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禾场上的祝福——《路得记》赏析(三)
2015/9/24 11:33:33
读者:2646
■任运生

 

《路得记赏析》——路得的宿命与终局

 

文/任运生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四.麦田巧遇

路得跟随婆婆拿俄米回到伯利恒。这一对寡母寡妇可谓是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摩押女子路得对拿俄米说,‘容我往田间去,我蒙谁的恩,就在谁的身后拾取麦穗。’拿俄米说,‘女儿啊,你只管去。’”(得2:2

 

2:2带出《路得记》第四个人生论题——贫困。

 

贫困始终是这个世界没有解决的问题,圣经中耶和华神格外眷顾穷人。

 

旧约利未记记载,“在你们的地收割庄稼,不可割尽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遗落的。不可摘尽葡萄园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园所掉的果子,要留给穷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利19:9-10

 

申命记十五章,“你若留意听从耶和华你神的话,谨守遵行我今日所吩咐你这一切的命令,就必在你们中间没有穷人了,在耶和华你神所赐你为业的地上,耶和华必大大赐福与你。”(申15:4-5

 

圣经箴言书讲,“怜悯贫穷的,就是借给耶和华。他的善行,耶和华必偿还。”(箴19:17

 

因着贪婪、自私和罪恶,这个世界始终都有许多穷人。论到门徒对马利亚膏主的反应,耶稣对他们说,“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只是你们不常有我。”(太26:11

 

穷人中的孤儿寡妇,是耶和华神尤其眷顾的,要以色列人在收割庄稼时、打橄榄树时、摘葡萄时,不可收尽,要留下些给寄居的和孤儿寡妇。(申24:19-21

 

新约圣经更是将照顾孤儿寡妇上升至信仰的高度:“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雅1:27

 

只可惜世人总是忽略耶和华神的教导,所以为富不仁者甚多。

 

“容我往田间去,我蒙谁的恩,就在谁的身后拾取麦穗。”(得2:2

 

通读《路得记》,你会发现路得是一个温柔、善良、聪颖的贤德女子,她本该在所爱之人的体贴、照顾、呵护中幸福地生活,然而如今因为生活所迫,她不得不到田间跟随收割之人拾取麦穗。

 

路得主动提出要到田间去拾取麦穗,显出路得的勤劳和对婆婆的孝敬,同时有显明她对拿俄米的尊重和顺服,即便出去捡麦穗,也要征得婆婆的同意默许。

 

拾取麦穗,是贫穷、低微之人所做的工,又加上路得从外邦摩押来到以色列的陌生之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正因如此,更显路得贤德的品性。路得信靠婆婆的神,因而她知道如何使用神给以色列颁布的律例为婆婆和自己谋生糊口。

 

路得拾取麦穗,带出《路得记》第五个人生论题——劳碌。

 

神本来给人有丰盛的预备,然而人因着犯罪,谋生成了苦差。“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因为你是从土而出的。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创3:17-19

 

普世的人都是“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的人,区别是“汗流满面”的糊口方式可能不同。

 

《路得记》第一章,三个男性的出现一笔带过,所以整章是以女性为主导。尽管《路得记》第一章结束时,暗示拿俄米和路得未来的希望,但迄今为止的格调给人以暗淡和凄凉的沉重感。

 

于是,在《路得记》第二章一开始,一个近乎完美的男性终于闪亮登场。当然,若把路得记当做爱情故事去解读,单有路得一人无论多么善良、美丽、聪颖、贤惠,这个爱情故事总是无法进行下去的,因此男主人公波阿斯的出场是读者的期盼,顺理成章,又直截了当。

 

“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亲族中,有一个人名叫波阿斯,是个大财主。”(得2:1

 

波阿斯是个大有名望的人(a man of standing,中文译为“大财主”。“波阿斯”名字的意思是“在他里面有能力(In him is the strength)”。“大有能力”也是旧约对弥赛亚的称呼,在以赛亚书第九章论到弥赛亚时,称祂为“全能的神”。波阿斯的名字预示着他是一个行事果断、作风迅捷、满有能力、大有名望的人。

 

此处重提以利米勒的名字,是为引入希伯来文化中的一个重要概念:即“至亲救赎者”(Kinsman Redeemer)或称“赎业至亲”。而波阿斯是个有名望的大财主,为其下文履行至亲救赎留下铺垫,实为奇妙。

 

“路得就去了,来到田间,在收割的人身后拾取麦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块田里。”(得2:3

 

路得“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块田里”,“恰巧”一词用得很传神。

 

路得若不到麦田拾穗,就不会来到波阿斯的田间;若不到波阿斯的田里,就不会遇上波阿斯;若不遇上波阿斯,就没有路得和波阿斯的姻缘。在人看来,这“恰巧”和后续一系列的“恰巧”都是偶然、巧合、运气;然而,对于基督徒来讲,你可以清楚知道,是那一双看不见的恩手在引导这一切,成就耶和华神祂自己那善良、纯全、可喜悦的美意。

 

“波阿斯正从伯利恒来,对收割的人说,‘愿耶和华与你们同在。’他们回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得2:4

 

何等美好的祝福!

