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我们家的故事
2016/10/12 12:23:42
读者:1325
■潘秀清 孙朝宇

生命与信仰  第29期 2015年11月

 

 

(上图为作者全家福。)

 

我们家的故事

 

文/潘秀清 孙朝宇

《生命与信仰》第29期

 

妻子潘秀清:

 

感谢神赐我一个幸福的家,爱我的丈夫和两个可爱乖巧的儿子。回想过去一年所发生的事,我是何等的感恩!若不是神的恩典和怜悯,今天我们一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光景,感谢主!

 

4年前,在我大儿子四岁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次宫外孕,做手术后,手术后遗症一直影响着我的身体。我渴望神再赐我一个孩子,但一直不能如愿。2012年我们搬家到密西西比的南边城市Hattiesburg,教会的弟兄姐妹就把我的心愿放在祷告事项里,每周三我都尽量抽时间跟大家一起参加祷告会,为教会和肢体来祷告。2014年的2月,神意外地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我怀孕了!感谢主!巨大的喜悦包围着我们一家,但因为宫外孕的阴影,在感恩之外我总有点紧张,害怕又是宫外孕,弟兄姐妹们一直鼓励我不要担心,神所赐的神会自己负责。感谢主,孕检一切都正常。因为丈夫经营餐馆,平时非常忙碌,所以整个孕期都是教会的姐妹们带我看医生做检查,一直到生产。我丈夫不信主,对基督信仰也没兴趣,但是姐妹们对我的无私帮助让他很感动。

 

2014年10月5日,宝宝Steven终于出生了,感谢主大人孩子一切正常。生完孩子的第二天,我丈夫一早就回家为我准备早餐,可是当他到医院的时候我已经吃过了,一个姐妹在上班的途中专门送来了她早起为我做的早餐。基督里的爱让我丈夫唏嘘不止,感慨万分:“这只有你们信主的才能做到。”

 

感恩节之后,宝宝2个半月的时候带去例行体检和打疫苗,医生发现他黄疸很严重。满月时黄疸检查已经正常了,这个时候又出现黄疸不是很好,医生马上就安排抽血。下午检查结果出来了,我惊呆了:孩子的肝功能指标超正常值10倍以上。医生叫我要带孩子去州府Jackson的儿童医院去进一步检查,并为我预约了2周以后的肝胆专科医生。丈夫被我从餐馆叫回来了,我们来到了牧师家(感谢主,我们和牧师是邻居),跟牧师师母商量看怎么办。师母帮我联系了她以前在芝加哥教会的潘牧师,咨询他当儿科医生的女儿看这会是什么病。潘牧师人在台湾,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上女儿,潘牧师带来的消息是:很有可能是胆管堵塞,它还有个症状就是大便颜色会变浅,若是这病的话,要动手术,而且越快越好。当场我们决定忽略两周后的预约,第二天就带孩子去Jackson儿童医院看急诊。医生经过检查确定是先天性的胆管堵塞,要马上安排手术,医生告诉我们如果在小孩2个月以内,手术的成功率是75%,3个月的话就只有25%,Steven刚好2个半月。医生说他无法保证什么,如果手术效果不行,最后只能尝试换肝。

 

那天已经是星期五了,医生让我们先回家准备一下,下周一来住院,准备手术。从医院出来,我一路上都在哭,看着孩子黄黄的小脸蛋和眼睛,我就止不住地痛哭。周六周日两天,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的泪,孩子的症状越来越严重,大便也越来越少,因为没有排便小孩的肚子开始涨了。看着越来越虚弱的孩子,我的心被撕裂了,我跪在主的面前哭喊:“主啊!救救我的孩子,已经2个多月大了,我真舍不得他啊,怜悯我当妈的心吧,主啊……”巨大的伤痛和恐惧笼罩着我们全家。一个月前从国内专程来美看望新生孙子的公婆,刚刚调好时差,开始享受天伦之乐,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让他们难以接受。

 

我的丈夫在极度的无助之下开始和我一起祷告。在去住院的前一个晚上,他彻底崩溃,抱着孩子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也都在为我们轮流禁食祷告,师母一直陪着我,跟我一起无数次地手拉手流泪祷告,用神的话语开导我,鼓励我,让我学习顺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孩子会得这么严重的病,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如何,但是要相信无论何事临到都有神的美意,“……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约伯记1:21)

 

