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海外中国知识份子归主运动的意义(一)
——兼谈海外大陆基督徒生命成长的障碍与出路
2016/7/29 13:00:20
读者:3905
■李信源

生命季刊 总第13期 2000年3月

 

  从神国度的眼光看二十世纪末海外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

 

    海外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在二十世纪末成为一个令人惊叹不已的信仰事件,其属灵涵义是耐人寻味的。对这一事件,除非我们用一种上帝国度的眼光,换句话说,除非把它定位于神国度的框架中,我们才能明白神在这一事件上的旨意,进而了解它在整个中国福音运动中的地位和意义。

 

    海外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不是一个孤立的信仰事件。切断了它与整个中国福音运动的联系,很难对它有一个完整而稳定的评价。这个事件之被称为“运动”,只是最近几年的事情。它的作用和意义,对许多人来说还是隐藏的,或刚刚露出一点端倪。神美好的手势在引导着这一运动的发展,对我们来说,要紧的是既不要对它盲目乐观,也不要忽略它的意义和作用,而是要成为参与其中并推动它发展的积极力量。

 

    80年代以来,神按照他自己的旨意,已经把中国的福音运动引入一个更加深入且活泼有力的历史阶段。神奇妙的作为,是在中国本土及海外同时展开的。在中国大陆,以信徒的人数而论,已由80年代初的两千万左右,增长至90年代末的8千万左右。人数虽然不是信仰价值的唯一尺度,但却是福音运动发展与否的一项重要指标。正如神把“得救的人天天加给”耶路撒冷的教会一样(使徒行传247),人数增长常常见证着福音的能力与吸引力。

 

    中国大陆弟兄姊妹身上所具有的许多美好的属灵品质,是我们所不能尽述的。他们谦卑忍耐、爱神爱人、信心单纯、安贫乐道,有为主受苦的心志和极大的传福音热情;在逼迫的环境中,他们只定睛于主耶稣,盼望着主的再来。特别是那些生活在广大乡村的弟兄姊妹,在接触信仰的过程中,一般很少有知识分子常有的理性障碍;贫困的现实生活又促使他们愿意到主耶稣面前放下今世的忧虑和重担。但许多从事中国福音工作的国内与海外同工也都注意到,一部分弟兄姊妹的信仰之根还没有深植于圣经真理中;理性虽然没有成为他们的信仰障碍,但巩固信仰所必不可少的理性力量,他们也同样缺乏(大陆异端邪教孳生横行,并在教会中产生很大的摧毁作用,和这种状况不无关系)。在中国大陆许多地方,一个乡村传道人可以在一个月内,带领相当多的村民信主。但是当传道人离开后,若有传异端的假师傅进来,差不多在同样长的时间里,也能把这些归信的人带入偏邪的境地。人们注意到,在这个人数众多的信仰群体中,重生得救、信仰根基稳固的知识分子信徒相对来说还是少数。一个福音运动完整与否,是由许多综合性的指标来衡量的。知识分子信徒参与的广度与深度,是衡量其完整性的重要指标之一。在圣经真理纯正而系统的教导上,在建立适用于中国教会实际的神学体系的事情上,基督徒知识分子都责无旁贷。

 

    中国教会的现状表明,没有一大批重生得救、信仰根基稳固、使命意识深厚的知识分子信徒参与其中,中国的福音运动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完整的福音运动。而不完整的福音运动也无法带出真正意义上的属灵复兴。在这种情况下,造就一批信仰纯正、有生命能力和使命感、可以在中国大陆那种困难的环境中带领知识分子归主的福音工人,就成了当务之急。

 

