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字架福音与现代人(一)
——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2000年1月3日晚大会信息
2015/5/29 11:18:06
读者:3824
■唐崇荣

生命季刊 总第14期 2000年6月

 

 

我们的聚会很快就要结束了,明天就各飞东西,不知什么时候再见面。有人就在一次聚会之后就永远不再见面,可能就是我,可能就是你。所以我们每一次的聚集都是一次神迹,每一次的聚集都是一次恩典,每一次的聚集都是神特殊的引导。我们要爱惜神给我们的这些恩典,爱惜这些聚集的机会。

 

今天晚上我们要思想十字架福音与现代人。保罗在近两千年前讲过∶“我不以福音为耻,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拯救一切相信的人。”历史上最大、最可怕、最残忍的刑具莫过于罗马人的十字架。每一个被钉在十字架上的人不一定当天就死。历史记载有人挂了三天慢慢流血而死,有人到第五天才死,这是何等残忍的一种刑具。五马分尸即刻使你魂归西天,但是十字架上慢慢流血,血压继续增高,整个身体被这样的凌辱,那是最痛苦最痛苦的经历。神的儿子到世界上来的时候竟然拣选了这样的方法,为你为我的罪被钉受死。所有的刑具都是羞辱的,所有的刑具都是非常令人痛苦的,但只有十字架这个刑具被千千万万个后人高举,成了荣耀的标志。你绝不可能听人说∶“坐电椅、坐电椅,永是我的荣耀。”也绝对没有人说∶“被枪毙,被枪毙,这是我的荣耀。”但是,“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这是每一个基督徒都可以从内心深处真诚唱出来的话。感谢上帝!

 

丹麦哲学家齐可果说,基督的存在是个最大的反合性(Paradox)。他在最羞辱中间彰显最大的荣耀,在最软弱中间彰显最大的能力,在最愚味中间彰显最大的智慧。这就是十字架,这就是福音,这就是我们所信的基督。不是人能够把他钉十字架,是他主动地说∶我把我的生命舍去,我有权柄舍去我的生命,我就有权柄取回来。让我们每一个基督徒永远从神的宝座看一切,因为当你从神宝座看一切的时候,那你就是一个真正归正的人。如果你从人的思想、人的角度来看,你就是一个人本主义的基督徒。真正的神学是神本神学,真正的教会是神本教会,真正的事奉是神本事奉,真正的护教是神本护教,真正的差传是神本差传。

 

神永远是主体性的,神永远是根基、是根本,神永远是在宝座上的。改革宗神学要求我们 to think after God's thinking, to feel after God's feeling, to act after God's planning(按照神的思想去思想,按照神的感受去感受,按照神的旨意去行动)。你若能按照神的思想思想,你按照神的感受去感受,按照神的旨意去行动,你就是以神为本;你从神的宝座看一切,你就清楚了。

 

是世人把耶稣抓去吗?世人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吗?世人的律法把他定罪使他受刑罚?不是,是神差遣他来,是他自己舍弃他的生命,永远是神本。我到世界各地传道,人都问一个问题,犹大卖耶稣,为什么我们没有感谢他?如果没有犹大卖耶稣,耶稣会成全救恩吗?要感谢主也要感谢犹大。言下之意,犹大有不可灭的功劳在那里。对这样的问题,我们只能用一句话回答,如果基督不从天上到世界上来,犹大要卖什么?(众笑)还是神本。犹大之所以卖主是因为他贪钱,而今天贪钱的传道人和基督徒处处都有。我们就是犹大。就因为这种罪所以耶稣要到世界上来,不是他来了你用罪成全救恩。彼得否认主三次,就因为这种软弱所以耶稣到世界上来,因为罪使我们的主来到世界,来把他的爱胜过罪恶的主权显明出来。感谢上帝,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不是羞辱,而是荣耀,是透过羞辱彰显的最大的荣耀。

 

我发现最先有伟大信心的,而且是超越所有众信徒的信心的,是那个十字架上的强盗。他的得救同今天许多人得救的情形是不一样的。在他四周他没有看见什么叫做神可以印证的恩典。在他旁边被挂在十字架上的那一位一点没有彰显什么智慧,没有彰显什么能力,没有彰显什么奇迹,没有什么神迹奇事,所以他到底怎么会变成信耶稣的人呢?这个信心是比保罗、彼得、你、我更大的信心。所以这个人就在耶稣流血以后最先被救赎。他是新约的第一个基督徒。新约第一个蒙宝血赦罪的,第一个与主在乐园里面的基督徒,竟然不是使徒,是强盗!

