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不跪拜”的争战
2016/10/5 13:24:11
读者:1477
■付丽阳

生命季刊 第76期 2015年12月

 

 

“不跪拜”的争战

 

/付丽阳

《生命季刊》第76期

 

你使人坐车轧我们的头。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篇66:12)

 

高考结束后,当我听到奶奶中风昏迷病重的消息时,除了难过以外,一是急切想拯救奶奶的灵魂,二是料到可能不久之后就会面临的丧葬礼仪问题。基督徒必不能跪拜死人、烧香烧纸,而整个大家族却又必然会搞中国传统的那一套,强迫人跪拜烧纸。我势必面临极其艰难的争战。

 

在主话语的教导里,在弟兄的鼓励下,我不为明天忧虑,而是恒久地为奶奶以及全家的灵魂得救祷告。(我全家至今除了我,没有一人信主,而且他们都反感基督教,比如不让我去聚会,不让我在家赞美敬拜、传福音,撕掉我制作的贴在墙上的福音单。)

 

8月8日,为了把“丧葬用什么样的礼仪才合神心意”彻底弄清楚,我在网上搜了一下“基督徒能跪拜死人吗”,结果五花八门的答案都来了:既有说不能的,也有相当多的人说可以的,还有不少人说“假装跪跪可以的”。后两者甚至说的看似也有道理。我求神亲自指引我,不让我被撒但迷惑。靠着主,借着一些观点正确的弟兄姊妹的指引,我最终坚信:基督徒决不能跪拜死人!尤其是在中国,更要敢于从外邦人中分别出来,敢于做神荣美的见证,即使暂时在他们我看来毫无“荣美”可言。正如“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里所唱:“世界对我已钉死,我以死对待它。”

 

平时我们尽量做到与众人和睦,关键时刻一定,要坚定站在主一边。8月9日晚上,奶奶从小到大陪伴我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我不禁痛哭流涕。然而,我还即将被扣上各种“不孝”的骂名以及各种攻击,更是添堵。8月10日上午,医院病房,随着床旁检测仪上不断减小的数字,随着我极其小声的传福音的声音,奶奶的生命逐渐走到了尽头。(我非常后悔当时为什么软弱,因为有亲戚在身边,就那么小声地传,我当时想的是大声小声都一样,她的灵和细胞能够听见。)在一片痛苦哀嚎声中,我高举双手向神祷告,求主怜悯。神给了我一段经文:“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林后4:7-10)

 

当奶奶的遗体被推上殡仪车时,我非常悲伤,因为不知道她能否进入天堂,能否以后永远相聚。她要是早信了主该多好啊!就不会永远分别了。我也意识到:争战就要来了。我坚信,一切都有主的美意,量过来才会临到我身上。我一边在心里唱赞美诗,一边向主祷告,求神怜悯。到了殡仪馆,尽管我尽量积极地做其他的事情,但是仍然没有离开逼迫。我妈妈反复对我说:“难道为了你奶奶你都不可以将就一下吗?那一大家人都非常讲究这些,农村里面的亲戚又多,他们不会罢休的。他们到时候怎么看我们家,说我们教的啥子?”我告诉妈妈,我当然非常怀念奶奶,但是要用我们的方式,可以献花等,就是不能跪拜、烧香蜡纸钱。妈妈问基督教为什么不能,我告诉她不能拜偶像、物品。她说:“那是你奶奶,不是偶像。”我又回答她那不是奶奶,是奶奶的遗体。她又说“你假装跪跪,又有什么呢?”尽管她三番五次地动摇我,但是我在心里求神坚固。我非常了解她说的亲戚尤其是老家人的反应, 也能预料不跪将是怎么样的结果,然而我知道我是神家的孩子。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跟从我吧!”

 

在过多老家亲戚的巨大压力之下,逼迫实在太大,而我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为什么遗体是偶像等问题,当时也不是特别刚强,为了坚守正道,以及寻求属灵家人的帮助,在求问神以后,我不得不给妈妈简单交谈后暂时离开了本地,来到了省城。

 

在火车站我非常痛苦,我的奶奶去世,我多么想留在本地啊。我也无法判断这种做法到底对不对,但我已经向神求告,求祂亲自指引我,而且圣经里讲“灵巧如蛇”,那么我当时想:这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吧。到了省城后,先到了一个弟兄家,一个何等有福的家庭—他家几代人全信主。他的爷爷奶奶在家,他们热情接待了我,并且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就如同他爷爷所说“撒但太可恶了,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为义受逼迫是有福的,你要多为他们祷告。”是啊,我一点也不恨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尽管这对爷爷奶奶很好,他们肯定了我的做法,但是我觉得我并没有解决问题,毕竟是我奶奶去世了,我应该离开吗?加上在信仰和礼仪上一些深刻的问题需要问,于是我来到了另一位母亲和他自己是基督徒的弟兄家。在了解了情况后,阿姨先是为我解释了信仰问题:人死后就是一具空的躯壳,如一堆泥土,去跪它就是跪物品,就是拜偶像,所以我们坚决不可以跪拜偶像。至于有人说可以假装跪跪,实际上并没有假装,因为我们就是一台戏,演给天使和众人观看。接着她给我分析:我当时确实也是没有办法,不过离开没有解决问题,而且会使人对我们的信仰产生误解,所以我还是要回去面对他们,在家人同意的情况下,应该让教会参与,教会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去传福音。

 

第二天清晨,晨祷后我向我所在地区的牧师打电话,之前就知道他们在很多事情上不太热心,平时总是纠结哪间教会抢了他的人,结果他果然满口推脱,不想“麻烦”。我明明是问如果家人同意的话,他们会不会来,他却岔开坚持说我家人多半不会愿意,他们又要修教堂云云。我习以为常,阿姨对他的回答非常气愤:“修教堂重要还是救灵魂重要?作为一个牧者连这个都分不清,不敢挺身而出,站的高度太低了,这些就是我们大陆有些牧者和教会现在的悲哀,所以你们一定要兴起啊!”阿姨又告诉我,省城教会的弟兄姊妹倒是非常热心,可惜有点远,又是周二,如果是平时一旦有丧礼,他们必然带上很多东西去参加。于是,我按照阿姨所说的,为我所在地区的牧师和教会祷告,求神装备他们;求神保守我行在主道中,当我在狮子坑中时封住狮子的口。然后回到了家乡。

 

在回去之前,我就给我妈妈说好,不跪拜,不烧香蜡纸钱。在公交车上,我心里忐忑,但仍然强烈地感受到“我从前只风闻有你,如今却亲眼看见你。”到殡仪馆时,他们又告诉我,如果在火化时,大家都跪我不跪不像话,最后他们叫我不要去了,虽然我说要去。当然,这样至少避免了逼迫,行在了主道中。感谢主!我时常想到以前我和团契的弟兄姊妹们排练“但以理在狮子坑中”时,我饰演的但以理回答王说:“我的神已差遣使者封住狮子的口,它必不伤我。”

 

站在殡仪馆的大道上,我看见天边金色的夕阳,我看到了天上荣美的国度降临,我看见神借着这些试炼来兴起使用祂的仆人。主啊,我将万事抛尽,只为得着你!

 

我有了更大的传福音的负担,我一定要为主得着更多的灵魂,我们便可以在天家永远相聚!

 

 

付丽阳  中国大陆基督徒。    

=================

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然后“查看公共帐号”,点击“关注”即可。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

生命季刊网页:www.cclifefl.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