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On]  |  [Register]  |  Gmail  |  yahoo!mail  |  hotmail  |  qq  |  雅虎天气  |  本页二维码
cclife
我的主内弟兄
2015/5/29 11:47:34
读者:3802
■方驮

生命季刊 总第14期 2000年6月   

 

1.又回来了

 

飞机还没有在北京机场降落,我的心就已经激动得“砰砰”地跳了。我真恨不得下了飞机就马上赶回家乡,见到阔别两年的家人,和上次回国所认识的主内弟兄姐妹。

 

一转眼,在美国已经生活八年了,虽然我对美国渐渐地熟悉了,也喜欢这个国家的许多可爱的地方,但不知为什么,即使是在教会的祷告会上,只要别人一提到“我们国家”,我自然就想到了中国,我实在没有办法把美国看作是我们的国家。一颗心不能悬在两处,我的心已经永远留在了中国。我不想变,也变不了。

 

记得上一次带孩子回国,我和他一起站在长安大街上,看著川流不息的人流、汽车流和自行车流。我笑著问五岁的儿子,你愿不愿意作一个中国人啊?

 

他说,我愿意啊。为什么呢?我问他。儿子说,中国人多呀,那么老些中国人哪,我当然愿意作一个中国人啦。

 

这是一个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答案。我不知道该跟孩子怎么解释,我只能与他在一起祷告中,经常让他为在大陆的奶奶、姥姥以及其他的亲人祷告。我在上帝面前的祷告是,即使儿子在美国长大了,是一个美国人了,但求上帝让他永远不要忘记他的根在中国,不要忘记那里有他的亲人,他的许多骨肉同胞还从来没有听到过福音。

 

这次回来,最兴奋的一件事就是知道有许多主内姐妹弟兄会欢迎我来,我们能在一起彼此交流生命如何在主的真理和爱之中成长。想到很快就又要见到他们了,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了。故乡,故乡的父老乡亲,主内的弟兄姐妹,我们又要相见了。虽然两年来我远在美国,但苍天作证,我的心始终没有忘记你们。许多时候,我甚至有一种犯罪感,我生活得太舒服了,而你们的身上却正背著沉重的十字架。站在祖国的土地上,面对著我的同胞,我知道我欠了他们一笔永远也还不清的债∶传福音的债。

 

记得两年前回国,与一个个弟兄姐妹匆匆相聚,又惜惜告别。多少弟兄姐妹,多少探索信仰的朋友一次次地叮嘱我∶为我们祷告啊!常回来啊!

 

我的弟兄,我的朋友,我很惭愧,我为你们的祷告实在太少了、太少了,但我在主面前不变的祷告是∶愿你永远活在上帝的爱之中。

 

2.大学中有了查经班

 

在岳父家中住了三四天,还没来得及回家乡探望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就来到一座美丽的海滨城市去探望弟兄。

 

我住在了一个弟兄的家中,从他家,看不到大海,却看到了许多在学海中畅游的年轻学子。这是我和这位弟兄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我们仅仅是通过别人的关系知道彼此的名字。但这又何妨,一见面,我们就像认识了多年的老朋友,我告诉他们我早想见到他们了。他们夫妇说,我们也早就想见到你了。我们都说,终于见面了,太好了!

 

在他家中,我见到了一个弟兄,他大学毕业后自己开办了一个公司,目的不是为了下海捞大钱,而是为了得人,向大学生传福音。和他一起工作的几个同事,都是年轻人,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都是基督徒。在他那里,没有人是为老板作工,而是大家同心作主的工。他们的公司离大学不远,带领更多的大学生信主是他们共同的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已经开设了查经班。

 

一天晚上九点多钟,一位大学生在参加了查经班后,和我长谈至深夜。他讲了他信主的经历。我问他,同学们知道你是基督徒吗?

 

他说,知道。圣经一直放在我的床边,谁都能看见。老师也知道吗?我又问。他回答说,有的知道。那你害怕不害怕呢?不害怕。有什么好害怕的。你敢向同学传福音吗?敢哪!他明确地告诉我。学校不许老师向学生传福音,但没禁止我们同学向同学传福音。我们为什么不传!

 

当局禁止在大学传福音,尤其是老师向学生传福音。但基督徒传福音的那一颗颗火热的心,岂是白纸上的几个黑字能够禁得住的。这热心燃起的早已不是几点星火,而是热流,是洪流,是在神州大地闪烁的生命之光。在一所大学中,就已经有了六七个查经班,它们像一把把火炬在黑夜中高高举起,给真理的寻找者带来了光明和希望。参加查经班的有大学教授、学者,有大学生、研究生,也有普通的市民。当人用整个的心灵去接纳耶稣的圣爱时,那已经向他敞开的天国之门是任何人也关不住的。

 