周一清晨(12月22日),我和丈夫以及婆婆打点好行李带着孩子去Jackson。那周就是圣诞节了,教会计划25日晚上在牧师家举行圣诞聚会,而我们一家却要在医院里给孩子过第一个圣诞节,心里不禁充满了难以言表的伤感和悲戚。临走前,师母拉着我婆婆的手说:“阿姨,不要太担心,平平安安地去吧,上帝会让你们高高兴兴地回来的。”经过这两天跟神毫无保留的认罪和祈求,我渐渐的从最初的伤痛无助中安静下来了。

 

到了医院,医生先安排小孩做肝脏活检,要看看肝脏受损情况,如果活检显示受损严重或已经硬化,胆管疏通的手术就没有意义,要直接等待换肝。给孩子换好衣服,护士就把他推走了。我丈夫一直跟着到了手术室门口,护士关上门不让他进去,他一个人蹲在门外,就在那时,他自己跟神说:“主耶稣,如果你救了我的孩子,我就信你。”回到病房,他跟我和婆婆说:“我已经决定了,如果这次弟弟(宝宝的昵称)好了,我就去信主!”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向婆婆,婆婆说:“是,如果弟弟好了,朝宇(丈夫的名字)就去信主!”

 

我真是百感交集,自从结婚以来,我不知道多少次为丈夫流泪祷告,求神能够让他对福音感兴趣。公婆一家世代迷信偶像,信奉他们家乡的将军庙,所以虽然与牧师家住邻居,牧师常常向丈夫传福音,但是他毫无兴趣。现在他能这么说真的不容易,我们就跪在病房的卫生间里向神感谢祷告。

 

大约45分钟后,孩子被推出来了,看起来精神还挺好的,没有像我想象的那么虚弱。我就开始给他换尿片,刚打开尿片的同时,我愣住了:好多大便拉出来了,我捧着黄灿灿的尿片大哭起来,消失了好几天的新生宝宝的金黄色软大便又回来了,我边哭边跟丈夫说:“你看到了吗?神来救我们弟弟了,神开始医治了,神的恩典清清楚楚地摆在眼前,你还能不信吗?!”

 

丈夫连忙说:“我信我信,刚才不是跟你说了要信了。”

 

在宝宝还没有任何的治疗之前,大便奇迹般地恢复正常,唯一的解释就是神的医治开始了,哈利路亚!

 

我的心越来越安静稳妥了,继续和丈夫一起迫切祷告。过了一会,医生来了,说抽出来的样品看起来还不错,很完整。如果抽出来是碎的,就很不好,但是具体的化验结果要等到下午6点之后再决定下一步的方案。终于到了6点,医生一路小跑,很兴奋:“Miracle!(神迹!)化验结果显示宝宝没有胆管堵塞,只是肝脏有一点点生病,要吃一点药,但不需要开刀,不需要住院,明天就可以回家!”哈利路亚!霎那间我又是泪如雨下,我用我的破英语向在场的医生护士们哭着做见证:在这突如其来的苦难中,我别无依靠,只有紧紧的抓住神,凭着一点点的信心向他哭向他求,在绝境中是他一点一点地救拔我,使我慢慢地被释放,得刚强。因着神的怜悯,也因着我丈夫愿意悔改归主,神医治了宝宝。医生和护士都非常感动,医生让我们继续为宝宝祷告并为我们安排了新年后复查。

 

第二天上午,我们办理好出院手续高高兴兴地回家了。到家的第二天是平安夜,刚好也是周三祷告会,弟兄姐妹们聚集在我家,欢喜雀跃地向神献上感恩祷告,25日晚上,我们又和弟兄姐妹们一起欢欢喜喜地过圣诞。

 

新年过后,我们带着孩子去复查,肝功能指标已经大幅度下降,只有100多,超正常大约一倍,医生告诉我们,宝宝的身体缺乏一种酶,导致胆汁酸合成障碍,需要一辈子吃药,这个药有一点副作用,会让他经常腹泻,还会掉头发。我的心又沉到了谷底:主啊!这么小的孩子,要吃一辈子的药,这一生要怎么过啊?但是不用开刀不用换肝,已经很感恩了,弟兄姐妹们也在安慰我,让我凡事安静顺服,继续的求告主,孩子是主赐的,他必定负责到底。

 

之后基本每个月都复查,宝宝身体一直在恢复,长得也很好,越来越可爱了,肝胆指标下降到100以下的时候,医生说让孩子停药10天去复查,除了抽血以外,还要做一个很特殊的尿检,必须寄尿样品到辛辛那提化验,大约需要两个月才能知道结果。如果尿检结果正常,宝宝可以停药了。第一次尿液寄去的时候样品不合格,又寄了一次,等待的过程中,实在是煎熬,但唯有凭信心仰望主,相信他大能的手必扶持我们。终于在一天的下午,宝宝四个多月的时候,等来了医院的好消息:尿检一切正常!宝宝可以停药了。感谢主!

