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常守教训 不近恶行
2016/7/29 14:21:00
读者:3645
■林超

生命季刊 总第14期 2000年6月

 

编者按∶本文作者林超老弟兄是国内家庭教会余数不多的老一代同工之一。解放初期,作者毕业于国内某著名大学法律系,因坚持基督教信仰、坚持聚会并拒绝参加“三自”而受逼迫,曾被囚二十多年;现仍在忠心服事各地家庭教会,并为众多的同工及圣徒所尊敬与爱戴。作者的背景显示了本文的代表性。

 

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翰二书7-11

 

最近我读到《生命季刊》总第10 11期(996月号、9月号),心中有说不尽的欢喜,立即向我们的神献上感谢和赞美。因为这两本刊物里刊载了几篇特别及时的好文章,如∶《一个不信派的标本——丁光训近作评析》(附丁光训近期三篇)、《我们是为了信仰》,《我们为什么退学——金陵协和神学院三位同学的声明》、《有关我们被要求自动退学一事的说明》等。凡关心中国福音事工的基督徒都应该读读这些文章。

 

我信主不久后就读过王明道先生的“我们是为了信仰”(以下简称信仰)。当时我很天真,想不通为什么有人既不信耶稣,却又去读神学当牧师?后来我有机会接触到某市一位牧师,他说∶“人死了就是永生,信主不信主没有差别。”我问他∶“既这样,你还做牧师干什么?”他竟然回答∶“现在还有人要信耶稣,所以我是为人民服务。”这人不久后便成了该市“三自”的主任。

 

在“信仰”一文里,王明道先生点了某些人的名,并分析了他们发表的文章,指出他们自命为现代派,实际上他们不信耶稣是神,不信救赎,不信主再来,不信有末日,不信大审判;因为他们头上顶著基督教的招牌,脑子里装的是反基督教的内容,所以干脆称他们为“不信派”,这称呼太恰当了。如吴耀宗在他的“黑暗与光明”一文里说∶“基要派”专重信仰,认为圣经里每一个字都是上帝所默示的,现代派主张用科学的态度和历史的方法去批评、洗刷传统基督教信仰。他提出现代派对待基督信仰的主要认识有五点∶第一,圣经并不是一本一字不错的科学和历史的教科书,只是信仰和生活的一个可靠的指导。创世纪记载人种的由来,是由于自然演变而成的,甚至可能由猿猴演变而成的。第二,对耶稣的降生,童贞女生耶稣这个故事,只能把它当作一个寓言来看。第三,主耶稣钉十字架替人赎罪,十字架只是显示了上帝慈爱的能力,我们因为这个爱就能和上帝成为一体。我们并不必相信一个愤怒的上帝,要求一种救赎的代价。第四,对主耶稣的复活,不一定是肉体的复活,是否相信肉体的复活,与整个基督教信仰没有多大关系。第五,主再来,只是一个诗意的象征,象征正义征服罪恶。吴耀宗和他所谓的现代派就这样把圣经和基督教的基本教义全否定了,他们宣称他们信的是基督教训中的“爱”字,认为全世界人人都有爱就没有战争了;然而,他们有爱吗?他们的爱表现在哪里呢?自五十年初至今,他们把多少基督徒打成“右派份子”、“反革命”,多少基督徒被他们送进监狱、关押劳改甚至被枪杀,他们手上沾了多少基督徒的血才爬上了今天的高位,这就是他们的“爱”吧。

 

吴耀宗的继承人、现代派干将丁光训口口声声说王明道不该用“不信派”的帽子给他们戴。我们就看看丁受冤枉了没有∶1998年下半年“丁光训文集出版,文集把他的不信派的面目暴露无遗。他号召“全国基督教,特别是神学人员,要重视神学思想政治导向”(199935日他在全国人民政协会上的发言),他的政治导向是什么?就是按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号召“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丁光训大彻大悟,他的具体做法是要“淡化、不讲、清除宗教中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的东西”。他认为“今天中国教会的信徒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信的人太多,质量就越低”,言外之意就是信徒越少质量就越好,没有人信主最好,也不必去考虑“淡化、不讲、清除”圣经内容了。金陵神学院学生崔秀吉、陈顺富、陈泳三人不领会他们院长的消灭基督教的良苦用心,热心传福音,不赶走他们就怪了。我为他们感谢主,他们的路走对了。传福音是主交付我们的大使命,全中国,全世界只要还有人没有信主,每个基督徒都要传,丁不敢也没有权利下命令禁止传福音,他就变换另一种手法,要大家不要说“信耶稣上天堂,不信耶稣下地狱”,要讲“在最后审判的时候,上帝不是问你曾经信或不信,他是看你对贫困无告的人抱什么态度”。

 

