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海拘五日
2016/10/5 13:57:01
读者:1080
■好智

生命季刊 第75期  2015年9月

 

 

海拘五日

 

/好智

《生命季刊》第75期

 

6月2日(Day1)

 

凌晨两点多,办完手续,我入住海淀区拘留所206囚室。一共有二十多名犯人。

 

我是守望教会第五拨进拘留所的,在前面弟兄姊妹得胜的基础上,我的五日之旅开始了。

 

早上六点多,起床。大家上卫生间、洗刷。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瞪着小近视眼儿,正盘算着如何打开局面,如何有策略地传福音等等,就有一个人发现我是新来的,主动和我攀谈起来。攀谈间得知他妈妈信主,他以前去过“三自”教堂,他说三自的讲道都是读段圣经后就谈些知识、政策,他说这些东西在哪儿不能看啊,我何必跑大老远去那儿听,所以就不去三自了。他渴望听到生命之道,他也一直没信。他问我三自和家庭教会有什么区别。我给他讲了主要区别,他热切地说:他这些天在拘留所里面一直在反思、在寻求主,他说他8号出来后要好好信主……我强烈感受到了他那颗被主预备了很久的心。

 

这时,“坐板儿”的时间到了,我们两个中断了谈话。整个囚室安静下来。我坐在那儿,一股巨大的感动在胸中涌动,那种感动让我想哭。我心中说:主啊,我被你使用,把这个人带到你面前,引他归向你,我感谢你。我本来有些担心丢掉工作,现在我觉得帮助一个人归向主胜过得到全世界,丢掉工作算得什么呢?!我心里盘算着8日来海拘接他,然后领他去教会……

 

上午10点钟,早上与我聊天的那个人被通知,他将要被延期关押6个月。他变得非常沮丧,忧愁。下面称他D弟兄。

 

有人过去安慰他。我也过去安慰他。他担心妻子、儿子,非常担心家庭破裂。我说我们祷告吧,我们两个坐在角落里,轮流祷告。

 

拘留所里面不能看书读报。下午,我背诵诗篇23篇给D弟兄听。他闭目很用心地倾听。

 

耶和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在青草地上,我到可安歇的水。祂使我的醒,自己的名引我走路。我然行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D弟兄背诵的时候,感动得流泪了。他觉得这些话就是主对他说的,主专门派我来帮助他的。他说他以前太骄傲了,不信主。现在他求主怜悯他、不要抛弃他,求主医治他的家庭、祝福他的家庭。

 

吃晚饭的时候,老于和老宋竟然因争执动了手,不过被劝开了,没有打起来。两人骂骂咧咧,口角不断。我就去劝架。后来老于讲起他的经历以及如何被囚。几年前他因盗窃摩托车被判过四年徒刑,也曾经下过煤矿,亲眼见过同事矿难死亡,精神上受了刺激,后来与妻子一起去医院打工,妻子做护工,他在食堂打下手,人家嫌他切菜太慢不用他了。后来他到北京做保安,说不清什么原因离开了,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误入神秘敏感地带,被以盗窃名义拘留五日。他说他信主,我就询问他对耶稣的认识,他讲的支离片段,信得不清楚也不明白。我心里难过,我说我为你祷告吧,他就低头。结果我祷告一句,他就学一句(其实我本意并没想让他跟我学),于是我就带他一句一句地祷告,我觉得他的祷告也是发自内心的。我跟他说以后不要再偷,要自食其力,我给他写了我妻子的电话号码,让他第二天出来后联系我妻子,帮他找个刷碗的活,挣够路费后回老家。他说他没手机,我告诉他明早上出去后在门口遇到人就借电话,或许会碰到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也会帮助他的。后来得知,晓东弟兄碰到他,考虑到他没身份证,不适合打工,就给了他路费让他回家了。

 

6月3日(Day2)

 

和大家聊天的时候,一位小伙子指着身上的秋衣说:这是云成送的,又指着其他几个人说云成也送给了他们秋衣、袜子等。我心里很高兴能从他们口中得到云成弟兄的一点信息。

 