    我们的神是历史之主,是以超越的智慧透视现实的主。他知道中国知识分子归主的难度,也知道将知识分子信徒造就成为福音工人的难度。在中国,长期的无神论教育和官方意识形态的倾向性引导,使得知识分子仍然缺乏一个良好的信仰环境。政府对教会的限制和逼迫政策,使得某些小范围内的知识分子福音工作,只能在不公开或半公开的情况下进行。在知识分子较为集中的地方,知识分子传道人则相当缺乏。即或是优秀的乡村传道人,也很难向知识分子传福音。知识分子以知识和理性自傲,那些“没文化的人的信仰”不能使他们信服。加之中国社会的日益物质主义化,撒在“土浅石头地上”(马太福音135)的福音种子,很容易被人追求享乐的本性所吞没。

 

    然而神不会允许这些困难拦阻他国度的拓展。神也不会坐视拥有13亿人口之中国的福音运动残缺不全。神要独行奇事。除了在中国本土造就一批优秀的知识分子福音工人之外,以1989年为转折点,神在海外兴起了大规模的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

 

    1989年之前的几年间,已陆续有一批中国学人负笈海外;而89年“六四运动”的失败,更促使成千上万的中国学人潮水般地涌出国门。他们或求学访学,或移民定居,虽同为中国知识分子中十分精彩的一部分,但离开故土时的心情却各有不同。他们中有信仰破灭者,有逃避大陆现实者,有要在海外实现人生价值者,有想把观念中的“美国梦”、“英国梦”或“澳大利亚梦”变为现实者,也有试图在海外积蓄力量,有朝一日回国大展鸿图者……然而却很少有人想到,在他们所去的土地上,一个耶稣基督要拯救失丧灵魂的好消息正等待着他们。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以赛亚书5589)正是这位引导历史方向的上帝,把大批中国知识分子带进了一个心灵和信仰可以自由并撞的环境。神预备了众多的华人教会、西人教会和大批有福音使命感的弟兄姊妹,于是,在基督之爱的感召之下,一个新的属灵群体──海外大陆基督徒──形成了。

 

    在这个新的属灵群体身上,神有着他“天高过地”一般的“意念”和“道路”。这“意念”是什么呢?是顺着人的本性去成全人的价值吗?是帮助他们实现“美国梦”或别的什么梦吗?是用中国知识分子的知识与智慧来充实发达国家的科技与文明吗?是让他们成了基督徒之后,再沉浸于舒适安逸的生活中,躺在救恩的温床上作关于天堂的梦幻吗?显然,这不会是神在这批得了基督救恩的中国知识分子身上的旨意,这也不可能是他为他们的人生所铺设的“道路”。那么,上帝的“意念”会不会是──

 

    将他们从“死在过犯罪恶中”的状态里拯救出来,又让他们在“死在过犯罪恶中”的人面前成为基督的见证;将他们带上永生之路,又让他们成为带人归向永生之主的引路者;将爱赐给他们,又让他们成为流淌爱的管道;将十字架的主赐给他们,又让他们成为背负十架跟随主的门徒;将他们为自己构筑的美巢打碎,又让他们在祭坛上成为活祭;将他们从灵性的冰冷状态中唤醒,又让他们成为新世纪有使命在心中催逼的福音精兵?

 

    感谢主,这是上帝的意念和道路。他叫我们得了生命,更叫我们的生命里满有使命感所激发出的活力。他把我们从那片黄土地上带出来,为的是把我们再带回到那片黄土地上。的确,主把到地极为他作见证的使命托付给我们,但他更把占全部“未得之民”四分之一的我们的骨肉同胞,放在我们的心灵深处,放在我们的血脉中和眼泪里。即或是从普世宣教的意义上讲,中国人向中国人、中国知识分子向中国知识分子传福音,也可以达到宣教的最大有效性。以海外大陆知识分子为例,当他们的生命力与使命感都强壮到可以为神所用的时候,神就会差派他们回到中国,在自己的同胞、特别是在知识分子中传福音、作见证。他们有着共同的语言、文化和历史背景,他们了解知识分子的挣扎和困惑,知道他们心灵深处的需要。他们用自己接触福音的经历引发他们对福音的兴趣,他们更用自己被基督改变过的生命,去向他们显明福音的能力。当知识分子信徒的比例在新世纪里以更大的幅度持续增长,而他们又能谦卑顺服地与其他阶层的弟兄姊妹同工时,中国的福音运动才会成为一个完整的福音运动。那时,神会在中国行更奇妙的事。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在本世纪里,如果主允许有一次普世性的属灵大复兴的话,它的发源地可能就是中国。

