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灵火继焚烧(一, 二)
——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纪实
2016/7/29 12:18:10
读者:6365
■海燕 安朴

生命季刊 总第13期 2000 年3月

 

19991231,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天,是一个特别暖和的冬日,连素有“风城”之称的芝加哥,也止息了凛冽的寒风。离欧荷尔机场 (O'Hare Airport)不远的维斯庭旅馆 (Westin Hotel),格外热闹繁忙起来。一群又一群的中国人,络绎不绝地从冬季晴朗的天空下走进来。他们中间有鹤发红颜的长者,更多的却是正当盛年、风华正茂的一代;他们中有许多教会的牧者、团契同工、神学生,也有许多探亲的父母亲和正在寻求的慕道友。他们带着轻便的行李,从远道而来——从北美各地而来,从欧洲、南美等地赶来,从远东——香港、台湾、新加坡赶来,从中国大陆赶来……他们来参加由《生命季刊》主办,芝加哥华人基督教联会协办的“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

 

夜幕降临了,世界正疾速地迎向那个时刻……那个时刻,万里长城张灯结彩,中华世纪坛大放光明;那个时刻,太平洋岛屿上的人们载歌载舞,迎接曙光降临;那个时刻,百万之众涌向纽约的时代广场,观看千年庆典;那个时刻,钟声、鼓声和礼花覆盖了大地……但那个时刻,还有另一种辉煌,是世人所不能见的:不知有多少爱主的人,将以心灵和诚实的祷告之声,迎接新千年的黎明!

 

 ──看吧!在芝加哥,一千多名中国基督徒将聚集在这里,要向独一真神献上敬拜,感恩和祈祷。他们要把这个跨世纪的时刻当作一个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接力站,一场接受差遣、承担使命的誓师会……

 

异象与争战

 

召聚这次大会的,是一个宏大的异象──

 

20世纪末叶,一个信仰奇观出现在海内外炎黄子孙的身上:昔日义和团的后代,今日蒙了基督的救恩;无神论控制下的神州大地,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归向了耶稣!在那片生养我们的土地上,神的教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基督的福音如风,如水,如火,如雷,千百万同胞听了,就信了……而负笈海外的莘莘学子, 也第一次如此踊跃地踏进教会、团契、布道会,形成了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规模的知识分子归主运动。蒙恩得救的中国基督徒复兴灵命、背起十字架来跟从耶稣基督,承担使命、在21世纪将福音传给我骨肉之亲的时刻来到了!

 

1997年夏季起,《生命季刊》的同工们就被这样一个异象所激励,并为之恒切祷告。这个异象,也得到了许多属灵长者的认同和支持。此刻,弟兄姊妹们聚集在一起,要在这个异象的引导下,跨入21世纪……

 

筹备这次大会,是一场艰巨的争战──

 

当跨世纪聚会的异象越来越广泛地传开时,当百名弟兄姊妹踊跃地投入了筹备队伍时,当大会开始的日期越来越逼近时,频频发生的事件是──

 

电脑死机;印刷机坏掉;同工生病……

 

更严重的是:维斯庭旅馆本来承诺为大会提供足够的会议场地和住房,现在突然变卦,住房不够,场地也有改变,而且要大会百分之百预付住房费……——这是致命的一环!大会已有1300多人报名,维斯庭旅馆可以提供的房间仅 150 个!

 

 是机器的问题吗?是旅社的服务和信誉问题吗?是凭人的技术、人的谈判就可以解决的吗?当我们要在新世纪高举起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传福音的时候,谁会恐惧、战兢并要拼命拦阻、破坏?

 

    ……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12

 

    一位有负担的牧师紧急呼吁,要为跨世纪聚会迫切祷告、禁食祷告

 

    一个披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的团队成立起来,靠着圣灵,警醒不倦,随时祷告

 

    为跨世纪聚会代祷的成了大群

 

    那软弱无奈的泪水、完全谦卑的仰望反而蒙了怜悯──

 

    更多的同工加入进来。

    弟兄姊妹们从三一神学院赶来

    从芝加哥地区各教会、各团契赶来

    从东岸赶来,从南方赶来──他们专门为筹备大会而提前赶来

 

    负责场地的同工迅速寻找第二间旅馆作为补救

 

这是何等奇妙的一群啊!他们毫无经验,但有的是对神的忠心;他们是软弱的,但神是大能的;他们能做的,是一件又一件数不尽的“小事”,然而神就是藉着这些“小事”成就了大事!