D弟兄忧愁的时候就祷告,背诵经文。他反复背诵诗篇23篇。我又将诗篇第1篇背诵给他听。

 

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慢人的座位,唯喜耶和的律法,夜思想,人便有福。他要像一棵,栽在溪水旁,按果子,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利……”

 

晚上我和D弟兄说话的时候,另一位小伙子主动过来说,你也开导开导我吧。他叫小逄,20多岁,因盗窃被拘留14天。他说他是被冤枉的,民警以他和朋友的友情威胁他,说他承认了就拘留他自己,拘个四五天就没事儿了,如果他不承认就把他和他的朋友一起拘。在派出所里面和在去拘留所的路上民警两次打过他。他在口供中承认了偷窃。在拘留所里面,昌平分局两次提审他,他都承认了是他偷的。他还讲了一些其他细节。他现在特别忧愁,担心被转为刑事拘留。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我说你现在一有机会就要告诉办案人员你到现在都没有被允许通知父母,派出所民警这样做是违法的;并且告诉办案人员你以前的口供讲的不是事实,要勇敢地把事实讲出来等等。他说除了这次被拘留一事,还遭遇了一些其他不公平的事儿,比如他老家政府强行征地,只一次性的给了一点点补偿等等,他心里恨得慌,想报复有关部门。他说他特别想找本调节心理、调节情绪的书来读,让我给他找本这方面的书。我说这方面的书倒是有,不过读一两本书不能给你带来多大帮助。神是公义的,并且祷告是最好的调节心理的方法,你可以祷告,求神为你伸冤,我也可以为你祷告。他不接受我为他祷告,但是他要了我的电话号码,说他一出来就联系我。

 

6月4日(Day3)

 

老张是个地铁站趴活的黑车司机,河北人,村里大部分人都是天主教徒,但是他不信,还经常开一些对信仰玩世不恭的玩笑。上午他主动说给我们讲讲耶稣吧。我给他讲了几段圣经故事。他并没有多少寻求的心。

 

不断有人问我警察是不是很恶,也有的人说你祷告咒诅警察吧。老张说他们基督教只祝福,不咒诅。我说是的,基督徒只祝福,不咒诅。警察不比我们坏;我,也包括你们,不比警察好。在神眼里我们大家都是罪人。

 

D弟兄告诉我:他忧愁一分钟,就祷告一分钟;忧愁十分钟,就祷告十分钟。晚上难眠,他就不停地背诵主的话。

 

D弟兄是北大硕士毕业,在某证券公司工作,目前为中层领导,是公司重点培养的后备人才,升任公司高层指日可待。他说这次一出事儿,就全完了。他感觉到绝望……

 

他说这是主管教他,他以前太骄傲了。我用希伯来书上的话安慰他,说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就像父亲管教祂所爱的儿子。被管教的时候忧愁痛苦,过后却是欢乐。

 

6月5日(Day4)

 

我心里一直平静安稳。许多狱友每天都扳着指头数日子儿,盼着出来。有人说又熬过了一天,有人说在这儿一天比一个月都长。有狱友说:“看你的样子,再让你多呆几天,你也不烦躁。”我笑笑说,“是的。”

 

下午,被守望教会广为人知的和善的胖警带着工作人员又来转交弟兄姊妹存的钱和送的衣物。从第二天到今天,我每天都领存款和衣物。每次在众人的注目中,我摁了一个又一个指印,领取一包又一包的衣物。每次胖警都开玩笑地说:“花完啊,这钱一定要花完啊,花不完不准出去;花完啊,花不完对不住你的弟兄姊妹这么大老远跑过来。”

 

