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以祷告迎接新世纪
——在跨世纪祷告之夜的短讲
2015/5/29 11:20:11
读者:3623
■于力工

生命季刊 总第14期 2000年6月

 

 

今天晚上是祷告的晚上,不是来讲祷告的,求主叫我们看见,今晚我们的祷告,乃是将一个世纪送走,又迎接一个新的世纪。所以,我们的祷告是非常重要、非常关键的祷告。山东的大复兴是怎样复兴的,就是一个传道人,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三天三夜。在没有关进去之前,他对师母说:“若是我不出来,任何人要找我,都不要打搅我。”在那里他被圣灵充满,得著能力。那是在山东的费县。费县有了大复兴之后,鲁东的长老会听说了,就派了四个传道人去,其中一个传道人叫魏允中牧师,他讲道,我悔改的,我得了复兴,复兴的那一天晚上,有长夜祷告,我才尝到一点点长夜祷告的滋味。感谢主!

 

神常常都是用祷告开始一个世代。南京曾经有四位牧师,一位叫贾玉铭、一位叫高师竹、一位叫孙喜圣,还有一位我不太清楚了,四个人在雨花台上,祷告了整夜,为著中国教会的复兴祷告,神听了他们的祷告,兴起了一代的神所用的人,像宋尚节、计志文、赵世光┅┅我还可以数下去。感谢主!

 

神开始工作必须要人先亲近他。神也在许多的场合里面,用人的祷告来作工。因祷告乃是让神作工。请大家一起说:祷告乃是让神作工。约拿那样一个顽固的先知,神怎么样用他?在他宣告之后,尼尼微城的人全都悔改,从上到下都来到神的面前,这是神自己做工,并不是约拿有什么长处、有什么特别的信息,乃是他肯照著神的话去行。

 

照样今天晚上,我们要祷告。大会让我来带领大家要作认罪的祈祷。我们有罪吗?别人的罪和我们有关系吗?大家看但以理书第九章,我们来一同读一段经文:“玛代族亚哈随鲁的儿子大利乌立为迦勒底国的王元年,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从书上得知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论耶路撒冷荒凉的年数,七十年为满。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神祈祷恳求。我向耶和华我的神祈祷。认罪说:‘主啊,大而可畏的神,向爱主守主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但以理书91-4我们一直这样读下去(众笑),大家爱慕神的话语,是一件很美的事。但以理不是一个罪人,我们看到他在神面前的敬虔,他在神面前的心志、他走的道路、他站的立场清清楚楚,因而他知道那一天是耶利米的预言到期的时候,他就禁食,披麻蒙灰,认罪守望。

 

今天我们为著过去一个世纪,我们华人所犯的罪认罪。1900年,义和团作乱,二百多个西教士为主殉道,山西一省38位(连孩子在内42人)内地会的宣教士被杀,为主殉道,当他们在那里跪著的时候,山西巡抚毓贤拿著刀象疯了一样一个个地斩头,当一个西教士抱著他的孩子,这个孩子看见,这大概是同父亲的最后一面,当他上去同父亲亲嘴的时候,哪知刀已经砍在他的头上,他没有亲到他的父亲。这是让我们看见宣道者的血,产生了我们今天的辉煌,荣耀归给主!(大家一起说:荣耀归给主!)华人死了两万多人,直到现在研究庚子年的经过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准确的数字是多少人,总之很多的华人为主殉道,他们的鲜血流下来,铺平了一条路才有今天的辉煌,我们感谢主!

 

今天我们在这里有平安,但是为著这个事,为著那些举刀的人,为著那些杀害基督徒的人我们要认罪。到1927年“宁案”的时候,西国教士被杀,许多的华人教徒受逼迫,这是我们华人的罪,求主赦免我们。1949年之后,多少基督徒受到迫害,是谁作的事?我们要认罪,我们不是指哪一个人,我们求神恩待我们的国家,不仅恩待我们的国家,要恩待我们的华人,不是为著过去,而是为著将来。神要藉著我们行大事,所以今天晚上我们要祷告,求神为我们行大事。我们必须谦卑在神的面前,让圣灵的火烧著我们,感动我们,让我们在没有祷告之前,再唱《灵火继焚烧》。为什么要再唱这首歌呢?乃是让圣灵的火在我们中间烧著,洗净我们的罪,烧尽我们的污秽,现在大家一起站起来唱,然后同声开口祷告。大家习惯同声开口祷告吗?习惯的请举手,阿们!请声音大一点!