 

19991230筹备同工日记摘抄:

 

大会筹备工作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数日来,一方面,我们每天都经历到神的恩典,看到圣灵在运行,另一方面,我们也面对撒但藉着世界对我们的拦阻和攻击。今天的祷告中,我清楚看到我们的主在十字架上已经战胜了那恶者,圣灵已经照亮了一片明亮的天地,那股黑暗的势力完全被逼到了角落,虽瞪着邪恶的眼睛,却因着神的能力的威慑而不敢妄动……

 

大会召开前夕,季刊办公室的灯火彻夜长明,同工们通宵作工。1231凌晨 4 时,第二家旅馆,霍桑旅馆才把最后的房间号传真过来;凌晨 6 30分,一千多个印有房间号码的大会名牌印出;晨 8 时起,“早班”的弟兄姊妹们把每个与会者的名牌、餐券、大会手册一一装好;中午,大会办公室搬移至维斯庭旅馆;下午3 30分,大会注册按时开始。

 

    神一分钟也不耽误——神得胜!

 

跨世纪祷告之夜

 

    (19991231晚上8 : 00 200011凌晨1 : 00)

 

    第七次仆人说:“我看见有一小片云从海里上来,不过如人手那样大。”——列王纪上18 : 44

 

献上祭坛的赞美

 

跨世纪聚会以守夜祷告会拉开了帷幕。

 

晚上8点,一千余人的会场座无虚席,会众安静肃穆。孙钟玲姊妹开始弹奏圣乐。琴声似高天的光流泻下来,透入心灵的深处,又如祈祷,缭绕上升,时而激越坚定,时而又充满了赞美与感恩。百人诗班走进会场。这个诗班是专为跨世纪聚会组建的,成员多为芝加哥地区的弟兄姊妹,也有许多来自外地的与会者加入。

 

投影屏幕上映出“新年蒙恩”和“爱主更深”的幻灯片,背景是满溢着膏油的烛炬和红绿相间的圣诞花。近十位长者依次步入会场,他们庄重的神情中流露着抑制不住的激动。会众中随之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大家低声传语着那些熟识的名字:“滕近辉,于力工,唐崇荣,周主培,王国显,焦源濂,边云波,龚明东……”这些服事主几十年的老传道人们,将带领会众以祷告进入新的世纪。

 

琴声转为轻柔静谧,如处子依偎在慈母的膝下。这时候,一个庄严的宣告升起来:“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是《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弟兄在读约翰福音第一章的经文。琴声欣悦地一跃而起,追随着、伴奏着这大好的消息:“……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约翰福音11-9)与此同时,投影屏幕上映出地球东半球的大陆板块,然后有十字架庄严地降临在华夏大地上。十字架下,如旌旗般飘扬着一行字:“十字架和新世纪的福音使命”,这正是大会的主题。

 

会众肃立。滕近辉牧师奉主的名宣布“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开始。他带领会众同心祷告:“满有恩典慈爱,荣耀能力,圣洁而仁义的天父,我们感谢你!在跨世纪的时刻,我们的心举起来,我们仰望你。你恩待了中国——近两百年前,你差遣你的仆人使女来到中国;近两百年来,多少圣徒为了福音走上了祭坛!我们看见,你在大患难中以关为开,奇妙地在中国打开了福音的门,你的旨意无人能拦阻,主啊,你按着你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地向前推进……”滕牧师恭敬地把聚会呈献在父神的手中,恳求圣灵的浇灌,求主走在我们的前面,走在我们的身边,充满我们,愿这次聚会成为一个祭坛,愿我们靠着十字架夸胜又夸胜,愿神的福音传遍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接着,百人诗班献上了由《古旧十架》,《耶稣是我亲爱朋友》和《奇妙十架》组成的圣诗联唱《故我爱高举主十字架》。诗班呈扇形站立在主席台上,两翼为身穿素衣黑裙的女生,中间为男生,白衬衣上的红领带格外醒目。担任指挥的唐真姊妹身材颀长,仪态如行云流水,一袭红绸长衣飘逸如燃烧着的火。当诗班唱到“看他的头双手双脚,慈爱忧伤和血交流……”时,投影屏幕上正映出主耶稣躬身背十字架的情景,两侧的字幕是“各各他山岗上,他背负世人罪”。在结尾处,歌声转为高亢激昂:“假若宇宙都为我有,全献给主仍觉不够,爱既如此奇妙深厚,当得我灵我命所有!”诗班回到座位时,会场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见。大家沉浸在一种属天的气氛中。