胖警一走,狱友们就围过来,从我手中要过存款单,顺便点这次又有多少钱。我把T恤衫、袜子送给了狱友们。闲坐的时候,狱友们经常谈论弟兄姊妹一拨一拨地来看望我。弟兄姊妹不止息的爱深深地触动了他们。关于送钱送物,我心里一直对弟兄姊妹因爱心受劳苦并奉献财务过意不去。胖警曾经跟我说这么多钱你花不了别让他们再送了,我说行。他说那你给我写个条,要不然我口头说他们也不信,我说行。但是他没给我纸笔,后来也就没写。

 

从我个人的需要来说我真是不忍心让弟兄姊妹这么远的奔波,但是当我看到我不停地收东西对狱友们深深的触动,我相信这是他们被拘留期间印象最深刻的事儿。于是我觉得弟兄姊妹的劳苦奔波和奉献在基督里是值得的。主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这里的人基本上都不了解基督信仰,有的只听说过基督教,但是只有我们这些基督徒(在里面被囚的和在外面陪伴的)将主的爱表明出来。

 

新来的人第一天都会被安排干活,比如洗碗,擦地,整理被褥等,一般干一天就由后来的新人接替了。我第一天被安排洗碗,以后每顿饭我都主动洗碗,后来负责安排活的人说,你别洗了,你指导新来的人洗碗就可以了。我说没事,吃完饭活动活动挺好。我心里把这作为一个服事的机会。有一次那位上访的狱友说,他是带着使命来这儿的。

 

晚饭后,狱友们三三两两地围坐聊天,房间里人声鼎沸。我走过去和两个大男孩聊天。一个叫小向,差几个月不到18周岁,在一个饭店当厨师;一个叫曲比,是少数民族彝族的,也不到二十岁。小向年纪不大,但已经是第三次因盗窃被拘留。他说他其实没有偷,都是闹着玩儿的。曲比因吸毒被拘留,6号拘留期就要满了,他被朋友牵连出以前的盗窃案,这两天要被转为刑事拘留。我看着他们天真青春的脸庞,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说以后出来别这样了,找个工作正经上班。我不知如何用合适的语言向他们讲述福音。曲比随口唱了一句歌儿,我说你唱的很好啊。他们说你给我们唱唱你们教会的歌儿吧。我说我唱歌唱得不好。他们说没关系。我就给他们唱了两首赞美诗,“这世界有个千年不变的道路,那就是耶稣爱你”“奇异恩典,何等甘甜”。他们两个非常安静地听着,说很好听。小向愿意去教会,他让我记下他工作饭店的名字,他说可以百度到他们饭店的电话,联系到他。我准备出去后带他参加牧养小组。

 

又到“坐板儿”时间,我们中断了谈话。“坐板儿”结束,我看到小段一个人在角落呆着一直郁郁寡欢,就主动过去跟他说话,他就开始向我倾诉。这是他第三次进拘留所,前两次因为赌博和偷窃,这次又是因为偷窃。具体偷窃过程我就不讲了。他重点向我倾诉的是他的家庭,特别是他对父亲的怨恨。他家里有两个弟弟一个姐姐,弟兄姐妹四个。他的爸爸常年累月不在家,一回家就卖家里值钱的东西,比如一年到头辛苦养的猪和打的粮食。有一年他爸爸把粮食卖了,又离家走了,家里没有吃的,他妈妈带他们兄弟姐妹出去要饭,由于怕村里人看见笑话,他们半夜出去,天不亮就回来;还有爸爸偷卖了家里的猪,又把家里的院墙打个洞,制造被偷的假像。有一年爸爸年底回家,带了一大包馒头和菠菜回来,虽然买了点东西,但是回家没住几天,大过年的和妈妈吵架,又离家出走了。还有一年过年时候,爸爸给他和弟弟“买”了新衣服回来,他和弟弟们穿着新衣服高高兴兴地在外面玩,结果听到村头有人打架,跑去一看,是几个人在打他爸爸,因为他拿人衣服没给钱。又有一次他妈妈被摩托车撞伤,他爸爸把妈妈扔到医院就走了,一走就是几年。他们几个孩子到处借钱给妈妈看病。村里的人都看不起他们一家,他的叔叔伯伯也不帮助他们。我听了以后心里很难过,许多情况和我的童年类似,我的家庭已经蒙了主的恩,虽然我知道主能帮助他,但我心里力量跟不上,心里没有力量跟他讲。于是我找个安静的角落一个人祷告,求主加添我力量,赐我圣灵的能力。祷告过后我又去跟他谈,给他讲了我的大家庭和小家庭所蒙的恩典,告诉他罪在控制他的全家,从他父亲到他,现在他们的大家庭已经有了第三代(二弟已经生孩子,他女朋友流产,妈妈和女朋友关系恶劣),但是罪恶还在蔓延;他的父亲在很多事情上是身不由己的,就像他现在身不由己一样。我告诉他要求告主耶稣赦免你们全家的罪,斩断罪恶在你们家的权势,作为老大你坚心寻求主,成为你们家蒙福的开始。我又告诉他不要想急速发财,你们家现在已经从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目前最缺的不是钱,而是平安、健康、和睦,这几样都不是钱能买的,这几样只有主才能赐福。我跟他讲的时候,能看出来他被触动了,他说他们老家有教会,以后要去教会聚会。

