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走出死荫幽谷,挣脱同性恋的捆绑
2016/10/5 13:40:14
读者:1702
■秦国人

生命季刊 第76期 2015年12月

 

走出死荫幽谷,挣脱同性恋的捆绑

 

/秦国人

《生命季刊》第76期

 

编者按: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据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治中心消息,中国15-24岁大中学生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年均增长率达35%。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主要以性传播为主,大中学生感染者中男同性恋者占82%。这是一场由罪恶欲望驱使着、并且在迅速蔓延着的人类灾难。本文是一位90后基督徒陷入同性恋的泥沼,痛苦挣扎,最后靠着神的恩典挣脱的见证。从这篇见证中,我们看到同性恋的罪恶不仅在社会上“如火如荼”,也在侵入教会,危及年轻一代的基督徒。教会对此要有足够的重视和儆醒,要凭爱心挽回挣扎在同性恋罪中的人。

 

一、在我没有察觉之时……

 

大学毕业了,在神的引导和帮助下我得到了一家公司的聘用,是和专业相关的。应聘的经历很神奇,若靠我个人的能力是不可能被录用的,但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他开了通达的道路。

 

工作定了,轻松很多,时间也多了,我从网上寻找同样进入这家企业的应届毕业生。我找到了想要的qq群,里面基本全是那年被应聘的毕业生。我在群里看到有个人说自己是国际事业部的海外销售员,我就加入了聊天中,表示自己和他是一个部门。就这样,我和F互相加了好友。

 

2013年10月我被公司录取。公司通知我次年5月份到公司实习2个月,再回学校毕业答辩。到达公司后,真的很感谢神给我预备的一切,各方面条件都很好。那时我得知,F所在的北非平台和我所在的独联体平台仅隔着一条过道。于是,我兴奋地通过qq和他说了这件事。他也很积极地和我联系。聊天中看得出,F是一个性格开朗又搞笑的人。

 

很快,我回到了学校。毕业答辩完,大家含泪各奔东西—四年大学如梦飞逝。我收拾行囊准备参加公司组织的为期一个月的军训。那时正值酷夏,不禁赞叹公司的智慧,在这样的天气训练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牛犊们。很快我和F见面了,也和其他几个聊过天的人认识了。我们按照报名时间被分到不同的班级。

 

训练第一阶段在几近受虐中度过了,很多人身上长满了痱子。第二阶段开始按部门培训课程知识。我们7个国际事业部的同事分到了单独一个小班。于是,我们变得越来越熟悉了。F果真像他在聊天时表现的一样,健谈爱笑好动。大家都很喜欢逗他玩,和他开玩笑,他给我们紧张的学习带来很多欢乐。

 

后来国际事业部搬到了新园区,我们两个部门离得更近了。这样,我们4个人成了亲密4人组,上下班都一起,吃饭也一起。我们几个人可能有点理想主义,活得很单纯也很真诚。他们对我都特别好,我也时常向他们讲到福音。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大家渐渐对于公司以及自己的工作范围有了越来越多的了解,所以公司准备派我们出国继续实习。

 

出国前那段时间F对我特别好,给我买很多好吃的,晚上也经常去我们那里聊天。我最担不得别人对我好,他这样对我,我不由对他也报以极大的热情,似乎他就是我公司里最要好的朋友了。他很实在,又真诚,还聪明,再加上他性格的原因,真的没有几个人会拒绝和这样的人成为好友。

 

由于各国签证申请时间不一,我比他早出国了。我被安排到国外的某工地实地实习。这是个内陆国,又处于高纬度,冬天的气温达到零下40℃。而且工地的环境实在差得难以想象。我们租住在一家农户,四周全是荒野,没有暖气,没有自来水,没有浴室,厕所在外面,还要自己做饭。唯一让我得安慰的是甲方给我们买了无线网卡。可是流量有限,信号还不好。刚开始几天我真的特别受不了,有一种被抛弃和遗忘的感觉。想家,失落。

 

让我想不到的是,我竟然超乎异常的想念F。过往我没怎么在意他对我好的一幕幕涌到我的脑海里。每天回到住处迫切要做的事就是赶紧和他聊天。每次打开qq看到他的一串留言我竟然那么得安慰,却把我的神完全抛在了脑后,也丝毫没有察觉这是魔鬼针对我的一场恶谋的开始。

 

二、陷入网罗

 

第一次出国和我交流最多的便是F,我们变得无话不谈。

 

