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十字架福音与现代人(二)
——海外中国基督徒跨世纪聚会2000年1月3日晚大会信息
2015/5/29 11:18:50
读者:3895
■唐崇荣

生命季刊 总第14期 2000年6月

 

感谢上帝!1957 年我受主的呼召我走到前头的时候,我发现我眼泪流到湿透整个衣服。我一生从来没有流眼泪那么多。第二次流泪是六四运动前后。我在菲律宾每天看几十面的报纸。我到纽约每天买报纸,看到中国城报纸登出红色的几个字的时候,我的眼泪马上流下来了。上边写著∶“血肉终难抵抗坦克车!”难道中国人的命运是这样的吗?有一位很重要的思想家,他是作博士后研究的教授,他对我说∶“我们中国就缺乏一个本体论的上帝。我们的天子都以为自己与上帝是一样的,随意残杀百姓。中国文化与西方不同的地方就是西方文化所有的皇帝背后有上帝,而中国没有。从秦始皇到毛泽东,他们的背后都没有上帝,所以我们的领袖要杀就杀。”1961年莫斯科宣布中国共产党误杀3500万人,不久中国就宣布苏联误杀2600万人,这都是记录下来的。文化大革命再加多少万人。所以中国人在共产统治的这几十年自相残杀而死的达数千万人。中国还有前途吗?有,为什么呢?因为神有一段时间任凭你看见没有上帝的社会是怎样的社会。所以当中国人从真空中走出来需要填补的时候,他发现只有基督的爱是唯一的道路,只有基督的十字架是唯一的救法。一万个葛培理没有办法使中国基督徒从80万变成8000万,几万个唐崇荣没有办法使中国的教会从过去那么少变成现在这么多。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十字架的道路。(众∶阿们!热烈的掌声)

 

没有经历十字架道路的基督徒生命是肤浅的!(大声疾呼)没有为主受苦心志的基督徒的事奉是虚荣的!没有十字架经验的教会是没有真正扎根、也无法结果的!(热烈掌声)

 

那么你说,只有中国的教会才经历十字架吗?不,你在美国也可以经历十字架。十字架不等于肉身的苦,并不是只有政治的逼迫才有十字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应当天天祷告求主给我们大地震,求主给我们饥荒,求主给我们不自由,求主给我们进监牢我们才能爱主。不,背起每个人的十字架,每一个不一样。你有你的十字架,我有我的十字架。十字架就是你在罪恶世界中当尽的责任,十字架就是你为主的旨意所吃的亏,所受的苦。吃苦、吃亏是两件事,受难、受死是两件事,为主而活、为主而死是两件事。我告诉你,为主而活比为主而死更难。主啊,我要为你死,砰一下死了,很容易的。但是活一半死不掉是很难的。吃苦容易吃亏难,吃苦从仇敌来的,吃亏从同工来的,很难的,那就是十字架。十字架就是你按神的旨意,你遵行神的道,你照著神的原则做,人反而误会你,攻击你,毁谤你,那就是你的十字架。

 

亲爱的弟兄姐妹,今天是13号,13天以前,我在印尼带领了一个大音乐会。那一次音乐会是为一个被烧的神学院义演。我们音乐会演出以前的5天,晚上 8 点钟突然间一群特种部队军人穿便衣来到那间有 360多个学生的神学院,把 8个宿舍全部烧光,烧得烈火冲天。当时大家正在一个礼堂里面聚集,他们被困在那里,就要死在那边。但是很奇妙的,有一道门是平常没有用的。原来在建那个房屋的时候,上帝已经叫他们做那个小门。后来他们从那边冲出来,冲出来时,那些要杀死他们的人,突然拿镰刀来一个一个砍他们。一个最爱传福音的学生就被他砍断头死在那里。另外80个刀伤很重进了医院。还有10个不知哪里去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我们就把那音乐会加印一些义演的票,每一张票两三百块美金,就这样筹款帮助他们。

 