 

过去有位西国教士在福建,她的名字叫和受恩(M.E.Barber)。她为著中国教会的复兴,祷告了十二年的功夫,神就藉著她的祷告兴起了一批青年人,其中有王载和王载的同工们,后来兴起了倪柝声,所以我们看见为了中国教会,有人付上代价,西国教士也付上了代价。今天我们要照样祷告下去,神今天也照样能用我们行大事。我们求主的宝血不断地洗净我们,虽然我们自己没有犯罪,但是我们都是华人,刚刚我们听见主席在那里说:神要把未来的时代交付给我们。怎么交付?我们怎样去承这一棒?我们乃是靠祷告去接棒,求主让我们看见,我们再唱一首歌,我们唱完之后,我们再做另外一种方式的祷告,总之大家今天晚上一定要祷告,我们一个一个地开口,继续地祷告下去,我们再唱《灵火继焚烧》┅┅

 

大家是从不同的地方来的,大家彼此不认识。现在同旁边的人拉拉手好不好?我们一面拉手一面唱歌,问姓道名。大家两三个人一起为每一个人祷告,为在你面前的人祷告┅┅

 

当葛培理布道的工作二十五周年纪念的时候,那天深夜要离开芝加哥清早坐飞机到洛杉矶去,他请众同工们,为他按手祷告。按手完后,他搭机去洛杉矶。那是在美国布道奋兴史上一个重要的时间。许多的人因此悔改。所以我们深信今天晚上,我们的祷告天父会垂听。主啊!我们再求你为我们行一件奇妙的事,能让我们大得复兴。如果要使今天晚上成为一个划时代的复兴运动的开端,只有求圣灵工作。感谢主!

 

我常常有一个观念,就是想到当初在山东大复兴祷告的光景,我还有那个印象,像那样的祷告就好了。我也参加过宋尚节博士带领1500人的祷告,就象大风刮过一样,一阵起落,噢!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好像使徒行传第二章讲的那样:一阵的大风吹过。所以,看见了神做工。当我们在抗战期间,圣灵做工,看见沙坪坝的复兴,早上起来围著台子祷告的时候,流的眼泪、流下来的鼻涕一滩一滩的,就在那个时代产生了很多很多的传道人,在那个最冲击的时代,能为主发光、传主的福音的人。所以我们今天大陆才有这么多的信徒,根据赵天恩牧师的统计,在1949年,大陆只有81万领受圣餐的信徒,今天有多少呢?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太多了,谁作的工?西国教士被赶走了,传道人被下放坐监牢了,谁在作工?弟兄、姊妹在作工,圣灵在作工。难道今天不能在北美作吗?我们今天真是一个划时代的时代,过去40年来,是台湾来的、新加坡来的、香港来的弟兄姊妹能产生一个时代的辉煌,中国教会建立了,我们感谢主!大陆的弟兄姊妹来了,他们来了,我们要熔成一炉,为著这个事情,把我们的骄傲放下,把我们的文化放下,把我们的经验放下,把我们过去的一切都放下,不然的话,我们不能迎接新的时代,我们要为这事,求主的宝血洁净我们,我们要认我们的罪,我们都有自己的骄傲,觉得我的最好,无形中把它搬到教会来,产生了“你们”、“我们”。所以,今天晚上求主的宝血洁净我们,我们再来祷告,求主的宝血洁净我们,让我们在基督的血里面成为一个,我们现在就低头,弟兄姊妹有感动的,就请一个一个地带领我们站起来祷告,你的声音大一点,我们好一同和你说“阿们”。现在有圣灵感动你的,你就先带我们祷告,大家不要等,我们都是追求的人,既然来了,每一个人要有参与,我们先唱这首歌《灵火继焚烧》,唱完之后,我们开始祷告┅┅

 

19721973年的时侯,在北美有了一次华人的聚会,那天早上我们一起祷告,那天有王永信牧师、周主培牧师、有滕近辉牧师,还有其他的一些传道人,我们一起祷告了四个钟头不能停下来,完了之后,我们在一起讨论,华福会产生了。是祷告的功效。因为那一次的祷告,几个青年人奉献,我才开始基督工人神学院的。这是祷告的功效。

 

 

 

于力工  资深牧师,神学教育家,曾任工人神学院院长,现为美国达拉斯恩友堂主任牧师。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