回国后,我们几个依然过着无忧无虑快乐的生活。后来,我有室友去了泰国出差。每到周末F会请我一起出去玩,我没有同意,因为没有什么比参加主日礼拜更重要。他知道信仰在我生命里的重量。我也不断向他传讲福音。有一个周末F提出想到我们家睡,一方面他室友出差了,另一方面也想和我彻夜长谈。我室友正好也回家了,他们家离得近,所以有一个双人床。我觉得那是个更深了解他并向他传福音的好机会,便答应了他。

 

那晚我们躺在床上聊起自己的学生生涯,聊到自己小时候的糗事儿,聊到自己的家人。那时我才知道他是一个失去父亲的人。我那可怕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便抓住这个机会向他传福音。我对他说:虽然你地上的父亲不在了,但有一位天上的父亲他更爱你。虽然你还不认识他,但我相信今天上帝让我们相遇必有他美好的旨意。我滔滔不绝地跟他说了半个小时。后来他说,他老是害怕,他很胆小,想到他父亲的尸体以及丧礼那几天的事情就一直害怕。我知道那是真的。我那不加分辨地怜悯之心又像一股洪流冲击我的大脑。我真诚地握住他的手要为他祷告,跟他说上帝能帮助消除他的惧怕。祷告完,他说感觉到从未感受到过的平静。我暗自高兴,感到神的动工,但是完全没有意识到,魔鬼也在利用一些东西让事态飞速向不好的方向发展。祷告之后,我们都累了,便不觉间睡着了。

 

后来,F经常提出到我家睡觉的请求。考虑到他的情况我也欣然同意了。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工作时间之外我们经常呆在一起,几乎形影不离。我觉得那时候,我们形成了相互依赖的关系,以至于我完全失去了分辨能力,内心错误的感情任意驱使,没有任何的危机意识。直到有一晚上他在我家睡觉,躺在床上,不知道怎么谈到了接吻这个话题。对于我这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来说,这个话题真的很有吸引力和诱惑力。然后他吻了我,而我竟然就那么接受了!我就那么无可救药地接受了!没有任何反抗!

 

他说他是同性恋。我虽然很惊讶但依然用自己血气的怜悯告诉他,上帝爱每个罪人,他能帮助改变他的性取向。从此,你可以想象,我过上了一种令自己都难以形容的生活:矛盾、痛苦、纠结。犯了罪,我就流泪向神认罪;诱惑来了,我又毫无抵抗力地陷入罪中,而且越来越深。我不断在挣扎,可是感觉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弱,越来越不是对手。我想挣脱,可心里一直有个意念,他是上帝预备要借着你拯救的人,他对你那么好,你就忍心一脚踹开他吗?我一次次屈服了。于是,我开始用上帝爱之名义,一面犯罪,一面强迫他和我参加聚会,以解决我心里的矛盾。我完全乱了,没有了任何分析能力。现在想来真的好可怕。

 

我每次单独一人大大流泪祷告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的赦免与爱。他也借着一些环境一直提醒我,圣灵也责备我。于是我开始自己想办法了。那时我一直在一个大学生团契里参加聚会。聚会在一个香港学生租的房子里举行。后来,这位弟兄要回去,团契带领人便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在附近租房子,教会可以出一半的钱,我自己出一半。考虑到能为聚会尽自己的力量,而且可以远离自己的那个环境,我就同意了。搬到那个小单间,我想重新开始。在属于自己的空间里好好读经祷告恢复与神的关系,并且每周还有3次聚会,想来都是好的。

 

但是你能预感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F联系我想和我住一起。他的租房也到期了,而且他的室友很不讲卫生,他不想再住在那里了,眼下又不好找人一起租房。为什么我的心又软下来了呢?我的决心呢?我的立志呢?不知道为什么,我甚至有些高兴他能来。这样,他就能每周参加3次聚会,就可以更多认识神了。多么完美的谎言!为了掩饰我心里的不平安,我向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只有答应了这个要求他才可以过来:一起住期间要参加所有聚会。他答应了。而我也天真地以为他会被改变。

 

我又过上了更加混乱的生活。那是段黑暗的日子。

 

三、神的提醒

 

神借着妈妈提醒我。妈妈是我在世上最亲密的属灵遮盖。我们心灵相系,也彼此鼓励。她是我伟大的属灵榜样,每天都花很多时间与神亲近。虽然她没有多少文化,但她对神的忠心和依靠的心是惊人的,从来没听见过她说抱怨的话。那天,妈妈跟我说,最近一段时间圣灵总是催促她为我认罪祷告。起初她还不在意,以为是自己想多了,但总是有这种祷告,她便跟我说了。为了掩饰自己也让她放心,我说工作上难免有过失便搪塞过去。可我的心久久不能平复,里面满了责备。可我还是任凭这种光景继续上演。

