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荣耀释放
2015/5/29 11:42:26
读者:4184
■王晓蓉 黄重国 陈春凤

生命季刊 总第14期 2000年6月

 

晴天霹雳

 

我的丈夫黄峰1994年来到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化学系攻读博士学位。他学习和科研都十分优秀,同时还积极参加费城中华基督教会生命团契的活动并积极地事奉神。199810月,正是他进入博士班第五年的时侯,他因淋巴结肿大去看医生,医生诊断他患有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我们十分震惊和悲痛。神在我们祷告时安慰黄峰∶“孩子,我会带领你。”同时也赐给我们平安。我对黄峰说∶“如果我们中有一个人要得血癌,应该是我而不是你,因为你能做更多的事。”他对我说∶“你不配,因为我能承受的痛苦你不能承受。”是啊,他一向信靠神,他的信心远大于我。

 

唯一可以治愈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的方法是骨髓移植,我们为此迫切地祷告。费城中华基督教会的弟兄姐妹们十分关心我们,为我们禁食祷告,并在生活上帮助我们,使我们感受到神的爱。我们迫切祷告寻求神的帮助,结果在美国骨髓库中找到四个骨髓捐赠者的骨髓与黄峰相配。我们欢呼流泪感谢神,因为神所赐的超过我们的所想所求。我们继续为要去的医院祷告。西雅图的费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是世界最好的骨髓移植中心,也是我们最想去的地方。但医疗保险公司开始不给我们这个选择。经过我们的祷告,神为我们开了路使医疗保险公司同意我们去,我们再次体会到神的恩典和大能。12月初黄峰的父母也顺利地取得签证来美照顾黄峰。

 

回路转

 

19992月初黄峰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突然转为急性,他住进宾大医院接受化疗。我们在痛苦中把目光转向神,求神在艰苦的化疗过程中托住我们。我们希望化疗会压住癌细胞使他的病情进入缓解阶段,并能尽快的从四个可能的捐赠者中找到一个人来捐骨髓。感谢神,他又一次带领我们度过难关。化疗很成功,神托住了黄峰,化疗没有带来很大的副作用,我们对神的信心更加坚定。黄峰生日那天医生许他出院,这是神送给他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3月底我们去西雅图做骨髓移植时得知黄峰的骨髓捐赠者不但骨髓与他相同,连血型也与他相同,这是非常少见的。我们深深感谢神的奇异恩典。我们知道骨髓移植的过程是艰难的,但神是我们的帮助和力量的源泉,正如诗篇1212 所说∶“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我们相信神会带领的。

 

在做骨髓移植前,黄峰的病又一次急变,我们虽然很著急,但相信神与我们同在,神有他最好的计划。1999423日黄峰接受了骨髓移植,他经历了各样的痛苦,脱发、呕吐、发烧、抵抗力降到零点┅┅他凭著对神的坚定的信心走过来了,感谢神。

 

不至绝望

 

5月底,正当我们以为黄峰开始恢复的时候,突然他的病复发了。复发得这么快意味著他的癌细胞太顽固了,连最强的疗法─骨髓移植也没有用。医生觉得在医学上黄峰的病已无能为力了。医生苦苦劝我们赶快回家不要医治了,因为进一步的治疗只会带来更大的痛苦。黄峰凭著对神坚强的信心,以顽强的意志坚持要医生继续治疗。他说神还没有说要我放弃,我们不能放弃,因为我们的生死是掌握在神手中,不是掌握在医生手中。当那天医生宣告他无法治疗,等于宣判他死刑的时候,黄峰不但镇定自如,还用圣经的话腓立比书46-7节安慰我:“应当一无挂虑,凡事籍著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这是何等的信心,医生们都对他十分钦佩。

 

其实那时候的我痛苦不已,因为黄峰是我亲爱的丈夫,最亲密的朋友,是我所依靠的,我怎能失去他呢?我来到神的面前哭了一天一夜,边哭边求神∶“天父啊!求你让黄峰活下去,只有你能救他,我愿用我的所有,甚至我的生命去换取黄峰的生命,我愿做任何事情去换取他的生命。”我听到一个微小的声音∶“放下你自己,来跟随我。”我痛哭、认罪、祷告,愿一生跟随主,心中又充满了平安,留下了感恩和喜乐的泪。

 

复发后再次住院治疗,黄峰经历了一般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这是第三次化疗,他还经历过几次摧毁骨髓的放射性治疗,身体受了很大的损伤。他凭著对神无比的信心忍受著这一切。他经常引用约伯说过的一句话∶“他虽杀我,我仍要信他。”在病房中他只要有一点精神就读圣经,并以经文安慰和鼓励我和他自己。“我们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遭逼迫,却不被丢弃;打倒了,却不至死亡。”(林后48-10)他对自己所经受的极大的痛苦从不抱怨,只是说∶“这次住院神让我真正体会到癌症病人的痛苦,其实神以前很恩待我。”