亲爱的弟兄姐妹,我们举行了几次音乐会,另外一次就在那个被烧掉的最大雅加达礼拜堂里面。当他们把它整个礼拜堂烧的时候,刚好是中午十二点,我还在台上讲道的时候,有一个人拿一张条子到台上来,“唐牧师,讲完道为哥大邦教会祷告,正在烧了。”我看了我不能再讲下去,因为我在那个礼拜堂讲过至少两百次的道,那个礼拜堂可以坐一千三四百人。我就请大家站起来祷告,祷告后我开车要冲到那边去,当冲到那边几千人围著,没有人能进去。火一直烧,一直烧。那几天我不能睡,我就祷告,主啊,主啊,我应当做什么?后来上帝感动我,你要至少筹出几万美金帮助这个教会,我又不能拿教会的钱,我不能说服教会所有人的同意,我自己用音乐会筹款来帮助他们,我自己更辛苦做很多的工作。感谢上帝!几十张最贵的票,700美元一张的,在10分钟里卖完。那个礼拜堂被烧光了,他们牧师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今天的印尼教会,神许可另外一个形式给他们经历十字架,我看这是除了中国以外的第二个国家正预备未来大收成的前奏。当中国大陆教会受逼迫而引起了大复兴之后,我那时在想为什么印尼这么顺利,印尼这么顺利到什么时候,我们没有痛苦。感谢上帝!神许可用他自己的办法来复兴教会。从19911999537间礼拜堂被烧掉,(会众叹息)这是五教并存的国家,以宗教立国的国家。

 

人是虚伪的。人的宗教面具是假的。神许可这些事情发生,所以现在有许多基督徒开始从丰富神学,成功神学的虚假教义中间大梦初醒,他们知道跟随耶稣基督不是要发财,跟随基督不一定要顺利,跟随耶稣不是要在享受恩典的中间来承受我们的信仰,乃是在困难中经历。正像耶稣所讲的∶“他们恨你以前已经先恨我了。”像保罗所说的∶“你们进入上帝的国,必须经历许多的苦难。” 像提摩太所听见的∶“凡立志敬虔度日的必须受逼迫。”这是神奇妙的作为。我相信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印尼将有个大丰收。

 

有一位印尼报馆的重要的 Columnist (专栏作家),现在在华盛顿避难,因为有人写信给他∶“我们一定要你死,一定要取你的命。”他的女儿的房子被烧,汽车被烧,他们现在得到了政治庇护在华盛顿。美国国会的人士都见过他。他原来在我们教会作礼拜。他对我说∶“唐牧师,我要讲一件可能你没有想的事情。你知道吗?亨利廷敦的文化冲突论中有几大文化的冲突,但是除了印尼之外没有这种地区。印尼是儒家思想、回教思想、共产主义思想、基督教思想总汇合的地方。所以上帝把你放在那边。”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情。我是中国人,为什么对印尼特别有负担?那里有许多的回教,许多的佛教,许多的印度教,是各种文化,各宗教集中的地方。上帝把我安排在那边,一定有他的意思在里面。

 

去年印尼6000座房子被烧掉的那两天,雅加达到处在冒烟。我们不能出去,因为许多路被封锁。但是有人说∶如果你要出去,你要早早出去,很早的时候,那时警察还没有封锁,你可以出去。我要去看我们神学院的学生怎么样了。因为集体强奸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所以许多的女孩子很危险。我们的教务主任把女孩子放在一个基督徒家里隐藏著,免得她们受苦。我早上五点半开车到神学院去看她们,我去神学院要经过一条全东南亚最高最长的高速公路,是高架桥,16公里。我上去后才发现没有人收票,整个高架桥上没有一个人。当我到神学院去后,到基督徒家里把女同学全都带回来。我在神学院与她们祷告完之后,我再开车到我教会的办公室去时,整个路上没有人,只有我跟我的小女儿开一辆车。后来到了一个最靠近市中心总统府地区的时候,有六辆坦克车跟我一辆汽车一同在走。我看看他们,他们看看我,没有人认出来。大家说这是很危险的,因为那个时候,有人发现有100个要被杀的人,特别是基督徒,前三名中有我的名字。大家劝我快快离开印尼。有一个弟兄说∶“我替你在美国预订了一个房间,不用你的名字,你住进去很安全。”我说∶“我不能住进去。我进去,再出来,恐怕我没有能力讲道了。”(长时间热烈掌声)

 