 

2015年的10月5日,Steven刚好满一周岁了,一岁体检肝胆指标已经完全正常,医生说不用再检查了。看着活泼可爱的孩子,我的心里时刻充满着感恩。更是借着这个事情,让我真实的经历神的大能和奇妙,也借着宝宝的病,使我顽固的丈夫终于降服于主,在今年11月1日受浸归主。虽然我一直都不间断地为我的丈夫信主祷告,但以我丈夫的个性,从人的角度看,我实在对他有一天能信主没有抱多少希望,但是怎么也想不到神竟然用如此超常的方法使他降服谦卑下来,行事奇妙的神,他的伟大和智慧真是无法测度,也因此让我认识到自己是如此的小信和愚拙。感谢神,透过这些事让亲自经历祷告的大能,对我跟神的关系,对神的信心都是一个极大的长进。

 

丈夫孙朝宇:

 

我今年37岁,从小拜偶像,我们家附近有一家将军庙,供奉着一座肉身裹金的干尸,听长辈讲拜它很灵验,所以从小它就是我的信仰偶像。

 

当我来到美国哈迪斯堡,牧师常到餐馆给我传福音。我心里面是极其抵触和反感,因为在纽约时我曾经去过一间华人教会,牧师的信息我听不懂,而且那里的所谓“传道人”的唯利是图的样子让我很反感。所以来到密西西比的哈迪斯堡之后,听到牧师给我讲耶稣,我就没有好心情。我常常对牧师说,你信你的耶稣是上帝,我信我的将军庙的菩萨是我的神,你们的耶稣可以引人向善,而我们信奉的将军庙里面的菩萨也是教导人做好人,所以基督教和我的信仰是大同小异的宗教。

 

但我太太是基督徒,我对基督信仰产生好感是因为我太太怀孕期间姊妹们对她的照顾,特别是分娩生Steven的时候。我因为餐馆工作的关系,无法在医院陪着太太,都是教会的姊妹们一直在医院陪着她,生产后第二天清晨,我才弄了点食物准备带过去给我太太吃,到医院产房的时候,看到教会的姊妹轮流在送食物并看顾着我太太,这使得我心里非常感动。

 

后来经历了Steven的病,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和无能无奈,我所信的“将军”在关键时刻也帮不了我。牧师他们都在祷告,我想也只有求上帝来救我的孩子了,因为大家都说上帝是最大的,所以我也跟着他们一起祷告。当我的孩子转危为安以后,我就决定要信主,开始真正走进教会。每周日我都尽量参加主日学和崇拜,经过半年以上的基本真理学习,我开始一点点的认识耶稣基督。

 

我当初决定信耶稣,是因为求上帝救我的孩子,而上帝真的给我恩典,救了我的孩子。现在通过听牧师讲道和学习,我认识了福音的道理,明白圣经启示的神是独一真神,耶稣基督是神的独生儿子,他为了救我们脱离罪和死,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我们若凭信心认罪悔改、认他为自己的救主,才能得救。

 

以前我觉得自己挺好的,凡事凭良心,别人不要占我便宜,我也不会亏付他人。通过学习和听道,我认识到自己是个罪人。首先,不拜真神拜假神,就是最大的罪;感谢主赦免了我的罪,我已经回转、信了真神,成为上帝的儿女了。我也逐渐认识到自己脾气暴躁,脏话连篇,自私等等,这些坏毛病都是得罪神的罪,我决心要付出实际行动慢慢改变。

 

固定去教会以后,对金钱的看法也开始在改变,以前努力挣钱是我最重要的事情,现在对钱财我也看开了很多,我尽量花时间跟家人在一起,周日一家人一起去教会。以前晚上下班我都是用电视来消磨时间,现在我开始跟着大家在微信里读圣经。我感觉自己遇事越来越冷静,不像以前动不动就暴跳如雷,失控的恨不得要动手。以前牧师跟我传福音常常提到人的灵魂,天堂和地狱,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口口声声反驳:我现在活的都已经不容易了,还管它死后灵魂去哪里,人死了就死了,就没了嘛,谁还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现在我相信人确实有灵魂,虽然我不知道人死后会是怎么样,天堂和地狱对我来说还是比较抽象的概念,我需要慢慢学习,但是我确信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他为我们所有的人死了并且三天后复活,所以只有他可以救我们。我也确定圣经是真实可信的,我真心认耶稣为自己的救主,愿意把我的后半生交给耶稣,立志好好跟随主,求主耶稣帮助我!

 

潘秀清 孙朝宇 来自中国大陆,现居美国。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https://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