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深度文章:从巴黎恐怖袭击事件看上帝的福音旨意
2015/11/16 9:27:24
读者:7947
■闻则信

从巴黎恐怖袭击事件看上帝的福音旨意

 

文/闻则信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

 

本刊微信说明:昨天本刊微信文章中关于巴黎恐怖袭击的内容,引用了媒体当时报道的死亡人数197人;后媒体对此数字有更新,但我们的微信文章一旦发出后,就无法更改了。特此说明,敬请读者以最后的媒体报道为准。

 

2015年11月13日这个“黑色星期五”,在世界时尚之都、艺术之都、浪漫之都、欢乐之都巴黎,发生了一起震惊全球的惨案:IS恐怖分子策划了一起恐怖袭击,在巴黎10区的闹市街头、在巴黎市中心著名的Batclan剧场,用AK-47自动步枪、自杀炸弹,残杀了120多名无辜平民。一夜之间,巴黎从浪漫之都、欢乐之都变成哀恸之都、惊惶之都。

 

其实,ISIS制造的各种恐怖事件不止这一起。在此之前的2015年9月3日,一张令人心碎的图片经各国媒体广泛转载后牵动了世界上所有人的心:几十名叙利亚难民为了逃避叙利亚战乱及伊斯兰国(IS)的残暴统治,冒着生命危险乘着小船偷渡往希腊,途中小船因严重超载而倾覆,同船者多人溺亡,三岁小难民艾兰·库尔迪的尸体被海水冲上土耳其海滩。照片中小艾兰脸面朝下俯卧海滩,仿佛在向这个残忍冷酷的世界发出无声的控诉。于是原本很少有人关心的中东难民潮问题一夜之间成为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


这两场震惊世界的事件以及2015年1月发生的《查理周刊》惨案,都与IS有关。事件发生以后,中国和世界媒体从各方面对它们的成因进行了分析,有人震惊,有人愤怒,也有人幸灾乐祸。

 

笔者在此无意从地缘政治角度评论造成这两场事件的复杂前因后果。作为一个基督徒,笔者愿意与读者一起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在这些凄惨、令人震惊的事件背后,全能、全善的上帝在哪里?祂还在掌权吗?祂是不是无能为力?在这样的残忍事件背后,有上帝什么样的良善旨意?

 

上帝的福音旨意

 

由于对上帝属性的认识存在严重偏差,一些基督徒在提到“上帝的旨意”时,想到的只是上帝想让我找什么样的配偶、找什么样的工作等等,而且常常带着一种轻忽的亵慢态度:如果上帝的旨意符合我心意我就遵守;不符合我心意我就不遵守,上帝既然爱我,就拿我没办法。但实际上,上帝的旨意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试想在帝王制度下,圣旨一旦赐下,人若抗旨不遵,结果除了处死还能是什么呢?如果这道圣旨是用他儿子的鲜血写成的又该如何呢?窃取了上帝荣耀的人间帝王权势尚且如此,那么,上帝作为真正的万主之主、万王之王,祂的威严、祂应得的尊敬和顺服又是该当如何呢?

 

从整本圣经可以看到,上帝造人的良善目的,是要人认识祂,并与祂建立互爱的、父子般的关系。可悲的是,人在伊甸园里犯了罪、悖逆了上帝。从此,人类被撒但掳掠,开始了他们“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赛53:6)的凄惨流浪之旅。与此同时,上帝寻找人、拯救人的历程也开始了。从一个角度来看,整本圣经所描述的就是上帝拯救人类、寻找人类回家的恢弘计划。约两千年前,上帝在耶路撒冷城外的加略山上以祂独生子的鲜血和生命作为终极代价,亲自成就了这一计划;主耶稣基督复活40天后,在加利利的大使命山上,亲自把这一计划在全世界的最终实施,郑重地托付给了祂的门徒(参:太28:16-20;可16:15-16;路24:46-48;约20:31;21:15-17;徒1:8)。为了确保祂的计划得到实施,上帝又赐下了祂的圣灵永远与门徒同在,带领他们、催逼他们、帮助他们将福音传向地极,领人信主、使万民作基督的门徒。

 

上帝引领基督徒完成大使命的四种模式

 

如果我们从大使命这一视角来看主后2000年的人类历史,可以清楚看出,历史巨轮的运转总是忠实地服从、服务于上帝的这一大使命。从《使徒行传》开始,2000年来上帝让全世界福音化的过程可以归纳成四种模式(注1):

 

(1)(福音使者)自愿去(到福音未得之民那里):例如主耶稣基督自己从天上降临到人间、使徒行传中保罗的前三次宣教历程、彼得被圣灵引领去哥尼流家中传福音都是属于这种模式;又如教会历史上成千上万的宣教士,遵行上帝的旨意、顺服上帝的呼召,背井离乡,自愿去福音未得之民那里去传福音。