 

6月6日(Day5)

 

今天是“海拘5日”的最后一天。将要出去了,看着这些狱友们,我心里确实有一些不舍。

 

吃过早饭,我最后一次洗碗。8点钟开始“坐板儿”。我和D弟兄坐在一排,一起背诵诗篇23篇,诗篇第1篇。9点半左右,民警喊今天到期的人出去办释放手续。我出门前对他们说:愿上帝祝福你们。然后挥手告别。

 

今天到期的人集中到一个大厅,10人一排整齐地坐下。民警给我们发了两份材料,让我们在上面一一签字摁手印,一份是“海淀区拘留所解除拘留证明书”,另一份是“拘留所工作情况调查表”。拘留所工作情况调查表的内容主要是:被拘留人在被拘留期间是否被人强抢/勒索物品,是否得到正常的饮食和休息,生病时管教民警是否及时带他就医吃药,被拘留期间管教民警是否找被拘留人谈过话,从被拘留到出拘留所管教民警找被拘留人谈过多少次话等等。拘留所已经提前把表填好了,等着被拘留人直接签字摁手印。我发现这两份材料上有两处填的与事实不符。我看看身边其他人手里的表,也都是这样填的。他们也嘀咕说不是这样啊。我觉得签了与事实不符的调查表就相当于撒谎,我为了早点出去而妥协会让我的心灵不自由。同时我也有一些忧虑,担心拒绝签字会触怒管教民警,他们就故意拖延释放我。于是我祷告,求主与我同在,拿去我的惧怕,我将自己出去的时间交托给主,主让我什么时候出去,我就什么时候出去。

 

大家一个一个地轮流到前面民警的办公桌那儿签字、摁手印。轮到我了,我走到民警面前,说:“警官,这里有两处与事实不符,一个是什么什么,一个是什么什么。请改正。否则我无法签字。我是基督徒。”民警诧异地看着我,然后拿着材料去找另一个民警,回来对我说你的手续等等再办理吧,你先回去。于是我重新回到了206囚室。大家一看我又回来了,都挺高兴。有的说:神父,再给我们讲讲圣经吧。有的说:牧师,给我们唱首赞美诗吧。我心里默祷后,开口轻声唱了两首赞美诗,一首是爱的真谛,一首是奇异恩典。所有人都安静地认真听。每唱完一首他们都轻轻地鼓掌。有的人说有不少歌词我听懂了,挺好。我顺势给他们解释歌词的意思。

 

昨晚我在房间的一个角落,在人声鼎沸中给小向、曲比唱赞美诗;感谢主,今天让我有机会给所有人唱赞美诗。并且大家都静静地认真听。

 