 

如果你今天到公司上班,老板见到你的第一句话是:“愿耶和华与你同在!”你也对老板回应说,“愿耶和华赐福与你!”那该是多么美好、幸福的情景啊!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祂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33:12

 

《路得记》二章第一节介绍波阿斯的家境和为人;第四节介绍波阿斯的品格和敬虔,这样的人才配做路得的赎业至亲,才配得路得的爱慕和托许。

 

值得一提的是,《路得记》第二章前四节经文,将男女主人公以“波阿斯——路得——路得——波阿斯”的形式交替描写,呈现反向对称的Chiasm结构,是《路得记》文辞优美的再次体现。

 

五.路得拾穗

 

波阿斯从伯利恒来,在田间拾穗的路得立刻引起他的注意。

 

“那是谁家的女子?”(得2:5

 

“是那摩押女子,跟随拿俄米从摩押地回来的。”(得2:6)监管收割的仆人回答说,“她从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里坐一会儿,常在这里。”(得2:7

 

波阿斯显然对路得的贤惠早有耳闻,如今竟在自己的田间巧遇相见,果然名不虚传,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女儿啊,听我说,不要往别人田里拾取麦穗,也不要离开这里,要常与我使女们在一处。我的仆人在那块田收割,你就跟着他们去。我已经吩咐仆人不可欺负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皿那里喝仆人打来的水。”(得2:8-9

 

路得离开自己的父母本家,来到人地两生的婆婆家乡,自己又背着摩押女子这样一个不光彩的身世。论到摩押后代的咒诅,以色列的律法如此说,“摩押人不可入耶和华的会。他们的子孙,虽过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华的会。”(申23:3)可想,路得心中的惶恐不安。“我已经吩咐仆人不可欺负你”从侧面证明,外邦人在以色列地可能有的歧视和欺凌。

 

因此,波阿斯对路得的关切和爱怜,对一个因贫穷在别人田间拾穗的摩押女子路得来说,是怎样的温暖和安慰。

 

“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对他说,‘我既是外邦人,怎么蒙你的恩,这样顾恤我呢?’”(得2:10

 

路得虽是一个外邦女子,却是温柔恬静,机智聪颖。“外邦人”和“顾恤”原文是一个字,很明显路得这里用一个wordplay,将名词动词化使用,巧妙又得体地表达出自己“一个身份低微的外邦女子竟然蒙受如此厚待”的受宠若惊和感恩不尽。

 

路得不仅年轻貌美,而且颇有才气,言行得体,自然立刻赢得波阿斯的欢心和赞赏。而波阿斯也非肤浅之辈,他并没有对路得说些空洞的溢美之词,而是为路得的品行深切感动。

 

一个属神的人总是能给别人带来丰富的祝福:“愿耶和华照你所行的赏赐你。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祂的赏赐。”(得2:12

 

波阿斯的祝福如同甘霖,给路得不安的心以滋润和安慰。

 

“我要论到耶和华说,祂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祂必救你脱离捕鸟人的网罗,和毒害的瘟疫。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你要投靠在祂的翅膀底下。”(诗91:2-4

 

“路得说,我主啊,愿在你眼前蒙恩。我虽然不及你的一个使女,你还用慈爱的话安慰我的心。”(得2:13

 

波阿斯交代路得若是渴了,就可以喝仆人们打来的水;到了吃饭的时候,波阿斯呼唤路得和仆人们一起吃饭;并亲自递给她烤好的穗子;又吩咐仆人要从捆中抽出些来,留在地上任路得拾取,而且严令仆人不可呵斥路得。《路得记》第二章这一段细致的记述,淋漓尽致地体现波阿斯对路得百般地照顾、供应、安慰以及那如同母鸡对小鸡一般的呵护。

 

路得将拾取的大麦打了,约有一伊法大麦,差不多三十磅,大约是拿俄米和路得一周的口粮。路得回去将拾取的大麦给婆婆看,又把她所吃饱所剩下的给了婆婆。然后告诉婆婆她在波阿斯的田间做工。

 

拿俄米对路得说,“那是我们本族的人,是一个至近的亲属。”(得2:20)然后交代儿媳妇路得说,“女儿啊,你跟着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这才为好。”(得2:22

 