 

唐崇荣牧师带领会众唱了内地会宣教士写的诗歌《灵火继焚烧》。这首诗是为纪念内地会成立一百周年而写的,当时宣教士已被迫离开中国大陆,内地会易名为“海外基督使团”,在海外继续为主做工。他们写了这首诗来勉励自己和后人。唱毕,大家为二千年来所有的宣教士在世界各地留下的佳美脚踪而鼓掌。然后,唐牧师请会众起立,高唱圣诗《你真伟大》:“我灵歌唱,赞美救主我神……”

 

献上祭坛的祈祷

 

一位满头华发的长者站起来,带领会众祷告。他就是80高龄的于力工老牧师,曾亲身经历30年代的山东大复兴。他说:“今天晚上是祷告的晚上。我们的祷告乃是把一个世纪送走,迎接另一个世纪。神常常用祷告开始复兴。”他讲起山东大复兴,一位牧者在内室祷告三天三夜,出来时被圣灵充满,大有能力,才有山东费城的大复兴。鲁东的长老会听见,派了四位传道人去,把复兴的火带回来。于牧师就是那次在鲁东听道悔改的。他得了复兴,连续五天晚上长夜祷告,开始尝到祷告的滋味。接着,他又讲到当年南京的贾玉铭等四位牧师,在雨花台山上,为中国教会的复兴整夜祷告。神听了他们的祷告,兴起了一代忠仆,如宋尚节,计志文,赵世光等。

 

“今天晚上我们也要祷告。首先,我们要为过去一个世纪我们华人所犯的罪来认罪祷告。”于牧师历数庚子教难、非基督教运动中以及当代逼迫西方宣教士和中国基督徒的史实,带领会众为国家、民族和个人不认识神、得罪神的罪祷告。“1900年义和团运动,就有200多西方宣教士和2万多中国基督徒为主殉道。他们的鲜血流下来,铺平了一条路,才有今天教会的辉煌。为了这件事,为了那些举刀杀害基督徒的人,我们要认罪。1927年的‘宁案’,北伐军袭击南京教会,杀害西教士,许多基督徒受逼迫。这是我们华人的罪,求主赦免我们!我们需要求神赦免的太多了,1949年后有多少中国基督徒受迫害!我们不埋怨哪一个,我们只说我们得罪了神。求神恩待我们的国家和人民,不是为着过去,而是为着将来。神要藉着我们行大事!圣灵的火啊,在我们心中焚烧吧!”

 

于牧师又讲到英国女宣道士和受恩,她为中国教会的复兴祷告了12年,神就兴起了一群青年人,其中有王载和王载的同工们,以后又兴起了倪柝声。于牧师说道,“神过去借这些肯为主付代价的宣教士和中国基督徒为中国教会行大事,神今天也照样会为我们行大事。神要把未来的时代交付给我们,我们怎样来承担这个使命?只有用祷告才能承担。我曾参加过宋尚节博士带领的祷告会,1500人祷告时,会场上好像大风刮过一样,看见了神在做工。在抗战期间,在重庆沙坪坝曾有一个随祷告而来的复兴。早晨起来,看见晚上围着讲台祷告的人所流的眼泪,地下是一片一片的泪迹。就在那个时代产生了许多传道人,在最艰难的时代为主发光,传主的福音,产生了一个时代的辉煌。

 

1972年,在北美有一个华人基督徒的聚会,一天早上,我和王永信牧师,周主培牧师,滕近辉牧师,还有其他的传道人一起祷告,4 个钟点不能停下来,世界华人福音运动由此产生。”于牧师劝勉海外的基督徒,不管是台湾,新加坡,香港还是大陆来的,要放下骄傲,熔成一体,同心祷告,迎接新的使命。

 

会众在于牧师的带领下,开口向宇宙的主宰承认我们列祖,国家和民族所犯的罪,求神怜悯,求神赦免;为国家民族的救恩流泪祷告:“主啊,我们仰望你,求你向我们说话。我们在你的面前,再一次认我们的罪!主啊,是我们得罪了你!主啊,求你再一次施恩典,愿你光照我们,愿你的怜悯临到我们,求主耶稣基督的宝血洗净我们的罪,好叫你的救恩在华人中大大地兴起!”

