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与会者心声
2016/7/29 12:22:23
读者:3650
■本刊编辑

 

生命季刊 总第13期 2000年3月

 

 

 

跨世纪聚会后,许多弟兄姊妹或致信本刊、或在教会分享了他们在灵里的感受。根据弟兄姊妹们的要求,本刊特意选出一部份回应,刊登于此,与大家分享。

 

信徒(阿拉巴玛州):

 

    主内弟兄姐妹们平安!感谢上帝的保守,使我们这群华人基督徒能欢聚一堂,在芝加哥举行跨千年纪特别聚会,共同领受十字架和新千年纪福音使命。这实在是主莫大的恩典和荣耀临到我们这群不配得的人,尤其是我。

 

    岁末之夜,我穿上礼服,去出席上主通过《生命季刊》邀请我们参加的聚会。我们聚集在上帝面前,为了这次聚会献上祷告,为了圣洁普世教会的复兴献上祷告,为了中华民族的深重罪孽及华人基督徒的亏欠认罪,为了过去岁月中主的恩典、慈爱和救赎献上感恩,……为尚未得救的同胞迫切祷告,为海外学人福音事工而祷告,为新千年纪大使命而祷告,为海内外炎黄子孙而祷告,为中国大陆政府、百姓和主内弟兄姐妹祷告。我首次亲身经历了“甚至祭司不能站立供职,因为耶和华的荣光充满了殿”的场面(王上8:11)。这样持续四个半钟头的祷告,虽然我从未经历过,而且从早上5:45分被圣灵唤醒以来就一直没吃过东西,却一点不疲乏,而且感到时间太短,很多想要开口祷告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不过,在我们未开口前,圣灵已用说不出的叹息为我们祷告了,主耶稣已经在天父面前替我们代求了。祷告会于新千年纪的第一个元旦的0:45(美中时间)结束。

 

    这次大会中,主耶稣藉着周主培牧师夫妇、汪纯懿姑姑、滕近辉牧师夫妇、于力工牧师夫妇、王永信牧师、焦源濂牧师、王国显老师、边云波老师、唐崇荣牧师,等等,这些为主做工四十到六十多年的老人们的活生生的生命历程,再次向我们发出呼召:“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汪姑姑一头银发,有多少成功的见证,可她只讲自己的失败,以自己的软弱见证十字架的大能和大爱;于牧师周六下午证道完,晚上飞回达拉斯,主日在自己教会主持完礼拜后再返回会场,周一继续担任讲员,多么不辞劳苦;王国显老师柔和谦卑……唐牧师长年以印尼为根据地,在这块伊斯兰教、佛教、印度教、儒家、共产主义、法西斯和基督教激烈冲突的土地上,放胆讲论神的道,即使当1998年反华骚乱时在百名华人领袖暗杀黑名单中被列为第三位,仍不走不避,坚守福音阵地。这次大会上,他时差没调过来,仍分别在早上、下午和晚上讲道,而且还主动牺牲休息时间,开了两场神学问答;在其他讲员站讲台时,他帮音响师调音效。从这些老前辈身上,我们看到了基督的荣美,并迫切地要继承老一辈的生命遗产,接过祭坛的火种,一棒一棒传递下去。

 

    这次参加大会的1000多人中,许许多多的人奉献做传道人。我们众人的父超乎众人之上、贯乎众人之内、也住在众人之中,他是文明的源头,也在文明中彰显。以大陆人为主体的教会的产生,原因就在于此,上帝要藉着相同的文化背景,呼召属他的羊及其肯为其摆上的牧者。我亲爱的上帝呀,假如我忘了灾难深重的祖国,忘了中华民族那些在撒但权势下的骨肉同胞,忘了你托付我们的大使命,愿你使我耳失聪、眼失明、口失语、舌不知味、鼻不能嗅、手不能动、脚不能行。

 

    在这次大会上,我有一个重要领受:基督徒需要十字架,教会需要十字架。不仅要不怕受苦、不怕舍命,而且更要不怕吃亏。受苦是受仇敌逼迫,吃亏是被弟兄姐妹误会……愿我们能做到主耶稣基督呼召我们所做的,各人背起各自的十字架跟从他。

 

    这次海外华人基督徒跨千年纪聚会上,我有一点遗憾:跨千年纪祷告之夜太短,而且弟兄们唱歌的声音被姐妹们压下去了!“倘若男子不争气,上帝会使用女子的”。可我得着的更是丰盛,相比之下这点缺憾也算不得什么。上帝已使这次特会在中华民族文明史册中最辉煌灿烂的一页上写下了不朽篇章的第一笔。求真理和生命的圣灵使我们这些愿意献上自己为活祭的人,心中的爱火永葆纯净、永不熄灭!