 

圣诞节到了。每年妈妈都会特别选一段神的话语,写到卡片上送给我。之前神所给的话语都是极其美好的,祝福的话语: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主的慈爱总不离开你。我也一直享受在神的爱中。可这次我是如此害怕得到神的话语,我怕面对现在的自己,更怕面对神。甚至我开始欺骗自己圣诞节的卡片只是文字游戏而已。妈妈打来了电话,她拿到了我的应许卡片,然后她顿了一下,我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儿。她说:“这次可能神提醒你吧,你爸还不让我给你说,他觉得一定是搞错了。神让你认罪呢!给你拿到的是雅各书4章4节和提摩太后书1章14节。你记下来自己看吧。好好祷告!”我翻开圣经:

 

你们这些淫乱的人哪,岂不知与世俗为友就是与神为敌吗?所以凡想要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神为敌了;从前所交托你的善道,你要靠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牢牢地守着。

 

我跪在床上痛哭流涕,大喊耶稣赦免我。F回来看到我这种表现什么话也没说。我对他说神警告了我,我让他立刻离开,他不能再住在这里。他看出我在极度的痛苦中,只说了句:“这么晚了你让我去哪里?”就开始收拾东西。我的心更痛了。可我不能再留他。我忍住心痛看他走了。

 

他走后我的心如释重负,可一股可怕的思念立即涌上心头,是我始料未及也未曾体会过的。我怎么会那么思念他,与其是思念不如说是担心。各种心绪一股脑全部涌上心头,我感觉自己就要承受不了。我不断祷告,努力思念神,回想神的恩典,回想在我和F假期外出旅游时神如何不看我的罪孽,依然处处恩待我、保守我、听我的祷告;可另一方面,过往和他的一幕幕也挤出来,挤破一个口,然后一瞬间全部那么真实地占据我的思想:一起旅游那么多地方,一起做饭吃,从国外回来给我买手表,一起逛街买衣服。更甚的是,我如何一次次伤害他,多么不公平地对待他。越想越痛苦,越痛苦越想。就在这种不断的挣扎和祷告中,不知何时我睡着了。

 

醒来后,昨晚的感觉丝毫没有减少。我担心他在哪里睡觉,会不会也很伤心,我甚至害怕他会自杀。实在是痛苦极了。我才发现,原来我是这么喜欢他。罪,已经像鸦片一样让我难以离开。

 

接下来两周,我们形同陌生人,在公司不说话,下班也不一起走。但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每天在空间里用歌词表达自己的感受,我则难忍地关注他的动态。终于,他还是回来了。这次我又多了一个要求:不能有任何越界的行为。又是自我欺骗!我太高估自己的本性了,太轻看环境的诱惑和魔鬼的诡计了。谁也不能怪,是自己自找的。

 

混乱的日子又继续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也更进一步,不比热恋中的男女差多少。他还是每周跟我去聚会,他也真的想相信神。曾经有几次他被神的话感动。也做过两个神奇的梦,梦里有声音对他说:耶稣是救主,你要信耶稣!也正是这些现象蒙蔽了我。F是个很真实的人,他从不为了讨好我而编造谎言去接触信仰。他难以相信,就直接跟我讲难以接受,有怀疑就会提出来。正是看出他的真实,我就更加不肯放弃了,因为我觉得神的时候还没到。多么好的理由!

 

可我内心确知,我必须和他有个完全的断绝,否则我是必定要下地狱了。我又出国了,这次出国,之前就有的细微的离职感动变得强烈起来。不单是为了和他离开,而是感觉上帝有更大的计划,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那段时间,金钱和地位对我没有了任何吸引力,离职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我和家人分享了这个感动,他们持续为我祷告。回国后,我依然跟神祷告这件事情。

 

四、艰难的挣脱之路

 

马上到了年假。在家里,妈妈问到大学时候一位姊妹的情况,因为之前我曾对妈妈说过我对她有好感,而且那位姊妹真的特别爱主。我便说有段日子没联系了。妈妈一提这件事反而勾起了我的兴趣。我便从微信找到她的照片给爸爸妈妈看,他们很满意并表示希望我尽快结婚。很奇怪,那时的我似乎忘记了对F的感情,转而对那位姊妹有了很多感觉,结婚的念头也在我里面产生。我跟神祷告寻求他的心意,也和那位姊妹联系,谨慎地和她说明情况并请她也守候祷告,若应许没成就,那就说明不是神的意思,我们就当这事没有发生。她很平静地答应了。我们也共同请大学期间的教会长辈做遮盖。