 

接着,周主培牧师带领大家高唱“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在这崇高、恢宏的歌声中,周牧师带领会众向神献上感恩、赞美的祈祷:

 

“我们的主、我们的神,我们愿意把一切的智慧、尊贵、荣耀、权柄、能力都归给你的名下,因为你是配受赞美的主,你是满有慈爱的主。主啊!今天我们站在这一历史的时刻,我们向你献上感谢!我们感谢你让我们生而为中国人,感谢你的爱临到我们这么多的同胞!虽然我们有许多软弱、有许多不配的地方,主啊!你的恩典远超过我们的罪、超过我们的过犯,你不丢弃我们,你不丢弃世界上四分之一的人口,在创世纪以前,你就定意要拯救我们中国人。主啊!我们感谢你!我们赞美你!主啊!求你在今天这个聚会当中,显出你的荣耀来,在今天这个世纪快要过去的时候,1999年快要过去的时候,你的荣耀要在我们当中继续不断地燃烧。主啊!你是阿拉法,你是俄梅嘎,你已经开始的工作,你也定要完成,你要彰显你的荣耀!主啊!我们把今天在这里的每一位都交在你的手里,你认识我们,你知道我们,你知道我们需要你的爱、需要你的恩典、需要你的能力、需要你的火焚烧在我们当中,求你赐给我们!主啊!我们把整个聚会交在你的手里,我们同心合一地献上感谢和赞美:哈利路亚!赞美主!哈利路亚!赞美主!”

 

周牧师发自肺腑、充满感恩的祈祷,激动着弟兄姊妹对神感激的心;大厅里,会众高呼“阿们”、“哈利路亚”的声浪阵阵回响。焦源濂牧师则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见证了神是历史的主。1946年他读大学时信主,两年后蒙召传道,进上海神学院读神学。50年代初,思潮和民心大变,许多人放弃了信仰,他的内心也经历了彷徨。有大学团契请他在52年的元旦讲道,团契里爱主的弟兄姊妹们虽然被斗争,仍然对主忠心。他觉得自己的心已动摇,不配跟他们讲。于是在元旦的前夜,恳切地在神面前祷告,把他的痛苦,把他对未来的忧思向神倾诉。他问神:“到底我奉献这一生值不值得?我的工作能不能经得住时代的考验?”圣灵做工,一节经文出现在他的心中:“犹大家所逃脱余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结果。”(以赛亚书 3731)。他的心豁然开朗了,犹大家乃是指神的工作,虽然一时间遭受逼迫,但从历史的整体来看,终会有最后的胜利。第二天,就满心欢喜地向团契的弟兄姊妹们传讲了这个信息。一晃48年过去了,神的道果然在神州大地“往下扎根,向上结果”了!如果当时他不是靠神的话坚立,就已经被时代的浪潮卷走了。感谢主,他今天站在这里作历史的见证,见证“这世界的国要成为我主基督的国”。

 

焦牧师盼望弟兄姊妹们在中国复兴神的真道的历史时刻,以跟随事奉主为要事,因为其中有永远的价值和荣耀。焦牧师以彼得后书第 1 3-11节来劝勉弟兄姊妹们说,“请不要忘记,凡你在地上所拥有的,一样也不能带走,凡你在地上所是的,一样也不能留下,都要显在主面前。”

 

王国显弟兄起来鼓励大家不要忘了初信主时的火热,把福音传给我们的骨肉同胞和邻舍。他告诫弟兄姊妹:传福音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他带领会众祷告,求神让我们对救灵魂有负担。

 

龚明东牧师接着为海外中国学人福音事工祷告。他分享了使徒保罗的话:“我是大有忧愁,心里时常伤痛;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马书92-3)他说,神已经把许多学人带到海外,我们有责任抓住这个机会,向我们自己的同胞传福音。

 

会众在这些长者的带领下,逐一为我们过去100年悖逆的罪祷告,为神在过去100年中对我们的恩典感恩;为海内外华人教会,为我们未得救的骨肉同胞,为我们的祖国,为我们自己的灵命复兴,为新世纪的福音使命而迫切祷告,大声祷告,流泪祷告!华人教会不再沉默,祈祷的声浪如波涛涌起,向神呼求的声音直达天庭:

 