就在我弟兄的家中,我知道了他们的境况,他们为了传福音正在面临著恐吓、责难和逼迫。就在不久前,学校的负责官员找他们谈话,口气虽然挺客气,但那意思却很清楚,你们不能再传福音了,不要同从国外来的人接触了。这对你们不好。你们是年轻人,是党培养出来的大学老师,要考虑自己的前途。安全部的人也找他们谈话了,官员为了迫使他们交待所谓的问题,自我炫耀说,你以为吃我们这碗饭的人是干什么的?你们作的什么我们都知道。官员们指控他们经常接触海外反华的敌对势力,说什么在他们家中举行的查经班是非法的,必须停止。若你们坚持这样作,就要被开除公职,不能在大学教书了。

 

他们很坦然地告诉那些逼迫他们的人,他们并没有举行什么反政府的非法活动,他们只是与朋友分享他们的信仰和新生命。他们所作的一切不仅没有加害于社会,反而大大地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的心灵,有益于人成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的新人。他们告诉那些官员,不错,他们是接触并且接待了一些从海外来中国的人,但那些人不是反华的敌对势力,而是爱中国人的朋友,是他们自己的朋友。他们问,既然中国政府早就宣称自己已经对外开放了,为什么他们──一个普通的中国家庭却不能在自己的家中接待来自国外的朋友呢?

 

他们夫妇苦苦地祷告。上帝给了他们力量。他们说,不管明天会遭到什么样的逼迫,绝不放弃传福音这个大使命。

 

就在我去的前一天,他们还在自己的家中继续了那个小小的查经班。虽然气氛有些紧张,大家不能放声唱诗歌了, 但还是齐心奉耶稣的名祷告,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查考圣经,那经中有他们的生命,有他们的力量和希望。

 

我是他们在被警告后又接待的一个来自海外的弟兄。我很抱歉地对他们说,我来之前不知道这些情况,我来这里一定会给你们找麻烦。

 

弟兄回答说,哪里的话。我们非常高兴你来。管他们说什么呢,我们总得按照主的旨意去作,让主的旨意成全。

 

在那几天与弟兄的交流中,弟兄告诉我,他担心的不是外面的压迫,而是自己的生命,是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为主所喜悦。

 

 

3.“刑事犯罪”

 

有一个弟兄,我渴望见到他,但却不能相见。他一直在安全部和公安局的严密监视下,我们若相见,会给他和他所牧养的家庭教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和危险。虽然有弟兄姐妹告诉我,如果我一定要见他,他会来的。但是在祷告之后我还是放弃了见面的计划,我只恳求上帝赐给他平安。

 

人们告诉了我一些关于这位弟兄的故事。大家都说,为了传福音,这位弟兄连性命都豁出来了。有一年,政府又要抓人了,把不参加三自教会的基督徒和刑事犯罪分子一起抓。他在被抓之列。就在抓他的前几分钟,他把一份记载著许多电话号码的小本子藏好了。公安局来抓他的人,在屋里屋外搜了半天,把好多角角落落都翻了,但是,就是没找到这个小本子,而这正是他们搜查的重要目标。因为他们要以这个本子上的电话号码为线索,破获附近地区的家庭教会。

 

公安局的人审讯他,要他交待所有的罪行,争取被政府宽大处理。他认为,传福音没犯罪,没有什么好交待的,政府要怎么样处理他,就怎么样吧。

 

公安人员没客气,很快就对他动了酷刑∶打。打吧,他早已经有准备受皮肉之苦了。虽然头被打破了,流血了,但他不屈服,他能忍受下去。公安人员使出了更毒的一招∶不许他睡觉。几天几夜,他们轮班审讯他,逼迫他,折磨他。我们的弟兄困得已经睁不开眼睛了,他头刚一低下,公安局的人就又大喝一声, 老实交待,不许睡觉!于是,他不得不又把头抬起来,尽管他的眼睛都看不清楚了。他们要摧毁他的意志,而他想到的则只是两个字∶忠心。对主忠心。

 

这是意志与意志的较量,这是面对一个强大的机器对基督徒的煎熬而无声地抗争。但有一天晚上,弟兄觉得自己实在熬不过去了,再不让他迷一会儿眼睛,他就什么都会随口说出来了。他连祷告的力量似乎都没有了,就默默地说,主,你怜悯我吧。就在这时,一直对他进行逼供的那个家伙的呼机响了,他走出去打电话了,临走前还说,等一会儿,让我好好收拾你。

 

他等了一会儿。他感谢上帝给他一段时间来积蓄力量,有了这来自上帝的力量,他就不怕了。他熬过了那个关口。

 

听说后来又把他泡在水中,他靠著上帝赐给的力量,也挺住了。水没过了他的双脚和双膝,但进不去他的心。那一颗心是属于主的。

 

这个故事真像圣经所说的,为了主,我的弟兄亲身经历了水火的磨练。

 