 

我常常在想这个强盗在痛苦挣扎流血,在孤单受凌辱的中间,他看耶稣不过是和他一样受钉的人,突然他会变得产生信心,为什么呢?他透过耶稣的软弱看到那最大的刚强,透过基督所谓的愚昧看见了神最大的智慧,透过基督所彰显出来的最大的失败看见了最大的成功。这个信心就是第一个蒙宝血洗净的基督徒信心。这是许多哲学家没有办法明白的、许多只求恩典的人没有办法理解的信心。

 

希利尼人是求智慧,犹大人是求神迹,我们却传钉十字架的耶稣!所有的思想家在希腊历史中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在寻求智慧。然而你对这些哲人说,有一个赤身挂在木头上的人是人类的救主,他想得通吗?想不通,他连自己都不能救,怎么救我呢?这是不合理的,这是我的思想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希腊人是求智慧,所以到各各他山上,他看了嗤之以鼻就走了。我们许多中国大陆的学者在二十世纪中崇尚科学,崇尚民主,崇尚西方的知识论。他们都曾经像这希腊人一样轻看耶稣基督。二十世纪初,中国人把迷信当作宗教,其中那些比较有知识的人就把宗教当作迷信。共产主义者经过几十年之后才慢慢分界什么叫迷信,什么叫宗教。信仰不是迷信,迷信不是信仰,信仰是信仰,迷信是信仰信迷了(众笑)。信仰不是迷信,迷信不是信仰。当我们看见我们同胞把迷信当作宗教,把宗教当作迷信,把宗教同救赎混淆在一起乱信一场的时候,我们需要做的事太多了。唯有基督的十字架临到我们,使我们从总原则里面看见需要解决的各样问题,在十字架的光照下,可以解决。

 

另外一种人就是犹太人。犹太人领受了旧约的两大知识,第一是律法,第二是先知。律法赐下来活泼的圣言,至圣的真道乃是要把神向人的启示显明出来,人竟然在字句中间捆绑了自己,拒绝救赎的恩典。那昼夜呼求耶和华“把弥赛亚赐下来吧”的民族,当弥赛亚真的来了的时候,他们说∶“你是谁?上十字架!”今天教会许多人要求复兴,等复兴来到最先逃走的就是那些昼夜祷告要求复兴的人。因为他发现复兴要求他离开罪恶,他不肯。弥赛亚来到的时候,要求犹太人放弃错误的弥赛亚观,他们不肯。凡错误的神学带来的就是对复兴和对正统的反抗。没有正统的神学就没有正统的教会。我们为什么会变成反对神学的民族呢?神学就是对神的认识。你要竭力认识耶和华,你要继续不断竭力追求认识上帝的那些知识。有人因为有错误的神学存在,有新派的神学,不信的神学,自由的神学,就反对所有的神学;这就很像有人因一些基督徒不好就反对整个基督教一样的笨,一样的蠢。犹太人整个文化的结局,就是他要神迹。

 

犹太人是求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这就变成两条道路。今天我们看见教会照样在走著这两条错误的道路。一条就是以为神的道可以用智慧、用人的思想完全去了解,然后他就知识长进爱心减少。仅仅在知识上追求,结果与神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疏远。另一条道路与此相反,如果一个人只要爱神、不要认识神,他的爱、他的火热就可能像犹太人一样大发热心,却不按真知识,就成了走遍海洋陆地勾引人入教却叫他们成为地狱之子。你们刚才看见 Toronto Blessing 的结果,有人祷告倒在地上一直笑吗?你会相信保罗彼得被圣灵充满是那个样子吗?(众笑)你不要笑你要严肃地思考,为什么基督教落到这个地步?就是因为他们认为神如果不行神迹,人就不能认识他。我不否定神是智慧的源头,神是施神迹的神,但是认识神真正的路途只有一个,就是透过十字架。保罗说,我们不是讲智慧,我们不是求神迹,我们只传钉十字架的耶稣。保罗不是轻看智慧,保罗提到的智慧是从天而来的、神所启示的圣灵要我们进入的那种真理的智慧。保罗所讲的神迹是拯救人脱离罪恶与神和好的生命的改变、从属地的人变成属天的人的那种神迹。

 

亲爱的弟兄姐妹,十字架是最具反合性的。在十字架上人看不见神的荣耀,但是,真正的信心就是透过人所看见的羞辱而看见神真正的荣耀。神的愚昧比人更智慧,神的软弱比人更刚强。这就是十字架的道理。所以保罗说∶我不以福音为耻。福音是什么?福音就是神藉著基督的死里复活拯救人脱离罪恶,使人可以与神一同享受永生这个好消息,这就是福音。“福音”这个字在希腊文原文中是单数,只有一个福音,就是基督的死同复活所带出来拯救人的能力,这就是福音。感谢上帝!