“天父,在主耶稣升天以后,120个人同心合意地祷告,开始了你自己的工作。今天,你用一千多人聚集在这里,一定有你美好的旨意。愿你圣灵的火在我们中间焚烧,主啊,求你先燃烧我们,点着福音的火,传到世界各地。主啊,50年代你在美国开始了查经班,为的是今天的需要。我们感谢你,你是一位有计划的神,你是一位有能力的神,你是看到将来的神。求神继续带领我们前面的路!”(周主培牧师的祷告)

 

“想不到的事啊,主!你把这么多的大陆弟兄姊妹们带到我们中间来。主啊,你是行奇妙事的主,你恩待了这个时代!有指望了,有指望了!你为我们行了大事。我的主啊,求你恩待我们,让我们在你的大事上一同有份。我们过去许多人的祷告你听了,把奇妙事成就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要继续祷告,求主用我们从大陆来的学者们。他们有学问,有造就,加上你的福音,加上你的爱,加上你圣灵的浇灌,岂不能使他们成为更大的福气,成为下一个时代人的福气!主啊,我们看见你赐福给我们了。圣灵的工作要像大雨降临在我们的时代,求你不放松我们,让我们的灵为你的灵所引导,为你的爱所感动,为你的恩所激励,扎扎实实在你的话语上一同建造,在这个时代传你的福音!”(于力工老牧师的祷告)

 

“主,你既把我们拯救出来,求主也让我们的生命成长。因为没有长成的生命,实在不能承担你的福音使命。恩主,求你更深地怜悯我们!”(会众的祷告)

 

深夜11点半的时候,唐崇荣牧师读使徒行传第411-24节,他带领大家像使徒时代的信徒们一样同心合意、开口大声为万民祷告。

 

跨世纪的时刻

 

接近跨世纪的时分了,会众唱起圣诗《基督精兵前进》。11点57分,屏幕上开始显示倒数计时。百人诗班站起来,井然有序地走到主席台前,面向会众呈扇形排开。会场上一时间静默无声,只有时钟的滴哒声。

 

诗班在屏息等待着一个时刻;会众在屏息等待着一个时刻;全世界每一个祷告者在屏息等待着一个时刻;在浩渺的天宇之中,一个蓝色的星球正屏息等待着一个时刻!

 

看不见的刻度在移动……我们以敬拜的心聆听着从宝座上传来的微声。我们看见了2000年前的那一个时刻,伯利恒马槽中那个道成肉身的婴孩,看见了各各他山岗上的十字架,看见了从此照亮了坐在死荫之地的人们的光!像以生日记岁一样,人们以那一时刻纪年。因为此后的每一个时刻,显出的都是奇异恩典的深度。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一个千年又一个千年!

 

就是以这样的深度,这个跨世纪跨千年的时刻临近了……

 

时钟的滴哒声响彻会场,我们听见了主的脚步,我们看见了钉痕……

 

 零点整!

 

一个新的世纪开始了!一个新的千年开始了!在浩瀚的恩典之中,群星向天空缓缓升起,飘逸,扩展,并且以千重的辉煌歌唱……

 

跨进新世纪的时刻,王峙军弟兄代表大会向创造我们的天父、主宰天地的神献上了我们的颂赞,也献上了我们要在新世纪承担使命的誓言。这跨世纪祷词如焚烧在祭坛上的馨香之气,直达他的宝座:“我们在天上的父,天地万有的主宰,我们感谢赞美你!时间因你的旨意而出,空间藉你的能力而有,你是时间空间的主。你按照你自己的形象创造人类,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都服在他的脚下。父啊,你是人类的主宰。千年与千年相连,世纪与世纪相接,你创造历史,引导历史,你是历史的主。……

 

“慈爱的父,独一的神,全能的主,因着你的怜悯,我们听见了关乎万民的大喜信息:‘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我们的主耶稣啊,我们感谢你!你在天上有永远的宝座,却降世为人,成了我们的救赎。你为十字架而来,为流血舍命而来,要带我们回到父神的怀抱,这爱之深,之厚,之重,之切,实在过于我们所能测度;没有圣灵启示你的大恩大爱,我们这些罪人,将死于罪恶过犯中而不自知。主啊,谢谢你重价的恩典!若我们把这重价的恩典看轻,若我们知恩不报,这罪求主赦免!