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个大会不久就结束了,你们中间每一个清楚蒙神呼召作主工的人要好好建立信仰,然后才以正统的教义教导别人。不要以热心、以兴趣、以出风头、以与人相比、以搞一个名堂来做主工。真正好好建立你的信仰,照著圣灵的引导,为神作工。我盼望我们可以看见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特别是中国大陆出来的这一群,可以被神大大重用。如果台湾人能到这里来建立他们的团契,后来变成教会是可以的;如果香港人到这里来建立教会是可以的;那么大陆人来建立教会也无可厚非,但是不要变成“大陆主义”。 你们要打开心门,与众圣徒一同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众∶阿们!热烈鼓掌声)

 

最后我要谈到怎么知道神呼召你,怎么知道是神的呼召,这是很实际的问题。这是许多基督徒特别是那些爱主、热心要事奉主的人常常被困扰的问题。我要很严正地对你说,我不讲神奇怪异的事情,我要讲圣经很肯定的原则。你怎么知道神呼召你作传道、特别是全时间的传道人呢? 第一,你清楚知道这是很严肃、很困难、很重的负担,很难做的,也是要一生一世的服事,很重很重的责任, 你知道了之后,继续有一个动力催逼你一定要做,你不可不做,这就是神呼召你的第一个记号。当你受到了催逼的时候,你说,那我就带职事奉好了,一边做生意,一边传道;一边教书,一边传道;一边做医生,一边传道,反正我事奉主了嘛。你替自己找了另外的方式,如果你做这样的决定之后,你一直没有平安,这是第二个记号,上帝呼召你。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神要你全职事奉,你就没有资格带职;神要你带职,你没有资格全职。如果神要你全职,你不愿意全职,为什么?因为你很会算。做传道讲了道拿钱不好意思,如果讲了道又奉献钱很好意思,而且又有一个“保罗织帐篷”的好名堂。保罗织帐篷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他是在外邦人中传道一分不取,所以他才织帐篷维生。与你今天那种一边搞一个好职业、好收入的名堂,一边事奉主的骄傲是不一样的。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没有平安,除非你全职,这表示神第二个记号呼召你。第二个呼召来到以后,你还照样不肯,你说∶“主啊,虽然不平安,我就这样下去,你就这样让我下去。”第三次,神说∶“鞭打你。” 这是呼召的第三个原则。

 

我给你的原则是很中肯的,因为神所爱的他必管教。你离弃神的旨意,不顺从神的命令,他鞭打你,管教你,到头来你还要对神说∶“主啊,我顺从你。”但是你吃亏太大了。我就是这样一个例子。第一个原则,圣经的根据在腓立比书213节∶“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他的美意。”所以如果神的感动在你身上叫你事奉,叫你全职,你在他的意志之下受感动,你要顺服。第二个原则,歌罗西书315节说∶“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你们也为此蒙召,归为一体,且要存感谢的心。”一个不顺从神旨意的人,不顺从呼召的人,上帝不给他平安;他在挣扎痛苦中度日,除非他顺从神的旨意,他才结束痛苦。再不听,圣经说,主所爱的,他必管教。上帝要管教、鞭打你。鞭打不是审判,鞭打是把你带回来顺服他。我17岁蒙召,但我不愿意读神学。我想我比神学院毕业的讲道讲得更好啊,40个孩子听我讲道38个流泪,60个听我讲道,55个流泪。我要他流泪,他就流泪。我那时是凭著口才,凭对主的爱,凭著我能够做的感动了许多的人。我一方面真心为主做,一方面心里说∶“我也不错呀!” 我就到处讲,到处都复兴;到处讲,人们都接受。我那时自己感到已经很不错了。所以第一年神的灵感动我∶“你要不要念神学?” 我说∶“不!”第二年,我说∶“弟弟你先去。”所以舍弟是我的学兄。(众笑)他去读,我赚钱,我那时赚的钱是雅加达最大教会最大牧师赚的钱的二倍,所以我不去。第二年,主再感动我,“你去吗?”“不”。第三年再问我∶“你去吗?”“不。”好,打!(众笑)我就生了一个病,好像瘫痪在床上。医生一个礼拜两次用2030CC的药注射在我不同的骨头里面去,疼得要命。但是我的学生,爱我到一个程度,每天七八十学生到我家里来。每次他们来我都很感动,孩子们这么尊敬我,他们却不知道我里面的挣扎是什么。有一天晚上,神的灵在感动我∶要不要读神学?我说要了!(众笑)我就顺服了。我不知道我那时候不顺服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就放下相当大的薪水,我就到神学院里,去过一个很贫穷的学生生活。为什么我要念神学?因为我有一天看见一个神学笔记,提到pantheism (泛神论 )是什么意思我都不懂,我怎么可以因为我会讲道,有人听,就满足了?我要追求更多的道理,真正装备自己。

