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cclife
监狱往事记忆
2016/10/12 11:59:39
读者:1150
■刘江

生命与信仰  第30期 2016年6月

 

(图片来自网络。请击点关注“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您将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

 

监狱往事记忆

 

/刘江

《生命与信仰》第30

 

我生长在一个基督徒家庭。我母亲是当地第一批进基督教堂的。记得小时候和奶奶姐姐跪在地上祷告,但我并不知道什么是祷告,也不知道耶稣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印象中听到的最多的就是魔鬼、撒但、吊死鬼什么的,使我从小就对未知领域恐惧。

 

 

信仰好像并没有给母亲带来多大的改变,她还是神经兮兮歇斯底里,整天和父亲打闹谩骂。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天晚上父母又打架,我和弟弟惊恐痛哭,逃到外面寻找安慰。一位邻居奶奶对我说:哎,几个孩子真可怜,父母不打架的时候从没有超过三天。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你说孩子们咋过……

 

 

抑郁、焦虑、自卑、懦弱、恐惧、孤独、怕与人交往……这些好像是成年人才会经历的,但我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饱尝其味了。虽然相隔多年,但我还是清楚记得那时的往事。我的幼年是在奶奶看护下长大的,奶奶中年丧夫,我们姐弟多,父母无力看管。奶奶就带着我住在一间小屋里,姐姐弟弟妹妹跟着父母。那时我最大的渴望是有亲人陪伴我,奶奶不在家的时候能让我靠一下,晚上看着我睡觉,让我不再恐慌孤独害怕。

 

 

八、九岁的时候,有位邻居奶奶突然去世。因为平常交往比较多,那位奶奶又疼爱我们的缘故,我一下子感到了死亡的惊恐和可怕。心中充满了困惑,一直在想我那个年龄无法承受又无法解决的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会死?如果要死,为什么让人痛苦?人为什么比麻雀可怜?为什么不得不死的人有情感、有知觉?为什么人不像一块石头那样冰冷无感觉?这些问题我无法思考明白,奶奶也不能给我解答。一个人独自承受着,整天恐惧悲伤,痛苦孤独。那时候最羡慕的就是路边安静躺着的石块。

 

 

直到有一天实在无法承受了,我放声痛哭,所有的惧怕痛苦、悲伤不解化作眼泪肆意流淌下来。奶奶惊讶地问我原因,发生了什么?哽咽好久以后,我问奶奶:人为什么活着?人从哪里来的?

 

 

奶奶沉默了一会,把我抱在怀里,清楚记得奶奶那双怜惜的眼神。远处又传来送丧的喇叭唢呐声……这个恐怖的声音,好像一直诡秘地在我的耳边回荡。

 

 

我十三岁的时候,弟弟突发重病。有一天母亲从医院回来,慌慌忙忙地让家人把有关于耶稣的东西从墙上全撕下来,好像找到了比耶稣更有能力的人“大神”能保住弟弟。然而,还是没有留住弟弟的生命。从此我们全家彻底堕入了漫无边际的黑暗痛苦里,好像成了一台戏,成为供别人茶余饭后耻笑的对象。

 

 

到了中学时,我几乎每夜失眠。那时候睡觉把头蒙得很严实,却害怕被窝里的黑暗。把脸露出外面又恐惧外面更浓厚的黑暗。几乎每夜都是在黑色、惧怕、失眠中度过。中学毕业后,我就进入社会打工。

 

 

 二十一岁我结婚,生命仿佛迎来了阳光,心里有了从没有过的安慰。

 

 

然而两年后,我的父亲由于长期压抑苦闷在恶性癌症中不治而去,那年父亲53岁。紧接着三个月后最疼爱我的奶奶也离开了我。小时候一直告诉自己,如果奶奶去世了,我也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所以我无法理解那时候如何过来的。我不知道怎样度过那段岁月,我仅有的一点盼望、乐观也消失了。

 

 

2008年,我被一双手推向死地,千转百回不可思议的人生悲剧达到了顶峰。

 

 

那年春天,我意外地来到了上海。我在人群中孤独着,迷失着,也放荡着。我陷进了纸醉金迷、荒宴醉酒之中。

 

 

有一天,老板带着几个人匆忙地找我,神色慌张,表情愤怒,说被人欺负了,让我陪他们一起报仇。我虽然很不愿意去,甚至劝他们不要闹事了,不然出了事法律会制裁的,但是老板一脸愤怒和鄙夷,最后在他们的各种保证下,我被拉向了战场。

 

 