 

“慈爱的主,感谢你存留我们进入一个新的世纪,愿你继续在前头引导我们当跑的路程。以往的日子,恩主,你曾把我们放在你救恩的荫下;面对新世纪的挑战,求主把我们高举到你能力的磐石之上。愿主使你的话语发出亮光,驱逐我们本性里的黑暗,照明我们脚前的道路;求主你用祈祷的渴望充满我们的心,让我们凭借祷告而来的能力,承担新世纪的福音使命。求主把爱灵魂,爱骨肉同胞的心赐给我们,别让‘巴比伦的安逸’成为我们的缠累,反叫‘耶路撒冷的城墙被拆毁,城门被火焚烧’和‘我们还未得救’的呼声,日夜回响在我们的耳中和心中,震荡在我们的血脉和眼泪里。主啊,叫我们行动起来吧!叫我们在这个世纪的开始行动起来吧!凭着你与我们同在的应许,我们正警醒等候那人子要显在天上的兆头,并迎向末世争战的艰难与欢欣。愿国度,荣耀,权柄归于宝座上像是被杀过的羔羊,阿们!”

 

跨进新世纪的时刻,百人诗班唱起了亨德尔的《弥赛亚神曲》中的《万王之王》,“哈利路亚!哈利路亚!”的颂赞之声像海潮一般充满了整个会场。

 

跨进新世纪的时刻,远志明弟兄带领会众为太平洋那边的祖国和我们的骨肉同胞祈祷(见后文)。

 

跨进新世纪的时刻,全体会众秉承主耶稣的教导,一起大声背诵着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跨进新世纪的时刻,新世纪的第一个凌晨时分,边云波弟兄给会众作了一篇感人至深的短讲。他讲到,从使徒时代起,教会历史上历次的复兴都是祷告开始的,中国大陆教会的复兴也是海内外弟兄姊妹们的祷告开始的。祷告会不是一个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边弟兄让会众看到,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历史重任落在中国大陆教会和海外华人教会的身上,大家要在主面前付上祷告的代价。当边弟兄讲到内地会的宣道士在云贵山区流泪撒种以致献出生命,张谷泉带领西北灵工团步行到新疆传道,历尽艰辛,今天大陆的家庭教会的弟兄姊妹们为了兴旺福音,跪在神面前祷告,在山岭上,在山洞里,在树林里,在荒岛上,在小船上,在旷野里,或在冰天雪地里通宵达旦地祷告时,讲的人和听的人都觉得扎心,禁不住流下泪来。边弟兄鼓励弟兄姊妹们为了神的大使命,出来传扬主的道,要把身体献上当作圣洁的可喜悦的活祭。在短讲结束的时候,会众全体起立,由边弟兄带领着一起为中国大陆教会和海外华人教会背负十字架,为主竭力兴旺福音同心祷告。

 

凌晨一点钟,唐崇荣牧师带领会众唱了圣诗《普世欢腾》和《拥戴我主为王》,然后为会众祝福:“愿创造天地万物的主,我们的父上帝在你生命中成全他为你所定的美意,愿道成肉身的基督藉着从死里复活的大能改变你,使你越来越像他的形象,愿启示圣经的圣灵用他无穷的智慧引导你,使你完全进入他的真理,从今日直到永永远远,阿们!”

 

守夜祷告结束后,走出了祷告会场,于力工老牧师还沉浸在守夜祷告的兴奋之中。他大声地对站在旁边的边云波弟兄说:“神要做工——我已经看见那手巴掌大的云了!”边弟兄会心地笑了。

 

两千八百多年前,先知以利亚上了迦密山顶,他屈身在地,将脸伏于双膝之中;他连续七次地祈祷,一小片云便从海里上来,降下大雨,耶和华的灵也降在以利亚身上。(列王纪上18:42-46)

 

恩雨啊,气势磅礴的恩雨!你丰丰沛沛地降临在华夏大地吧!