 

我们的弟兄姊妹中有一些人,一定要全时间事奉;有一些人要带职事奉;有一些人要作平信徒。但是你如果应当作全职的,你就不可以带职;如果你不应当作全职,你就不可以全职。每一个人要真正与神摔跤,真正经历神的道,真正对神负责,没有第二条路。我相信,传福音的要成为大群;我相信全世界最有可能受最高教育的中国人,已经在美国了,就是你们这一群。你们是中国的宝贝,你们是中华民族新的希望,你们的面前有几千万的灵魂交在你们的事奉中。你不能随意抗拒圣灵,选你自己的道路。

 

这一次我来,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时间每天调不过来。明天我就要走了。我知道我很累,但我这一次来有特别的使命,就是呼召你作传道。从第一天晚会直到今天,神要我呼召你,出来作传道,事奉主。你愿不愿意背十字架、舍己、跟随主耶稣?愿不愿意跟主说∶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这个世界需要十字架的福音,你可以传给他们,你肯吗?”有哪一位说∶“主啊!我在这里。”第一次没奉献的,第二次还没奉献的,今天,你说∶“我在这里,我要把自己奉献给你。”有这样的人吗?世界需要十字架的福音,你可以传给他们,你肯吗?你肯吗?请你把手举起来。感谢上帝!感谢上帝!

 

这是耶和华吩咐命令的时候,这是他从他的宝座对你呼召的时候,这是中华民族福音工场需要工人的时候,这是你灵命进深、现在要作决定顺服神呼召的时候!还有哪一位说∶“主啊!我也受感动,我不能再欺骗自己。”我奉主的名吩咐你现在站起来,顺服上帝!

 

(数百名奉献者在“使我不忘客西马尼,使我不忘主痛苦,使我不忘主爱为我,领我到骷髅地”的歌声中走到台前)

 

我们一同低头祷告,请大家跟著我一句一句地祷告∶主啊!我感谢你!你呼召我,你拣选我,你在基督里预定我,你今天用你的大爱感动我,你的大光照耀我,你全能的命令呼召我。主啊!我是谁,你竟然眷顾我,我这样不配的人,你愿意使用我,我从内心的深处感谢你。在我不认识你的时候,你已经为我死了;在我抵挡你的时候,你已经爱我了。不是我拣选你,而是你拣选我,是你呼召我;我所听见的呼召,我都记清楚,如今来到你面前,顺服你的呼召,献上自己,当作活祭,求主悦纳!主啊,你所接受的,求你洁净;你所洁净的,求你充满;你所充满的,求你使用,求你差派,求你修剪,求你装备。主啊!我需要你,唯有你是我的主,我的好处不在你以外。求你给我传福音的重担,给我爱灵魂的心,给我事奉主的眼泪,给我天上的智慧,给我不怕劳苦的脚步,给我不怕羞辱的心志,为福音的缘故,我愿意预备受苦的心志,求主垂听我的祷告。主啊,用我!主啊,用我一生,直到我见你面的时候。我将自己一次献上,永不收回;我一次跟随,跟随你到底。当我软弱的时候,求你使我刚强;当我惧怕的时候,求你壮我的胆;当我懒惰的时候,求主鞭打管教我;当我忘记你的恩典的时候,主啊!求你用慈绳爱索把我牵回;当我犯罪的时候,你的杖、你的杆要鞭打、安慰我。你垂听我的祷告,继续向我施恩,因为我是太软弱的人。求主藉我向人施恩,求主拯救中华民族!愿主的名得荣耀!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们!

 

            (大会在“荣耀归主名”的歌声中结束)

 

唐崇荣  出生于中国福建省,后移居印尼。为著名布道家、神学思想家和神学教

        育家。现任“唐崇荣国际布道团”主席、 基督教与21世纪归正学院院  

        长等。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