 

 

刘琳(加州):

 

    感谢主使我有这样的机会与弟兄姊妹相识、相交。弟兄姊妹及与会的前辈、同辈们对主的真爱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亲眼看到,亲身体会到这些弟兄姊妹们的信心、信念及他们与主的亲近。回家的路上,我几乎泪水不断,我的心被所有看到的、听到的感人场面融化了。

 

    这次会议是我基督徒生活的里程碑。感谢主给我力量,让我站起来响应他的召唤。但我又感到自己的渺小、胆怯和软弱,求主给我信心,为我开路,也求你们的支持。

 

 

陈善珍(马里兰州):

 

    我们的教会共有20人参加,在弟兄姊妹代祷及牧师的祝福下,连夜赶去。从第一天晚上在许多牧师带领下开始敬拜、赞美、认罪、祷告。愈祷告,胸襟愈觉宽阔,心中的火开始燃烧起来,经历到一千多人一起祷告时圣灵充满的震撼。……第三天唐崇荣牧师讲十字架神学后,所有同行的男慕道友都决志信主。其中有人言及唐牧师十字架的信息很清楚明白,既然明白了,也就愿意信了。散会后同行的人都很激动,大家一起跪下感谢、赞美、流泪祷告,甚至过了午餐时刻,只好饿肚子。

 

 

玛姬(伊立诺州):

 

    感谢神,我们在二千年一开始便参加了一个很感人的聚会。

 

    我从未试过与一千多个华人基督徒一同退修,一同祈祷;也从未见过一个聚会有那么多人走出去奉献作全时间事奉;那么多人祈祷时泣不成声……有几个晚上大会现场打电话给国内的传道人,请他们短讲勉励或分享见证。有一位传道人在电话里说他坐牢时,靠唱“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来支持自己,主席跟他说,那么,请您带领我们大家与你一同唱这首歌吧!我们一千多人就在现场通过电话和他一同唱“十字架”,他唱得起劲,我们的歌声中却混和着哭声。

 

    闭会礼时各老牧者在台前接受后辈站立致敬,并请所有中青年和准传道人出去接受他们的祝福,廿一世纪的福音使命将由他们来接力。我看着丈夫出去了,我忍不住哭起来,好像一切已成定局,走了不归路。台前跪着几百人,我们见证了一幅很美丽的图画。丈夫回来说他从未如此滚滚泪下,而站在前面的前辈就是他所要效法的。我知道我们已决定一生作全时间服事,我们的前面任重道远……感谢神藉着跨世纪聚会给我们的体验。

 

 

何志颖(马里兰州):

 

    大会震撼我的地方,不仅仅是讲台上传来的一篇篇精采、振奋人心的讲章,更多的是讲台上那一位位活生生的主的见证人。这些为主奔波、劳苦了大半生的老前辈,用他们的生命见证了我们所信的是怎样的一位神!

 

    大会短短的几天,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的是希伯来书121-2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我在想,我们这些在北美的基督徒的生命为何如此地肤浅?我们所信的与这些前辈们所信的是同一位上帝,我们被同一个灵所感,在我们的身上为什么没有发出如他们身上的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是什么缠累着我们,使我们不能欢然奔路?是否我们的生活太安逸、太富足了?我们身为基督徒,本有先知的职分,是神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我们在其中作了一些什么事?我们是否有把神的真、善、美与爱带到我们的文化中,带进人的心里面?或是我们当中更多的人在这潮流中随波逐流?

 

 

张楠(马里兰州):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中国基督徒的聚会,而且又是一次跨世纪的聚会。大会是以跨世纪祷告之夜开幕的。在整晚的祷告中,我十分受感动。大家不仅为中国祷告,还为世界上其他国家祷告,为全世界的福音工作祷告。每当提到中国,我的泪水情不自禁涌出来。中国!我们的祖国,我们如何做可把她建设得更好呢?中国如今的经济、军事、科技都在不断发展中,可人民的素质、道德观念却受到经济大潮的冲击,越来越腐败。人们沉浸在对物质狂热地追求,生活在醉生梦死、颓废的状态中……在芝加哥4天的聚会里,我明白地知道只有上帝可救我们的人民脱离罪恶的生活。我们难道不该担起使中国福音化的使命吗?我们要去传福音!

 

    传福音是上帝的命令,罗马书116: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福音以外世人是没有指望,他们的结局是永远死亡,他们走的路程是通向地狱里去。在这些人中,有的是我们的亲人和朋友,有的是我们根本不认识。无论他们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能无动于衷的看他们走向死亡吗?我们这些自称基督徒的人,若没有别人告诉我们这福音,我们又怎会成为相信主的人?我们若不把福音告诉别人,他们怎么能成为信主的人呢?许多无名的传道人放弃安逸的生活,专心作传福音的工作,离开他们祖国,温暖的家,熟悉的亲友,孤单去传福音。我们这些过着安逸生活的人该为上帝的命令作些什么呢?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