 

2015年3月14日我完成了所有离职手续。我告诉了F,他知道我们早晚是要分开的,因为通过聚会和我的传讲,他对于我的信仰以及上帝的属性都很明白。他理智地接受了,但有一个要求:回家之前要和他一起去云南旅游,然后去我家一趟看看。我接受了。他也选择了辞职。并且开始在网上投简历。他要去南方工作,要远离那些让他伤心的地方。

 

云南旅游结束了,回到了我家。爸妈特别喜欢他,因为他很活泼而且很勤快。期间,妈妈经常当我们的面谈到那位姊妹,这让他特别痛苦。妈妈还要求让那位姊妹顺便来大学时聚会的阿姨家,这样可以在送走F后,接着在阿姨的见证下,和那位姊妹见面。

 

我们都在痛苦中等待离别的时刻。最后一天一起去了当地一个很有名的庙宇游玩,矛盾在这时爆发了。事后妈妈也说我不该去那种地方玩,那里黑暗的势力很大。游玩期间阿姨接连打了好多电话,F不想让我接,因为他知道阿姨是让我回去车站接那位姊妹的。但电话不断打过来,我就接了。果然,阿姨那边急坏了,生气地数落了我一顿让我赶紧回去,姊妹已经要进站了。当我跟F说后,他勃然大怒。抢过我的手机就往地上狠狠摔去,我当时也很生气,觉得他很不理解我,气急败坏之下也拿起自己的手机狠摔了几下,手机烂掉了。他还不解气,回头走了几步转回来打了我。我没有反抗。就这样各自走出了寺庙。没走多远他找到了我,我知道他很心痛,我也很担心他。从来没想过会是这种结局。

 

是的,没想过。在罪恶中的人是麻痹的,不会顾及结果,也不会考虑将来。他是一个明智的人,知道我必定会去接姊妹,所以他也尽量控制自己让结果不会太糟。他执意要给我买块新手机,我拗不过他就打车一起去买了手机。然后一句话没说,他走向火车站,我走向阿姨家。

 

到了阿姨家,妈妈着急得哭了。因为我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在这种紧要的关头,她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因为阿姨借着祷告已经察觉到问题,妈妈就自然而然想多了。我一进门,她们就松了一口气。我撒谎说自己手机丢了,重新刚买了一块。坐下后,阿姨直截了当地问我,手机到底怎么回事?她用严肃又不容虚假的眼神看着我。我心里一阵极度的虚弱,便将事情和盘托出了。我感谢神,给我预备这么好的妈妈和属灵长辈,她们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给予了我理解和帮助。阿姨没有问更多,只是告诉我她感觉到了问题。眼下她们最担心的就是F可能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阿姨多少听说过类似的事情。所以她们不许我自己去接姊妹,由阿姨同我一起去车站。

 

接上姊妹后我们不能让她察觉到这件事的存在,就都刻意避免一些话题。但她问起我那位F同事在哪里,因为之前我想让她晚几天再来,可她已经订好了票而且改不了,我让她晚些时候来的理由就是有同事在这里玩,想送走他之后再安心接待她。晚上休息了,我的心七上八下不能平静,脑海里全是F目前的状况。突然,我听到他在阿姨家楼外叫我的绰号。我的心一下子绷紧了,惧怕担忧缠绕着我的心。我没敢回应他,不知道他为什么回来,更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他越迫切地喊我,我就越紧张。十几分钟之后,他不再喊我了。但他给我妈妈打来了电话,那时妈妈正和姊妹睡在一个屋,我听到他似乎想让我再回酒店给他送钥匙,妈妈显然有些不知所措。她安慰一下姊妹,便出来把我和阿姨都叫了起来。她们决定让我留在家里,她们自己去酒店门口和F聊一下,但我更明白F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知道他不是会乱来的人,他只是不情愿以这种方式结束,更多的是因为他打了我而内疚。我向她们解释过后,阿姨同意我们一起过去。我也紧接着和他qq联系说明了情况,告诉他阿姨和我妈已经知道我们的事情。当时已经晚上11点多,路上没有几个人,大家脚步急促,心里也慌慌的。我心里一阵发堵,一切就像在做梦一样。

 