 

(2)(未得之民)自愿来(到福音使者那里):例如使徒行传中,亚细亚各地的人来到推喇奴学房听保罗讲道(徒19:9)并信主;又如教会历史上无数福音未得之民因世俗原因(如出国留学、工作、婚嫁等),自愿来到已得到上帝祝福的福音化国家,听到福音并信主。

 

(3)(福音使者)被迫去(到未得之民那里):例如使徒行传中,保罗被捆锁着解往罗马,向马耳他岛上的土著居民、腓力斯巡抚、亚基帕王传福音(徒21-28章);又如历史上北欧野蛮人入侵已经福音化的南欧国家,掳掠南欧女基督徒当妻妾,这些被掳掠的女基督徒把福音传给她们的丈夫、家人及周围人,最终成就了北欧诸国的福音化。

 

(4)(未得之民)被迫来(到福音使者那里):例如使徒行传中那些被捆锁的囚犯在牢狱中遇到保罗及西拉并听到福音(徒16:25),与保罗一起被解往罗马的囚徒在船上听到保罗传福音(徒27-28章),在逃离主人而遇上保罗并听到福音的奴隶阿尼西姆(门10);又如当年的非洲人被强行掳去欧洲和北美作为奴隶,来到欧洲和北美以后听到福音并信主。

 

主耶稣基督最美的心意是要基督徒顺服祂的呼召而“自愿去”;这是最蒙福的一条道路。耶稣基督郑重应许,对于自愿去的人,主耶稣郑重应许说祂必与他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参:太28:20)。在新约圣经27卷书中,有13卷是大宣教士保罗所写的,另有两卷(《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是跟随保罗的外邦人宣教士路加所写的。从篇幅来看,新约圣经有超过一半的内容是这两位大宣教士所写;根据马丁路德的分析,《希伯来书》作者应该是另一位伟大宣教士亚波罗。由此我们可以清楚看出上帝对于大使命的心意,看出“自愿去”的人实在是蒙上帝赐福、蒙圣灵的同在。

 

可悲的是,历史上有一些从个人到邦国都瞎了眼的基督徒,看不见上帝的心意,往往得到福音以后就躺在恩典里沉睡,或忙于建立“自己”的教会,而把上帝的大使命置于脑后;很少有教会和基督徒个人愿意顺服上帝“自愿去”的呼召。于是上帝通过掌控人类历史,用其他三种模式把福音未得之民带到已经先蒙上帝赐福的基督徒面前,使已蒙福者向福者未得之民传福音,领他们悔改成为基督门徒,让已蒙福者成为尚未蒙福者的祝福(Blessed to be a blessing)。这样,每一位蒙福的基督徒无一例外都有从上帝来的神圣无可推诿的责任,参与上帝的大使命;抗旨不遵的人有灾祸了(参:林前9:16-17)。这一原则不仅适用于基督徒个人,也适用于邦国。历史上许多邦国在繁荣富强之前,先有属灵的复兴及随之而来的大使命觉醒;相反,许多已蒙基督得着并赐福的邦国之衰败,其前奏往往是因为灵性的堕落,失去了作为“山上之城”(参:太5:14)的见证,以及对上帝的大使命抗旨不遵。

 

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穆斯林人群与印度教人群、佛教人群、中华汉族人、以及原始部落人群,是福音未得之民的最后五大板块。上帝最美的心意是要基督徒“自愿去”他们中间,把耶稣基督钉死、复活以拯救世人的大好消息传扬给他们;与此同时,上帝也用其他三种模式来实行祂不可更改的旨意。如果我们有着国度视野,就可以看到,叙利亚难民潮、以及最近几十年从福音未得之地涌向基督教世界诸国求学求职的人潮,背后都有上帝恢弘的福音旨意。当上帝把这些福音未得之民带到基督教国家时,基督徒如果顺服上帝的旨意,努力用言语、用爱的行动向他们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使他们能够悔改归向耶稣基督、同得福音的好处,上帝必然会赐福他们。反之,他们如果轻慢上帝、抗旨不遵,上帝的严厉审判必将如烈火一般临到。

 