 

听啊,是我百姓的哀声,从极远之地而来……

 

芝加哥,跨世纪聚会

 

龚明东牧师:我们今天晚上能在这么好的环境中,公开地赞美神,自由地祷告,我们不要忘记这样的机会是神给我们的特别的恩典……

 

唐崇荣牧师:我们每一次的聚集都是一次神迹,每一次的聚集都是一次恩典,每一次的聚集都是神特殊的引导。我们要爱惜神给我们的这些恩典,爱惜这些聚集的机会。

 

神州大地,1999年12月

 

大陆来信一:

 

生命季刊弟兄姊妹们:

 

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即将召开,我们以感恩和期待的心情,预祝大会取得丰收!这次大会能够如期召开,完全是神的带领,我们怎能不向我们全能的神献上感谢!虽然我们不能参加这次盛会,但我们期待着能分享大会所结出的丰硕果实!即等待生命季刊将这些丰硕果实供应我们!大陆的弟兄姊妹多么需要这样的供应啊!从报导中我们得知有那么多的弟兄姊妹为这次盛会付出辛勤的劳动,我们以感激的心情,在这里向他们致以亲切问候!求神多多纪念和保守他们!

 

主内  XX

 

大陆来信二:

 

生命季刊的弟兄姊妹,主内平安:

 

当从季刊得知举办“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身在纽约的我,跪在父前,寻求他的旨意。感谢主,他不是把我引到芝加哥的聚会,而是奇妙的引领我到整个聚会所关注的中国大陆。并把我放置在庄稼熟了的禾场;……

 

跨世纪的钟声将要响起,我们想听到大洋彼岸我的主内弟兄姊妹为中华民族的得救而向我们的神献上的祈祷声;我们想听到“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的信息;我们想参与圣乐敬拜、想聆听弥赛亚组曲。虽然在我们这里,除了“三自教会”,当政绝不允许有多人的聚集,但谁能隔绝基督的爱呢?

 

主内   XXX

 

大陆来信三: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我们──深受圣灵感动的中国基督徒,在二十世纪最后一个圣诞庆典、第二十一世纪来临之际,向所有已经、或者正在、包括将要为上帝拣选的弟兄姊妹呼求,希望与我们一道,同声为新世纪之中国祷告。

 

感谢主耶稣基督: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将上帝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中国已经开始前所未有地大声呼唤爱,大声宣扬爱,祈盼世界充满爱!

 

感谢上帝:我们将充满爱心,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亦即爱上帝所造的天地万物。基于爱,我们将致力环境保护;基于爱,我们将维护生态平衡;基于爱,我们将支持绿色和平。

 

我们为自己与中国的有识之士祷告,请上帝擦亮我们的眼睛,开启我们的心灵。让我们坚信基督信仰与民主理念和谐归一。让我们背起沉重的十字架。坚定地走神圣而艰辛的道路。

 

我们为自己与中国在上有权柄的祷告,求上帝擦亮我们的眼睛,开启我们的心灵,使我们在新世纪不再做硬着颈项无信仰的百姓,求上帝降伏在上有权柄的人心中的撒但,让我们成为充满爱心、荣耀主的子民。

 

我们为自己与台峡两岸的同胞兄弟姊妹祷告,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

 

我们坚信,我们的祷告必达上天,遍及全地,因为上帝在中国!上帝一经拣选了中国,便决不会再离开中国,直到永远!阿们!

 

 

                  华惠奇、沙裕光、徐永海

                  侯杰、魏菊梅、刘凤钢、高峰

                   主后1999年12月15日

 

大陆来信四:

 

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全体与会的弟兄姊妹:

 

你们好!愿我主耶稣基督的恩惠、平安、喜乐归与你们!

 

11月19日我接到王峙军弟兄给我的邀请信,邀请我参加《生命季刊》主办的“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在办完相关事情后,12月3日,我到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那里的警察(工作人员)对我说,公安部和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有规定,与宗教事由有关的出国,必须经过宗教管理部门批准。我对他们说,我不是政府宗教部门的工作人员,也不是“三自会”公派出国,我这是因私出国,本单位已经同意,但是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的警察仍不受理我的申请。12月6日、12月7日,我两次来到北京市宗教事务局,他们管外事的干部对我说,他们不知道这个规定,不能给我出具有关的公文。由于这些原因,我没有办成护照。

 

别人对我说,你可以换一种方式出国,比如以旅游的方式出国。出国后,你参加什么会,警察管不了你。但是我想,我是一个基督徒,国外的弟兄姊妹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聚会,是正大光明的事情。我国宪法上写着宗教信仰自由,正常的宗教活动是受法律保护的,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像做贼的一样。为此我写信给全国人大反映此事。我相信,如果我们基督徒不停地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并且持之以恒地坚持下来,不怕为主背十字架,中国的福音大门终有一天会被完全打开,这是主给我们的使命。

 