到了快捷酒店门口,远远看到了F。他很有礼貌地向妈妈和阿姨问好,并表示只是想拿回钥匙,准备第二天早上走。阿姨没同意他让我再陪他一晚的要求。我控制自己的情绪,直接把事情挑明了放在面上说,他也敞开了心扉和阿姨与妈妈说起心里话。他说,到车站的时候想一到达南方就自暴自弃,觉得活着没意思了,但突然就想再回来一次。阿姨和妈妈这时紧张的心也放松了,阿姨很能理解他的苦楚,就真诚地劝勉鼓励他,用耶稣的爱来爱他,并流泪为他做了祷告。他的情绪也改观了很多,他也承认是耶稣救了他,不然真的会选择放弃生命。我们在深夜的大街上交流了许久就彼此拥抱分开了。

 

回到阿姨家,姊妹也起来了。我们知道不能再瞒她,就告诉了一些认为她能知道的。她真的很有智慧,可能她猜到的要远远比我们告诉她的多。但她很安静地接受这一切还反过来安慰我们。

 

姊妹和我回了我家,算是见父母。呆了两三天后我就要和她一起去她的老家见她的父母。她家在南方,离我们特别远,所以提前订好了第二天的票。在省会城市等火车,时间还长,便来到德克士。一路上我的心都在绞痛,对F的思念慢慢占据了对姊妹的感觉,过往的画面全部呈现在我脑海里,走到哪里看到什么都能联想到和他过去的生活细节。我觉得自己正走在死荫的最深处,阴间的绳索缠绕我,匪类的急流淹没我。我深知此时处境的艰险却又无可奈何毫无力量,惧怕担忧与绝望摇撼着我的理智。我要了两个冰淇淋,当我们相对而坐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对姊妹没有了任何的感觉。我陷入极度的恐惧中,我开始怀疑向神要的应许。难道我要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毁掉一位如此敬虔的姊妹的婚姻吗?我这样的做法是对自己对家人的负责吗?一个声音一遍遍地责问我,也狠狠痛击我的心。

 

终于,我借口去厕所给妈妈打了电话,我必须做出决定。这时离开车时间仅有两个小时。我痛哭流涕地向妈妈坦白,我心里对姊妹没有了感觉,心里想的全是F,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好痛苦!妈妈听到她儿子的哭诉,强压住心里的焦急,镇定地安慰我,并要求我迅速去把票推掉。由于已是晚上,妈妈要求我找个地方住下,和姊妹每人一间。她会想办法给姊妹打电话解释情况。我听从妈妈的安排,那时的我没有了任何思考和抉择的力量。

 

感谢主,一切都很顺利得办理完成。姊妹始终没有多说一句话,她真的是满有圣灵的人。我顾及不上更多的安慰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跪在床上我就开始嚎啕大哭,我不知道自己哭什么,为自己的罪,为心里的难受,为给别人造成的伤害,总之,我很想哭,一遍遍呼喊神的怜悯与垂顾。在电话中妈妈竭尽全力地安慰我,我也敞开自己的心向她倾诉。我怀疑自己的性取向,我真的很想念F,我真的非常痛苦,我抱怨为什么会是自己有这样的毛病与经历。我在这边哭,妈妈在那边不断地安慰。她是位伟大的母亲!有几位母亲能经受得住这样的事呢?若非上帝暗中的保守我早就死在静寂之中了。

 

我们回到了家。上帝在最紧要的关头把我救赎回来,若是那天去了姊妹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补救,怎么处理自己心里的错乱,怎么面对自己的人生。主啊,我赞美你!因为你没有按我的罪过对待我,也没有照我的罪孽报应我,而是在我最软弱最无力的时候亲自把我救拔出来。你的爱远超人的想象!在家里,妈妈和姊妹平心静气地交流了这件事,她哭了,为我的处境哭了。

 

但我已经无心顾暇更多,我想得到上帝的接纳,想解决我的罪,想走出死荫的幽谷,想回到从前与神亲密的光景。姊妹从神有领受,希望我把所有与F有关的东西全部扔掉,这也提醒了妈妈,她们这样要求,我就这样做,因为我知道我该这么做。但我的心真的痛到了极点。彼此的礼物要扔掉,一起买的衣服要扔掉,从外国带回的纪念品要扔掉,手机要扔掉,一切有关的都要扔掉。我强忍住内心如刀割般的痛将这一切都收拾了出来让爸爸处理。其实这时F仍在微信上和我有联系,他还对以后怀有期待。

 