在马路上和对方不期而遇,“战争”残酷而又血腥。开始我还是扮演着劝架的角色,惹得老板怒吼:“你为啥不下手!”接下来便是混战。双方终于平息后,我们这边的一个人,突然操起木棍朝着对方两人头部凶狠的击下,对方两人脸色死灰瘫倒在地,然后所有人迅速跑掉了。我对着对方旁观的一位失魂落魄的姑娘说:快,快打120!接着,也惊慌失措地跑开。

 

 

按着“江湖”规则套路,他们陆续地“逃难”离开了上海;一种不详的预兆也时刻侵袭着我。然而,老板不让我走,说如果我走了他的事业就坍塌了。但我还是偷偷打电话给妻子,让她撒谎说家里有事必须让我走。妻子打了电话,但并没有改变什么,我还是留在那里。直到有一天突然一辆警车开到门前,然后在空荡荡的几个房间里找到了我,我立即被当做唯一的“暴徒”抓走。

 

 

我被带进派出所,办案民警告诉我,我是一定要被送进看守所了。那一刻,绝望升到了顶峰。万念俱灰,以前所经历过的恐惧、绝望、焦虑、一下子有了最完美的解释,那就是失去最后的自由,失去仅有的肉体自由,就是生命的终结。

 

 

我万念俱灰,对生命彻底绝望。心中还有不舍,舍不得家里的妻子孩子,舍不得自己半生一事无成……然而,这一切都敌不过那种绝望。

 

 

奇怪的事发生了。在那一刻,突然想起来了小时候曾经跪下向耶稣祷告。虽然很多年不和耶稣来往了,也不太认识他到底是谁,但出于求生欲望,我还是抓住了这最后的机会。

 

 

我居然默默祷告说:耶稣啊,如果你能马上救我出去,我出去后就去教堂给你捐献两千块钱……

 

 

结果,没用!在黑夜里,我被警车送进看守所。但我心有不甘,在巨大的痛苦惧怕中,我默默说:耶稣啊,如果你能让我半途折回释放我,我给你五千块钱也没问题……

 

 

然而,警车还是继续向前驶行。穿过浓厚的夜幕,直到几个时辰后,停在一个戒备森严的大门前。

 

 

就这样,好像一个大大的生命句号摆在我面前,一种地狱般的恐怖阴森迅速包围着我。

 

 

在我绝望的哭喊声中,警员安慰我说:没什么的,里面又不是你自己,没事,放心吧。听着他对我的痛苦惧怕如此理解,更加大了我的恐惧和绝望。

 

 

从进入几层铁门以后,我就坚定了自杀的心。进入最后一道门之后,我就计划着如何成功自杀,如何冲破阻挠不致失败。在这期间我先后采取了撞头、绝食等方法实施自杀。在几次实施自残中,除了带来更大的痛苦以外,别无他用。

 

 

现在回想起来想到了那句话:“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却不得死;愿意死,死却远避他们。”(启示录9:6)

 

 

在一个连死都没有资格、没有自由的地方,人还能做什么呢?真正的地狱不比这恐怖万倍吗?地狱不仅仅是痛苦,而是你无法摆脱痛苦,你没权利结束痛苦,你没能力逃避痛苦,你没办法远离痛苦。你也永远不能改变痛苦,而那个痛苦是永恒的、极度的、你又不得不承受的!

 

 

死不成,又心不甘,家里还有可怜的孩子妻子和母亲……我还有出路吗?可是在这里一秒就像永恒,每一刻的痛苦焦虑抑郁都能把我撕碎,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不能减轻一点痛苦,连结束痛苦的权利也没有。最后又想起了耶稣。一踏进这扇铁门后,就有一个瘦弱的少年,趴在我耳边轻声告诉我:你求耶稣吧,我们都是罪人,我们的痛苦都是因为自己的罪,心里的欲望……

 

 

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祷告。默默祷告,放声祷告,白天祷告,夜里祷告,祷告成了我唯一的慰藉,成为我绝望中的唯一盼望。我反反复复地求耶稣说:如果你在一个月之内救我出去,我就发誓一生一世跟从你,我愿意放弃世上的一切。如果你不能一个月之内救我出去(因为按照规定一个月后就是进入实际判刑),求你让我第三十一天顺利去死……

 

 

从那时起,监狱里都知道有一个神经病基督徒,大多数人对我是鄙视嘲笑,犯人“老大”和“老二”却对我信耶稣的事很暧昧。他们有时候格外地憧憬,有时候又特别疑惑。可能是我确实不能给他们提供关于信耶稣的更多清晰资料吧。因为那时候我自己对于耶稣认识模糊,我只是感到耶稣他能救我,盼望他来救我。