 

恩典够用

 

正如医生所料,化疗失败了。化疗后CT扫描,癌症复发引起的腹腔里增大的淋巴结还在。这次化疗后,白细胞恢复得很慢,黄峰的抵抗力长时间等于零。那期间他天天发烧、发抖。有一天他发高烧后血压降到80/40。医生告诉我若今晚血压升不上来,他体内器官就会坏死。我不断地迫切祷告,经过一夜的战斗,他的血压终于恢复正常。黄峰说,感谢神带领他经过了死荫的幽谷。

 

化疗失败后,我们经历了长时间的等待,我们不知神会怎样带领我们前面的道路。黄峰身体上经受了极端的痛苦,但他始终对神充满了信心。我整天读圣经,神的话语给了我极大的安慰。正如哥林多后书3:5 所说∶“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当什么事,我们所能承当的,乃是出于神。”

 

76又重新做了一次CT扫描,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由癌症复发引起的淋巴结全部消失!我们高兴极了,流泪感谢神和赞美神,因为这是神的工作。医生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淋巴结会消失。一个社区工人员说∶“这是活生生的奇迹。”

 

我们在感恩和喜乐中度过了两个月。九月初我们回到了费城,黄峰的皮肤开始出现排斥反应。十一月初因肺炎和发烧住进了医院,神赐他智慧使他避免了危险性很高的一项手术。出院后几天黄峰身体开始逐渐恢复。排斥反应使他的皮肤变得焦黑,并不断的脱皮,这改变了他本来十分英俊的容貌, 但在我的心目中,这是他的一生中最美的时候。因著他对神的信心、依靠和顺服,在他的脸上散发著无法形容的美。神在这一年对我们的带领大大加强了我的信心。他的父母也在感恩节受洗成为基督徒。

 

猝然离别

 

我们都没有想到一月中黄峰因骨头疼痛去看医生,医生建议住院,进入医院后情况很快恶化。经过几天与癌症顽强地搏斗,于2000127日黄峰带著微笑安祥地离开尘世,安息在主的怀中。他临走前告诉我们不要怪任何人,不要怪神,不管怎么样都顺服神的旨意。叫我们相爱就像父母和女儿,并继续传福音。黄峰住进医院以前,在他向神祷告的时候,神告诉他∶“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孩子,我会带领你的。”是啊!我们的父是信实的,从黄峰得病以来天父时时刻刻都在带领我们,保守我们,保守他的信心直到最后一刻。

 

黄峰离开的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我失去了亲爱的丈夫,最亲密的朋友,那一刻我不能想象我怎么能活下去。感谢神,在我最痛苦的时候神亲自安慰我,并赐给我继续向前的力量。神拿走的,他以自己来代替,费城中华基督教会的弟兄姐妹给了我很多安慰和关怀,帮助我度过最痛苦、最软弱的时光。Tough times never last, but God's love does。(逆境终会过去,但神的爱永不止息。)

 

 

神的安慰

 

黄峰走了以后,他的导师告诉我们他要为黄峰完成他的博士论文,并授予他博士学位。我非常感动,这是神赐给他的学位。黄峰已经在天上,或许他不再需要这学位了,但神籍著这件事告诉我∶“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马太633)

 

参加黄峰的安息礼拜和追悼会的人数大大超过了我们的估计,因为黄峰生前乐于帮助别人,他作的好事不愿让别人知道。他常引用圣经的一句话∶“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马太福音63) 我们又意外地收到了国会议员Curt Weldon 寄来的一面美国国旗藉以表彰黄峰对科学的贡献,和对中美两国友谊所做的贡献。是的,黄峰所做的一切别人未必知道,但我们的天父在暗中察看。约翰福音1226说∶“若有人服侍我,我父必尊重他。”

 

 

前面的路

 

黄峰离开世界的时候,他可以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  天父必赐他公义的冠冕。黄峰常常对我说∶“你要依靠神,你依靠神,我就放心了,因为神是信实的,是可靠的。”回忆天父带领我们所走过的路,我由衷感谢天父的爱和无时无刻的同在和弟兄姐妹的帮助和关怀,我现在向天父的祷告是∶“天父,帮助我放下我自己,让我一生跟随你、事奉你。”

 

 

记念我们的爱子黄峰

 

黄重国  陈春凤

 

 

千禧年是费城历年来最寒冷的冬天,大雪纷飞,行路艰难。而一月二十七日,是我们全家最悲痛的日子。我们的爱子黄峰在与血癌顽强博斗了463天后,终于当晚七点半,心脏停止了跳动,他止了痛苦,面带微笑,安息主怀,得著了荣耀释放,平安地进了天国。他平静安祥,既给了我们莫大的安慰,也深深刺痛了我们的心。费城中华基督教会为他举行了安息礼拜和安息仪式,宾大化学系为他举行了追悼会,许多亲朋好友为他掉下了伤心的眼泪,记念他三十年短暂而光辉的人生。可是他太年轻了,走得太快了,我们深深地怀念他。

