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如何再相见——从张思瑶和妈妈的约定想到的...
2015/9/21 8:53:26
读者:916
■小磊

如何再相见?——死里复活的永恒约定

 

文/小磊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张思遥在朋友圈中写道:“公元2015530日,1740分。妈妈,我们未来见。”

 

当你读到这段话的时候,张思瑶的妈妈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虽然与妈妈的分离是令人难过的,但张思瑶还是对未来的相见充满着期盼。

 

今年5月,张思瑶的妈妈——重庆市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杜虹因患胰腺癌去世后,其遗体被冷冻在美国。媒体报道说“她静静等待着,50年后的科学技术也许让她解冻头部、再造身体,也就是——复活。冷冻遗体,杜虹是中国第一人。”

 

她的丈夫为了安慰妻子,同意了她想要冰冻自己身体的想法。她的女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和妈妈约定未来见。”

 

其实他们并不确定,50年以后是否真的可以实现这个愿望,而且就算再次相见,也总难免最后的离别。但是家人之间这份难以割舍的亲情,让他们愿意去尝试,愿意给生命留下一线希望。

 

不论我们持怎样的看法,我们每个人都很理解这种难以割舍的亲情。就在几年前,我也真正感受到这种即将分别的撕心之痛。

 

我们在大洋彼岸的这边和父母约定每周通一次话,突然连续几次通话都是妹妹或者爸爸接的,总是告诉我们妈妈外出或是不方便。终于,迟钝的我感到出了问题。妹妹不得不告诉我,妈妈脑溢血突发,晕倒在外面。幸运的是,抢救的非常及时,很快脱离危险了。但是语言的功能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但妹妹告诉我,妈妈醒过来以后,极艰难的说了一句话“不要告诉你哥哥”。我一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后来我才深深的体会到,是何等大的爱的力量才使她当时能说出那几个字,因为她之后语言功能的恢复非常艰苦。

 

在我飞回去之前的等待中,我深深的感到人的脆弱和无助,唯一能让我心安的,就是在祷告会上和牧师、师母,弟兄姐妹一起为她祷告!那时候我还没有决志受洗,也不太明白圣经的道理,对我来说,祷告就是抓住那唯一的希望!可一想起妈妈差一点就离开我,可能会不认识我,也许不再能行动或者和我说话的时候,心中就不由充满了恐惧。

 

带着一线希望,我回到家,回到她的身边!她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很缓慢的说一些话了。我看着她,想着在飞机上就一直思量的话,问她说:“妈妈,如果有一个地方,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你愿意吗?”妈妈缓慢而认真的说:“我愿意”。我就说:“那我们这个周日去教会吧!”那一刻,我真觉得心里有个重担放下了。

 

我们很快就来到家乡的教会,去了两次以后,我妈妈愿意受洗。然后我们一家就陪着她一起上受洗班,直到她受洗。那一段时光,我们一家一起去教会的日子,是我们永远美好的回忆!

 

我不知道,神在其中给了我们多少恩典,让这一切可以成就。我后来拿着妈妈的脑CT图片给一个学医的朋友看,朋友告诉我说,那些受损伤的脑区域已经死亡了,后来的语言功能是在其他区域建立的!就算不了解医学的人也能明白这是多奇妙的事情!

 

我带着满满的盼望,安心的离开了妈妈和家人!几个月后,我和妻子都受洗归入主内。我知道我的家人可以在永恒里在一起了。

 

这盼望给我如此大的力量,以至于我每次和家人通话的时候,都会谈及福音,催促他们读经和祷告。这在很多朋友看来是狂热的,也许真的是有些急躁。但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死亡的分离之后,我又怎么能安静从容地看着我的家人远离那一位给我们生命盼望的主呢?这世上除了为我们死而复活的耶稣基督,还有什么人、什么事能除去我们的罪债,赐给我们那生命之主的生命呢?

 

我深深理解和妈妈有约定的张思瑶,却更盼望她和她的家人,还有每一位渴望生命的朋友都能明白,只有耶稣基督,才能带给我们永生的盼望;只有在祂里面,我们才能永不分离!

 

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止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新闻链接:http://news.163.com/15/0918/02/B3OTUMAQ00014Q4P.html

 

小磊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北美,参与福音机构事奉。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