 

 

不久之后我终于明白:

之所以我在绝望时,不可思议地想到了耶稣,是因为他主权的恩典临到我:“没有寻找我的,我叫他们遇见;没有访问我的,我向他们显现。”(罗马书10:20)

 

 

我活在自己的罪恶无望中,能遇到耶稣、认识主耶稣,是因为:“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路加福音19:10)

 

这是主完全的白白的恩典,赐给我这个在罪中沉沦的罪人,圣经告诉我说: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他叫你活过来。”(以弗所书2:1)“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约翰福音15:16)

 

我还能说什么呢?“主啊,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篇51:5)

 

“……我从出母胎被你扶持,使我出母腹的是你。我必常常赞美你。”(诗篇71:6)

 

伴随着没日没夜的祷告,时间一点点被剥去。随着一个月日子的临近,心里的盼望和绝望交织着,争战着。

 

监狱看守说:你这样的,最多就是三五年,十年又咋了?出去后还不到四十……

 

我对自己说:哦,好吧,那我宁愿死吧!

 

监狱老大说:一般进来的从来没有一个月之内出去的,你还是死心吧。其实,几年也好过,一转眼就过去了。

 

就这样,第二十九天终于到来了。距离最后希望释放只有一天,那一天我哭着祷告说:耶稣啊,你在我心里感动我要救我出去,给我希望。看来,你再一次失言了,你根本不爱我,你也不会救我。但是,为什么在这二十多天里你在众人面前显出很多的超自然事迹?我不信你不在,我不信你听不到,我不信你没有能力。你在哪里?

 

“于是,他们在苦难中哀求耶和华,他从他们的祸患中拯救他们。他发命医治他们,救他们脱离死亡。”(诗篇107:19-20)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监狱里第三十天的时候,有一个声音打开铁门对我说:“刘×,收拾你的被子东西出来,走吧!”

 

“开瞎子的眼,领被囚的出牢狱,领坐黑暗的出监牢。”(以赛亚书42:7)

 

这是真的吗?我呆在那里,一声不吭。直到监狱长和监狱老大说:愣什么,快走吧!

 

最后那位监狱大哥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走吧,永远不要回来……   

 

“他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歌罗西书1:13-14)

 

现在回想那段监狱里的往事,好像就是我的“前世”回忆。心里只想说:

“主啊,我那时不认识你,现在你让我明白我原是一个无助无望的罪人,我死在自己的罪恶过犯里,活着没有指望,人生没有目标,因为我远离了你。如今你找到了我,是耶稣你为我的罪甘心被钉十字架,你担当我的罪孽,背负我的忧患,你代替我受死。

“天父你赦免我的罪,洗净我的罪污,给我儿子的地位名分,透过耶稣基督,你看我为完全,并且你的恩与爱更新改变我。

 

“我感谢赞美你!你用那段日子成就了要给我的祝福,救我脱离永恒的黑暗,救我脱离自己的罪恶,让我活着的时候认识你,我拿什么报答你恩典的万分之一呢?”

 

耶稣救我,恩重如山,正如以赛亚书所写:

“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以赛亚书53:4-6)

 

 

如今,我跟随主已经八年了。虽然这八年来有软弱、有亏欠、有挣扎、还有魔鬼借着抑郁、缺乏、困苦、持续地试图阻挠我、攻击我,但我靠着爱我的主,坚定地宣告说:有耶和华帮助我,我必不惧怕,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呢?(诗篇118:6)

 

 

2009年,我开始专心读经、学习神学,聚会、查经,参与教会的事奉。2010年,我开始进入网络,接触网络基督徒群体,参与各种事工学习,对未得救的灵魂有很大的负担。方向也越来越明确,恩赐也越来越显明。生之因主,活当为主。

 

 

“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得前书2:9)

 

 

如今,我们一家人都被主召回,神又赐给我三个常被人夸赞的英俊漂亮孩子。每当听到人们夸赞时,我不禁感叹说:主啊,我感谢你!你赐给我们家的远不止这些,而是你把你自己赐给了我们。有你,我们还有什么惧怕呢?

 

 

母亲也在离开耶稣几十年后,终于又悔改。这种喜乐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满足的。我带领孩子们聚会时最喜欢唱的那首诗歌是:我和我的家,必定事奉耶和华!

 

 

这是最美的终极的人生意义。愿主怜悯,保守我们家族跟随主,直到主再来那一刻。阿们!

 

 

刘江   中国大陆基督徒。

 

 

=================

您若有任何问题,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

生命季刊微信:cclife2013g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