路得是聪明人,因此拿俄米对她的提醒点到为止:“你要跟着波阿斯的使女出去。”“寡妇门前是非多。”路得年轻貌美,又是外邦人来到陌生的地方,一来要避免人背后的闲话,二来要防备那些无赖之徒的欺负和搅扰。

 

于是路得继续在波阿斯田间拾穗,直到收完了大麦小麦。

 

六.麦场相会

 

“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对她说,‘女儿啊,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使你享福吗?’”(得3:1

 

路得与波阿斯的美满姻缘,若没有拿俄米的从中撮合是不可能的。因此有必要简略谈一下拿俄米。

 

拿俄米不是一个自私、偏执、呆板、过了更年期的守寡老太婆,正如她的名字“拿俄米”所预表的,她是一个“甜美”“可爱”令人喜悦的人,年轻时拿俄米一定是很漂亮、很可爱,她有一颗纯朴善良的心。

 

拿俄米对儿妇的关爱:“拿俄米对两个儿妇说,你们各人回娘家去吧,愿耶和华恩待你们,象你们恩待已死的人与我一样。愿耶和华使你们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得1:8-9

 

在连续丧夫丧子的打击之后,拿俄米想的不是要把媳妇留在身边为自己养老,而是考虑媳妇的归宿。

 

拿俄米为人祈求赐福:“愿那顾恤你的得福。……愿那人蒙耶和华赐福。”(得2:19-20

 

拿俄米对路得的关照:“女儿啊,你跟着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见你在别人田间,这才为好。”(得2:22

 

为路得寻找安身之处:“女儿啊,我不当为你找个安身之处,使你享福吗?”(得3:1

 

从对路得说“那是我们本族的人,是一个至近的亲属”那一刻开始,拿俄米就在盘算着路得的婚事。有一个人比波阿斯更近,拿俄米不可能不知道,但她要为路得找一个真正的安身之处,稳妥之处,可靠之处。

 

拿俄米的信心也很了不起,她看到神眷顾祂的百姓,她决心起身回归伯利恒,她用信心的眼睛看见“动手割大麦”的希望,信心的眼睛使她看见路得的贤淑,信心的眼睛使她看见波阿斯是神为路得预备的至亲救赎者。

 

拿俄米对路得说,“你与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处,波阿斯不是我们的亲族吗?他今夜在场上簸大麦,你要沐浴抹膏,换上衣服,下到场上,却不要使那人认出你来。你等他吃喝完了,到他睡的时候,你看准他睡的地方,就进去掀开他脚上的被,躺卧在那裡,他必告诉你所当做的事。”(得3:2-4

 

3:2-4引出《路得记》的第六个人生论题——婚恋。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有人否认婚恋是人生最重要的议题之一。因为“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但很多人还是嫁错娶错了,因为人寻找配偶的标准大多停留在外表的、虚浮的、物质的层面上。

 

而拿俄米为路得的安排,值得今天的年轻人借鉴。拿俄米是按照神所预备的方法、照着神的心意而行,因此波阿斯与路得的姻缘就必蒙神的赐福。

 

路得便依从婆婆而行。

 

“到了夜半,那人忽然惊醒,翻过身来,不料有女子躺在他的脚下。他就说,你是谁。回答说,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因为你是我一个至近的亲属。”(得3:8-9

 

波阿斯夜半忽然惊醒,翻过身来,不料有女子躺在他的脚下。波阿斯是敬畏神的人,也是在伯利恒有名望的人,现在半夜裡在麦场上蓦然发现有一女子躺在自己的脚下,这一惊非同小可,甚至有些许的怒意,“你是谁?”

 

回答说,“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

 

路得承认自己的软弱无助,祈求主人的眷顾怜悯,任何一个男人听到一个女子而且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如此祈求,都不可能无动于衷,何况波阿斯是一个敬畏神、满有慈爱的人。

 

“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这里的“衣襟”和第二章的“翅膀”是同一个字。因此,路得的回答巧妙地回应第二章十三节波阿斯为路得的祷告祝福,“你来投靠耶和华以色列神的翅膀下,愿你满得祂的赏赐。”(得2:12)路得的回答是多么的巧妙得体。

 

拿俄米曾经交代路得,“他必告诉你所当做的事。”(得3:4)拿俄米的意思说,如果你照我所说的去行,然后就没你的事了,接下来波阿斯必会告诉你怎样行。但路得似乎并没有等候波阿斯告诉她做什么,而是直接祈求波阿斯,“求你用你的衣襟遮盖我。”路得的机巧可爱、灵活应变、聪明大方,实在是活灵活现地跃然纸上。这样的女子,怎会不招人喜爱呢?(未完待续)

 

任运生牧师,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牧会。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