约翰福音18章22节-23节写道:“耶稣说了这话,旁边站着的一个差役,用手掌打他说:‘你这样回答大祭司吗?’耶稣说:‘我若说的不是,你可以指证那不是;我若说得是,你为什么打我呢?’”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这里给我们做出了榜样。我们在为主传福音的过程中,我们如果遇到不公,我们有权利指责他,我们有权利向有关部门反映此事。当然结果很有可能是,我们要为主背十字架。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的意思。”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这里又给我们做出了榜样。如果我们在为主传福音的过程中,需要我们为主背十字架,那么我们甘愿为主背十字架。

 

马太福音第5章第10节-12 节写道:“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是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我们为主背十字架,主必保守我们,在这里我十分愿意与弟兄姊妹们分享我的见证《火的洗礼》。(已发表在季刊总第12期─编者)

 

新世纪的福音使命落在了我们这一代基督徒身上,中国新世纪的福音使命落在了我们这些基督徒身上,我们愿意在福音的道路上为主背十字架。如果能为主背十字架那是我们有福了,我们应当欢喜快乐。现在我们中国的基督徒是最有福的基督徒,因为十字架离我们最近。

 

在以前的两个千年里,主的福音没有传遍地极,我们相信,在下一个千年里,主的福音必传遍地极。为了这个千僖年,如果我们能为主背上十字架,那是主给我们的最大恩典,在此我们献上感谢与赞美。

 

在这个世纪之交、千年之交的时刻,不能与你们在一起聚会,在一起赞美主,在一起为中国祷告,对我个人来说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但是我知道,在主耶稣基督里,我们从来又都是在一起的。我要告诉你们的是,在2000年1月1日这个跨世纪、跨千年的时刻,在你们聚会、祷告、赞美的时刻,在我的家里,我们这些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的弟兄姊妹也在聚会、祷告、赞美。向你们学习,我们的主题也是:“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我们知道,在主耶稣基督里,你们的聚会和我们的聚会是一个整体。

 

让我们藉着祷告彼此联络。

 

        以马内利

 

 

你们的主内弟兄   徐永海

    1999年12月15日

 

 

大陆来信五(于跨世纪聚会结束后收到)

 

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全体与会的弟兄姊妹:

全世界的主内弟兄姊妹:

 

在这个世纪之交、千年之交的时刻,全世界的人们都在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迎接新的世纪、新的千年。

 

2000年前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了拯救世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今天世界各地基督徒都在聚会、感谢、赞美。

 

在这个千年之交的时刻,我们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的弟兄姊妹也打算在一起聚会,感谢、赞美我们的主。

 

1999年12月15日,我们就决定,2000年的1月1日,我们将在我的家中一起聚会、祷告、赞美。我们的主题也是:“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中国是唯物论、无神论占统治地位的国家,唯物论、无神论他们自认为他们最科学,可是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真正完全掌握科学。在中国传福音,我们不能回避科学问题,因此我们这个聚会包括两个部分,上午是祷告见证会,下午是“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

 

2000年1月1日上午8点,我从单位下班回家时,警察强行将我抓到派出所,在此过程中,我两次被拖到在地,头上被磕出包,并在派出所里也被强行拖拉,衣服被撕坏。到1月2日上午9 点才让我回家,在24小时内,没有给我饭吃,晚上让我睡在地下室的一个长椅子上,地下室内冷也没有被子。

 

刘凤钢、沙裕光、侯杰、何德普在我家门口被警察扣押,并被带到派出所,被关押到下午3点以后。在此过程中,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打了刘凤钢。沙裕光身体不好,一年前患过脑血栓,由于生气和被耽误了一顿药,一直头晕眼花。

 

在千年之交的时候,朋友聚会是正常的。在千年之交的时候,我们基督徒在一起聚会,感谢、赞美我们的主,并传福音给我们那些还没有信主的朋友,这更是正常的,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们受到这样的对待。为此我们请求王峙军弟兄、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全体与会的弟兄姊妹、全世界的主内弟兄姊妹为我们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通过这件事,我们更加感到中国需要上帝,需要主耶稣基督。中国人需要上帝,需要主耶稣基督。我们请求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为那些还没有信上帝的中国人──包括老百姓、干部、警察──祷告,求上帝使他们认识自己的罪,早日成为上帝的儿女。

 

 

你们的主内弟兄  徐永海

                                   2000年1月2日


续文请点击 --> 灵火继焚烧(三, 四)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