还有一位弟兄亲口告诉我,我被抓进去关了三次。为什么?我问他。不为什么,就为我送圣经。他回答。在许多年间,世界上发行量最大、阅读的人最多的书──圣经在中国是禁书,你读她是有罪的,拥有她也是有罪的,若把她传递给别人,就更不仅是有罪了,而且是罪上加罪,甚至是死罪。但就有人不怕死,为了让人们看到圣经,他们情愿去死。于是,他们就想办法弄到圣经,自己得到后,又想办法为自己的弟兄和朋友弄到一本小小的圣经,因为他们知道,这本圣经中有道路、有真理、有生命。人的生命就在上帝的话之中。

 

他们把十本、百本、千本的圣经送到了渴慕圣经的人们手中。他们在拿自己个人的性命和前途在冒险,因为这在当局看来是犯法的事情,尽管在法律上并没有一条记载著不许读圣经。他们不是没担惊,也不是没受怕,但为了人们能读到这本圣书,他们认为值得。

 

我的弟兄被抓进监狱三次,罪名是一样的,偷运圣经。

 

圣经需要被偷运,我的弟兄知道,这不是他的耻辱,这是这个国家的耻辱。这里据说有宗教自由,但是世界上最大的一个信仰团体──基督教中的弟兄姐妹却没有看圣经的自由。他没有罪,有罪的是那些大大小小的暴君及其走卒,他们扼杀人追随耶稣的自由,阅读圣经的自由,他们在剥夺人最宝贵的权利∶自由地选择生命。

 

现在你不运圣经了?我问。

 

不运了,弟兄笑著告诉我。他说,现在是买。不管怎么说,现在在国内可以买到圣经了,我就买。但一次也不能买太多,买太多了,人家就注意你了,是不是又是地下教会的。还不能老是一个人去买,省得人家注意。

 

可悲的是,诺大个中国,直到今日,人们还不可能在新华书店中买到全世界销售量最大的书──圣经,只能到“三自”教会的售书点去买,而社会上绝大多数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三自”教会有什么售书点。

 

弟兄他现在牧养许多教会,他在为培训神的工人而操心。

 

 

4.博士要读神学

 

在京城,见到了一位弟兄,听弟兄姐妹告诉我,这个作书生的弟兄信主后非常追求,他一心想拥有来自主的更丰富的生命。他渴慕神的话语,渴慕向朋友们传福音。到他的家一看,除了书之外,可说是空空如也了。

 

他是一个地道的书生。读了硕士、博士,又留过洋。他所就读的大学和工作的地方都是令学子们羡慕不已的。但如今他却要退职了。他要去读神学。

 

我要读神学,这是这位弟兄的心愿。我是两年前信主的。他告诉我。那一天是圣诞夜,我去了一个家庭教会。那天我听到了圣诞夜那首歌──平安夜。不知为什么,我听到了就哭了。从唱诗歌到听弟兄姐妹讲道、作见证,我一直在流泪,不知为什么。我从小长到那么大从来就没那么哭过。那天,我就信主了。他说,我越是读神的话,就越是感到自己对神知道得太少了,我就越渴慕认识神。

 

你为什么要读神学呢?我问他。我要好好地传神的道,不装备自己不行。他告诉我,然后,笑了。

 

我很佩服弟兄能作出这一个决定。他是一个在学术上很有前途的学子,一和他谈话,一看到他屋子里摆满的书,我就凭直感觉得我的弟兄在学术上一定会大有前程。他师从名师,外语很不错,在他自己所研究的领域已经颇有名气,再有几年的时间,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出类拔萃的学者、专家。但是,如今他却要去读神学了。

 

他把工作辞掉了。为了辞职,他得交给单位几千块钱。他在银行中并没有几千元的存款。弟兄对我说,我当时并不知道从哪里去弄到这笔钱,去借,也不好。他说,“我是受神的感动和呼召去读神学的,却连退职的钱都交不上,这不是好见证。我只有祷告,求神供应。神真的答应了,不久前,我得到了一笔稿费,正好够我交给单位的。感谢神。”

 

我的弟兄要到大陆外的一所持守纯正福音信仰的神学院读书。你需要相当一笔钱哪,我对弟兄说。是的,我知道。那你有吗?没有啊!有没有教会支持你?没有。基金会呢?什么?基金会?我的弟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困惑地望著我。我知道他肯定也是没有,也没有作解释。他说,我希望一边读书,一边作些研究,挣些钱。钱能够吗?我问。他摇摇头,不知道。但紧接著他又很肯定地告诉我,神会供应。是神感动了我去读神学,神一定会供应。

 

飞机离开北京机场了,我又要回美国了。我祷告,唯愿主经常鞭策我,使我别忘了我的弟兄姐妹,让我虚心地向他们学习,在主内彼此相爱。我在心中说,我的弟兄,我还会回来的。

 

  

方驮  来自中国大陆,传道人。

---------------------------------------------------------------------------------------------------------

    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cclifefl.org,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本 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本刊的印刷版(Printed copies)图文并茂,印刷精美,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请参考回应单。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

    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请尊重本刊版权。