唱完赞美诗以后,大家又三三两两地围坐聊天。不断有人过来问我为什么又回来了。我就解释由于调查表上有一处内容填的与事实不符,所以我拒绝签字,因为基督徒持守诚实的良心,不能撒谎;另一方面我这样做也是督促拘留所按照规定做好工作,对咱们大家每个人都有益处。他们都表示理解,不过觉得不值得较真,赶快签字出去得了。有个狱友还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别说这个调查表,在派出所民警让你在讯问笔录上签字的时候,谁敢不签啊。有人说拘留所可能报复你,让你晚两天出去,有人说他们不敢到期不放,但是可能拖延到今天夜里12点之前放你。我心里平静安稳,我听了只是微微一笑。

 

小李主动过来找我倾诉。他和女朋友交往两三年了,感情很好,但是双方父母都反对他们交往。他是北京人,女朋友是广西桂林人。他女朋友现在在桂林参加一个查经小组,他也跟着参加过一次。他女朋友还没有信主。我认真地听他讲。我想起教会的林姊妹也是桂林人,当年她和荣弟兄谈恋爱的时候父母也反对。我说可以介绍我们教会的林姊妹给你女朋友认识,也许对你们有帮助。小李要我的电话号码,但是我们囚室的圆珠笔芯没水了,后来我凭记忆记了他的微信号,等他出来后我联系他。

 

午休后起床,我和D弟兄再次一起背诵主的话。下午3点民警把我叫到办公室,询问我不签字的原因,给我作了解释和更正。随后我在调查表上和解除拘留证明书上签字摁手印。民警把解除拘留证明书给了我一份,又让我回到了囚室。我也没有问民警,既然解除了我的拘留,为什么还让我回囚室不放我出去呢,因为我出去的时间都在主的手里,时间到了,主就会让我出去。我一回去,狱友们纷纷问我情况。他们说有信仰的人真牛。他们也问怎么还不放你出去,我只是笑笑不吭声。

 

我又和D弟兄一起背诵经文。因为我马上就要出去了,我想抓紧时间让D弟兄多背一些经文。因为当他忧愁痛苦的时候,主的话可以给他安慰,给他力量。

 

我们背诵哥林多后书5:17“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事已,都成新的了。”约翰一书2:15-17。“不要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世界,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凡世界上的事,就如肉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傲,都不是的,乃是世界的。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去,唯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长存。

 

正背诵的时候,民警喊我的名字,我站来和大家道别,再次为他们祝福。他们有的说谢谢你,有的说谢谢耶稣。

 

至此,我结束了和他们一起被囚的生活。

 

补记

 

一、人的身不由己

 

这五天里接触的人,年龄最大的有63岁了,最小的差几个月不到18岁,他们中间有盗窃的、吸毒的、吃霸王餐的、嫖娼的、酒驾的、开黑车的、摆地摊的、上访的、信法轮功的……没有一个人愿意被囚,老的少的都说出去以后再也不来这地方了。就如年龄最大的老宋,是监狱、拘留所的常客了,那天下午他讲述他一生的故事,末了他恳切地说这次出去后一定改邪归正,再也不来这地方了。

 

虽然他们都有这样的意愿,但是却常常由于自己的罪或社会的不公义而身不由己地再次进来。唯有耶稣基督是个人和社会的出路。

 

二、信仰的外在表

 

虽然我们信主的人不看重形式,重要的是我们持守一颗敬畏主、信靠主的心,但是在不信主的人面前,我们一日三餐谢饭祷告、睡前屈膝祷告等信仰的外在表现还是挺重要的。这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可以传福音。有次谢饭祷告后,有人说你应该感谢共产党赐给你食物。我说这不是一个层面的问题,神是掌管天地万有的,神比共产党大,共产党的权柄是神赐的。二是可以拓展我的心灵空间,使我在囚室里更自由地传福音。

 

三、代祷请

 

D弟兄,是在里面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弟兄,也是最寻求主的人。他让我出来以后跟大家分享,为他祷告。请有感动的弟兄姊妹为他完全归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名下祷告,也求神怜悯他,祝福他的家庭和他人生的道路。

 

好智基督徒,守望教会会友。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