 

这个古老的福音与现代人有什么关系呢?有一次我在一个乡村布道,我到了一个中国人的家,同他谈到一半,他说∶“不必讲啦,人家已经到月亮上去了,你还信耶稣?”(众笑)我对他说∶“人已经到月亮去了,你还要吃饭?”(众笑)你不要以为到月亮去了你就不吃饭,就吃石头了。有一些不变的事情,有一些常变的事情。科学是常变的,但生命的真理是不变的。我们把新时代当作神了。新时代带什么给我们?所以我今天的第二段要与大家讲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从略)。

 

二十世纪是个科学的世纪,但我要请大家注意,这个世纪发明了许多容具,但是没有给我们内容。这个世纪做了最大的飞机,却不知道要载什么人,凡是有钱的就可以上去,很痛心。飞机的发明是为了传道用的,你懂吗?广传福音需要快一点,结果给有钱人用去。每一次我坐在有钱人旁边,我心里想你是沾了我的光,托我的福(众笑)。这个世纪做出了录音机可以播送最好的音乐,但是却不能产生伟大的音乐家;这个世纪有最快的印刷业,印刷快得不得了,但是这个世纪没有产生太多伟大的思想家、有灵感的作者……你把这个世纪最大的作家的作品与上个世纪的作品比,是小巫见大巫。你把十九世纪的跟过去的过去相比又是小巫见大巫。亚里士多德一生写一千本书,现在人写了几页就可以拿博士,真是很害羞。有时候看我学生的论文,参考一些书,这里搬搬,那里抄抄,差不多好就给他学位算了。凡是不能搬来搬去的就叫做 non accademic(非学术的)。耶稣基督早就反对这个思想,所以他问门徒说∶“你们说我是谁?”耶稣不要听 quotation (引用别人的话),耶稣要 original faith (自己的信仰),不是 copy of  accademic learning (学术引文),耶稣要你自己经历信仰,你自己说我到底是谁?彼得说∶“你是基督。”耶稣说∶我就要建我的教会。就在那个时候,基督两个字就出来了。为什么?因为彼得看出来,这位在时空显现的人子是有神性的,所以他是神子。“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这是历史上第一次对基督的认定,the first confession of christology。这是历史上第一个教义的肯定,没有教义不能建立教会。你有纯正的教义,正统的教义,符合神启示的教义,耶稣就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立在这磐石上。”今天华人教会不要教义,所以查经班里你受圣灵感动,我受圣灵感动,你讲你的,我讲我的;当两个人讲得不一样的时候,哪一个灵才是真的圣灵?今天有很多人讲耶稣是君王,耶稣是祭司,耶稣是先知,他不知道这个是从长老会的思想偷来的,是从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里拿出来的。丢掉了宗派,却把宗派里面的东西拿来以为是自己的。宗派的存在是有它的原因的,宗派的存在是必要的,但是宗派的存在不是绝对的。所以有宗派却不可有宗派主义的狭窄。伟大的教义是历史中圣灵引导的成果,是在教会中产生的,我们要谦卑地领受,并归荣耀给上帝。然后我们彼此尊重,不是宗派主义。如果是宗派主义,我不会到这个聚会来,因为我不知道这个聚会是什么派的。(众笑)我们在主里都是弟兄,在众支派中间中心的是摩西,他不是为自己一派,所以把所有的支派当作是弟兄看待,这个才叫一家人,阿们?(众∶阿们!)感谢上帝!弟兄可以穿不同的衣服还是弟兄,仇敌也可以穿相同的衣服还是仇敌。绝对的事不要相对化,相对的事不要绝对化;把绝对的当作相对,你就走了妥协的道路,把相对的当作绝对,你就走了狭窄的道路,你就会把弟兄当作仇敌,把仇敌当作弟兄。我不能因为有人勇敢地用“教会”两个字我就认定他是教会,我要看他信什么?否则的话,那两个字就可以骗我随便与人合一了。我不能听人说这是圣灵,我就认为这是圣灵,我要看他所领受的灵是不是圣经讲的那一位,是不是符合神自己的启示。讲合一是在道里面,在神的名里面,在我们纯正的信仰里面合而为一。

 

