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哦,我心中的伯特利
——跨世纪聚会见证与分享
2016/10/31 10:46:46
读者:4758
■小刚

生命季刊 总第13期 2000年3月

 

   

 

 

 

 

哦,我心中的伯特利

——跨世纪聚会见证与分享

 

/小刚

《生命季刊》第13

 

此时此刻,当我走上讲台,我心里有一个认定,今天要我在这里向众人作见证,是神六年前就安排好的。六年前,就是在这里,在芝加哥,在年终岁首的时刻,神呼召了我,与我立约,就像当年他与雅各在伯特利相遇立约一样。93年底,有人告诉我芝加哥有一个冬令会。那时我刚信主才半年,对“冬令会”“退修会”之类的名词还很陌生。我只看见单张上写着每人费用是75元,我就想,只要75元钱就可以去芝加哥游玩,又可以住在高级宾馆,好便宜!想不到,我就这样用75元,将自己的一生卖给了耶稣,不仅卖了自己,还连同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那次连着五天的聚会,我几乎是天天流泪,每一天牧师在台上呼召全时间奉献,我坐在台下心都会砰砰直跳。我对神说,我什么都不会,我才刚来美国,我才刚刚信主,我不会查经,不会领诗,我现在能做的只是炒菜(那时我在印城一家中餐馆打工)。谁知到了第三天,牧师呼召时,我的心跳得更加厉害,好像要从里面蹦出来。我满头大汗,不知如何是好,那时我清清楚楚听到了一句话“肯不肯在你,能不能在我”。于是,我在千百人中间站了起来,对主说“主啊,我肯!”

 

芝加哥——这是我的伯特利,是我与神立约的地方!六年过去了,我想今天一定是主耶稣召我来为祂作见证的。

 

何等的奇妙,就在几天前,我顺路回“娘家”,去印城华人教会和弟兄姐妹分享。我讲完了,我原来的中餐馆老板也因着感动走上来分享。二年前他在餐馆干得最火热(又做菜肴、又做早茶)的时候,被神呼召,变卖了所有,奉献传道,现在在密苏里的一个神学院进修一年半了。还记得当年他曾对我说:“好好干,我会把这一家店给你,我开另一家连锁店。”谁料到,而今我们老板和员工都“连锁”蒙主呼召。(会众鼓掌)那天我俩是拥抱了又拥抱,眼里都含着泪水。神啊!你的道路,真是高过我们的道路;你的意念,真是高过我们的意念!

 

我在93年芝加哥冬令会被呼召后,仍回到原来的餐馆打工,但我的人好像不一样了,神将一团火塞到了我的里面。我开始逢人就讲耶稣,有空就写见证。又一年过去了,有一天主日,印城华人教会的陈牧师在台上呼召:“今天许多的聪明人都被大公司的老板要走了,神的工场上却少有人在,今天谁愿意举手对神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我知道是神又在呼召我了,我就高高举起了手。因为那天我在教堂的楼上录像,牧师的眼睛一直没有往上看(众笑)。聚会结束了,我对牧师说,“我举手了,可是你没有看见。”牧师就为我按手祷告,他说“主耶稣看见了。”一听这话,我又哭了。还记得第一次牧师来我家探访,最后他邀请我一起作祷告,我不知怎么祷告,他祷告完了,我就想学着他的样子祷告,谁知我刚喊了一声“亲爱的天父”,竟然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男人是不流泪的,自从作了一个男人起我就没有流过泪,可那一刻我却像一个迷路的孩子扑进了父的怀抱,几十年的泪水都归并到了一处。

 

当我第二次被呼召,我知道我出去读神学受装备的时候到了。那时,我的妻子在印第安纳大学作访问学者,神给她的感动是,一家人要苦也苦在一起。于是她放弃了学校的工作和身份,带着孩子随同我一路开车横贯美国去了加州洛杉矶。一年以后,她也奉献了自己进了神学院,成了我的同桌。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

 

我们到了洛城,租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寓所(one bedroom apartment)就开始奉神的名传福音,每个周末我们都开车接人来家里聚会。小小的客厅每次都挤满了人,唱诗歌的声音传到了对面马路。半夜散会,警察巡逻看到我们这一大群亚裔都会放慢速度行“注目礼”(笑声)。我们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不懂美国的规矩,周围这么多的美国的、韩国的、墨西哥的邻居,他们只要一个电话我们的聚会就完了。

 

有一天,我们租房的老板找上门来,他不是来抗议的,他对我们说,你们可以搬到对面二楼的两个卧室的公寓中去,房租只收原来房间的钱。原来他是一个爱主的基督徒!(笑声)没几个月,我们的聚会人又挤满了。那是96年的圣诞节,有人带领大家脚踏拍子唱圣诞的歌。谁知40来个人一起“叮叮当、叮叮当”,整个房子都摇晃了起来,大家个个脸色苍白,贴着墙面不敢动弹。我就拉起大家的手向神祈求,“神啊!求你给我们一个安全的楼下的地方,下个月就是除夕新年,我们要有一个100人聚会的地方。”神真是听了祷告,一个月后我们找到了一间大房子,光是大客厅就可放60张靠椅。到了除夕夜, 神真是带来了上百人,梅影包了500个宁波汤圆一抢而空!