姐姐要求我要断绝和他的任何联系,这对我来说是最难的了。心里一直有个意念:你知道你伤害F多深吗?他也是无辜的,他从来没有对不起你。是谁大冬天的早起给你做早饭?是谁晚上给你端洗脚水?是谁大老远跑到工地看望你?是谁.....我知道这是从那恶者来的攻击,但我真的是无力反抗,只有强忍住这一阵阵如雨丝如针尖的痛。我想当着姐姐的面再给F打最后一个电话,我怕他会因为我对他的信息封闭而找回来,其实也是想最后的告别。电话中我告诉他以后都不要再联系,为了彼此好。他有很多要说的话,但我还是想办法尽快结束了通话。那真的成了我们最后的一次通话。

 

事实摆在眼前,我要先解决自己的内心问题才能考虑婚姻。所以和姊妹商量后还是先把她送回家。这样的结局真是让人万念俱灰。姊妹的痛苦也丝毫不亚于我本身。妈妈和我在我们教会牧师的建议鼓励下决定送姊妹回阿姨那里。到了阿姨家里,她笑脸迎着我们,那么慈祥,充满了爱。阿姨首先和我交流,她让我拿圣经读神的话,拿彼得三次不认主和大卫犯奸淫罪的例子鼓励我,并用新约很多话让我知道神要大大使用我。主啊!这是多么大的安慰啊!我在神的面前大大痛悔哭号。神的话句句带着能力!

 

我回家后参加教会的一个神学培训班。在培训班学习初期,我的心依旧在极其痛苦的境地中。脑海里充满了与F相关的情景。过往的那些伤害,扔掉的那些东西我是想都不敢想的。甚至有一晚做梦的时候,梦见他满脸鲜血淋淋,他说自己要自杀。可想我醒来后的心情。原来,我是这么在乎他。我已经被同性恋的灵完全吞吃,虽从罪中得赦免,却被罪的苦果折磨得苦不堪言。所以,就会禁不住偷偷关注他的动态,看看他是否安全,是否找到了合适的工作,是否还在罪恶的环境中。从另外同事那里探听到他很快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有段时间他总在微信上发很多心情状态,诉说他心中的痛,我看后真的撕心裂肺的痛。我知道给魔鬼留了破口,但是你知道吗,那真的很难抵挡。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两个月。我的属灵伙伴提醒了我,不可以再关注他任何状态。于是我也下定决心断绝与他任何的联系,就算是偷偷的关注也要完全断绝。感谢天父帮助我走出了这一步。这关键的一步。

 

五、儆醒:罪恶在门口等着我们……

 

时间真的是神所赐疗伤的药。随着时间的推移,痛苦渐弱了,我也慢慢恢复了对神起初的爱。如今,我真的可以说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但这没有丝毫可夸之处,因我是蒙了大恩的人。神没有丢弃我,没有撇下我,没有从我收回他的圣灵,使我仍得救恩之乐。

 

回顾这两年的时间,才发现经历了这么多非同寻常的事,也看到这时代的凶险。同性恋的灵已开始大规模肆意猖狂地残害灵魂,就在我走出来不久,美国就通过了同性恋合法化的法案。这真的令人震撼焦急。末后的时代近了,魔鬼像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抢夺那些失丧的灵魂。唯有在基督里的才有真平安和喜乐。从我的经历中你一定能看出,罪恶从来都是在门口等着我们的。稍有不慎,自己便跌落其中难以自拔。灵魂所受的损伤是要花很大的代价我才能修复的。牧师对我说,不要怪魔鬼,也不要怪环境,是自己的不警醒不节制导致了如此的后果。是的,若我们不给魔鬼留地步,他是无法伤害到我们的。愿众肢体从我的经历中细细琢磨,吸取教训不重蹈我的罪恶之辙。

 

但在我们的神没有难成的事,他是使无变为有,将坏事化作好事的神。就在前几天我的大学舍友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在大学期间跟我归向了基督。感谢主,他是奇妙的。我的经历给他很大的提醒和帮助。我们彼此鼓励,彼此代祷,在主里修复各人的生命。

 

我愿意分享自己的经历,盼望给更多的人带来儆醒和帮助。

 

我吃过炉灰,如同吃饭,我所喝的与眼泪掺杂。这都因你的恼恨和愤怒;你把我拾起来,又把我摔下去。你必起来怜恤锡安,因现在是可怜他的时候,日期已经到了。(诗篇102)

 

秦国人  90后基督徒,现居中国大陆。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