当年以色列人与迦南人接触之前,上帝就借着摩西、约书亚严厉告诫以色列人远离罪恶、远离偶像、不要偏离上帝的道,否则日后必有祸患临到(参:申31:29,书24:20),“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们的愁苦必加增。”(诗16:4)纵观以色列人的历史,当他们背离上帝、向假神膜拜的时候,上帝就把他们交在外邦人手中,任凭他们受欺凌,直到他们在苦难中离弃假神、呼求并归向上帝,真心认罪悔改,上帝才肯出手拯救他们。同样,在今天的欧洲(可悲的是北美也正亦步亦趋紧跟欧洲的步伐),基督教似乎已经成为垂死的过时宗教,取而代之的是相对主义、宽容主义、多元主义、民主自由等新的“神明”。社会道德更是每况愈下,各种邪恶甚嚣尘上,教会已经或正在失去“山上之城”的见证。罪,成了人与上帝之间的阻隔;罪,使他们失去了上帝给他们的祝福。罪,也使他们无法在来到他们中间的穆斯林面前为主作见证。于是,涌向基督教国家的福音未得之民几乎完全看不到上帝子民身上有任何基督的荣光;相反,他们看到的是洪水般泛滥成灾的各样罪恶(如离婚、同性恋、性混乱、乱伦、堕胎、凶杀、种族歧视等等)。失去了美好见证的基督徒当然无力、也无心向福音未得之民传福音了。笔者信主前曾在巴黎住过很长一段时间,与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人都打过交道,不但亲眼目睹了巴黎社会的各种罪恶,而且没有一个基督徒向笔者传过福音。

 

今天在法国南部聚居着一群从穆斯林世界各国来到法国的人。他们带着各种目的、各样期望、各种梦想来到了法国;来到法国以后没有人向他们传福音、也没有去爱他们,成了法国社会的边缘人。穆斯林社区的高出生率造成这个社区人口快速膨胀;由于工作机会缺乏,他们中间的失业率极高,与其他地区相比生活贫困;更可怕的是,由于看不到任何出路,整个社区弥漫着一股绝望的气氛。正是在这个社区,几年前发生了大规模打砸抢烧的暴力骚乱;骚乱结束后他们的景况非但没有改善,而且似乎更加恶化了。法国政府没有看到问题的根本(即这些穆斯林真正需要的是耶稣基督的荣耀福音),却出台了一些让穆斯林感到非常愤怒的政策,例如禁止穆斯林妇女戴头巾、在学校中停止供应没有猪肉的饮食,进一步激化了与穆斯林社区的矛盾。IS正是利用了这种矛盾,在法国穆斯林社区中大肆招兵买马,并最终成功策划了2015年1月的《查理周刊》惨祸以及今天的巴黎街头恐怖袭击惨案。

 

我们当怎样行?

 

以国度视野来看可以预见,无论是法国、还是其他欧洲国家,他们的麻烦远远没有结束。法国人及其他欧洲人的唯一出路是在上帝面前彻底悔改,重新归向上帝、遵行上帝的旨意,用耶稣基督的爱来爱这些来到他们中间的穆斯林,并且把基督的荣耀福音传给他们,让他们同享福音的益处。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他们的问题,并重新得到上帝的赐福。

 

历史归根结底是上帝的故事(History is His story);“洪水泛滥之时,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诗29:10)欧洲发生的事情绝不只是欧洲的事情,历史里发生的一切都是降服在上帝恢弘的旨意之下。因此全世界基督徒面对欧洲发生的事情没有权利隔岸观火,更不能幸灾乐祸。我们应当为法国、为全欧洲、乃至全部西方世界警醒祷告,求主带来复兴之火洁净、复兴西方教会;另一方面我们应当在上帝面前悔改,为我们自己祷告、也为我们所在的教会祷告,求上帝赦免我们自己、我们的教会对祂的轻慢,对祂大使命旨意的懈怠和抗旨不遵。我们也当预备好自己,一旦蒙祂呼召立即能够回应,“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赛6:8),成为“自愿去”的人。那些没有蒙受呼召而“去”的基督徒,同样可以用各样方式参与到大使命中来:

 

我们可以在每日的生活中为主作见证,用言语、更用爱的行动向我们能够接触到的所有福音未得之民传扬耶稣基督的荣耀福音;

 

我们可以用恒切的祷告托住“自愿去”到宣教前线、在那里为主征战的宣教士;

 

我们可以奉献金钱来支持大使命事工;

 

我们可以为前线宣教士提供实际帮助,为他们解除后顾之忧;

 

我们可以向更多的基督徒传递福音异象,让更多基督徒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加入大使命事工。

 

反之,假若我们继续对上帝颁发的大使命无动于衷,硬着颈项抗旨不遵,有朝一日上帝的公义审判也将临到我们自己,临到我们所在的教会。

 

[注释]

 

Winter RD. (1992) The KingdomStrikes Back: The Ten Epochs of Redemptive History. In: Winter RD Hawthorne SC (eds.)Perspectives on the World Christian Movement: A Reader (rev. ed.) p.B3-19. Pasadena: William Carey Library.

 

闻则信 来自中国大陆,现在在非洲一边工作,一边传福音。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

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