 

    海外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是整个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的一部分;而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又在整个中国福音运动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唯有神国度的眼光,才能使我们看清这一事件所可能带出的远像和近景,才能帮助我们以顺服神旨意的心去参与日益蓬勃的中国学人事工。

 

    当然,海外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不仅仅会影响到中国本土的福音运动,它也会为海外的华人教会带来活力。这一迹象,至少在北美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可见。在未来,这一运动也会成为促进中国大陆与海外教会良性的灵性循环的重要因素:基督徒知识分子带着完备的神学训练和谦卑受教的心回大陆服事,又从大陆带回扎实的生命体验和活泼的灵性。这种良性互动,是福音运动一体化的必要条件。

 

 

  生命成长的要求与生命成长的障碍

 

    圣经提醒我们,基督的门徒是为使命而存活于世间的。没有使命意识的生命不是真生命;同样,没有活泼的生命能力,也无法承担主耶稣所交托的福音使命 。使命是生命成长的一种内在动力,也是测试生命成熟与否的一片试金石。福音使命当然包括口头或文字的传播工作,但比这些更重要的是,传福音的人自己必须是一个从圣灵得着能力、愿意为基督作生命见证的门徒。

 

    既然我们已经藉着神国度的眼光,看明海外中国知识分子归主运动的意义,看明神摆在中国知识分子信徒面前的福音使命,继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一属灵群体是否具有承担此福音使命的生命能力?

 

    我们必须十分谨慎地来探讨这个问题。

 

(一)海外中国知识分子信徒的灵命现状

 

    正如许多福音工作者所观察到的,大陆基督徒作为一个属灵群体,虽还不够成熟,但却是一个充满活力和进取精神的群体。他们中间的许多人,有着较厚实的文化内涵与历史感,也不乏丰富的人生阅历;思考、追求与失落,都在他们生活的不同阶段打下过印记;归依基督后,他们将信仰看得十分宝贵。

 

    这个群体经过神十余年的召唤、聚拢与塑造,其过程真是充满了他的慈爱与忍耐。唯其如此,我们今天才看到教会中大陆基督徒的比例越来越高、其教会生活越来越稳定、对服事的参与也越来越深入的可喜现象。与五年前相比,今天的教会中已经有了一批信仰根基稳固、追求灵命长进、并热心参与事奉的大陆背景的弟兄姊妹。更可喜的是,神也从这批人中呼召出数以百计的弟兄姊妹,或正在接受神学训练,或已经走上全时间的服事岗位。

 

    但是令人忧虑的现象也同样存在着。一些人受洗之后就不知去向;一些人与教会若即若离;一些人充其量算是挂名的“礼拜天基督徒”;一些人虽在教会中多年,却始终弄不明白“施比受更为有福”的原则,动不动就把它颠倒过来运用;一些人在教会里喜欢动口不喜欢动手,大事作不来,小事又不作;一些人以为属灵就是讲“属灵”大话,让听见的人因此不愿意再追求属灵;一些人虽然“蒙召奉献”了,但个人的私欲还会经常搀杂在自己的服事中……

 

    无论可喜抑或可忧,都提醒我们必须关注生命成长这件事情。生命成长不仅是基督徒自身的灵命需要,也不仅是教会增长的需要,更是完成福音使命的需要。有人或许会说,生命成长是人所不能成就的工作,保罗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唯有神能叫生命成长。然而在学人事工中,如果不播下纯正的福音种子,不用真理的活水殷勤浇灌,神使生命成长的工作就会遭拦阻,神的荣耀就会受亏损。故此,生命成长的环境必须被改造,成长过程中的障碍必须被清除。

 

 

李信源  来自中国大陆,现从事神学研究及福音文字事工。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