感谢上帝!耶稣十字架成了这个时代所需要的。二十世纪是个怎样的世纪呢?二十世纪是个愚蠢的世纪,因为二十世纪有了容具没有了内容,有了现象没有本质,有许多的杂务,却没有真正的方向,有了上面的建筑却忽略了下面的根基。二十世纪要基督的道德,不要基督的神性与救赎。二十世纪是个很可怜的世纪,它成为十九世纪的意识形态的实践场所。我每次讲到这句话就很难过。二十世纪被认为最伟大的,最足够成为我们思潮正统的那些哲学思想,都是十九世纪产生的。存在主义产生于十九世纪,却被二十世纪的人囫囵吞枣接受了;共产主义产生于十九世纪,却在二十世纪大行其道;进化论产生于十九世纪,在二十世纪竟成了普及教育的内容。十九世纪的理论成了二十世纪整个文化界的精神。 Logical positivism, existentialism, scientism, evolutionism, communism (逻辑实证主义、存在主义、科学主义、进化论、共产主义),二十世纪的大好年日都在实验那些理论,结果过了几十年才知道都是假的。你说二十世纪是不是笨的世纪呢?直到中国变成全世界最穷的国家的时候,我们才要改革开放,应该用悔改归正比较好。(众笑,热烈掌声)邓小平的伟大不过是他知道毛泽东错了,(众笑)如果毛泽东早开放,那么中国人早就是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了。……黑格尔说∶“中国人很聪明,从三千年以前就这样聪明。”言下之意,就是三千年没有进步的意思。(众笑)中国人老早就发明了纸张,早就发明了罗盘,早就发明了炸药,早就发明了印刷术。但是我们讲来讲去就是这三大发明、四大发明,几千年就讲这个。当欧洲、美国每一年新的专利权注册几十万个的时候,我们还在说我们的四大发明。当你孙子长大,还是四大发明。最近加上一个五大发明,就是苏颂宰相在宋朝的水钟,被 Patek Philipe 钟表公司承认最先发明钟表的是中国人,可惜还是九百六十年前的事情。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二十世纪已经变成历史了,但这一百年中间人类做了最笨的事情。因为人类把远离神的那些错误的思想都当作真理来迷信,把真正对神的信仰丢在背后,所以二十世纪是人沦落到禽兽一般的世纪。二十世纪带来的灾祸可能科学很难再挽回了。我们面对的是核子战争的恐怖,是已经支离破碎的大自然,是艾滋病的蔓延,是同性恋的泛滥,是道德沦丧,是一个没有良心还大作文章来维护那些不负责任的自由的社会。人要到哪里去?今天我要很严肃的对你说,这个时代的人所需要的不是共产主义,不是科学精神,这个世代所需要的是耶稣十字架的福音。

 

感谢上帝!让我试问一个问题,你如果不信耶稣你现在怎么样?我如果不信主我怎么样?我知道我不是太聪明,但我绝对不是太笨的人。如果耶稣没有拯救我,我会用我的经历、我的知识、用我的健康做多少坏事我不知道。有一个将军对我说∶“我听你讲五天道,我莫明其妙,为什么你要做传道人?”我反问他∶“听我五天,你听到什么,反而问这个问题?”他说∶“照我知道,世界上没有一个总统比你口才更好的,你为什么不在年轻的时候就从政?为什么你作传道人?你思辩的才能和用词的准确是很难找到的,为什么你做传道人?”我的答案是∶“因为神要我做传道人。”(众∶阿们!热烈掌声)我不知道如果我不作传道今天会变成什么人。保罗说∶“我今日成了何等样的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

 

十字架的大能改变生命的力量大的不得了。我十七岁的时候,是一个进化论者,是无神论者,是辩证唯物共产主义的信徒。虽然我不在中国,但是我在印尼的一个共产学校里面读书。什么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社会主义这些思想我都经历过了。那时我怀疑真理,我怀疑上帝,但我还照常去做礼拜,那是为了讨好那位从我三岁做孤儿时就守寡把我养大的母亲。但我每一次去做礼拜的时候看见牧师在那里讲讲讲,我就头歪著瞪着他∶我看你帝国主义的走狗还要讲什么?(众笑)你们这些文化侵略者,你们这些欺骗我们中国人的外国的走狗,你是垂死挣扎。(众笑)讲吧,还有什么可以讲?我每一堂听听听,我不知道牧师传道看到我这副嘴脸有什么反应。我最讨厌牧师讲主的恩典很大,我想,你要加薪水还要这样讲。(众笑)我最讨厌传道人,我最讨厌牧师,所以后来上帝叫我做牧师,这个叫做报应,你懂不懂?(众笑,掌声)当我做传道的时候,上帝派很多人这样斜眼看著我,(众笑)我也不怕,因为我是过来人。所以当他们斜眼瞪着我的时候,我心里说,不必斜,有一天你会正的。所以我就走归正的道路。(众笑,热烈的掌声)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