吴耀宗、丁光训、崔宪祥、刘良模以及那帮摇旗呐喊者,费了五十年精力,非但没有消灭在中国的基督教,中国基督徒反而从解放时的十万变成今天的近一亿。大陆一解放,“三自”就成为狼牙棒,在现代派手里挥舞了五十年,多少基督徒以身殉道,或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在铁窗里苦度生涯;被批斗、被打骂、被凌辱的更不计其数。尤其在文化大革命中,只要承认主的都要受苦难。从人看来不会再有人信耶稣了。但神不许,圣灵大大做工,基督教在中国正如主耶稣当年比喻的是一粒百种中最小的芥菜种,虽然这种子种在中国大地上,萌芽后百遭摧残,因是神的工作,越是践踏越兴旺,终究成为大树。这就证实我们所信的神是独一的真神。就以我来说,我原本非常抵挡主的,主怜悯了我,自己都莫名其妙在施恩宝座前降服下来了。以后为主被囚二十多年,我终不悔。

 

吴耀宗没有完成他挖掉这大树的政治使命,愤恨死了,丁光训继续了他的拆毁教会的工作。丁的文集出来,让家庭教会信徒大开眼界,真正领会为什么称呼主啊主啊的人,到那日不能都进天国,信徒不再糊里糊涂,从今以后学会分辨真伪了,这是新里程碑,是大好事。

 

三自的喉舌“天风”已擂起战鼓了∶“神学思想其实是一派压一派。是现代派压基要派,或是自由派压福音派”(20002期第4页)。这话说的很坦白。五十年的中国基督教历程就是这样。不过那时还只是遮遮盖盖的压,现在则是堂堂皇皇的压。丁说“要利用今天的有利政治条件”(五十年代的仗又要打了),那就是重演五十年代六十年代的血腥镇压。我们又一次听到杀气腾腾的声音。丁还说“神学要敢于不正统,要敢于自由化”,并称他德国的朋友敢说耶稣没有复活,而今天中国基督教没有人敢说耶稣没有复活。9811月的信德会议上讲话,他言外之意是要基督教淡化到不承认耶稣复活,这不是撒但的声音吗?我们要“不是依靠势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耶和华的灵”,捍卫真道。

 

五十年来,世界各国同在主宝血里的基督徒,都为在苦难中的中国弟兄姊妹付上祷告的代价;改革开放后,国外有的教牧人员还到大陆讲道、讲学,还带了许多金钱投入中国“三自”奉献箱。“三自”大喊“自养,自传”,却从没有推却过这些经济上的好处,也就没有拒绝曾被称为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先锋队的传道者上讲台讲道,真是打自己的嘴巴。许多地方“三自”教堂的教牧人员为了钱拿多拿少吵得不亦乐乎,丑闻百出。有些知情的信徒因而退出或跌倒。遗憾的是有的从国外去大陆的教牧人员只看到表面现象,他们接触不到中国大陆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因而不管是什么样的礼拜堂和神学院,只要有处可讲道、可授课,钱和书有处可送,心就安了,负担就释了。殊不知他们这样做为“三自”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追杀家庭教会的杀手。例如寇老牧师,很有名望,台湾蒋介石总统尚且听他讲道;他到大陆的几个大教堂和神学院讲道授课,可是他听了“三自”一面倒毁谤家庭教会的话,很天真地信了,他连家庭教会的影子也没有见到,回台湾后就讲家庭教会是“乌合之众,一盘散沙”。很遗憾,他的信仰是属于基要派的,而大陆追杀基要派的现代派的主要人物请他在大陆的现代派的教堂和神学院讲道,目的何在?他老人家没有好好想想就去了,被利用了,给家庭教会造成无法估量的亏损。

 

以往中央宗教局和省市级的宗教局多年来常颁布规定,“家庭教会”要受“三自”领导。近两年不这样提了,发出正式文件,要家庭教会向政府登记,否则要罚款甚至要坐牢。“家庭教会”认为教会是“神的物”只能归神,更何况登记后要受“三自”制约,要依据三自所定的“八不准”、“十不准”制定《爱国公约》或《守则》,内容是不准向青少年、党团员传福音,不准跨地区传道,不准和境外基督徒来往,不准听福音电,不准无“传道证”的人讲道,这些都有悖于圣经的教导,所以我们不去作这样的登记。我也奇怪,海外某些看来是福音派的机构或个人,竟然会和以丁光训为首的、以“淡化”和消灭基督教为目的的不信派“合作同工”、互称弟兄道姊妹,里面平安吗?若是真心信主的,将来见主面时,如何作答呢?不知他们记得不记得圣经这样教训我们∶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你们要小心,不要失去你们所作的工,乃要得满足的赏赐。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著的,就没有神;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翰二书7-11

 

 

 

  超   中国大陆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