 

这几年,我们经历过很多的难处、害怕和挣扎,但在祷告中神一直将迦南地的美景放在我们的眼前。就是在这块流奶与蜜的地方,一个以大陆会众为主体的教会诞生了,数以千计的人听到了福音,数以百计的人接受了耶稣,几十个人受了洗,4个人走上了全时间奉献的路。他们有的已从神学院毕业在福音机构中事奉,有的在西国教会中带起了大陆的团契。我们一家也在这里蒙了大的福气。我和梅影双双读完了神学,家里又子上添丁,神在我们“年纪老迈”的时侯又赐给我们一个儿子(笑声),兄弟俩整整相差15岁!梅影那时的年龄已是半个撒拉,奇妙的是因着生了这个孩子,她反倒年轻了,原来枯黄的头发也变得又黑又粗且有光亮了。

 

我们这些从大陆来的弟兄姐妹,好些人信主没几天就被神呼召了。我常常觉得自己像块“压缩饼干”,神将许多属灵的功课,在一个很短的时间里,让我们一个一个补出来。记得刚进神学院,有一次考试,我偷看了笔记。卷子交上去了,我却无法安心上课,考试不能作弊,是带红领巾时侯就知道的,(众笑)但我现在是个神学生、是个传道人,照样还在偷看。神不是无所不在吗?我作弊的时侯,祂不是看到了吗?神不要我从知识上来分析祂的属性,祂要我用生命来体认祂的心意。下课了,我向老师认罪,要求将我的成绩撤去。那天晚上读到希伯来书十二章心里甚得安慰,我知道自己在受父的管教,也因着被管教知道自己是祂所爱的孩子。

 

还记得第一天打开家门,聚会前半小时圣灵突然提醒我家里有不洁之物,我一下想到原来从HBO上录下来的十集“Real sex”(真正的性)。我从印城把它带到了洛城,还想有一天带回大陆,让人了解美国人对性的态度。我自认对社会学有兴趣,但其实我的眼睛一半是学术的或者说职业的,那另一半却是色情的。当我看到性的画面,我眼睛的瞳孔是放大的。我对梅影说,要把HBO的资料片扔掉。梅影说,好好的带子以后可以转录英语。我说人快要来了,我们祷告吧。祷告完了,我们把这些带子都扔进了垃圾箱。我心里很清楚,若没有那一天的顺服和洁净,就不会有今天的华夏基督教会。神当然照样要兴起人、兴起教会,但祂却不会把这个福份放在我们的身上。

 

远的不说,就说这次来聚会之前,我患了流感,高烧躺在床上。病中我昏昏沉沉想到的,都是自己肉体的安慰、人的喜欢。第三天烧退了,但病中因翻身不慎把腰扭了,连着两天推拿都未见好转。整腰部的肌肉痉挛得像块大铁板。我知道神又在管教我。我跪在神的面前,圣灵带我看到大卫在神面前的默想,“除了耶和华,谁是神呢?除了我们的神,谁是磐石呢?唯有那以力量束我的腰;使我行为完全的,祂是神。”(诗篇1831-32)我对神说,唯有你能使我的行为完全,要不是你,我早就败坏了,哪里还等得到今天。现在我的腰折了,一点力量也没有,你要我明白,你是我的力量、我的磐石、我的神!圣灵又带我听到保罗内心的感慨,“我岂是讨人的喜欢么?若仍然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加拉太书110)我过去自认是主的仆人,此刻才算明白我连仆人都不配。那天去推拿,医生也是一位弟兄,我与他讲到大卫的诗,眼泪就流出来了。我越想到这些年神给我的恩典,就越感到自己的败坏。到了星期天清晨,腰部的伤痛更为严重,连洗脸刷牙都要人帮助了。几个小时以后我就要去教会讲道,第二天还要动身去印城、莘城,最后到芝城参加跨世纪大聚会。神的话在我悔改之后就给我了,“神对雅各说:‘起来!上伯特利去’。”(创世记351)我躺在地上,虽不能动弹,但心里非常平安,神已经得着我了,去不去都不重要。

 

奇妙啊!这时有人叫来了一位刚刚拿到中医执照、第一次出诊的中医师。神就借她的手用针灸医治了我,当她用力按我耳朵上的穴位时,我只觉得腰背处有像水一样泻下去,整个铁板一块的腰顿时松开了。那天到教会弟兄姐妹都劝我坐在靠椅上讲道,我想那是我七老八十岁时的情景。我奉神的名站立在讲台上,讲着讲着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腰部上来,我的腰就挺了起来,嗓门也一下打开了。第二天我就和梅影带着儿子上路了。

 

此时此刻,我站在这里,我好像看到了雅各带着妻子儿女,来到伯特利为耶和华筑坛;我好像看到主耶稣在六年前,就安排了我今天要来这里为祂作见证。

 

哦,芝加哥──我的伯特利!   

 

小刚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牧会。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