 

黄峰是一名基督徒,是神的好儿子,是宾大化学系的博士生。他于1993年底在堪萨斯州信主,1995年在费城中华基督教会受洗成为基督徒,获得了新生命。19981014日发现身患血癌(原属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在生病治疗的整个过程,他经受了许多痛苦和磨难。但他充满了对神的信念,他常说一句话∶一切靠神的带领。在他与癌症搏斗的463天的日日夜夜里,他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而我们的情绪是随著他的病情的变化而变化,常常以泪洗面,真是度日如年。在神的带领呵护和保守下,他几次闯过了死荫的幽谷,是神的怜悯和拯救。他多活半年,多受苦难,为的是使我们在这段日子里更多的认识神,决志信主追随神。但这一次血癌复发,从119住院到127日离世,只有短短的九天时间,我们不明白神的旨意,但我们会顺服。因为黄峰就是最顺服上帝的好儿女。正如提摩太后书47-8所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必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

 

黄峰从小就是一个聪明好学、听话懂事、逢人就笑、人见人爱的好孩子;重生后的黄峰更是充满爱心、助人为乐、诚挚谦虚。在我们眼里,他还是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可他却为许多人排忧解难。他在教会里做同工,组织接送人到教会活动,经常帮助别人搬家、买车、修车、机场接送等,他总是有求必应;特别是97年底到98年初帮助一位盲人,付出了许多心情辛劳,毫无怨言,可那时他的体质正在逐渐下降。我们想他能如此关心人、帮助人,是他时时处处都以圣经上神的话语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他无比爱神、爱邻舍、帮助一切有需要的人。正如他在西雅图治病期间的留言∶“做平常的人,做平常的事情,但求对别人有益,帮助别人。”这是他三十个春秋人生最好的写照,是神赐给他的爱心和能力,是一种“殊荣”,所以他受到了众人的怀念和爱慕。歌罗西书三章二节说∶“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黄峰正是这样,他想的和作的是天上的事,对地上的功名利禄看得很淡。他常对我们说,传福音和信主是最重要的事情,他忠心侍奉神,把许多人带到神的面前。

 

黄峰的科研成果和获奖情况从不向我们多讲,直到这次教会为他举行的安息礼拜和宾大化学追悼会上,他的导师麦克德姆博士的讲话才使我们知道,他从事有机发光体的研究并取得创造性的成果,他发现加几伏电压在塑料片上, 塑料片就会发光。此项成果已获得专利,并留存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专利局档案中。 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发表了20篇文章,并获得过宾大文理学院的奖学金(每年只有6名学生可以获奖)和梅若未来科技奖。正如他的导师所说∶黄峰是一位杰出的富有创造性的科学家,宾大化学系决定授予他博士学位。

 

我们来美探亲,是准备参加他的毕业典礼的,没想到会参加他的葬礼。人生多苦难,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更是切肤绞心之痛,我们真舍不得他离开我们。我们还清楚的记得127日上午9点多钟,在宾大医院急救室,黄峰呼吸困难,在打吗啡后即将昏睡的他,以顽强的毅力,在弥留之际给我们留下了最后的话语。他拉著我们父母和妻子晓蓉的手说∶“我爱你们!我亲亲你们!”他一个一个的抱著我们亲著,他继续说∶“你们要彼此相爱,我叫晓蓉做你们的女儿,她会代我照顾你们的。”“不要怪任何人,不要怪神,要传福音,神是爱每一个人的。”他还笑著说∶“死不可怕,每个人都要走这条道路。请弟兄姐妹为我祷告,最后一分钟也要争取,若还是不行就算了,神把我接到天家,我们在天国相见!你们在我的墓碑上写上:‘荣耀释放’四个字。”他想得最多的还是神,将荣耀归与神。我们都一一答应他的要求,他睡著了,他如此平安毅然的去了,他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没有怨恨,他是带著美好的盼望去见天父的。他坚信∶在世上有苦难,但主已胜过世界,一切荣耀归于神。这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对待肉体死亡的态度和表现,也是神赐予的最好的福分。我们应当仿效他。

 

想到黄峰到天国去了,能脱离苦难享受欢乐,我们就得到莫大的安慰。过去我们为他的品格和学业而骄傲,今天为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而自豪。他的肉体死了,但灵魂不死,生命永存,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们一定要继承他的遗愿,传扬福音。盼望在天父的荣耀中,在天国与黄峰再相聚。

 

 

 

王晓蓉  来自大陆,现居美国。

 

黄重国 陈春凤  来自中国大陆,黄峰的父母。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