意中伤害了为准备“炸酱面”付出辛劳汗水夫妇的自尊心。教会中有位信主前做生意的老弟兄,信主后觉得继续从商会影响事奉,因此放弃做生意的打算。在见证中老弟兄提到“无商不奸”的说法,无意中得罪了某个还在经商的弟兄。

 

许多事奉中的摩擦远比这两个例子复杂。但究其根源,我认为在事奉中我们要正视一个现实,那就是我们虽然事奉的是圣洁、完美的神,而我们每一位事奉的人却都不同程度地带有瑕疵、不完美的一面。圣经告诫我们:唯有基督借着永远的灵、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用祂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洗净我们的心、除去我们的死行、使我们能坦然无惧地事奉那永生的神(来9:14;彼前1:19)。如果我们真正认识到我们彼此都不同程度地带有瑕疵、有不完美的一面,在事奉中我们就能以基督的心彼此包容、彼此原谅、取长补短,共同完成神所托付我们的事工。

 

离开万花筒的颗粒,即便从外表看起来再漂亮、再完美,在显微镜下,它的瑕疵、棱角会暴露无遗。从外表看起来再不起眼、支离破碎、残缺不全、微不足道的颗粒,一旦放进万花筒里,与众多的颗粒一起,便组成千姿百态、绚丽多姿的完美图案。同样的道理,在事奉中,“肢体是多的,身子却是一个。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不但如此,身上肢体人以为软弱的,更是不可少的。身上肢体,我们看为不体面的,越发给他加上体面;不俊美的,越发得着俊美。我们俊美的肢体,自然用不着装饰。但神配搭这身子,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上分门别类,总要肢体彼此相顾”(林前12:19-25)。

 

在神的国度里,当我们愿意把我们带有瑕疵、千疮百孔的躯体当作活祭献给神时,我们躯体上的棱角将在事奉中被逐渐磨掉,我们才能“无可指摘,诚实无伪,在这弯曲悖谬的世代,作神无瑕疵的儿女”;才能“显在这世代中,好像明光照耀,将生命的道表明出来。”(腓2:15-16)(全文完)

 

张泉 来自北京,现居美国。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

www.cclifefl.org

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读到生命季刊创刊以来所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